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之章 幻烁时刻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百二十八章 呆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伊势守下。”听声音来说这位是个年轻少年,见面之后义氏倒是细细的大量了一番,看这位最多也不会超出十八。样貌与其父,松永弹正久秀有着天差地别。久秀的样貌可以说是多变,一会是市侩小人,一会又是圣人君子,一会则是一种推杯换盏,推心置腹的朋友的样貌,同样是人,两条眉毛嘴巴在他的表之下变得让人难以置信。

    至于他的儿子,显然没有父亲这般。一眼看去,便是有些冷的孩子,或许在这样的父亲教育之下,格上便是有些缺陷。这种感觉就是如同义氏去医院看那些自闭症孩子的感觉一样。

    或许是思考的太过入神,等待这位叫了三声伊势守的时候,义氏才醒转过来。“哦,哦,抱歉,在对比你和父亲的样貌呢。”这种事,倒是没什么可以隐藏。

    久通做了点头状“家父与伊势守乃是至交,特地嘱咐在下与您多多学习。”说道这个话的时候,这位显得想当自然,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父亲以前干的事义氏不清楚,但是这个是儿子,或多或少都会接触以及学习到父亲的为人方法。

    “在下与松永弹正下相识,却是有十数载了。”义氏略微思索了一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种感觉就像惋惜朋友一般“想当年,在下只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松永弹正下便是未少关照在下,每每在最为难的时候给予在下坚强的信心。”特别是在最为难三字的时候,义氏提高了音调,满脸笑意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听到这里,松永久通连施礼“岂敢,岂敢,家父只是给伊势守下激励而已。小子在学时,家父常常对在下教导,田山大人可算是其中一位说教对象。小子每每听到,无不摩拳擦掌,血沸腾。”算是恭维起了义氏“今一闻,实在是认为您与家父乃是忘年之交。”眼神之中却是越发崇拜起来,却是不知道是真是假。久通的掩盖神色已经与其父一般,系得真传,让义氏丝毫见不得一些端倪,只不过久秀的神色是随着话语改变而改变,这位则是如同得了面瘫一般,给人一种毫无表的感觉。

    “过奖,在下可是要多多学习弹正。”义氏示意这位赶快坐下,寺庙之中也未有什么太多习惯。

    “小子此次前来只是向您传达一下父亲的意见。”不管如何,主题还是要进入“父亲已经获得京都朝廷掉停,希望义氏下几之后前往观音寺。”弄了半天,原来松永早就算到这个机会,乘机调停局中,这样六角就埋下了重重的隐患,几年之内想要动弹可是困难,在加上义氏这个外力,可以说南近江的家臣只能听于调度。虽说是表里不一,不过这个表面上的安定却是足够。姜还是老的辣,义氏抽北近江几,松永便是做到了这种工作委实是件大事。从动乱之后到接纳六角义治,在到京都守护,接着便是拿朝廷义份,这个一切全部都是如同流水一般,顺顺利利。如果这个内乱不是义治搅动出来的,义氏会相信这个后藤贤丰完全就是松永雇人杀害的。

    等到通知完毕,这位在锅之助带领之下便是出去了。几之后,看起来这位是没说清楚,有些义氏到了就开会,义氏不到就不开的感觉。不过这个期限也只是两到五之间。这段时间义氏把京极叫真柄押送去了小谷,还是需要等待几

    ---------------------------------------------------------------------------------------------

    稀薄的雾气充满了早晨,琵琶湖畔这种久违的宁静让义氏浑毛孔都散了开来。双手拨开了芦苇,从萨卜上放下了一个马扎,自己独自坐在了湖边。风吹过,带起了淡淡的涟漪,义氏的心也由这里飞到了那边。等到入神的时候,萨卜打了一个响鼻,唤醒了迷雾中的义氏。站起来,微微舒活起了颈骨,从马背之上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渔具。渔具是义氏问路上一个农人买的,因为没零钱便是给了衣服上的金扣子一颗,渔人兴奋急了,说是要不要带者他去打渔,家里还有饲养着鸬鹚。

    慢慢的抛出了鱼竿,浮标便是落到了不远处。这里是东北岸,远处的雾气更加浓厚,不然可以望着湖面看到竹生岛。冬交替鱼最为鲜美的时候,岸边自然也没像义氏这般闲于垂钓的人。

    “哗啦。”水中的波纹动了起来,未想到的是刚刚想要拉到鱼的时候,背后出现了恐怖的声音。“田山~义氏。”一声过后,咬住的鱼便是散了开来,手中的鱼竿摔在了地上。

    “你又不经过我同意牵着萨卜出去了,他今天可是没吃大豆。”阿惜心疼的看着萨卜,一边率着毛。萨卜的睫毛很长,此时低下头闭着眼安心的享受。

    义氏则是开始嘟嘟嚷嚷起来“又不是没吃,你没看到我是来放牧的么。”义氏带着萨卜来的地方算是水草肥美的地方。

    “你懂么,萨卜天天吃这个保证胖,就没爆发力了。”马也有马的食谱,大量的蛋白质才能保证马有着强劲的肌,才有爆发力。在说了,萨卜是优秀的大腕马,可不是列岛上这些普通的山地马。

    义氏知趣,便是拾起了鱼竿从新穿上饵料仍了下水。本以为阿惜会牵着萨卜离了开来,没想到这位却是坐在了一旁。今的阿惜还是与以往一般,秀长的马尾用着白色的丝带系住,上穿着淡蓝色的内衫,外面用着腹甲罩住,腰间的带子之上镌着小笠原的家徽,脚上则是鹿皮短靴。阿惜把掉到眼睛前面的头发缕到了后面,呆然的看着远方,双手环抱在双脚之前。

    两人就是这般默契,约莫过了十多分钟。或许是这位觉得发呆累了,把头转到了一边,凝视住了湖中的鱼群。“您说会上钩么?”

    “这个自然,刚刚不是就差一点么。”对于阿惜呆然的问题,义氏不哑然失笑。

    阿惜似乎没听见义氏的回答,继续抱着双腿“一条能繁衍千千万万的后代,即使给您钓了起来,还有别的能帮助繁衍。”说道这里阿惜的声音越来越低了下去,义氏依稀的只能听到了几个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