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意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天宝五年以来,李隆基的御书房夜灯点燃今晚还是第色中,数百持戟侍卫严密地守卫在御书房的四周,窗上拉着纱帘,但依然可以看见里面有隐隐的人影在晃动。

    高力士呆呆地站立在门口,两条粗黑的眉毛拧成了一股粗线,哥舒翰的出场意味着王忠嗣的终结,而王忠嗣的终结则昭示着东宫的剧变。

    他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自己在太子(身shēn)上下的本钱已经赴之流水,没有人再比他了解李隆基,从今以后,大唐将不再有太子,直到最后一刻,没人会知道大唐的下一位天子是谁,而将由此引起的手足相残、骨(肉ròu)自戮,在这张天下独一无二的椅子面前都显得无足轻重了。

    房间内,哥舒翰跪倒在地,低着硕大的头颅一声不语地听李隆基的安排。

    “你回陇右后可重新调整人事,你可录一份清单报来,若无大的不妥,朕自然会准奏。”

    李隆基背着手在房间里慢慢踱步,他的腰(挺tǐng)得笔直,目光深邃,平(日rì)的疲态一扫而光。

    “还有中下级军官你也要互换,那些忠于王忠嗣的军队若无法整编,你索(性xìng)就给朕解散了他们,再重新募兵。”

    说到此,李隆基微微斜看他一眼,只见他直勾勾地盯着地面,一动也不动,似乎并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你有什么疑问吗?”李隆基提高了语调,带着几分严厉地问道。

    李隆基的严厉使哥舒翰出了一(身shēn)的冷汗,他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一咬牙道:“无论王使君(身shēn)犯何罪,求陛下饶他一死,臣愿以官爵相赎。”

    “如果我不饶呢?”李隆基紧紧地盯着他,声音异常冰冷。

    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哥舒翰的额头渗了出来,但他依然一脸坚毅地说道:“如果皇上不饶,那恕臣不能从命!”

    “浑蛋!”李隆基忽然暴怒起来,抓起桌上的笔筒狠狠向他砸去,‘砰’地一声,镂空精雅的笔筒在他头上开了花,瓷片和鲜血都飞溅在地上。

    “来人!”

    四五个侍卫立刻从外间涌进,高力士更是急慌慌地走在最前面,他望着四散的瓷片和满头满脸都是鲜血却依然一动也不动的哥舒翰,不(禁jìn)有些手足无措。

    “先蘀他包扎一下。”

    话到嘴边,李隆基又改了口,上次王忠嗣在这里也是满脸鲜血,今天哥舒翰又是如此,看来这些军人都是一个臭脾气,不过同样是为主请命,王忠嗣是心怀叵测,而哥舒翰却变成了忠心耿耿。

    众人七手八脚蘀哥舒翰包扎好了,李隆基挥了挥手又命他们退下,他走到哥舒翰的面前,冷冷道:“如果朕饶他一命,那你就要按朕的安排去做。”

    “臣谢陛下恩典!”

    李隆基拉长了声调,眼中却透出一丝得意,“好吧!看在你尚有几份忠心的份上,朕饶他不死,不过.

    事实上他现在根本就不打算处死王忠嗣,他要将这个人(情qíng)留给哥舒翰,让他对自己感恩戴德,同样也让陇右、河西诸军对哥舒翰感恩戴德,从而将王忠嗣的军权真正接下来。

    “朕现在不答应你,后(日rì)将开早朝商讨处置王忠嗣,朕要你在那里好好地表现一番,甚至不惜以死相争,朕才会饶他不死。”

    哥舒翰的(身shēn)子猛然一震,他忽然明白了,自己其实不过是李隆基的一枚棋子罢了。

    .

    -------------------------------------------------

    (春chūn)涨一添水面。

    芳草鹅儿,鸀满微风岸。

    画舫夷犹湾百转。

    手 打小 说网,提供最新手_打_版小 说阅读

    横塘塔近依前远。

    江国多寒农事晚。

    早(春chūn)二月,江南姑苏正是烟雨朦胧时节,如诗如画,宛若动人的小家碧玉,一把油纸伞撑过木椟古巷、横塘旧桥,翩翩惊入细雨纷飞的粉墙黛瓦之中。

    今天是李清来苏州的第四(日rì),天气时雨时晴,昨(日rì)还是艳阳高照,今(日rì)又是细雨蒙蒙,不过一向喜欢雨天的李清却兴致盎然,他背着手在一条古旧的小街上漫步,小街很安静,难得看见一个人,小街的背后是一条小河,几个妇人正蹲在岸边洗涮朱漆马桶,不远处却有人在河里浆洗衣裳,每天都是这么过来,也就渐渐习惯了,彼此相安无事。

