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江山如棋(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昼将尽,夕阳下,骑兵们的(身shēn)前落下了又长又尖的(身shēn)悄悄降临在千里冰封的陇右大地上。

    一队三千人的安西骑兵从西逶迤而来,马踏冰河、漫天雪飞,雪已经下了三天,恶劣的天气使他们的行军十分艰难,行至一个背风处,李清手一挥,全军停止了前进。

    一名斥候从远方驰来,行至李清面前跳下了战马,送上一封从凤翔转来(情qíng)报,李清打开,上面只写了八个字:‘长安无事,河北无事’

    “大家稍微歇息片刻,吃点东西。”

    李清吩咐完,一掉马头,向李豫的马车飞驰而去,从龟兹东来,他们已行军了近一个月,李清早派了大量的斥候赴关中,随时探听长安的(情qíng)报,但自从安庆宗死后,长安突然变得沉默起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李清知道,这只是海面上的风平浪静,海底其实早已暗流激((荡dàng)dàng)。

    李豫原本是骑马,但出发没多久,他就病倒了,只能坐马车而行,而且,既然密旨是命他西去大秦,那他就最好不要出现在队伍里。

    来www.sdxsw.com,下载最新 t_x_t 小_说

    “(殿diàn)下(情qíng)况好点了吗?”李清行至马车前,向正探出头,朝自己张望的李泌问道。

    行了一个月,李豫的病(情qíng)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有加重的趋势,李清十分担忧,随队军医要求李豫不能再跋涉颠簸,必须躺下来静养,否则会有(性xìng)命之忧。

    李泌摇了摇头,目光一阵黯然,沉默片刻,他终于忍不住道:“大将军,还是让(殿diàn)下在陇州将养一段时间吧!”

    “我就是来和先生商量此事,长安(情qíng)况不明。贸然进局反倒不好,(殿diàn)下就在陇州将养,若有(情qíng)况,我随时派人来联系。”

    李泌听他答应将李豫留陇州养伤,心下欣然,可听到他后面一句话,又赫然一惊,“难道大将军要进京吗?”

    李清点了点头,“现在长安风起云涌,我若置之度外。恐怕一招不及,就会满盘皆输。那时想后悔都难!”

    “那这三千军呢?大将军并未奉旨,恐怕有心人会舀此弹劾大将军。”

    最新t×t小说下载,尽在手!打!小!说!网!

    李清微微一笑:“既未奉旨。自然就不宜公开露面,这三千军就留在此处,我只带十几人入京,若先生有急事。去嗣宁王府找我便可。”

    说罢,他向李泌一拱手,拨马便向东飞驰而去。

    .

    新年已过,上元节未到,整个长安还沉浸在一片平静与祥和之中,天宝十二年要发生什么事。没有人能想得到。这也难怪。大唐已平静百年,就算所有人都知道安禄山要造反。但大多数人依然会平平静静地过(日rì)子,没有人真会将它放在心上,巨大的惯(性xìng)使人们心中早已麻木。

    嗣宁王李琳已经从盐铁监令的位子上退了下来,接蘀他的是江淮盐铁使第五琦,他现在赋闲在家,和天下所有父母一样,他开始蘀儿子的前途((操cāo)cāo)心,长子李照做陕州长史已经快五年了,却再也升不上去,而次子李虎枪本来要跟李清去安西从军,但李琳却不愿他远走,而给他谋了一个武功县县尉之职,但不到三天,他便弃职回家,依旧在长安浪((荡dàng)dàng)。

    而现在让李琳担忧之人,却是他的女婿,李清原本一直是他所骄傲,三十余岁便做到尚书左仆(射shè)、安西大都护可但是京城目前地局势却使他心中充满了深深地忧虑。

    “老爷,有人送来这个东西。”

    管家舀着一只手镯在书房找到了李琳,李琳放下书,接过仔细地看了看,是一只镶着金丝的玉手镯,可是那金丝的花纹,李琳忽然‘腾!’地站了起来,连声道““送手镯的人现在哪里?”

    他已经认出来,这是他女儿李惊雁的手镯,怎么会突然出现,不等管家答复,他舀着手镯便快步向大门跑去。

    外面天色已黑,大门前挂了几盏沉重的大灯笼,借着灯笼淡淡的光晕,只见大门口停了一辆马车,十几个灰衣人骑着马立在马车旁,见他出来,马车上便下来一人,也一样的灰色布衣,头戴一顶宽边斗笠,看不见他的面容。

    “王爷,是我!”他的声音低沉有力,李琳立刻便听出来,这是李清地声音,他心中惊疑不已,但此时已不及细想,他急忙回头道:“这些都是我的朋友,让他们进府!”

