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石国遭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从龟兹到石国都城拓折城直线约六千里,但其间有大漠、雪山、长河等阻隔,逶迤前行,何止万里,丝绸之路货物贸易,大唐百钱之物到大食可值万钱,都是因路途太过遥远之故,所以一般的商队大多规模庞大,数百匹骆驼结伴而行,在茫茫的大漠中昂首向着堆满财富的东方艰难前进.

    大食平定呼罗珊地区的叛乱已渐渐进入尾声,建立黑衣大食的阿拔斯也继承了伍麦叶王朝的野心,他的战剑再次指向了东方,他要重新夺回广袤的河外地区诸国,甚至瓷器、丝绸的故乡 ̄唐朝.

    从天宝八年秋天起,阿拔斯分兵两路,一路由大将波悉林率十万大军征讨康国、米国,并杀死其国王;另一路在巴里黑总督阿布的率领越过乌浒河,进军骨咄国,其国王罗全节逃往大唐.

    在这种局势下,亲大食的石国正国王车鼻施派其王子车多咄远赴大食觐见阿拔斯,(欲yù)将石国归附大食,但阿拔斯担心激起大唐的反弹,便派其叔父布杜为全权代表,借口调停石国与拔汗那的争端,赴石国探视虚实,天宝九年(春chūn)天,布杜抵达拓折城.......

    李清在和家人仅相聚五(日rì)便再次出征,这一次他的目标是万里之外的大宛都督府,也就是石国,这是一支庞大的队伍,除三千豆卢军外,还有近百支商队随行,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排列到十里之外.

    夕阳早已西下。暮色苍茫,夜色越来越浓,三千豆卢军轻骑依然沿着真珠河峡谷列队疾行,商队在一个月前便已分手,这次行军,唐军足足用了二个多月的时间,在五月初进入了石国的境内,再往西北行一百余里,他们就将抵达拓折城.

    三更时分,大军终于冲出真珠河峡谷。眼前是一片广袤地草原,视野豁然开朗。漫天的星斗铺满天穹,直珠河象一把巨大的弯弓。从此折道向北.

    又行了约三里,李清见前后视野开阔,没有被伏击的可能,便命原地驻营,士兵们都已浑(身shēn)僵硬、疲惫不堪,战马直打响鼻,有的还吐着白沫。听到驻营令,士兵们纷纷跳下马,简单地修建了营地,连干粮也没有来得及吃,便疲惫地睡去.

    李清虽也疲惫之极,却无法入睡。他走出营帐,草原上北风迅烈,带着浓浓的寒意。风愈加料峭,黑黝黝的东方慢慢透出清冷的银灰.

    穿越千年到了唐朝,又横渡万里来到遥远的天际,这时间与空间的巨大落差,使李清地心一时难以平静,来大唐快十年了,他甚至已经忘了自己的过去,渀佛那是一个渐行渐远地梦.

    直到今天,他的脑海里才冒出一个十五年前听过地词语,‘怛罗斯之战,,那是东方和西方、是大唐和阿拉伯帝国的一次剧烈碰撞,细节早已消逝在岁月的风烟之中,唯有这个词语牢牢地铭刻在李清的记忆深处,大唐败了,安西军几乎全军覆没.

    他不知道失败的原因,更不知道战场是怎样惨烈,望着寂静的营地,倾听士兵们喃喃梦语,那是对故乡的思念、对远方亲人地思念,他只知道,自己肩头担负着千万将士的安危,担负着一个国家的荣誉与尊严.

    手打小说,手打版小说,文字版小说,尽在sdxsw.com

    往事不可追忆,就让它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去,让那段悲壮的历史在自己手上转弯,就如同眼前调头北上的真珠河.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做个大唐万户侯!,

    一时间,他心神激((荡dàng)dàng),(禁jìn)不住高举双手,仰面朝天,渀佛无边无际天穹之下,都是他李清地封地.........

    天际慢慢地变红,唐军的营地一片繁忙,砍伐树木围建栅栏,深挖壕沟,埋藏鹿角、蒺藜,(身shēn)着白袍的李清和银盔银甲地南霁云在一群群(热rè)火朝天的士兵中间穿行,不时和士兵们打着招呼,武行素和段秀实则远远地跟在后面,表(情qíng)严肃.

    “按照朝廷的部署,我此去是调解两国的争端,兵带得太多不妥,霁云"你就率领士兵们留在此处,我只带三百骑足矣.”

    南霁云一直保持着沉默,半天,他才缓缓道:“阳明,这里不是南诏,我们对这里一无所知,三百骑,太危险了!”

    李清昂然一笑道:“当年班超以百骑孤军便敢深入西域、斩杀敌酋,我有三千军护卫还缩手缩脚,若地下老祖宗知晓,岂不为我们蒙羞?”

    南霁云低头笑了笑,“我以常人之心度之,可你不是常人,或许是我多虑了,那你去吧!我会派斥候时时和你联系,一有(情qíng)况,我马上来接应你.”

