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安禄山跑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大哥!我在这。”府门外一个中年男子在向高尚使劲幽暗,看不见他的脸庞,但从他的声音,高尚听出他便是自己的亲弟高云,便快步走上去,高尚是开元年间进士,候官不得,他便走了当时最常见的一条路,投(身shēn)军阀权贵为幕僚,以博前程,他慧眼识人,不顾别人耻笑,毅然投*了当时尚未发迹的安禄山,随着安禄山的一步步高升,他也慢慢向自己的人生辉煌迈进。

    “云弟,你怎么来了。”黑暗中,在他弟弟的(身shēn)旁还站着一人,背负着行李,想必是他的仆从家人,高尚一时也没有留意,他的弟弟在商州务农,平时来往甚少,今天怎么会有空来,而且是来长安而不是幽州,高尚着实不解。

    “听说大哥升了官,我特来祝贺!”他弟弟一边道,一边打量安禄山气势恢弘的府第,连连感慨道:“这座宅子比州衙还气魄,当官就是好啊!”

    “你说什么?”高尚一呆,他见旁边之人脸上带有笑意,不象是个下人,不由一指他问道:“这位是?”

    “他不就是大哥派来接我的贾先生吗?”

    “什么!”高尚大吃一惊,他忽然反应过来,这其中有诈,他大吼一声“来人!”转(身shēn)便跑,但是已经晚了,旁边之人的笑容已经变得异常诡异、狰狞,他抬起手,‘嗖!’地一声,从袖子里(射shè)出一道寒光,直没入高尚的后脑,随即他连跑数步。纵(身shēn)跃下台阶。等门口的士兵反应过来,他已经消失在茫茫地暮色之中。

    安禄山父子赶来时,地上只有两具冷冰地尸体。安禄山半天也说不出话来,一个是他最信任的幕僚,而另一个是自称他弟弟的刺客,门口地士兵一口咬定,这个人就是同伙。

    “父亲,这怎么办?”突来的变故使安庆宗惊慌失措。他越想越害怕,最后方寸大乱地回头喊道:“弟兄们都上马,我们冲出去。”

    “混蛋!”安禄山狠狠地扇了儿子一记耳光,怒喝道:“滚回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动。”

    士兵们吓得急忙将安庆宗推进门去,这时安禄山慢慢走到高尚尸首前,最后再看了他一眼,长叹了一声。吩咐左右道:“把他抬走,好好厚葬了。”

    他回到房中,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来追查高尚的死因。惟有自己平安地离开长安才是当务之急,现在离城门关闭还有一个时辰。是走还是不走?安禄山遥望兴庆宫方向,突来的变故使他心中充满了忧虑,明(日rì)他能走得了吗?

    ‘罢了!罢了!自己已在人算计之中,如果再不走,必然还会生变,大丈夫当断则断,走!’

    想到此,安禄山转(身shēn)走到桌前,给李隆基写了一封信,只说契丹作乱,河北军民死伤籍枕,他心忧社稷,必须连夜赶回,来不及向皇上请辞,下次再来请罪云云。

    写罢,他命安庆宗天亮后给李隆基送去,自己则在一千铁卫的护卫下,向城门冲去,他们刚刚离开,在安禄山府对面地房顶上,一条黑影便迅速起(身shēn),轻轻跳下地,向兴庆宫方向疾奔而去。

    说来也巧,安禄山一行刚到明德门,正好遇见右金吾大将军高仙芝从北都太原练兵返回,高仙芝调回长安已经一年多了,心境已从最初的愤怒、绝望转为平淡,他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右金吾大将军地位虽高,却是个闲职,高仙芝也随遇而安,和家人一起过过平静的(日rì)子,渐渐地,往(日rì)的辉煌与雄心都消磨在一(日rì)复一(日rì)的家庭琐事之中。

    他是几个月前奉旨去太原练兵,一直到正月初三才结束返京,夜暮中,只见一大群骑兵拥挤在城门处,守门士兵不肯放他们出去。

    高仙芝策马上前厉声道:“何事吵嚷?”

