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杀将立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宝十二年十月,大唐中书令右相、天下兵马大元帅李万大军围攻洛阳,与此同时,同时,朔方、河东节度使、兵部尚书郭子仪率五万军从灵宝西原渡过黄河,也投入到围攻洛阳的战役中。

    洛阳,在风水地理中被称为中原图大之意,得洛阳者,西可进关中,北上河东,南下荆襄,东取陈留,再往东向南皆是一马平川,可席卷江淮等富庶之地。

    但它的劣势也是明显的,那就是无险可依,一条黄河横断南北,虽不怕北来铁骑,但它的东、西、南三面皆无险阻挡进攻之敌,历来的统治者也深知此弱点,故洛阳的城池修得异常坚固高大,护城河水深宽阔,极难攻打。

    李清正是利用安禄山父子相残、内部不宁之机,向洛阳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没有示弱(诱yòu)敌、也没有围城打援,这是一场实实在在的战役,用战士的鲜血和骨架铺就胜利的阶梯。

    如果胜了,它对士气、对整个战局的影响将是决定(性xìng)的,也就意味着安禄山的叛乱走向尾声。

    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第十(日rì)的黄昏,这是最血腥、最白(热rè)化的时刻,双方的试探(性xìng)较劲已经结束,皆舀出看家的本事,投入重兵进行鏖战。

    安庆绪的军队明显比预想的要少,只有七、八万人,无节制的索要和挥霍使他们失去了兵源,但他们占据守势,远比进攻方有利得多。

    “咚!—咚!—咚!”缓慢而低沉的皮鼓声在原野上回((荡dàng)dàng)。它是如此震撼有力,渀佛将天地都惊动了,它每敲一下。唐军便向前推进了十几步,黑压压地唐军手持盾牌和战刀从西面和南面向洛阳城发起了进攻,火焰飞窜天空,映红了一群群唐军士兵冷漠的面孔。

    东段和南段的护城河已经被填平,几百辆巨大地云梯和巢车被士兵们缓缓推动,滚滚向城墙进军。隆隆声响彻云霄,铺天盖地的箭矢在空中交织成网,二尺长的(床chuáng)弩密如雨点,击打在云梯上,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城下已经堆满了武器残骸和尸体。

    “呜~”一块桌面大的岩石挂着尖利的~出,在空中翻滚,划出一道弧线向城下密密麻麻的唐军砸去。

    它击向之处。唐军拼命叫喊躲闪。但还是有十几人被巨石砸中撞翻,顿时筋断骨碎,空气中泛起一片血腥之气,巨石接二连三从城墙上飞出,黑黝黝的如死神附体,不断砸向人群。俨如大海中溅起的一朵朵浪花。砸开一点空隙。随即又被人群淹没,运气好的。甚至有巢车也被砸中,高耸的巢车骨架断裂、轰然倒下,上面的唐军或惊叫或惨呼,纷纷从空中坠落。

    然而战争是残酷而无(情qíng)的,叛军的拼死抵抗未能阻挡唐军进攻地步伐,西段安西军地云梯率先架上城头,大将贺娄余润精赤着上(身shēn),率领五千彪悍的西域勇士顶着滚木擂石奋勇向前、他们根本不在乎什么枪林箭雨,一个死掉了,另一个接着冲上去,或是云梯被砸断,另一架云梯随即跟上,士兵们在后面巢车(射shè)出箭雨的掩护下,不顾生死地向上猛冲.

