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之章 幻烁时刻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四百四十四章 痛定思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那么您一路走好。”石川五右卫门看着踏入甲班上的男人,有些莫名,为了这一个男人却是杀得了其一族。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一些什么呢?或许去劫义氏的法场,或者说跑到义氏面前谈判?‘不可能,他定杀我。’石川艰难的皱了一下眉头,转入了一间小房之中。

    与此同时,义氏则是站在天守之上呆然的望着海的一端。“大人所虑何事?”

    “哦,虎千代啊。”义氏转了过来,瞧了一眼。白色的吴服一线入眼,在她边是一脸淡然的虎千代,带着丝丝幽怨的眼神凝视着长无心头的海岸,她就像一朵绽放芳华的芙蓉,那样的清醇,带着幽雅的气质。淡淡的哀思柔娆在她边,那么的令人魂思梦牵。心里也为之一振,口中也就道出了心中所想“关于荒木村重……”

    “下与其有些交易吧?”声音低沉,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你看出来了?”嘴角一咧,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不,竹中与我说的,他说……”顿了顿看似就在阻止自己的语言,或许竹中的话还有很多,只不过虎千代一时间不知道选些什么话来与其交谈“荒木十一郎,我虎千代也见过,当时见到就是一个沉稳的家伙。却是在这次会上无端打闹,肯定有您授意,或许这个是苦计。”

    “哈哈,给发现了。”义氏合掌大笑“看起来我要把那位招回来了,都给看出来了,我可是失败极了。姬若子(长宗我部元亲)也不是笨人,看来我倒是失算了。”

    “不,重治说了,苦计只是其一,苦的背后还需放上一策才是重中之重。”

    “这个是什么意思。”眉头一皱,显然是不明白虎千代所说的事

    “竹中已经见过荒木,又商量了一个事。但是却是不同我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这样啊,我知道了,不过竹中怎么会见到荒木呢?”

    “当时荒木在逃窜的时候,刚好给竹中抓了个现行,之后竹中便是交谈几句之后。便是借故露出破绽,让石川五右卫门救走了荒木村重。不过石川却是蒙在鼓中,或许几之后会来劫狱。”

    “我知道了。”义氏的目光又转回了无端的海岸,希望这位能言善辩的家伙,能取得长宗我部元亲的信任。

    “下您还没回答的我的问题呢。”耳旁继续传来了虎千代那种哀怨的声音。

    “问题?”一声哀叹“你知道么,我当时对荒木说,我要处斩其全家的时候,他怎么答复我么?”义氏紧紧的抓住了那条木质的栏杆,用着荒木特有的口音“若以全家命换来我一族兴旺,我荒木村重愿意答应下。荒木氏已经默默无闻太久了,哪怕只是光华一闪,也比那些碌碌无为的蝼蚁要强上百倍。”‘咚’义氏狠狠的锤在了扶手之上。

    数之后,到了监斩的子。荒木一族三十余人皆压到了纪州的海边。那些哭天的涛声已经盖过了海浪的声音,捆绑着跪在地上的。周围站着一些看闹的渔民,在这个乱世之中,所谓的可怜已经消失。那些凑闹的人露出满脸笑意“看看,这个是哪家啊,居然要义氏下亲自监斩。”

    “您不知道吧,荒木一族,那位荒木十一郎可出席了,居然敢在下面前动刀。”

    “哦,难怪了。听说人的耳朵味道不错,到时候我准备去买来尝尝看。”

    “就知道吃。”渔民打落边上那个满口胡言的男人手中颠着的钱币。

    那些荒木氏一族的人,只是痛恨自己,为什么会生出这么一个逆子。或许他们到死也不会明白,原来就是这个逆子出卖了大家。海边的空气显得更加潮湿起来,太阳也越发的大了起来。冬的海峰挂在脸上有些麻木的感觉,如同一柄冰凉的刀刃。“时候已经到了,下可以示意了。”竹中站在了义氏边上,用着耳语说了一句。至于竹中后则是跟着几个吴服的男人,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或许是他的家臣?

    “哦,你去说吧。”淡淡的道了一句,目光则是游离在之外。

    “时辰以到,荒木村重还未出现,按照下所说,一族处斩。”竹中用着尖锐的声音道了一句,那些处刑的士兵纷纷举起了刀来。

    一个男人飞快的绕道了义氏的背后,“得罪了。”低喊一声,便是把一把太刀架在了义氏的脖子之上。按照的义氏的本事,这种事自然躲得过去。不过却是以为这个是竹中的计策,义氏倒是很好的配合了一下,因为他知道来的人五右卫门,自然没什么危险可言。“快,放了那些人,都去那艘船上。”石川五右卫门,一手勒住义氏的脖子,一手用着刀在面前挥舞。

    “啪嚓。”一把刀狠狠的捅入了义氏的腰间,来的人便是竹中后那些看起来的家臣。“你……”义氏道出了一声,便是软了下去。倒在了石川五右卫门的怀中、

    “大人,大人……”石川显然着急了起来,摇晃了几下,便是让义氏躺在了地上,丢下了刀连忙朝着外面跑了出去。不过也没人注意那位石川,整个处刑场混乱了起来。“保护大人,保护大人。”喊得最响的便是竹中。

    处刑的事押后了几,而义氏则是腰部中刀,昏迷不醒。听那些看戏的渔民说道,义氏的一刀下去之后,整个腹部出的血有几米之远,沙滩的远处都能看到殷虹色的血滴。

    -------------------------------------------------------------------

    土佐冈丰城

    荒木村重已经迈入了土佐的地界,旅人的斗笠已经给海风刮的有些变形,掩面的黑布之上已经有些零星的盐分。负责接待的他的便是老熟人,滨田善左卫门、右卫门。两兄弟其实只是有十七八岁大小,只是几件粗陋的麻布,显然两人混得不算得意。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