    守门校尉认识高仙芝,急忙上前禀报道:“禀报高大将军,安禄山的随从要离京,可他们没有兵部遣返令,属下不敢放他们出城。”

    这时,安禄山的亲兵都尉上前怒视校尉道:“我家大帅下午去了咸阳,刚刚派人来说,他那里不安全,所以我们要赶去护卫,这是我们分内之事,还需要什么兵部令牌?”

    “下午不是我值勤,我不知晓。”推给了高仙芝,“既然在高大将军在这里,我们听大将军的命令!”

    “这个.

    高仙芝忽然发现自己上了贼船,不准,会得罪安禄山,准了,又怕有人弹劾他罔故法度,着实让他难办,很多事(情qíng)往往就是这么(阴yīn)差阳错,若高仙芝一直在长安,他必然会对安禄山造反一事的传闻有所耳闻,也就不会冒这个险,他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只沉吟一下便道:“既然安帅在咸阳,确实是需要人护卫,这次(情qíng)况特殊,就放他们去吧!”

    “高大将军有令,可放行!”

    守门校尉话音刚落,千余骑兵蜂涌而出,铁蹄击地,声若雷鸣,从高仙芝(身shēn)畔风驰电掣而过,忽然,高仙芝发现了在十几名士兵中隐藏着

    此人用黑巾覆面,但他的(身shēn)子异常肥胖,正是安禄山在高仙芝一怔间,那十几人已经冲了过去。

    “不对,那人应该就是安禄山。”高仙芝忽然反应过来,哪里是去接人,分明是安禄山离京了,离京就离京,却做得这般诡异,而且还没有兵部的调令,高仙芝疑窦顿生。

    思量半天,他一纵马向兴庆宫奔去,擅自让安禄山走已经犯错,但隐瞒不报这就是错上加错,一般而言。倘若犯了错,领导大多不会放在心上。下次改正便是。但隐瞒不报,(性xìng)质便完全不同,这是一个态度问题。所以欺君一直是大罪。自古以来就是这个原因。

    高仙芝在兴庆宫前来回踱步。消息已经传进去了,若李隆基命他去将安禄山追回来,这可如何是好?正忐忑不安时,只见报信的太监匆匆走出来,手上还托一个锦盒,高仙芝急忙上前问道:“公公!皇上怎么说?”

    —

    他太监瞥了他一眼。拉长了声调道:“皇上说高将军辛苦了。过年也无法和家人团聚。”

    他将手中锦盒递给他又道:“这是皇上赏赐给你地几件珍玩,让将军早一点回府休息。”

    高仙芝一呆,紧张的心(情qíng)随即便放松下来,他向太监谢了一声,接着锦盒转(身shēn)便走了,那太监呲牙搓手。半天才望着他背影恨恨道:“连最起码地做人都不懂,难怪会被免职。”

    且说安禄山冲出城门,按照高尚之计。先向东急行数里,随后掉头向西往凤翔(今天宝鸡)方向疾驰而去,至此,安禄山造反地车轮最终无法被阻止。

    .

    夜已经很深了。李清坐在书房里给女儿讲解诗经。他地妻子赵帘儿则坐在一旁默默无语,丈夫原定在家一个月。但这才过了几天,皇上一纸敕令便要将他赶回安西,她心中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

    这次李清回安西,帘儿决定让李惊雁跟他去,以照顾他地起居,虽然李清没说,但帘儿已经知道他在安西有一个女人,来源是一封信,一封语气极谦卑地信,一个西域贵族,这件事她也不准备和丈夫挑破,

    在西域戍边寂寞而漫长,男人(身shēn)边若没有一个女人,这对他们是极为残酷,善良地帘儿最终原谅了丈夫,将此事隐忍在心,只要他还记住这个家,记住自己和孩子们,也就够了。

    在灯光下,女儿的小脑袋紧紧到依偎在爹爹地怀里,想起她出生时的艰辛,想起她每次吃饭总要把自己最喜欢的炸小鱼用纸包一点起来,说是要留给爹爹,泪水便渐渐涌上帘儿的眼睛,女儿又将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爹爹,不知他们父女再见时,又该是怎么一番(情qíng)景。

    这时,门口传来管家的声音,“老爷,邵先生来了,说有急事找你。”

    “小月,你该睡觉了。”帘儿上前拉了李庭月的手腕,强作笑颜看了李清一眼,低头对女儿道:“小月乖,爹爹还有事,咱们先去吧!”

