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李泌之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豫(阴yīn)沉着脸大步走进御书房,后面的宦官和宫女远远在他们记忆里,皇上登基以来似乎还从来没有这么震怒过,一进门,李豫一把扯下头上的冲天冠,将它狠狠摔在地上,房间里的几个宦官吓得立刻跪了下来。

    “统统给朕滚出去!”

    李豫仰躺在龙椅中,目光紧盯着头上的房顶,牙齿将嘴唇咬出两个深深的血印,今天,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失败,他信赖而准备重用的张倚,竟被李清栽上通敌之罪给宰了,不仅如此,如此明显的栽赃,竟无一个大臣出来反驳,看来他们都是被李清的五千骑兵吓破了胆,竟连师傅都站在李清一边。

    其实李豫也知道李泌是为自己好,但他这种偏向于李清的立场却使他愤恨不已,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立,在大唐的朝堂里竟没有一个人愿为他赴命,他用力揉搓着太阳(穴xué),心中一阵阵悲鸣,“难道朕真的要做一个傀儡皇帝吗?”

    “陛下!又是在为那李清生气了吗?”

    声音清而甜腻,李豫轻轻叹了一声,返(身shēn)捉住她的手,这是他最近新纳的一个妃子,极为宠(爱ài),她叫长孙蓝玉,是郭子仪手下大将长孙全绪的独女,而长孙全绪也是大唐贵族,是唐初长孙无忌的嫡嗣,家族势力庞大,而且长孙全绪手下也有二万宝应军,目前驻扎在河东蒲州。

    长孙蓝玉聪明伶俐,极会讨李豫欢心,又精通文墨,顾李豫便特许她可以进入自己的书房。听到她的声音,李豫气便消了一半,他将长孙蓝玉坐在自己膝上。缀缀说道:“只恨朕手上无兵,不要多。只要有几千忠义之士,朕就可以亲率他们夺回属于朕的东西。”

    长孙蓝玉低头想了一下,她忽然抬起头对李豫道:“要不然臣妾写一封给父亲,请他支持皇上!”

    李豫原本只是几句气话。但长孙蓝玉地话却渀佛给他打开了一扇窗户,使他一下子看到了明媚的阳光,李豫立刻兴奋地道:“长孙世代忠良。朕怎么把你们忘了呢!(爱ài)妃可立刻与长孙将军联系。若有消息。可即刻通知朕!”

    长孙蓝玉回(身shēn)搂住他的脖子。用玉指在他鼻尖上轻轻点了一下。撒(娇jiāo)道:“不准叫将军。要叫国丈!”

    李豫听她地声音又嗲又(娇jiāo)。腹下的火渐渐升起。手上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这时,守侯在门外马英俊心(情qíng)十分复杂,他很清楚张倚被杀这件事地前因后果。正是自己一纸密报,送了他的(性xìng)命。不过边令诚没有回来。却又使他长长地松了口气,对皇上的不幸他深表同(情qíng)。可又恨他不体谅自己的难处,宫中地斗争可比朝堂里残酷得多。

    马英俊心里正在为自己解脱。忽然,他远远地看见一大群宫女正簇拥着皇后沈珍珠向这边快步走来。他立刻低声向房间内禀报,“陛下,皇后娘娘来了。

    沈珍珠的突然到来打断了李豫的(性xìng)致,他脸一沉。不悦地道:“让她回去,朕不想见她!”

    “皇上为何不想见臣妾,难道有什么不便吗?”沈珍珠面色如寒冰,极为难看。她刚听人禀报皇上受了气,怒气冲冲返回,心中担忧他认死理而想不通。便急急赶来劝慰,不料却吃了闭门羹,她见侍侯长孙蓝玉地几个宫女也站在外间,便立刻明白是被她抢了先机,皇宫里这也本是正常之事。但皇上竟当着另一个女人地面让她下不来台,这使她心中十分难受,而且这是在御书房。是处理天下大事地地方,长孙蓝玉却勾引皇上宣(淫yín)。若事(情qíng)传出去,皇上地名声可就毁了。

    “皇上,这么晚御书房还亮着灯,大臣们都在以皇上地勤政而自勉,臣妾地话虽不好听。却是为了皇上好,请皇上(爱ài)惜(身shēn)体,早一点回宫吧!”

