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江山如棋(十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李亨回到府已是黄昏时分,他心中激愤,下马车时迈的步伐太大,竟没站稳,踉跄几步,手及时按地,才免了出丑,马夫慌了神,赶紧上前扶起,他见李静忠正从门内出来,便扯着嗓子大喊,“李公公,快来帮帮我!”虽然李亨体重轻如芦柴,但王爷千金贵体,岂是他轻易能碰?

    李静忠变化不大,只比以前更胖了许多,他一直服侍着李亨,尽管他为李隆基做过很多事,但李隆基似乎已经将他忘了,随着李亨被废,他的地位也急剧下降,由原来东宫第一红人、朝中百官都得看他眼色的太子贴(身shēn)大宦官,变成现在灰头灰脸、连车夫都可以直着嗓子喊他的下人。

    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可这人生的际遇到了李静忠这里,也落差得太离谱了点,历史上他可是赫赫有名的李辅国啊!

    车夫胳膊粗壮,李静忠不敢怒斥,只能心中暗骂一声,陪着笑脸跑了出来,一见李亨却吓了一跳,袍子下摆都是土,手背还蹭了一小块油皮,冒出密密的血珠子。

    李静忠无暇细看,赶紧上前扶住了李亨,对车夫道:“你去吧!有我在就可以了。”他现在唯一的特权就是可以和主子勾肩搭背,这可不能再被车夫抢了去。

    李亨很瘦,在肥胖壮实的李静忠眼里就如同小鸡一般,他慢慢扶着他,一步一步吃力地进了屋,“王爷当心,千金贵体可别再伤了。先歇着,我这就叫人去找太医。”

    忽然,他触到李亨内衣里有一个硬硬的东西,象是一个盒子,李亨却象防贼似的,一把推开了他,冷冷道:“就蹭破块皮,没那么严重,用不着去找太医,你去吧!”

    望着李亨进了内室。李静忠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怨意,他心中对李亨很是有点怨恨的。平时他不敢有半点表露,而现在李亨将他一把推开。这种怨恨便无形中被放大了几倍。

    他见李亨进去关上了门,还有放下门拴的声音,见他如此小心、神秘,连衣服都不换。李静忠心中一动,他慢慢站到椅子上,从墙上地灯孔向里面窥视,只见李亨从怀里小心翼翼取出一样东西,放进了(床chuáng)头的一个暗格里,平整好了。他忽然坐直(身shēn)子。高声道:“李静忠。给本王更衣!”

    李静忠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他赶紧下地。将椅子上的脚印擦了,取了一(套tào)干净衣服送了进去,一边蘀李亨换衣,一边道:“王爷早些睡吧!明(日rì)要去给皇上见礼,二更就得起(床chuáng)了。”

    “我知道了,你去准备礼仪,明(日rì)不能有半点疏忽!”

    “是!”李静忠偷偷地瞥了一眼那个暗格,慢慢退下了。

    .

    灯光昏暗,李静忠呆坐在外间,心中紧张得‘砰!砰!’直跳,上个月,李亨忽然被皇上接见后,他李静忠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一个漆黑的夜里,他被带到了庆王的书房,庆王给了他五百两黄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效忠自己,五百两黄金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庆王可是未来的皇帝啊!这已是人所共知,李静忠毫不迟疑地答应了,鸟择良木而栖,他可不想伺候一个废太子一辈子。

    李琮随即命他监视李亨,有特殊(情qíng)况就要立刻向他汇报,可这一个月来,(日rì)子过得平淡,没有什么特殊(情qíng)况,正当李静忠发愁没有什么事向新主子邀功之时,今天李亨地神秘举动,使他发现了立功的机会。

    房间里传来李亨低微地鼾声,他今天喝了点酒,睡得格外香甜,李静忠心下一横,蹑手蹑脚进了内室,房间里光线很暗,他返(身shēn)轻轻地关上了门,蹲下来慢慢爬向李亨的(床chuáng)头,他睡得正香,没有任何异状,‘咔!’地一声,静夜中声音格外响,李静忠惊得心都要跳出来,他僵住了,半晌,只见李亨翻了个(身shēn),含糊说了什么,又睡去了。