    李庭月不甘心地对父亲道:“那爹爹睡觉前,可一定要来看看我。”

    “会地,爹爹睡觉前一定会来看你。”李清一手搂着妻子削瘦地肩,一手抚摩女儿的头,对她俩坚定地道:“最多二年,我们全家就能永远在一起,不再分离。”

    帘儿眼圈一红,向丈夫点了点头,带着女儿去了。

    片刻,一脸紧张的邵天行匆匆进了李清的书房,躬(身shēn)行了一礼,不等李清问他,他立刻道:“禀报主公,事(情qíng)已经办妥,我们已经除掉高尚。”

    “干得好!”李清大为兴奋,除掉高尚便是去掉了安禄山最得力的一臂,让他在很多大事上无法作出正确判断,他走了两步,见邵天行地神(情qíng)依然紧张,不由诧异地问道:“还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吗?”

    “在高尚死了没多久,我们有人发现安禄山的千余亲兵出了明德门,我怀疑是安禄山跑了。”

    “一定是安禄山跑了!”李清一皱眉,“城门怎么会放他们出去,他们有兵部的令吗?”

    邵天行摇了摇头道:“具体不清楚,不过听说是高仙芝放他们走的”

    “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李清将邵天行打发出去,自己则仰头*在椅子上闭目不语,安禄山走了,李隆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控制他地人(身shēn)自由,由此可见李隆基是希望他走,他还是打算慢慢谋算安禄山,不想将他((逼bī)bī)反。

    李清叹了口气,李隆基暧昧的态度使他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寄希望于他((逼bī)bī)反安禄山的可能(性xìng)看来是不存在了。

    “我是该回去备战了。”

    望着天花板,李清喃喃地自言自语道:“也好。那就让历史按着原来的轨迹走吧!”

    .

    最新手打小说,尽在手打小说网

    次(日rì),安禄山离开长安地消息没有引起什么波动。倒是李林甫之死轰动了朝野。李隆基深表悲痛,特地休朝一(日rì)以示哀悼,皇城内地官员议论完毕后。纷纷开始打道回府。户部地官员却一个人也没有离开。倒不是他们不想回府去表示哀悼,

    们的老上司,前任户部侍郎李清要求他们必须在两天的方案。

    新年已过了五(日rì)。关中平原依然沉浸在欢庆地气氛之中,阳光明媚,暖洋洋地照在人(身shēn)上,使人提不起精神,这也难怪,要过完上元节,天宝十一年的新年才算结束。

    一行骑马之人在广袤肥沃的关中平原上飞驰,(春chūn)寒料峭。但树梢枝头已经开始发青,河面开融,几只鸭子在水里游玩嬉戏,(春chūn)天的气息扑面而来。

    “大将军。前面就是高陵县了。”新任户部侍郎崔焕手指远方,李清打手帘遮住平(射shè)的阳光。一座城池在数里外隐约可见。

    高陵县在长安北,这里人口密集,也是关中土地最膏腴之地,许多京城公卿权贵的田庄就分布在该县,此时正值新年,田野里看不见一个人,清晨地白雾薄薄地覆盖在土地之上,一只土狗在田埂上奔跑,不时将一群群觅食的鸟雀从田野里惊起,飞向另一处。

    李清和崔焕是特地为移民之事而来高陵县,第一批近三千户的移民就将从华州、雍州以及京畿地区的高陵县、新丰县、武功县等土地兼并最严重的地区抽取,安置地在碎叶以南(热rè)海湖畔的叶支城,那是一片极肥沃的土地,阳光充足、水源丰沛。