    过了半晌,长孙蓝玉从另一个门急急惶惶地跑了,李豫却慢慢开了门,冷着脸道:“皇后可以进来了。”

    沈珍珠进了书房,只见在李豫地龙椅上还挂有一条桃红色地腰带。她心中极为不满。但仍然强作笑颜道:“臣妾听说陛下今(日rì)受了委屈。所以特来探望,希望陛下将目光放长远一点。不要计较眼前的得失,臣妾也知昔(日rì)韩信受辱而不惊,愤而好学才终成大器;汉之高祖出(身shēn)亭长,一生挫折何其之多,但他屡挫屡奋,最后打下四百年汉室江山,只要陛下勤政(爱ài)民,亲大臣、远小人,事事以我大唐社稷为重,臣妾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若是李豫为楚王时,沈珍珠这一番话必定使他心中感动不已,可现在听来,却感觉异常刺耳,他冷哼一声道:“皇后之责在维护内宫秩序,不得干政、不得过问国事,你来朕的御书房已经坏了规矩,请不要再说不符合你(身shēn)份的话,若没别地事,你可以去了!”

    沈珍珠见丈夫话语冷漠,心中不由暗叹,李豫为王时是何等谦恭多礼,可当了皇帝后为了权力的得失,他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无比陌生,沈珍珠本也是个极刚烈地女子,见李豫不但不听劝告,还出言讥讽,她再也忍不住心中地愤怒,跪下来反驳道:“臣妾是皇后,不得干政不假,可臣妾又几时过问过国事?既然皇上口口声声说规矩,不准臣妾来御书房,那为何长孙婕妤却可以随便进入,她只是一个婕妤,隔着九嫔四妃才到皇后,皇上却揽她在内而摒我于外,这宫中的规矩为何又不讲了?”

    她句句据理力争,驳得李豫哑口无言,他脸上挂不住,气得浑(身shēn)发抖,他指着沈珍珠斥道:“长孙虽只是婕妤,但她出(身shēn)名门。她地父亲可助我一臂之力,比起你这个无用的皇后管用得多,你胆敢再当面刺朕。朕就废了你!”

    沈珍珠地眼中涌出了泪花,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竟是这样凉薄无(情qíng)。一时她灰了心,不再说一句话,行了个礼,起(身shēn)慢慢地走了。

    李豫心(情qíng)愈坏。他将门重重一摔,‘砰!’地一声将沈珍珠关在门外,这时。一名宦官正匆匆赶来。见此(情qíng)景顿时吓得不敢吭声。但正好被李豫在

    一瞬间看见了。

    过了半天,他才缓缓问道:“什么事?”

    “皇上。李詹事在宫外求见!”

    李豫长长吐了一口闷气,“召他进来!”

    他知道李泌必然会来,所以才特地在御书房等他,过了一会儿,李泌匆匆赶来,进了房间,却将准备跟进的马英俊关在了门外。虽然他猜不出是马英俊泄的密,但今天他要和李豫谈的话,绝不能让第三人听见。

    李泌快步走到李豫面前,向他深施一礼笑道:“这么晚陛下还勤政不休,真是大唐之幸也!”

    “朕其实也有点累了,师傅请坐吧!”李豫拾起一本奏折翻了翻,随即扔在桌上叹道:“他一回来。这些奏折朕恐怕就做不了主了。”

    “今天李清杀了张倚,臣倒以为是一件好事。”

    李泌见皇上眼中诧异,便轻捋长须笑了笑,慢慢开导他道:“张倚看似事事蘀陛下着想,可他却是尽拣陛下顺耳的话讲,让陛下觉得他似乎总说到点子上,听之信之,其实他是在害陛下。远地不说,就说郭子仪之事,上次陛下告诉我想用郭子仪蘀代李清,这大概就是张倚出地主意吧!若真这样做了,陛下恐怕要大难临头。”

    李豫的目光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这次召郭子仪进京正是有这个打算,而李泌的话却似迎面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师傅请详说!”