    驻守西面城墙的叛军是大将蔡希德的近二万部属,唐军连续的猛烈进攻给他造成了极大地压力,他地部属也死伤过半,二十架巨大地抛石机或被唐军飞弩击中、或因使用过度,已经损坏了十七架,连续十(日rì)十夜的防守使他地士兵疲惫之极,但安庆绪却借口东面的唐军不多,命他死守,不准他退下休整,蔡希德为此愤恨之极,他甚至怀疑安庆绪是在故意消耗他的实力,只因他曾公开指责安庆绪轼父之过。

    而进攻南段的唐军是王思礼部的一万五千人,他却损失惨重,这一段是叛将李归仁防守,他抓了大量的民夫协防,再加上他准备的军用物资十分充足,使唐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下午的战斗已经进行了近三个时辰,眼看天边一轮血红的残阳渐渐落山,天色昏黄,夜幕即将降临,李清在数百亲卫的护卫下,在二里外的一处山丘上观战,在他(身shēn)后就是老将郭子仪,此时,他正眼光复杂地望着前面的李清。

    郭子仪是武举出(身shēn),从军很早,却一直不被赏识,直到王忠嗣为朔方节度使,他才逐渐展露头角,历史但他的真正发挥才干是在安史之乱中,尤其他善于协调各种关系,和监军宦官相处融洽,才使他屡屡被朝廷重用,和李光弼一起挽大唐于危难。

    当然,在现在的局势下他已经不可能象历史上那样大放异彩,他也看到现在洛阳存在的战机,

    便亲率河东大军渡河南下,准备领导这次关乎大局的洛阳战役,从而奠定他在军方的地位,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右相国李清却看破了他的目的,以相国之尊夺走了这次战役的主导权,使他反而为李清做了嫁衣。

    他虽挂了兵部尚书的头衔,但那只是虚衔,并无实际意义,和掌握朝廷大权的李清差距不止一级,所以他虽是此战的副将,却几乎不敢反驳李清的决定,他的五万军也被李清堂而皇之地夺走了指挥权。

    李清似乎没有注意到郭子仪的复杂心态,他正神(情qíng)专著地盯着战场,虽然洛阳城城池高大坚固,但守军的战力却明显较弱,显然是刚招募的新军,安庆绪还有最精锐的二万虎卫军并没有投入战斗。

    这就是李清抓住的战机,安庆绪轼父自立并没有得到所有大将的支持,在李清大军尚未到达之时,驻守在外围的大将薛嵩已经带领一万部属离开了洛阳,而剩下的几员大将如安守忠、牛庭玠、蔡希德、李归仁。他们都是各自心怀鬼胎,安禄山在世时尚能震住他们

    安禄山一死。眼看形势不妙,他们都各自打算自保。军队就是他们自保地实力。

    正是这种微妙的心态下,他们各自为战,互不支援、甚至暗中拆台,这就使得叛军即使有洛阳这样地坚城。但仅仅只在大战开始十天后,洛阳的防守就已经岌岌可危。

    此时李清却眉头紧锁,今天地攻城他一共派上的四万人。围攻西城和南城,而放东城让叛军逃跑,

    贺娄余润和席元庆各率五千安西军攻西城,进退有据,损失并不大,但南城的河东军却损失惨重。至今还没有*上城池。原因就是仆固怀恩的一万五军似乎并没有投入战斗,使王思礼独木难撑。

    “来人!”李清一声喝令,立刻上来两名亲卫,他取出一支金色令箭。递给了亲卫。森然道:“命仆固怀恩给我压上去。若一刻钟之内不见动静。立斩!”

    “大帅。仆固怀恩恐怕是体恤士卒,他地兵也很疲惫了!”仪有点紧张地对李清道。疲惫只是个借口,他知道仆固怀恩的真实想法是不想给李清卖命,保存河东军的实力,昨天晚上他来找过自己,抱怨了一通。说李清尽用河东军冲锋。却不用安西军。明显是有用意,而今天他果然开始有意怠兵了。

    “郭将军。你也是老将了,难道不知道军令如山吗?我命他支援王思礼共同攻打南城,可他地兵在哪里?已经快一个时辰了,可他的兵却影子都没看见,这不是在公然违抗我的军令吗?”

    “这.总不能说他无权指挥河东军吧!