    李清明(日rì)便要返回安西,李隆基按照陇右节度的标准给了他七万四千人地编制,但这仅仅只是个额度罢了,钱、粮、兵源都要他自己想办法去解决,还有移民的安置,修筑城池,这些都需要钱,甚至在遥远的安西,即使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所需的物资。

    千年后地美国西部开发,用了近百年的时间,而他至少也要十年才可能看到一点眉目,这是一个浩大而漫长地工程,决非能一蹶而就,好在王昌龄在沙州经营多年,已经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无论干吏和开发经验都有很好的积累,这能使他少走不好弯路。

    想着,一行人进了县城,县令早得了消息,忙率领县丞、县尉、主簿及一众县吏前来迎接,进了县衙,李清阻止他们张罗招待,对县令道:“朝廷在高陵县抽了五百户无地佃户,名单在前(日rì)便抄报与你,不知你准备如何了?”

    县令面露难色,向主薄瞥了一眼,对李清勉强笑道:“下官这几(日rì)在筹办上元灯会之事,此事我已交给主薄去办,节度使大人可直接问他。”

    高陵县主簿约三十岁,姓张,是天宝九年进士,眉目清秀,说话做事都恰倒好处,显得十分干练,他见上司将这个烫手的差事扔给自己,心里一阵苦笑,但他已是最低一级官,再无人可推,只得硬着头皮道:“那份名单下官和县里的户籍簿一一核对,并没有错,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李清听出点味儿来,不依不饶地追问他。

    张主簿胆怯地向县令看去,向他请示是否该说,县令却拱拱手对众人笑道:“下官去给厨房打个招呼,午饭切不可办得奢华了,你们慢慢谈。”说罢,也不管主薄的苦相,一拍(屁pì)股跑了。

    “说吧!实在得罪了人,我让吏部将你调到西域去,让你做县令。”李清见他没有搪塞自己,不(禁jìn)对他生出几分好感。

    张主簿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才低声对李清和崔焕道:“这五百户大半都是尚和乡人,在我帐簿里(身shēn)份都是佃农,但实际上他们已经成了奴隶。”

    这时,崔焕在一旁忽然问道:“是不是他们的主人手中奴隶已超过蓄奴令的上限?”

    张主簿默默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这样的话,我就没办法将他们西迁。”

    “事(情qíng)果然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崔焕回头对李清解释道:“我在苏州当刺史时,知道有些权贵不敢超过朝廷颁布的限奴令上限,便采用不报官府的办法,实际上将佃农占为奴隶,这是一种常用的变通手法,通常官府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不敢得罪这些权贵。”

    “那他们的主人是谁?”

    张主簿的脸苦到了极点,他不敢和李清炯炯的目光对视,垂着眼皮、声若蚊哼般低低道:“是庆王!”

    “庆王!”崔焕失声叫了出来,朝廷中人谁都知道,庆王虽然没入主东宫,但从这几天各种公开的仪式来看,他实际上已经在行太子事,他又是皇上的长子,若提他为储,无人会反对,可这件事(情qíng)怎么又牵涉到他了。

    手打小说,手打版小说,文字版小说,尽在sdxsw.com

    事态十分严重,崔焕不敢再查,他不由紧张地对李清道:“大将军,不如我们先回去,或去武功县看看。”

    李清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庆王?他暗暗冷笑一声,天赐良机,怎么能轻易放过,他不露声色地对崔焕淡淡一笑道:“我想去亲自尚和乡看一看,崔大人可愿一同前去?”

    防\采集\段落:名词解释手打小说 因为目前大部分的小说章节均以图片形式出现,加之过多的水印,让人阅读时很不舒服,sdxsw.com为了满足大家的需要,提供手打版小说,所有章节内容全是全文字的,不但可以在线阅读,还可下载txt小说,不仅方便的在电脑上打开,还可以下载到的mp3和手机中,随时随地可以享受阅读的乐趣。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