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之章 幻烁时刻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百五十四章 出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未曾想到的是,这条由着比睿山从云堂的地道衍到了京都的凤凰堂。或许是开始的诗词的关系,倒是让人觉得不怎么意外。既然安全出来,三人找了一个安全的出口便是混了出去。京都局势有些混乱,上杉政信不愧是老道的政客,虎千代走失之后这位便是带着士卒盘查起来,丝毫不怕三好,将军放在眼中。

    至于那位一心想着虎千代的上杉宪政则是给幽起来,外界听不到任何的传言,就连将军册封的时候,这位也未曾出现,只是找了一个代理笼络了一番。平安京此时暗流浮动,不过等湍急的水流打到上的时候,义氏已经远远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永禄二年夏

    回到伊势的义氏,早已经开始军备,因为这位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东部的信长中务大辅已经开始蠢蠢动,准备吞并这个畿内最大的粮食产地美浓。浓尾平原自古就是京都粮食供奉的地方,这里出产的琵琶湖水浇灌的米粮以及成熟的气候,比那些关东条件更加好。在加上这里靠近畿内,得到的政策也比远远的关东安分的多。

    信长只是开始常规的军备,而一个人则是发动了战争。号称近江之鹰的浅井长政,似乎抓住了什么机遇,抛开了六角的争端,带着一千多人的部队迈入了美浓境内。因为山道的修缮,一部分的伊势领地与美浓连接在一起。这位为了行军安全,派了一个使者到了义氏名古屋之中。

    天守依旧是那般,门外的白漆映着阳光反开来,隔门周围站立着不少旗本。虎千代因为份的关系,调入了义氏的内部护卫队,算是阿惜的上级。大大咧咧的阿惜到今才知道虎千代居然是女,弄的有些不知所措。本来阿惜以为自己是个男人婆,原来还有这么一个隐藏的着么深。虎千代的份也就不了了之,总之城内的谈资绝对不是这位越后的公主。

    浅井的使者这次来,算是通知义氏借用伊势道的关隘砦,夹道城。虽说是城,其实也只是一个小篱笆围成的院子,里面能存放下的士卒最多也只有百来人。浅井的兵力当然能轻易取下,但是这么做便是得罪了这位伊势的守护。

    浅井家的使者倒是有趣,通知完毕之后,便是名字也不报,便是住在名古屋之中。接连了两,也未曾提出要见义氏一面。倒是也乐得清闲,义氏便是与樱子在闺中玩乐。

    “大人,浅井的使者想要见您。”镜推开了门,通告了一声。本来这种事是锅之助或者猪若丸做,不过很多时候义氏每每在干坏事的时候也会撞个正着。外人看来没什么,倒是义氏心里有些别扭。如今这位在樱子的房中的时候,传令便是由镜或者艳完成了。

    “好吧。”义氏撑起了子,依依不舍的把手从樱子怀中抽出。“偏厅吧。”使者来往是应该在正厅,但是这位居然不给义氏面子,凉了自己两,所以义氏倒是有些公报私仇的打算。亲了一口樱子如同蜜桃的脸蛋,快步的走了出去。

    偏厅的装饰比正厅更加华丽一些,正厅是一种端庄的美丽,偏厅则是义氏心血来潮的试验品。里面挂着那位那亚大师的画作以及各种的舶来品。也不知道那位大炮研究到底如何,算算子也快一年了。科学家或许都是这般,以继夜,丝毫不在乎时间。

    使者倒是让意思没等多久,便是垮了进来。穿着一件朴素的羽织,领口周围全部掉毛,裤腿卷了起来,见到义氏便是大大咧咧的座了下来“伊势守,我们又见面了。”藤堂高虎一脸诡异的笑容的看着义氏。对于这位的笑容,义氏都是有些发悚。

    “您别这般,浅井长政只是把我当个小使者而已,毕竟夹道城弹丸之地,否则也不会叫我来了。只是说在下与您有些交,好说些话。”藤堂高虎怕是义氏不相信,便是开始解释。

    “罢了,罢了。”义氏挥手阻止了这位接下去的话语。实在是猜不透眼前的这个男人,或许说是十句话十句是假的,能有半句是真也算是庆幸。转动着手中的茶壶,微微的了一口茶水。“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脸上的神色微微有些变色。变得隆重起来。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大人也。”高虎算是拍上了一句马,接下来这位也就不藏着噎着了。“这次浅井一族进攻美浓大人也应该知晓,却是知道为什么么。”当然这种话语不是问句,而是对自己接下来的话的解释“本来说,浅井还是没有到这个实力,刚刚吞并了京极残余,这些时间是用不来兵。不破郡菩提山城城主竹中重元却是来摆放了我家大人。”余下的便是不必说了,那位竹中重元通敌卖国,示意让浅井入主斋藤。

    当然这个也只是表面上,最大的谋就在于这位的翁婿关系。竹中重元的儿子重治,其实算是个不出名的孩子,却是娶了安腾守就的侄女。婚姻当然是带着政治色彩,竹中家的关系也就绑在了安腾一族上面。这位美浓三人众第一个寝反,也就表示剩下两人的默许。

    “这个与我有何关系”对于高虎的介绍,义氏实在想不通到底有什么联系。

    “您认为那位吃得下美浓这块土地么?”高虎冷笑一声,似乎不把自己的主公放在眼中,有种视天下万物为无物的狂妄。“织田在窥视,信浓的武田也在,就连飞驒山中的几个山猴子也在,掌握半个近江国的男人能吃下么?”高虎的声音越来越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所以我希望您,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动。”

    这些倒是附和义氏本意,“你为什么给浅井求?”如果这位溃败了,义氏是最有可能痛打落水狗的人。朝仓一族女婿,想必朝仓一族上下也会讨论半天,按照义氏的用兵速度。等到那些讨论出来小谷城早就破了。

    “高虎言尽于此。”得到的只是一句简单的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