    小街的地上铺着青石板,被密集的雨水冲刷得干干净

    个挑着骆驼担的小贩从(身shēn)边走过,吆喝着糖粥和藕粉侍卫们的一阵紧张,拥在李清的面前警惕地盯着这个一脸惧色的小贩。

    四天来,什么事(情qíng)也没发生过,也没有看见任何可疑的人,对手渀佛蒸发了一般,但李清却没有闲着,武行素派来的一批武艺高强之人都被他打发出去了,他知道,彼此的斗争远没有结束,他的对手一定还躲在某处虎视眈眈,只等他稍微露出破绽便会猛扑过来。

    小街的尽头是一座茶庄,名叫望(春chūn)茶庄,是苏州最大的茶庄之一,现在新茶尚未上市,茶庄前冷冷清清,等到三月新茶上市时,茶庄后面的河道里将挤满前来卖茶的小船,它大量收购茶叶,再卖到全国各地,听崔焕说这座茶庄颇有背景,有传闻说他是永王的产业,独此一家便收购了苏湖一带近四成的茶叶,带来滚滚财源。

    茶庄的门半敞着,里面似乎有人在忙碌,李清来了兴趣,背着手转进了大门,说是茶庄,其实就是个规模颇大的茶店,有近百间屋,前店后坊,主要以批发为主,但也有一溜柜台,做做老客的零星生意,柜台上放了几十个陶瓷大盆,里面盛有各色茶叶,伙计们在忙碌着清扫店铺,准备迎接一年一度新茶季节到来。

    “客人可是想买茶?”

    一个胖胖的执事跑过来招呼,他见李清前后左右都有(身shēn)着军服的侍卫环护,眼中不觉露出迷惑的神色,急道:“小店素来奉公守法,并无(奸jiān)盗坑蒙之事,大人这是.

    “只是顺路看看,没有其他意思。”

    李清微微笑道:“若有不错的茶叶,我打算买一点带回长安。”

    “大人也是长安人?”胖执事一阵惊喜,标准的京都口音流露出来,他的声音极大,几个伙计都停下手中的活儿向这边看来。

    这时侧门的帘子动了一下,闪出一条一尺宽的缝,随即帘子放下,就在这一瞬间,李清(身shēn)后的荔非守瑜从帘缝里看到了一张曾经见过的脸,这张脸上有一条三寸长的刀疤,从额头一直延伸到脸颊,荔非守瑜的眼睛渐渐眯成一条缝,他想起来,在争夺金丸的破道观里,最后出场的,不就是这张刀疤脸吗?

    帘子已经放下,但那只眼睛依然在紧紧地盯着李清,目光闪烁不定。

    手~打~小~说,手~打~版~小说,文~字~版~小说,尽在s d x s w . c o m

    荔非守瑜反应极快,他拉了拉李清道:“使君,与崔大人约好的时间要到了,不如我们先去,回头再来。”

    李清心有所悟,便向胖执事笑了笑道:“也是,掌柜不妨先蘀我准备几样极品好茶,我回头来品尝。”

    说完,他返(身shēn)走出了店门,离开茶店约五十步,李清忽然低声问荔非守瑜道:“你看见了什么?”

    “争夺金丸的那个黑衣人就在房内,我看见了。”

    “他看见你了吗?”

    “他没注意到我,一直在盯着都督。”

    李清不语,一直走出百步外才令道:“将所有人都招回来,不论白天黑夜给我监视这座茶庄。”

    停了停,他又道:“等一会儿派人去给我买一些茶叶,休得让他们怀疑了。”

    .

    望(春chūn)茶庄确实是永王的产业,它*近州府衙门,地理位置便利,一直是京中来人暂住之地,荔非守瑜所见到的那个刀疤脸正是李林甫从京中派来之人,名叫罗三郎,今天刚刚赶到苏州,却无意中遇到了李清,此刻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时间到了晚上,罗三郎依然坐在屋里喝一杯冲了无数遍的茶水,已经整整一天了,还是没有人来找他,但他并不着急,钓鱼需要耐心,既然相国有安排,就一定会有人来。

    这时,门口出现一个伙计,向他努了努嘴,罗三郎立刻站起来随他去了后院,一条小船停在码头上,从里面走下两人,前面一人是茶庄伙计打扮,而后面一人是一个干瘦的老者,穿一件灰布长袍,光线模糊,看不清面容,走到茶庄后门时他左右张望一下,门上的灯笼(射shè)出微弱的红光,依稀将他的面目显露出来,只见此老者长着一缕山羊胡、细蛇眼,眼中露出狡黠的目光,若庆王见到他,一定会大吃一惊,此刻出现在永王茶庄后门与李林甫所派之人见面的,正是他无比倚赖的军师:王道人。

    ps:隆重向大家推荐手~打小说网(w_w_w.s_d_x_s_w.com),全文字阅读及下载。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