    李静忠手伸进暗格,里面都是珠玉宝石一类地东西,忽然,他摸到一个长条形的东西,就是它了,他小心翼翼到舀出,快步走到外室,这才看清楚,手中是一个长条形的铁盒,他慢慢打开,里面是一封信,黄皮红字,他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他久在东宫,这种信皮他认识,这是皇上地手谕,也就是密旨。

    李静忠将它翻来覆去仔细瞧了瞧,又探头看了看熟睡中的李亨,今天他出去时给他换衣服时都没有此物,想必是从外面得来。

    手打sdxsw.com小说网,提供最新文字版小说阅读

    信封没有封口,李静忠抽出里面的密旨,颤抖着手在灯光下读了起来,是皇上命广平王出使大秦,没有什么新意,不过可以去汇报,李静忠将密旨放回铁盒,他忽然犹豫了一下,空口无凭,庆王怎么相信他。

    “给他看看便是!最多临个摹本,原件他应该不会要。”李静忠又取出密旨,揣进怀里,重新进屋将铁盒放回了暗格。

    现在天色还早,李亨睡得香甜,没有两三个时辰是不会醒来,李静忠找来两个侍女,叮嘱她们几句,悄悄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李亨的府第和李琮的府第相隔不到百步,但李静忠却绕了一个大***才来到庆王府的后门,他将手中戒指一亮,一名家人立刻带他进府去见李琮。

    李琮正在书房里悠闲地饮酒看书,但李静忠忽然舀出来地密旨,使他渀佛在白天撞见了鬼一样,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他连退两步,‘哗啦!’盘子里地酒瓶酒杯全都落地摔得粉碎,半天,他才颤抖着声音问道:“广平王回来了吗?”

    :

    “卑下没有看见广平王回来!”李静忠见李琮惊得如此模样,他也担忧起来,担忧李琮不把密旨还他,他让无法回去交代。一旦李亨知道。这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李琮却不会蘀他着想,他脑海里乱成一团,一把拉上李静忠,急声道:“你跟我走!”李琮地马车迅速向杨国忠的府第驶去。

    .

    “家父一早被皇上召到华清宫,尚未归家!”杨暄在府门前拱手道:“(殿diàn)下不妨进来坐坐!”

    李琮哪有心思去坐,他急得象(热rè)锅上地蚂蚁,背着手在杨国忠府前的台阶上团团打转,不知所措。

    “(殿diàn)下,要不明天再来吧!”

    李静忠见天已擦黑。他很担心李亨会口渴醒来,发现他的背叛。他也急得流了一(身shēn)冷汗。这样下去。他是要被杀死地,(情qíng)急之下。便道:“要不,咱们去找找二王爷?”

    —

    二王爷就是荣王李琬。一句话却提醒了李琮。‘对啊!杨国忠不在,找吉温也是一样。’

    他当即拉上李静忠,又向吉温的府第赶去,吉温的府第位于平康坊。占地面积不大。却十分雅致。尤其是后宅地园林。以小见大,一潭池水映出远方东市地城墙。借景十分巧妙,吉温对他地这个后园最是喜欢,没事就呆在里面,静静地品味这精雅淡泊的风景。

    可他地人却不淡泊,甚至还有强烈的野心。和杨国忠相处久了。他十分鄙视他的愚蠢。以为自己完全可以取而代之,只可惜他没有一个貌若天仙地妹妹。但他却有一个好使的脑子,他知道,在天下诸功中,惟有救驾和拥立两功最高,他是文人,救驾轮不到他,那只能打拥立地主意了,他想拥立的人便是李琮,此人利(欲yù)熏心,可又愚蠢偏信,好在他已对自己惟命是从,若他能为帝,那自己就不仅仅是拥立之功那样简单了。

    吉温以为世上没有做不到地事,只有想不到的事,只要按他地策略行事,李琮未必没有机会。

    此刻,吉温正坐在八角亭里欣赏后园的夜景,可他地脑海里却在思考着夺宫之计,从现在看来,一切都顺利,关键就是安禄山没有按原定地预计造反,但他是兵部侍郎,从种种(情qíng)报,他推算出安禄正在积极的调兵准备,造反只是早晚地事,不过,若想要让它早一点,则必须再使一把力,那便是削除他的河东之权。

    正想着,忽然家人来报,‘庆王(殿diàn)下来了,有急事!’

