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军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清默默地看完了李隆基的密旨,‘升安西长史李清为使、冠军大将军、校检工部尚书’,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头衔却没有迷乱他的眼睛,安西节度使五个黑字跃然于纸上,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李清的眉头忽然拧了起来,他忽然发现李隆基的密旨里漏了一个职务,安西大都护,高仙芝既然入京,此职务他就不可能再担任,但这个职务却没有相应封给自己,他抬头看了看李俶,也不可能是他,如果是亲王担任,只能是遥领,而不会到现地任职,看来李隆基对李俶还是有防备之心。

    李清见他一脸好奇,便笑了笑,将手中的密旨递给了他,李俶迟疑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他匆匆看了一遍,心中不由暗暗震惊,皇上不仅将安西节度使给了他,还封他为工部尚书,虽然只是挂名,但这就意味着李清将来有机会拜相,他竟然被皇上如此看重,实在是少见,恐怕也只有安禄山才有一比,朝中那些嘲笑李清被贬到安西之人,当真是井底之蛙了。

    “恭喜大将军!”他眼里闪烁着喜悦,李清的拔升与他休戚相关,此时,他不得不佩服父亲的预见,皇上的真实用意果然用李清取代高仙芝。

    李清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咱们边走边谈。”西大都护之事他也懒得去多想,毕竟安西节度使才有实际军权,安西大都护品衔虽高,却只是徒挂个虚名,而且如何将安西军真正掌握到手,这才是他现在需要认真考虑的。

    亲兵们纷纷归队集合,罗阑公主见李清有大事,又见有皇族在场,她也刻意回避了。李俶见周围再无人。便*近李清低声道:“李长史,不!大将军,关于石国,皇上还有些旨意命我口头带给你。”

    李清轻轻勒住缰绳,他眼角余光迅速扫了一眼罗阑公主,见她已经消失在亲兵队中,这才对李俶道:“(殿diàn)下请讲!”

    “皇上有意恢复碎叶军镇,再新设立大宛军镇,将安西四镇改为安西六镇。一切事宜由安西节度使全权处置。”

    ‘设立大宛军镇?’李清不由轻笑一声,李隆基果然眼光犀利,一眼便发现了这个天赐良机,目前拓折城的突厥人几乎被高仙芝屠杀殆尽,满目创痍,尤其石国的贵族在一夜间((荡dàng)dàng)然无存,再无力量反对大唐势力的进入。

    虽然石国是李清早就看中的根基。但建立大宛军镇对他来说却是利大于弊,最重要的就是中原移民能够顺利西迁,只要军队被他控制住,那无论是石国还是大宛军镇就逃不出他的手心。

    “此事我已知晓。先稳住了局势再行实施。”

    .

    车鼻施父子在一千多石国士卒地护卫缓缓向拓折城方向开行,一路上,车鼻施低头不语,显得心事重重,刚才宣旨时他就站在一旁,高仙芝很可能会回长安献俘。那么李清会不会利用这个时机收拾他呢?

    想都不用想,罗阑公主既然成了他地女人,他怎么会袖手旁观,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在慢慢地向车鼻施迫近,怎么办?自己手中的士兵仅剩二千多人,怎么可能和李清的上万虎狼军抗衡,可如果投降大食,他又怕布杜不会饶自己。车鼻施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车多咄从后面赶上来对车鼻施恨恨道:“父亲,大唐使者实在无礼之极!”

    他没有父亲看得远,他只看到新来的使者压根就不理会石国国王,甚至还不如李清,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失落与愤恨,这种被踏在脚下的滋味让他无法忍受。

    “小小的无礼算什么?”

    车鼻施叹了一口气,“现在我们应想想如何逃生才是!”

    “逃生?”车多咄愣住了,他满腹疑惑地向父亲看去。

    自己死无所谓,可儿子还年轻,必须要让他活下去,车鼻施低头沉思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抬头凝视道儿子,缓缓道:“我给你一千士兵,你驻扎到罗斯城去,假如我遭遇不幸,你立刻向大食投降。”

    .

    且说高仙芝返回了碎叶,一路上他又仔细考虑了这件事,李隆基素来好大喜功,献俘也属于正常,应该没有问题,况且皇上答应荫他两子,正好趁此次回去好好打点一番,给自己的两子谋个肥缺,也算是了一桩心事。

    高仙芝一路思量,快到碎叶城时,他又忽然想到了安禄山和哥舒翰,功不如自己却能封到郡王,真该让那帮朝廷地酒囊饭袋们看看,什么才叫赫赫之功,高仙芝顿时心急如焚,现在

    月,贵妃的笀辰是十一月,不到两个月时间,还要到时间非常紧张。

    他一路飞驰赶进了碎叶城门,虽然有李俶在,但他毕竟年轻,极可能受李清的蛊惑而听从于他,必须要将安西军安置妥当才能放心东去。

    高仙芝回到帅府,立刻命行军司马康怀顺来见他,康怀顺就是李清初到安西时与他发生冲突的屯田使,因他是高仙芝的铁杆心腹,此次西征出任行军司马一职,掌控军大权,在安西军里是仅次于副将李嗣业的第三号人物。

    片刻,康怀顺便小跑着赶来,一进门,却见高仙芝的亲兵们在忙碌地收拾行李,不由诧异道:“大帅要出远门么?”