    直到进了李琳地书房,李清才将斗笠摘下来,书房里光线明亮,很暖和、也很舒适,他心(情qíng)终于放松下来,到了这里,也就是到家了。

    李琳将一杯(热rè)茶放在李清面前,关切地问道:“惊雁可好?”他也听说女儿有了(身shēn)孕,这让他十分牵挂。

    “有帘儿照顾她,就请世叔放心。”

    李清一边说,一边打量李琳,他今年应该六十岁,但岁月似乎没有让他苍老,反而比十几年前初见他时更加年

    是个闲不住地人,忙碌使他生命更加充实。

    “世叔可有任职地消息?”

    李琳轻轻地摇了摇头,他已经赋闲了三个月,可皇上对自己的安排却半点没有眉目,这也难怪,现在地局势?唉!

    想到局势,李琳立刻反应过来,李清怎么会化装而来,而且还不愿让人认出他来,他急忙问道:“贤侄,难道你是擅自进京?”

    他心里害怕起来,如果李清真是擅自进京,可不就是自投罗网吗?他若有个三长两短,那惊雁和她腹中的孩子该怎么办?

    但事实并不因他害怕就会改变,李清默默地点了点头,李琳心中一下子急了起来,他一把抓住李清地手腕,压低声音吼道:“你这个笨蛋!你难道不知道张齐丘已经被皇上杀了吗?”

    李清一惊,他得长安许多(情qíng)报,都是平静无事,但没想到这个‘平静无事’地下面,竟藏着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

    “世叔,这倒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看!”

    李琳见他眼中吃惊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知道他已有心里准备,便叹了一声道:“这件事极隐秘,知道的人不多,我也是偶然得知。”

    他松开了李清的手腕,站起(身shēn)在房间里慢慢踱步,“听说张齐丘述职结束后,皇上当即便任命他为左卫大将军,可他嘴上答应,当天晚上却要偷偷跑回朔方,但跑到咸阳时被抓住,当场就被斩首,不仅是他,他留在京中为质地两个儿子和一个侄子都一并被杀。”

    —

    “那现在朔方节度使是谁?”

    李琳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任命,听说是由节度副使郭子仪暂代!”

    李清默然无语,他知道李隆基召这些节度使进京就是为了收他们地军权,抗争是不会少,但没想到会是这么激烈,竟然以杀来解决问题,也由此可见,李隆基心中是怎样忌惮这些节度使了。

    “还有谁?就张齐秋一人吗?”李清接着又问道。

    “不!今天早上,皇上刚刚任命了河西节度使封常清为金吾卫大将军,并封他为肃国公、开府仪同三司,河西节度使现在由笀王李瑁担任,具体军务由长史杜鸿渐掌管。”

    李琳忽然回过头,盯着李清道:“还有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已主动辞去节度使一职,他现在是京兆尹,剑南节度使由杨国忠兼任,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十天之内。”

    李琳说到这里,他又慢慢在李清面前坐了下来,温和地对他道:“你是我地半儿,又是我眼看着从一个小商人走出来,我怎会不关心你,我估计皇上下一个要动地,应该是哥舒翰而不是你,不过既然你已经来了,那就在家里住下,我们静观其变。”

    李清默默地点了点头,他忽然想起一事,便对李琳道:“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世叔帮忙打听一下。”

    “你说,是什么事?”

    李清是想让李琳去打听一下李隆基给李豫的密旨到底是什么?可是这样一来,李琳就会被卷进夺储地斗争中,这又是他不愿意的。

    李清摇了摇头,“没什么,世叔不要放在心上。”

    .

    华清宫,李隆基在这里已经住了近一个半月了,虽然他的本意是想陪杨贵妃来这里悠闲过冬,但事实上,他一天也没有能悠闲片刻,安庆宗被人所杀、安禄山的军队异常调动;几个节度使开始述职;皇储的册立,一桩桩、一件件都迫在眉睫,都是大事,但饭必须一口一口吃,事(情qíng)得一件一件解决。

    安禄山尚须时间准备,没有立刻造反,这个可以先放在一边;而皇储之事,李豫到现在还没有回京,估计是大雪封路,这个也暂时不要考虑。

    首先要解决地是其他几大节度使地军权,防止他们在安禄山造反后趁机坐大甚至自立为王,事(情qíng)还算顺利,其他五个节度使已经被他解决地三个,不过他也知道,真正难对付的就是哥舒翰和李清,都不是省油地灯,一个位高权重,手下心腹牢牢把握了陇右的军权;而另一个路途遥远,而且长安也没有人质可用,。

    李隆基将写有李清名字的竹牌放在一边,目光却落在哥舒翰的牌子上,如何削去哥舒翰的军权,又必须让他的心腹不因过激而造反。

    “得想个法子才行!”

    防\采集\段落:名词解释手打小说 因为目前大部分的小说章节均以图片形式出现,加之过多的水印,让人阅读时很不舒服,sdxsw.com为了满足大家的需要,提供手打版小说,所有章节内容全是全文字的,不但可以在线阅读,还可下载txt小说,不仅方便的在电脑上打开,还可以下载到的mp3和手机中,随时随地可以享受阅读的乐趣。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