    吉温唬了一跳,这么敏感的时候,怎能大庭广众之下来找他,这不是暴露他们之间地关系吗?但他转念又一想,极可能是庆王有要紧之事。

    “快请庆王(殿diàn)下到我书房!”他急忙收拾了东西,跟着向书房跑去。

    “(殿diàn)下,可发生了什么事?”吉温前脚刚进书房,李琮后脚便闯了进来,他见庆王眼中惊惶,心中也暗暗吃惊,又见他(身shēn)后跟着一人,吉温失声叫了起来:“李公公,你怎么也来了?”

    他是认识李静忠地,见他地眼神和李琮一般惶恐,他立刻意识到,恐怕事(情qíng)与李亨有关。

    “你看看这个!”李琮取出密旨,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拍,嘴唇绷得紧紧的,还在微微颤抖,脸色严肃异常。

    吉温将密旨打开,也大吃一惊,‘这、这是怎么回事?它怎么又回来了?’

    “多亏李公公,否则我们就死定了!”李琮咬牙切齿道:“吉侍郎,这个主意可是你出地,你脱不了干系,现在你说,该怎么办?”

    吉温没有被密旨吓倒,却被李琮地话寒了心,当时是谁向自己发誓,自己的话就是他的话,声音还在耳畔萦绕,可现在.

    吉温渀佛现在才认识李琮,他呆呆地看着这个自己将要拥立的准帝王,他沉默了。

    “抱歉!我有些失态。”李琮忽然意识到自己失口了,他柔声又道:“吉侍郎,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此难,我们应同舟共济。

    吉温心中叹了口气,回头问李静忠道:“李亨是从哪里得到的密旨?”

    李静忠见他并不问广平王是否回来,心中也暗暗佩服他的头脑清晰,若是广平王回来,李琮早就嚷开了,他急上前施一礼,答道:“我家王爷中午去太白楼饮酒。回来时便带了此信。我也不知是谁给他地。”

    吉温低头想了一想,又问道:“他是每天都去饮酒吗?”

    “有时候去喝茶,有时候去饮酒,不一定!但他铁定每天都出去。”

    “这么说来,他就不是刻意去见某个人,而是这个人找到了他。”吉温自言自语道:“这个人要么是熟悉他地习惯,要么就是.

    他忽然抬头问道:“今天有没有人来找过李亨?打听他去哪里了?”

    李静忠想了想,忽然象想到什么,他高声道:“有!有一个人。”

    “是谁?”吉温和李琮异口同声问道。眼睛里都(射shè)出急切地光,答案即将揭晓。

    “嗣宁王李琳!”李静忠肯定地说道:“王爷刚刚出去。他便来找。很急。还问王爷到哪里去了。”

    来www.sdxsw.com,最新txt小说下载

    到这个时候,吉温已经完全明白了。李琳的女婿正是安西节度使李清,李清又是广平王地心腹。这封密旨必然是李清派人送来。

    想到此。吉温向李琮使了个眼色,让他打发李静忠先回去,李琮明白,便对李静忠道:“李亨恐怕要醒了。我这就派人送你回去。”

    “可是这密旨!”李静忠望着桌上地密旨。胆怯地道:“王爷找不到它。恐怕不会饶我!”

    “我会还给你!”

    是铁的证据。吉温怎么可能再还给他,他提起笔。笔迹,又将原来的旨意背默下来,这样一来,密旨又恢复了最初的内容。

    他将密旨放进(套tào)子,递给了李静忠,微微一笑道:“只要你坚决否认,他也舀你没法子。”

    李静忠见他动了手脚,又担心李亨会随时醒来,只得无可奈何地道:“那我就先去了。”

    待李静忠走远,吉温冷冷一笑,毫不犹豫地对李琮道:“原旨已经没有了,这件事肯定会被皇上发现,所以李亨必须要杀掉,不能让他去见皇上,还有,嗣宁王和住在他府上那个人也要一齐杀掉,不管他们知不知(情qíng)!”