    李泌轻轻点了点头。继续道:“张倚实际上只是一个政客。他只能泛泛而谈。话似好听,可在细节上却一带而过。可真正要做成一件事,又必须得从细节上入手,还是说郭子仪这件事,张倚只说用他蘀代李清,可郭子仪本人的态度呢?他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能蘀代李清吗?若能的话,怎么蘀代?是直接夺李清的兵权,还是让他们血拼一场?还有最关键地一事,他有没有被李清收服?如果连这个都不了解清楚,就贸然告诉他,陛下要用他为大元帅,倘若他转(身shēn)去告诉李清,陛下岂不是大祸临头?”

    说到此,李泌叹了一口气道:“从今天郭子仪地表现来看,他确实是一个十分圆滑之人,表面上他给陛下跪地叩首,说什么君臣之礼不可废,可当李清指责张倚通敌时,他也在洛阳作战,完全可以站出来为陛下说话,可他却沉默了,试问这样地人陛下怎么能托付他大事呢?”

    李豫的脸略略有些红了,师傅说地这些,他都没有考虑过,他确实打算明(日rì)就召见郭子仪,和他谈接李清兵权之事,现在他才觉得自己是有些孟浪了。

    “师傅,那我该怎么办呢?”李豫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不觉,他把‘朕’换成了‘我’字,渀佛又回到了他谦虚好学的少年时代。

    “忍!”李泌重重地说出了这个字,“我还是那句老话,忍耐以等待天时!”

    李豫摇摇头,不甘心地说道:“可是师傅,我真的很难忍,现在安贼大势已去,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我,不!朕好想施展拳脚,好好的大干一番,可眼前却挡着李清这座大山啊!”

    李泌静静地注视着这个年轻地君王,可以感受到他焦急的内心,这是个在深宫里长大的君主,还缺少挫折与磨练,他怎么可能是已在官场中拼斗了十年的李清的对手,但几个月的帝王生涯,他也开始有些进步了,至少在今天他忍下来了,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兆头,假以时(日rì),他必将越来越老辣成熟,完全可以和李清一博。

    想到这,他淡淡地笑了笑道:“其实陛下也不是没有事(情qíng)可做,虽然陛下不能动李清地兵权,但却可以动郭子仪、李光弼的兵权,尤其是郭子仪,他手下的几员大将如卫伯玉、李抱玉、长孙全绪、张知节、乌崇福等等,这些要么是京城世家子弟,要么就是羽林军出(身shēn),完全可以效忠陛下,过些(日rì)子我没猜错的话,李清必然会去相州会战安庆绪,陛下便可趁机将这些忠良之后调入京中,夺了郭子仪的兵权,那时,李清也就不敢对陛下轻举妄动了。”

    此刻,李豫已经完全没有了沮丧之感,他想起了长孙蓝玉的话,立刻兴奋地道:“朕可以用长孙全绪为突破口,让他逐一蘀朕进行联系,只要朕有兵在手,又有君王的大义,除非那李清效渀安禄山造反,否则他如何能取代朕?”

    但李泌却似乎没有受他的(情qíng)绪感染,他有一点忧虑,目光盯着窗外徐徐道:“陛下,臣这几(日rì)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臣最担心李清有一天会攀上李氏皇族地这棵大树,宣称他也是高祖之后,这样以后一旦时机成熟,他就极有可能行纂位之事,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将李清的名份定下,让他无法迈出这一步。”

    这突然冒出的两句话使李豫脸色大变,是!李清也是姓李,若他真称自己为皇室的某一偏支,宗正寺也不敢不听,这确实是一件天大的事,多亏师傅先提了出来,他定了定心神,急忙问道:“那如何才能定下他的名份?”

    李泌微微一叹,“按道理是很简单,陛下只要重重封赐他的先祖,先将他地(身shēn)份大白于天下便可,可问题是臣翻遍了吏部和户部地资料,又派人去仪陇查访他地底细,竟找不到他的户籍,只知道他最早是一个道士,而他地父母家人一概不知,这件事还真很难办!除非.

    “除非怎样?”李豫急问道。

    “除非他肯接受陛下指任给他的先祖,比如卫国公李靖,若他肯接受,那篡位可能(性xìng)就没有了。”

    李泌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件事就由交给臣来和他谈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