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之章 幻烁时刻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百十二章 汤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ee羽 书名:战国绘卷
    胃里的混合物,溅得地上一块一块。二井匆匆找了几块毛巾把地上擦了擦,不过义氏是越滚越远,直接从台阶之上滚到了落叶从中。上的混合物便是越发的增多。“二井……这个地还真冷啊,我们回屋去吧。”义氏打了个酒嗝,又吐出了一些。

    “您。”二井一脸无奈,一把把义氏抗在了肩上。

    “二井,你干吗呢,我们继续喝啊,我还有事问你呢……”义氏眯着眼睛呢喃的说道。

    “您说吧,有什么事。”二井把义氏背到了自己的背部。义氏则是两只手挂在了二井的前,让二井艰难的背着。

    “呼呼……”看起来倒是因为舒服,居然睡着了。不过睡觉之中,打出的酒嗝倒是又吐出了一些到了二井的上。

    有马温泉

    “噗通。”义氏狠狠的给仍进了水中,奈何的是这位显然是醉晕了,加上霭氖的雾气,更加显得扑朔迷离。此时的义氏已经给二井脱了个精光,仍到了水中。二井则是穿着宽大的浴袍在岸上给义氏洗涤着体。

    口中念念碎碎道“您不会喝就别喝,又醉了。”拿着毛巾不停的擦拭着义氏的体。

    “咕噜,咕噜……”义氏把头埋到了水中,如同孩子一般在水中吹起了泡泡。

    “您……”见到这里,二井算是彻底没脾气了,真不知道以前镜是怎么处理这个醉酒的义氏。

    “来,小妞给大爷我笑个。”义氏一把拉住了二井的胳膊,用力的朝着怀中楼了起来。“咣当。”二井便是直接给义氏拉到了水中。“不笑啊,来大爷给你笑个。”见到怀中二井的神色震惊,义氏则是露出了自己牙齿讪笑了起来。

    既然二井也掉了进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穿着衣服给义氏洗了起来。义氏对于二井倒是算坦诚相见,至于二井就不算了。前的绑带因为泡水的关系,倒是送了开来,白色的布匹一部分飘在了水中。

    义氏很好奇的抓了过来,然后在自己手上绕了几圈。“小妞,这个是什么。”在手中晃了晃。二井见状,羞愧的头都低了下去。不过看起来义氏还是醉醺醺,把绷带绕在了一起,然后沉在水中一挤。发出了“卜噜,卜噜”的声音,“哈哈,你放了。”听到这里二井总算是送了一口气。

    -------------------------------------------------------------------------

    入了夜,两人洗涤便是完毕,二井又背着深睡的义氏回了寝屋,如今这位在背上已经睡的如同死猪一般,丝毫感觉不到周围的一些变化。把义氏慢慢盖好了被子,二井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看起来自己的秘密还是没给这位发现,不过刚刚在温泉可是够惊险。

    “吱拉。”隔门给拉了开来,走进来了一个光头。

    “您……”二井警惕的站了起来“那个出云阿国也来这里了么。”二井压低了声音,对着自己前面的男人的说道。借着月光,二井能很清楚的看见,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当初带着义氏去参观阿国舞蹈的男人。

    “您一定很意外吧。”男子借势座了下来“我还未自我介绍,在下三好家臣,松永弹正久秀”男子一句一字的顿挫起来,特别说道名字的时候还是拉长了语调。

    二井的神色一瞬,不过却端正了起来。见到面前的二井不动声色“想不到有如此妙人,那位田山大人还不值得珍惜。”松永饶有趣味的打量了一番二井。“本来想趁夜找您的大人商量一番,如今我看也是不得法了。”算是夸奖了起来。

    “那么请您回去吧。”二井跪谢之后,便是示意这位赶快离去。

    “呵呵,不过在下前来还有一件事。”这位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剑,无疑这个是当初给拿去的雨。“在下有些改变主意了,这个还是给那位剑客吧。”松永久秀讪笑了一下,把雨仍到了二井的面前。

    刀剑的滚动的声音,倒是惊醒了义氏,不过这个只是酒醉的呢喃而已。看起来这个倒是剑客的直觉,只不过这位醉的实在太深了。

    “请转告那位大人,五之后的宴会,请去界多逗留几,在下必当亲自到访。”松永久秀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笑了几声。月光反了回去,倒是让二井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很快,这位也离了开来,二井一手抱着雨,一手靠着墙壁昏昏然睡了过去。清晨之后,阳光便是入了屋中,隔门的关系,几只鸟儿飞到了屋中,一些便是停在了昨的饭菜之前吃着剩余的米粮。

    “二井,醒醒。”义氏轻轻的拍了拍二井的脸蛋。

    “嗯?嗯……大人您醒了?”二井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一脸疑惑看着自己的义氏。

    “你。”义氏的目光落在了二井的部,惹得二井一阵潮红。“雨怎么在这里。”

    “嗯?哦,哦。”听到义氏的话语,二井长长的换了一口气,便是说起了昨晚的事

    “这样啊。”义氏算是听清楚了一些“总之到时候在看吧。”不过目光还是投向了二井“我说,你……昨天晚上还好吧?”

    “好?很好。”二井慌乱的答道“没什么事,我也洗过温泉了,今天就不陪您一起了。”

    “是么?”义氏似是而非的看着二井,随即摇摇头,便是作罢。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晃体便是走到了院中试试自己的雨去了。塌落在满地的落叶之间,义氏快速的挥舞着雨,如同劈开这个天地之间的感觉。至于二井还是一脸呆然,看着屋外的义氏。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绘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