风云之章 幻烁时刻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四百五十九章 北方来的使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自四国一战之后,双方不平衡的势力又相继平衡起来。一方面长宗我部元亲为了重振旗鼓,等待着秋季的作战,另一方面三好义继重新恢复了实权,开始对三好家中的异己排除,从而达到真正的实权在握,大战只是需要静待时变便,或许也只是需要零星的火星。

    而名古屋这时,迎来了来自北方的使臣。有着被誉为“五百年内的大学者”,曾出任关白的一条兼良的孙子,一条兼嗣。“和歌名人,才学无双泰斗之孙到我这里来干什么。”义氏一脸不屑,用手惦着看着堪太递上来的拜帖。上面字迹清秀,言语清晰,洋洋洒洒解释用当等辞藻。眼神转瞬抬起,望着旁几位重臣。

    细川藤孝微微耸了一下肩膀,把袖子整理完毕,便是向外跨跪一步。“下,一条兼司此次前来定然不是为了探望下伤愈如何,只是以此为借口,像我军打探着什么。”

    “打探?”缓缓的竖起了懒散的子,鼻息之中也加大的了吸气。“越前据此有两国之遥,而近江浅井皆是其盟友,与我何干?”

    “兼嗣此人并无多少城府,也只是礼行到位,如此看来朝仓家定要看看本家态度如何,若是傲慢无比,想必之后定是毫无交际,而若是客气相迎,后定是有事相求。”藤孝略微思索一番,便是初略估出了来意。

    义氏吸了一口气,站起来。“传令下去,宴请一条兼嗣,藤孝为主附吟唱和歌,我只是照面几下。”

    可以说宴会非常成功,之后一条兼嗣虚伪的道了几声义氏乃是国之栋梁,朝廷砥柱便是离城而去。从表现看来,这位只是勘察病,但是实际上为了打探义氏对大名之间的态度。不之后,就有一封以朝仓义景为名的信函寄到了名古屋之中。外表非常朴素,没有任何华丽的包裹,若是堆在信件之中很难让人察觉。信件的内容非常简单,三好乱党密谋袭击本国寺义昭的居所,而义氏这段时间拯救过三好义继,期间可能于其有关。朝仓义景特地禀书以告知,约一同去洛中保护将军下安危。这封不起眼的信只是在夜间公文之间随手发现,义氏当看完之后便是呆然了半分之久,缓慢的提起手在旁边盛满豆油的油灯之下化为了灰烬。

    “堪太。”义氏对着门口低叫一声。

    一名少年走了进来,不是堪太而是小笠原一族的猪若丸。“今我是我值夜,下有何事。”

    “去传虎千代与竹中还有……。”本想叫醒细川藤孝,但是还是停住了喉咙,便是甩动了一下手臂。

    “下已经初更十分了,该休憩了有什么事不如明吧。”猪若丸沉思几秒之后,轻声附和上了自己的建议。

    “初更了么。”义氏脸上沉了下去,疲倦之容也显现出来。用手揉了揉酸痛的后颈“那么更要叫他们来了。”

    只是半刻之中,楼梯之下便是传来了匆忙的脚步之声,侍从拉开了隔门,虎千代与竹中两人衣装落魄如同逃难之人,踏入室内的时候,木屐也甩在了远处,周围的侍从连忙拣起放到了一旁。“朝仓约我一同上落,救出在洛中的将军。”

    义氏的话语非常低声,但是这一句话语如同响雷,劈在了室内,让虎千代与竹中两人顿时睡意全无。“您是说,朝仓义景准备反叛信长公。”

    “可以这么说,但是他写给我的书信只是要求我去守护本国寺的将军。理解之上也可以说,所以我特地叫来你们帮我参考一二。”义氏一手撑在了案牍之上,目光尖锐的看着两人。

    “下若是不去,朝仓义景定会把下划到信长联盟之中,而去下则有生命危险,不光朝仓义景可能倒打一耙,就连信长也不会坐视您接近自己掌中的万物。”虎千代哀叹了一声,这个完全就是一条万难的选择题。如果把信件的内容告诉信长,信长也只是会付之一笑,这种空来风的信件不乏多寡,人人这般天下早就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下,我建议您去。”烛光下,竹中的头慢慢抬了起来,一切显得无比从容“不过要带上一个人。”

    “谁。”

    “羽柴秀长。”竹中的话语冷丝毫感觉不到一点生机。的确若是带上了猴子,不管怎么样信长一方绝对不是坐视朝仓义景有所越权。

    义氏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我这就写信告诉美浓方面,等到猴子一来,我便是提兵前往本国寺。”看来夜间叫来两人倒是颇似真确的抉择。随即提起笔来,写上了寄望美浓的信件。

    “下,这个只是先前的策略。”竹中站了起来,从怀中取出了一副详图,扑在案牍之上。上面用着黑墨已经划着不下数到痕迹,详图周围也有毛损之处,显然是带在上多时了。“朝仓义景倒是抓住时机,肯定会对信长大人展开剿灭战,而这个就是大人您问鼎之机了。”

    “莫要谈问鼎之语。”义氏连忙堵了上去,搁下了手中的毛笔,上面只是写着‘臣田山义氏’五字。对于问鼎天下来说,义氏知道自己的实力尚且太早,而周围强敌林立,太早跳出来无疑是向火坑之中,嘴上这么说,但是却是还是有此意图“你切细说,容我三思。”

    “是这般,朝仓一族与信长大人两军相交之机,我等自当援助强势一方,待到两军拼杀殆尽,大人可反戈一击,那么畿内数十年之内再无大人之敌,而倒是可以许诺信浓方面三河、远江之地。四国三好与长宗我部相持,可以说天下之权皆在下掌中……”竹中的声音很轻,很小让人一听便是过,但是室内三人却是全神贯注聆听着每一个细节。

    “竹中半兵卫重治。”待到讲到一半,义氏超前跨出了一步,用手捂住了竹中那张刚刚要张开嘴唇。“此事陷我与不义,莫要再提。”淡然道了一声便是座了回去。留下的只是一脸震惊的竹中与虎千代那淡然的微笑。“今夜到此,回去睡吧。”提起了放在一旁溅起墨汁的笔来,对着书信之上未写完之处,添上了话语。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