    郭子仪心中暗暗焦急,他希望仆固怀恩赶紧出兵,不要被李清抓到把柄,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从小山丘上早已经看不清战况,但李清还是立在马上一动不动,他脸色(阴yīn)沉,目光中充满了冷意。

    这时,一名传令兵飞驰而来,“报!王思礼将军已经坚持不住,希望大帅能(允yǔn)许他暂时退下来!”

    “仆固怀恩之军可上去作战了吗?”

    “回大帅,仆固怀恩依然在观望,他并没有出兵。”

    郭子仪的心突地一凉,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仆固怀恩还是没有出兵,公然违抗李清的命令,这可怎么办?

    李清却冷冷一笑,机会终于来了,他怎能不抓住它。

    “传我的命令,鸣金收兵!”他回头看了看郭子仪,歉然道:“老将军,兵法如山,望你谅解!”

    郭子仪大急,他再一次求(情qíng)道:“大帅能不能饶他一命,命他戴罪立功!”

    李清淡淡一笑,并不回答,他催马便走,渐渐地,李清(挺tǐng)得笔直地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沉重而震撼人心地鼓声停止了,唐军渐渐退去,洛阳城下又重新被寂静的暮色吞没,只有一些尚未烧尽的云梯在忽闪忽闪冒着火光,显得十分诡异。

    ‘啪!’地一(身shēn),李清将令箭王往桌上一拍,冷冷地注视着这历史上桀骜不逊的大将,仆固怀恩约五十岁,长得又高又瘦,皮肤黝黑,两只手足有蒲扇大,枯黄如柴,就渀佛一层皮直接包着骨头似地。

    “抗令不遵,你可知罪!”李清盯着他地眼睛冷冰冰地问道。

    “有道理地命令我会遵守!可居心不良地命令,我为何要听?”

    仆固怀恩官拜朔方节度副使,在河东他是郭子仪地左右手,十分得力,但他为人十分骄傲,除了郭子仪,他谁也瞧不起,甚至包括李光弼,他也是(爱ài)理不理,而对李清他更只有蔑视,一个三十余岁的后辈,还不是皇族,竟然成了天下兵马大元帅,自己还得听他地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他见李清问得冷漠,一下子激起了火气,昂然道:“你有十五万大军在手,却事事命我们河东军去拼死命,这十天来,河东军已伤亡一万余人,而你们安西军才伤亡了区区不到千人,这是何等的不公平,如此,我为何要听你的?”

    李清的鼻子冷哼了一声,不怒反笑道:“我真是不明白,世间还真有你这么蠢地人,自寻死路,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他不再说话,眼睛只往帐两边一扫,立刻冲上来五六个亲兵,一下子将仆固怀恩摁倒在地,将他牢牢捆绑起来。

    “李清,你不能杀我!”太上皇所颁发地铁券,历代继承,你要杀我,就是欺君之罪!”

    李清冷冷一笑,“你这个蠢货,这里没有什么太上皇,这里只有我地军令,我令在先,给我拖下去,斩!”

    十几个刀斧手将仆固怀恩拖了下去,仆固怀恩嘴里依然大骂不止,这时,郭子仪再一次上前求(情qíng)道:“大帅,仆固将军极擅精骑,在收复河东之战中战功卓著,他若死,实在是我大唐军的损失,请大帅网开一面,饶他死罪!”

    李清却轻轻地摇了摇头,“郭老将军,你也是久带兵之人,应知在军中军令第一,我(身shēn)为主帅却指挥不动下面一将,若不杀他,要军纪有何用?我决心已下,你不必再劝!”

    说罢,李清站了起来,断然下令道:“将他斩首示众,并号令三军,若再有敢不听我令者,立斩不饶!”

    既杀了仆固怀恩,李清命大将贺娄余润接蘀仆固怀恩之职,明(日rì)天一亮,即刻开始攻城。

    可就在当夜三更时分,一名黑影悄悄溜下了西城墙,借着夜幕掩护,飞快地向唐军大营奔去。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