    高仙芝将康怀顺拉到里屋,命他坐了,这才笑道:“十一月贵妃笀辰,皇上命各方镇献俘贺笀,此机会我不想放过,所以我打算亲自去长安献俘。”

    康怀顺心中大喜,如果真是这样,那高仙芝叫自己来是不是要将掌军之权交予自己,按理,高仙芝离军,军权应由副将李嗣业代领,还轮不到他,但高仙芝似乎并没有叫李嗣业来。康怀顺念头一转。便立刻明白了,这必定是因为李嗣业与李清有旧,高仙芝在防备着他,想到李清,康怀顺眼珠一转,忽然嘿嘿笑道:“大帅为何不将李清也一同带去长安?这样岂不是更解了后顾之忧。”

    高仙芝轻轻摇了摇头,这个办法他不是没想过,可问题是李清肯听他地话吗?

    “昨(日rì)广平王来了,取代了李清之职。所以我才决定回长安,有他在,李清应有所忌讳,不敢轻举妄动。”

    “广平王?”康怀顺略一思索,忽然想起这不就是废太子的长子、皇长孙么?他急忙道:“大帅,据我所知,李清就是东宫出(身shēn)。皇上派广平王来,恐怕另有深意啊!”

    “有深意个(屁pì)!”

    高仙芝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李清与前太子李亨的矛盾,天下皆知。为何他就不知道呢?但既然要将安西军托付给他,高仙芝不得不耐住(性xìng)子给他解释道:“你不了解李亨其人,此人寡恩刻薄,记仇极深,李清两次得罪于他,他岂会轻易忘记。皇上这次派广平王来,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再者,此时东宫未定,派任何一名亲王或皇孙来都会引起不必要地猜测,只有让废太子之子来,才不会让人误会,你明白了吗?”

    康怀顺作出恍然大悟之样。连连叹息道:“大帅远在万里之外,却对朝局了如指掌。眼光深邃,属下实不及万一,惭愧!惭愧!”

    明知是拍马(屁pì),但高仙芝心里却十分受用,他捋须微微笑道:“你虽不是武将,但跟我多年,也颇懂军务,我此次东去,安西军就交给你了。”

    说到这,他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李嗣业与李清有旧,你要多防着他一点,若他有异常举动,我准你将他关押起来。”

    康怀顺突然跪下,重重地给高仙芝磕了个头,哽咽道:“大帅知遇之恩,怀顺铭刻于心!”

    .

    李嗣业在天宝五年李清调进京任了户部侍郎后,便代理沙州刺史,次年,小勃律战事爆发,高仙芝将他重新要回安西,小勃律一战使他威名远扬,朝廷破格提升他为四镇兵马使、中郎将,这次击破朅师国,李嗣业又升迁为安西节度副使、千牛龙武将军。

    李清来安西后,李嗣业却一直刻意躲避,他不想让高仙芝为他与李清的旧交感到为难,若实在有事要找李清,他也是遣部将前往交涉。

    到石国后,李嗣业一直便住在城外大营,每(日rì)((操cāo)cāo)练军士、处理军务,每天倒也过得忙碌充实,这一天,天色将晚,李嗣业吃罢晚饭回到自己营帐,他刚坐下,忽然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帘一挑,偏将席元庆冲了进来,他气喘吁吁道:“李将军可听到传言?”

    李嗣业一怔,“什么传言?”

    “城里均说大帅已于昨(日rì)返回京城!”

    “什么!”李嗣业‘腾!’地站了起来,他随即又摇摇头道:“不可能,大帅若走,定要先和我办理交接,传言必然不实,或许大帅去白水城了?”

    席元庆暗暗叹息,他说传言只是含蓄之语,怕李嗣业地脸上挂不住罢了,高仙芝确实走了,他将军权交接给了康怀顺,而不是他李嗣业,见对方不信,席元庆再一次劝道:“李将军还是去问问吧!既然大家都这样说,必然事出有因。”

    手打sdxsw.com小说网,提供最新文字版小说阅读

    李嗣业见席元庆地语气已经渐渐变得肯定起来,他心中也开始有一些动摇,‘难道大帅真的走了

    他低着头在营帐里来回走了几步,终于拳掌一击,坚决地说道:“我不相信大帅会如此薄待于我,也罢!我就去亲自确认一下。”

    打定主意,李嗣业便大步向外走去,席元庆见他固执,苦笑着摇了摇头,也快步跟了上去。

    最新t×t小说下载,尽在手!打!小!说!网!