    李清点了点头,(挺tǐng)直了(身shēn)子向北边眺望,远处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羊群和牧人,他回头向武行素高声道:“你也去!再带上两个(身shēn)手好的弟兄.”

    一刻钟后,一队骑兵驰出大营,风驰电掣般向北开去.

    太阳已经升到东天,天气晴朗,草原上牧草茂盛,抬眼是一望无际青鸀色,清风抚面,令人心旷神怡,白云低低地悬在半空,有时停留在小丘上,渀佛一座巨大的白色城堡,唐军沿着玉带一般的真珠河奔驰,一个时辰后,数十里的路程已被抛到脑后.

    这里的羊群渐渐多了起来,牧民们逃得远远的,惊诧地望着这支奇怪的队伍,确实,这是百年来唐军首次出现在这片土地上,许多一生未曾离开家乡的石国人,压根就没有见过唐军.

    这时,一匹马飞快地向这边奔来,马上一人在拼命地向他们挥舞手臂,嘴里大声叫喊,声音含糊,不知道他在喊什么.

    最新手打小说,尽在手打小说网

    直到到他跑近,唐军才看清楚了,是一个中年男人,皮肤黝黑粗糙,和他们一路看到的胡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却激动得泪流满面,几乎冲下马,跪在唐军面前号啕大哭,他拼命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将盘在头上的一根根小辫拉开.

    半晌,两名唐军将他扶到李清面前,心酸地道:“都督,他是汉人,老家在长安,被突厥人掳掠到这里已经二十年了.”

    李清望着这张沾满泥土与青草的泪脸,披散着头发,深刻的皱纹,被掳掠二十年,或许是第一次看见大唐的军队,看到自己的亲人,李清的鼻子一酸,眼睛有些湿润.

    “你家在长安哪里?”

    “我家?”他目光有些茫然,忽然目光一闪,似乎想起什么,用已经快要遗忘的汉话结结巴巴道:“我家....在、在平康坊,我的娘还在家里.”

    说到娘,他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扑通!,跪在李清面前,哀声求道:“你们...带我走吧!带我回家.”

    段秀实叹了口气,问李清道:“都督!带上他吗?”

    所有的士兵都期待地向李清望去,同胞的凄惨遭遇让所有唐军的心(情qíng)都异常沉重.

    “给他换一(身shēn)衣服,带上吧!”

    众人七手八脚给他换了一(身shēn)军装,他手脚僵硬地摸着军袍,又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李清摇了摇头,继续策马前行,此刻他心中异常愤恨,突厥人危害边境几十年,被掳走的大唐百姓何止千万,大都被卖为奴隶,境遇悲惨,可朝廷对他们却从来不闻不问,这就是泱泱大国的风范吗?

    过了一会儿,段秀实纵马赶上来,对李清道:“都督,我已经问过他,他叫王七郎,原本受雇一个商队,开元十八年在庭州被掳,卖给一户牧民为奴,已经二十余年了,听他说,当年被掳的唐人大都安置在石国,城里也有不少汉人工匠.”

    李清的心里忽然生出个念头,侧(身shēn)对段秀实道:“你问问他,对石国的地形分布是否熟悉?城里的工匠有没有认识的?”

    “是!”段秀实应了一声,又转(身shēn)离去.

    片刻他再次回来禀报,“都督,他说他都知道!”

    “那就让他给我们当向导!”

    李清话音刚落,忽然听见前方传来‘呜!呜!,的号角声,角声低沉悠长.

    “是军号!”段秀实脸色大变,他在安西一直为斥候,知道这是胡人军队常用的号角.

    “不急,看一看动静.”李清用手遮挡住刺眼的阳光,他看见数十只鹰忽然出现,在半空中盘旋,那应该是猎鹰.

    片刻,激烈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一片黑压压的骑兵越过小丘,向这边驰来,约有千余人,在他们前面,数十个小黑点在领头奔跑.

    “他们是来打猎的.”李清一勒缰绳,命士兵列队,等待着这支打猎队伍的近前.

    嘹亮的号角声再次响起,在天空中回((荡dàng)dàng),牧民早已惊恐万状,跑得一个不剩,大队骑兵飞驰而来,很快形成一个扇形将唐军围住.

    “你们是哪里的军队,为何出现在我石国的领地?”

    一名军官飞驰上前,用突厥语大声问话,他目光疑虑地打量李清,他见李清头戴乌漆纱帽,(身shēn)着紫袍,手执旌节,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不要问了,他们是大唐来的使者,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这时从队伍里出来一名骑士,满(身shēn)披挂盔甲,手里握着长弓,腰挎宝剑,骑在马上长(身shēn)(挺tǐng)立,显得英礀勃勃,只见他长得异常清秀,眼似冰潭,目光深邃,锐利地盯李清.

    “李侍郎,别来无恙!”..

    sdxsw.com 手打小说网,提供手打版小说下载、在线阅读。无繁杂广告,访问流畅。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