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之章 幻烁时刻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四百二十二章 血与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惊天的变故使得大多数的士卒全部都忘记了手中的武器,四处张望着,如同觉得这个是夜空之中闪出的闷雷。东部的火起,如同一道闪电滑坡了夜空。“哇啦,哇啦,”士卒开始了哗变,就连义氏的这边的军团也停下了动作,若不是‘闪电’击溃的地方是自己营中,想必哗变的就是反方向了。铁炮这些人尚可理解,大筒这种深邃的东西就要用更多的实践来体会了。

    随着那些士卒的哗变,惹得门口的士兵难以溃退,倒是便宜了那位铃木重秀。不过按照焙烙的损伤,至少部分的铁炮不能用已经算是最好了。“虎千代,你看我们今夜休息如何?”看着绝尘而去的铃木重秀,义氏对旁的虎千代提出了几个疑问。

    “呵呵,您是下您说如何就如何。”虎千代甜甜一笑,对于早说早起的建议来说,当然是大家高兴。

    阿惜听到,乐和一声便是快速溜了出去,看起来这位显然是对这种简单的战争毫无兴趣,若是明的攻城肯定是有些好玩了。晚上其实义氏可以不必出来,对于虎千代军略,义氏是一百个放心,如今出来则是有些透透气的感觉。“这个,我觉得……”准备回去的时候,义氏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虎千代啊,你觉得铃木一族晚上还会来么?”转过头去,看着在指挥士卒拆卸大筒的虎千代。

    “应该不会,明便是我军的决战,今夜铃木一族精锐已经损失大半,若是轮到明攻城,想必那些铁炮会因为枪管使用过多而全部报废,而且再次夜袭铃木的士卒也会疲倦,对于我们来说,以疲伐疲,委实有利。”虎千代略微思索了一番便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嗯,我想也是,多虑了。”义氏把手放在了下巴之上,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

    此时的铃木重秀,已经收拾起了那些溃散以及哗变的士卒,停留在了距离义氏营地不到千米的地方。这里刚刚可以看不到营地,向前数百便是可以见到那片冲天火光的树林。“吧嗒,吧嗒。”一匹马停在了铃木重秀的旁,“孩子,田山义氏多为狡诈,今之败也是意料之中。等我军明重整旗鼓,定要报今之仇。”说话的便是这位的父亲重意,这位对于儿子的失败全然是了解,本就是必败之仗,若是胜利当然是皆大欢喜。

    “父亲。”重秀捏了捏手中那根发烫的铁炮炮管。

    “不必多说了,回去吧,重秀。”重意现在来说就是以一个父亲的心态。

    “不,绝对不行,我们还要对田山义氏展开奇袭式的野战野战。”重秀的话语掷地有声,“现在田山义氏一定是疲倦之旅,而我军气胜。况且田山义氏有大筒相助,明攻城定当是披荆斩棘,所向披靡。此时若不决后患,等到明想必我们定无还手之力。”

    听到大筒两字,重意的神色沉了下去。这位也知道这种东西其中的奥妙,若是据守杂贺城,定会给炮的七荤八素。“也罢,我现在就去杂贺城带领全部铁炮部队前来,你在此地稍作等待,让将士们好好休息。”铃木重意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抛出了自己全部家底。

    铃木一族大约有五百人的铁炮部队,以及千人的足轻。这次是全部倾巢而出,务必在今夜击破义氏,以待来年再做决战。至于义氏的营门,则是开始彻底的休息,门口只是一些清理尸首的士卒。

    “杀啊……”一声暴响,整个军营便是沸腾起来,如同煮沸的开水,四处都是晃动的人群。一些从后阵跑到了前阵,一些则是从前阵退到了后阵。“怎么回事。”义氏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带上了自己的头盔。

    “大人,不得了了,铃木重秀又奇袭了。”这次本多忠胜的口气就没有像刚刚一般慎重了。

    “知道了,虎千代大人呢?”义氏把肋差别入腰间,便是大步的向着帐篷之外跨出。

    至于忠胜快步的跑出跟在义氏后。“也刚刚起来,正在阻止士卒抵挡,不过效果不是太明显,对面的铁炮实在太多。”夜空之中传来了激烈的响动,这个太多也多的让人实在恐怖了起来。

    噼噼啪啪的声响,以及一声声士卒的惨叫,如同一把利刃割在了义氏口。“可恶。”义氏重重的踩了一脚,本以为对面会因为明的攻防战,那些铃木一族会乖乖回去,没料到的是这位居然逆向而行,实在出乎了义氏的预料。

    天空之中暗了下来,如同祭典着死亡的沙场,月亮已经给云遮了起来,透不出一点光亮。依稀可见的只是远处铁炮枪管之中火药发出的零星火光。“大人,已经有些顶不住了。”真柄浑是血的走了过来“这次带的士卒实在太少了,受到奇袭来说,我们若是有五倍之兵一定可以逆转。”

    “唉,尽力吧。”义氏淡淡的道了一句,这种完全就是自己的战略抉择错误,导致了晚上的问题。“轰隆。”一声巨响,继续从天空之中传来,这次不是大筒,而是阵阵的雷声。空气之中变得更加沉闷,四处飘扬着火药以及炭火的味道。

    “卡擦。”一道闪电劈落在了远处的山洼之中,天空之中顿时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雨点越来越大,落在了地面之上拣起了几个小泥。“哈哈哈哈……”义氏如同疯了一般,在雨中疯狂的大笑。“快叫阿惜,准备弓箭部队开始还击。”

    雨点滴在了重秀的枪管之上,腰间的火药壶已经完全湿透。按下了遂发枪,得到的只是一声无声的枪响。“唉……”重秀看着手中的铁炮,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天意如此,为之奈何……”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