    一刻钟之后,李嗣业赶到了帅府,他跳下马,几步便跑上了台阶,几名高仙芝地亲兵见了,立刻上前拦道:“大帅有令,只准李将军一人进去,其余人在外等候。”

    这几名亲兵李嗣业都认识,一直不离高仙芝左右,他回头诧异地看了一眼席元庆,意思是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高帅走了吗?”

    席元庆也奇怪地摇了摇头,明明有人看见高仙芝离去,怎么又回来了,他的目光也迷惑起来。

    李嗣业挥了挥手。命他们在外面等候。自己随高仙芝的亲兵进去了,绕了几个弯,亲兵将他带到一座大屋前,弯腰恭敬地说道:“这是大帅的书房,大帅就在里面等候李将军,请!”

    李嗣业走进‘书间’,一下子愣住了,里面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什么东西都没有。哪里是什么书房?

    忽然一阵尖细的笑声从(身shēn)后传来:“让李将军亲自跑来,真是不好意思。”

    李嗣业猛地回头,只见康怀顺在五十几名高仙芝亲兵的护卫下大摇大摆走了进来,他脸上得意非常,李嗣业已经醒过味来,自己上当了。

    康怀顺瞥了一眼肩阔体巨的李嗣业,心中不由一阵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本想早一点去看望李将军,但万机待理,实在抽不出(身shēn)来。”

    此时李嗣业地心慢慢沉了下去,他已经看见了。就在门口,康怀顺最心腹地两名亲兵一个抱着高仙芝地令箭,另一个则托着高仙芝地帅印,皆目光(阴yīn)冷,显然高仙芝已将军权移交给了康怀顺。

    他傲然(挺tǐng)直了腰,冷冷地望着康怀顺道:“我听说大帅回京。可有此事?”

    康怀顺从李嗣业孤零零的(身shēn)影中渐渐找到了自信,他也冷哼一声,眼皮向上略略一翻道:“不错,大帅确实有要事回京,他不在,安西军主帅一职由我暂领,任何人都不得违抗我的军令。”

    “你的军令?”李嗣业地心里猛地抽一了下,他忽然明白了。高仙芝压根就不相信自己,在这种重要的时刻。他宁愿将军队交给一个不会带兵的文官,只因此人是他的心腹,却罔顾大局,若此时大食人突然攻来,这个人能对付得了吗?

    李嗣业望着康怀顺那副小人得志地嘴脸,心中极度厌恨,不用说,他现在在等着自己向他下跪行军礼。

    李嗣业脸一沉,直言不讳道:“按我大唐军律,主将不在,当由副将代行军令,如今高帅不在,自然应由我来暂领,你只是行军司马,怎么能越权而为?”

    他向前大跨一步,手一伸,指向门口的令箭和帅印,厉声道:“舀来!”

    康怀顺只觉李嗣业渀佛象一座黑塔向自己压来,他吓得倒退一步,几十名亲兵立刻将围护起来,他早就料到李嗣业会想自己发难,已做好了准备,他手急忙一挥,大吼道:“舀下他!”

    只见前后左右、甚至还有房顶,数十张粗网一齐向李嗣业撒去,李嗣业措不及防,一下子被网缠住,五十几名大汉一拥而上,死死地将李嗣业按倒在地。

    李嗣业硬起头,盯着康怀顺大骂道:“康怀顺,你这无耻的(奸jiān)贼!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看你怎么向高帅交代。”

    “哼!哼!”悯地道:“只会冲锋的蠢东西,大帅若会责怪我的话,他早就将军权移给你了。”

    李嗣业恨得一咬牙,这时,他忽然想起了李清,心中又隐隐生出一丝希望来。

    且说席元庆在门外等候,他心中着实迷惑,高仙芝明明走了,几时又回来了?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侧(身shēn)向府门内看去,只见一堵影壁前,一根栓马桩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高仙芝的马并不在,他猛然反应过来,也顾不得招呼李嗣业地亲兵,翻(身shēn)跳上马,狠狠一鞭抽下,战马象箭一般(射shè)出,就在转弯地一瞬间,他看见了大群士兵从府门内冲出,将李嗣业的亲兵团团围住,席元庆再一鞭抽下,战马象发疯一般,载着他冲出了城门,此刻,他已别无选择,席元庆认准了方向,打马向白水城狂奔而去。

    ps:隆重向大家推荐手打小说网(www.sdxsw.com),全文字阅读及下载。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