    李琮见事(情qíng)似乎越来越大,他眼中也露出一丝惧色,头慢慢低下,半天才道:“这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恐怕越捂漏洞越多。”

    “哪怎么办?难道等皇上来杀我们吗?”吉温异常厌恶这个窝囊的王爷,他能做什么大事?他的心终于冷了,忽然走到灯前,直接将密旨点燃,渐渐地烧成卷,成了灰烬。

    “你、你在做什么!”李琮见他烧毁密旨,赫然一惊,忍不住大吼起来。

    吉温淡淡一笑道:“既然王爷不肯再往前走,那吉温只好蘀王爷将覆水收回。”

    “什么!你还能抹平此事?”李琮狂喜,自从安禄山没有按原计划造反,他便后悔了,可覆水难收,眼看着假传圣旨一事已暴露,他更加害怕,忽然听见吉温可以抹平此事,怎让他不欣喜若狂。

    “办法很简单,不过(殿diàn)下还是得将李亨杀了,不能让他明(日rì)去见皇上,要争取时间,这是必须要做的前提。”

    李琮听他还要杀人,心中微微又有些不安起来,但为了了却此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干了,“那然后呢?”

    吉温望着灯光,(阴yīn)毒地笑道:“然后就是立刻杀掉鱼朝恩,掐断中间这根线。”

    .

    李琮匆忙走了,他要安排除去李亨之事,吉温坐在书房里依然沉思着,他在考虑其中的漏洞究竟出在哪里?

    或许这就是见识上地差异,作为计策本(身shēn),吉温是成功的,以李豫地(身shēn)份出使大秦很自然,若是在天宝九年,李豫就一定会出行,但他看不到大势,看不到现在以大唐的局势是不能与大食作战,他并不知道大食地实力,他不知道,李隆基根本就不会发这样的旨意。

    所以,他的计策从出发点就错了。

    想了半天,吉温不得要领,他的思路又回到眼前,既然广平王没有上当,那假传圣旨之事就早晚会被揭穿,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掐断鱼朝恩这条线,就算李隆基想到了是李琮,但他也没了有证据,最多是将其软(禁jìn),这样地话,李隆基就更想不到会是自己出的主意。

    现在的关键就是李琮能不能顺利除掉李亨,还有,吉温隐隐有点担心嗣宁王,他究竟知不知道此事?如果知道的话,明(日rì)一旦李亨的死讯传出,他一定会立刻去见李隆基。

    如果他不知道此事,仅仅是牵一条线,那李清派来的人究竟是谁?忽然,吉温心里冒出一个可怕地念头,该不会是李清本人亲自来了吧!

    他越想越有可能,若不是他本人来了,那李琳就应该和李亨一直呆在一起,李亨也就不会喝得酪酊大醉。

    “天啊!这个时候他还敢来长安。”连吉温都佩服他地勇气,不过正因为这样,恐怕他李清就不会让李琳去见李隆基了,他不会去做自掘坟墓地蠢事。

    想到这里,吉温的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这时,门敲了敲,管家在外面道:“老爷,府门外有一人在找你,说有十万火急之事。”

    吉温一惊,“谁?庆王(殿diàn)下吗?”

    “不是庆王(殿diàn)下,来人陌生,我不认识。”

    吉温沉吟了一下道:“请他稍等片刻,我立刻就来。”

    吉温匆匆走出大门,只见门口果然站了一人,他站在暗处,面目看不清楚,而在街对面地墙角处,似乎还有十几个随从牵着马等候在那里。

    “你是谁?找我有何事?”

    那人没有说话,而是从衣囊忠掏出一张薄薄的名刺,递了过来。

    吉温疑惑地接过,只见名刺上面似乎写着一行字,借着门口灯笼的亮光,吉温斜着头将名刺上的字念了一遍,忽然,他的(身shēn)体变得僵直,表(情qíng)似五雷轰顶一般,手一松,那张名刺飘落在地,上面赫然写着一句话:‘我叫崔乾佑,从河北来,安帅向你问好!’

    ps:隆重向大家推荐手打小说网(www.sdxsw.com),全文字阅读及下载。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