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蓄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李清再次赶到柜坊废墟,天色已近黄昏,姑苏上空的下个不停,偶然可以看见船娘撑着长长的竹篙,小船悄无声息地从狭窄小街旁同样狭窄的小河里穿过。

    众多护卫簇拥着李清的马车,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在弯曲狭长的小路上行使,这是苏州少见的(情qíng)景,路人早早地避开了,行至枫桥,得到李清通知的刺史崔焕和吴城县令也匆匆赶到。

    “李侍郎,可有急事?”

    李清却沉思不语,他径直走到井边,井上的轱辘也已经被烧毁,残木斜斜地躺在井上,过一会儿,他捡起一块拳头大的青石扔进去,半晌,才听见‘咚!’地一井少说也有五丈深,他又探手摸了摸井壁,触手处长满了青苔,异常光滑,根本就无处借力。

    “崔大人,我记得你说过,有人跳井逃生,可我却觉得,跳进井里活命的可能(性xìng)极小,崔刺史觉得其中可有蹊跷?”

    经李清一提醒,崔焕也走到井边,向里面看了看道:“侍郎大人的意思,其中有内(奸jiān)不成?”

    “不错,必定是有内(奸jiān),否则如何能运走十万两白银?”

    李清一指水井,冷笑道:“这跳井逃生之人便是最大的嫌疑。”

    “跳井逃生之事我也只是耳闻,并未亲见。”

    崔焕回头向站在远处的吴城县县令招手喊道:“周县令,请过来一下。”

    周县令年近四十,是开元二十七年进士,长一张饼子脸,几个白麻子渀佛饼上的芝麻,格外引人注目,失火那晚,他便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官员。

    听刺史大人叫他,周县令急忙上前施礼:“大人,有何吩咐?”

    “我来问你,跳井逃生之事是你说的。那你可亲眼看见他是从井里捞起来?”

    周县令想了想,摇头道:“我没有亲眼看见,当时现场很乱,救火的百姓极多,有人扶来一个浑(身shēn)水淋淋的执事,他自己说是跳井逃生,我也没细想,便当真了。”

    崔焕和李清对望一眼,又追问道:“那几个幸存之人是你安置的,你可知道他们的住处?尤其是那个跳井之人。”

    “下官都知晓,那跳井之人姓胡,就住在门附近。”

    苏州门离枫桥并不远,约三里地左右,为回馆驿顺路,只一刻钟,一行人便赶到了门,

    “那就是胡执事家,”周县令手一指,不由惊讶地停住了脚步,只见那栋老宅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站在外围的人踮脚探头,议论纷纷,不知发生了何事?

    “闪开,官府来人了!”人群立刻分出一条道来,周县令带了几个人冲进屋去,崔焕正要跟上,却被李清一把抓住。

    “我们来晚一步!”李清摇了摇头,不用再看了,这必然是对方也发现了这个漏洞,先一步杀人灭口。

    片刻,周县令脚步沉重地走出屋来,低声道:“一家六口全部都死了。”

    “怎么死的?”李清继续问道。

    “回禀侍郎大人,他们似乎在吃饭时遭袭,都死在客堂里,皆是割喉而死,下手部位、轻重都是一样,而且尚有体温。”

    李清想了想道:“在同一间屋里,且死法一致,说明凶手下手极快,不等他们跑开便完成了凶案,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必然是武功很高之人,体温尚有,凶手一定还在城内。”

    李清霍然转(身shēn)对崔焕道:“崔大人,请立刻封城,挨家挨户搜查,尤其要仔细搜查从京城来的人。”

    很快,苏州城四门轰然关上,几队衙役在地保的带领下,开始挨家挨户核对户籍、清点人数,其实李清也知道没有军队的参与,这种搜查的作用并不大,不过是走走形式罢了,无凭无据,谁都可能是凶手,同样谁都可能不是,他的真正目的不过是想借机找到庆王在苏州的大本营。

    掌灯时分,搜查草草结束,没有任何线索,今天的发现就渀佛一个肥皂泡,李清刚刚触到它,便砰然破裂,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来苏州的第一天就这么充实而又失落地结束了。

    .

    长安,夜色同样降临,却没有纷纷细雨,一轮弯月挂在天空,空气寒冷而又干燥,庆王府内***早早地亮了,每一间屋子都点着灯,这是李琮的习惯,他不喜欢黑暗,他喜欢眼前一片光明,连睡觉也要一夜点灯到天亮,这和他黑暗的心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新t×t小说下载,尽在手!打!小!说!网!

    最近几天,李琮几乎夜夜失眠,废太子

    渀佛跌跌不休的股市,无数的利好传闻在回((荡dàng)dàng),却没质(性xìng)的东西出台,李亨依然高坐在东宫里,王忠嗣也还关在大理寺天牢,一切都似乎嘎然而止,李隆基也不再有任何表态,就这么不死不活地将庆王、永王之流挂在半空中。

    “(殿diàn)下,你就歇息一下吧!”老管家垂手站在书房门口,象一只定时鸣叫的布谷钟,一次又一次地恳求庆王歇息,‘砰’一只飞砚砸出,将老管家(身shēn)旁的墙壁砸了一个大坑,书房里传来李琮恶狠狠的声音:“滚下去,再罗嗦我就命人砍了你。”

    老管家唬了一大跳,正在犹豫时,李琮的军师王道士悠然从后面走来,他拱拱手对老管家笑道:“就不要再管他了,他要歇息会直接在书房里睡的。”

    “可是,王爷已经三天没合眼了啊!”

    王军师轻轻拍了拍管家的肩膀,劝道:“你就回去吧!让我来开导他,一定有效!”

    老管家无奈,只得去了,王军师转(身shēn)敲了敲开着的房门,高声道:“(殿diàn)下,我可以进来吗?”

    “啊!先生回来了!”屏风背后闪出一张憔悴的脸庞,三(日rì)不见,他明显瘦了一大圈,脸色乌青、眼袋浮肿,眼睛里布满了红丝,李琮一把抓住王军师的手腕,几乎是在用哀求的口吻说道:“先生让本王等得好苦,你总算回来了。”

    王军师三天前有事回了终南山,刚刚返回,他深知人(性xìng),选了一个恰当的时机暂时离开,却是为了更好的留在庆王(身shēn)边,这正如钓鱼,一味地猛拉猛拽未必能将大鱼钓上,适当地放一放,反而能轻松地将大鱼拖上岸。

    “(殿diàn)下先别急,坐下来慢慢说,听说(殿diàn)下三(日rì)未眠,老道深为忧虑,吃好睡好,方才是长久养生之道啊!”

    王军师话题一转,淡淡笑道:“庆王想必是为东宫之事烦恼吧!”

    “正是此事!”

    李琮拉着他的手,象小孩子赌气道:“先生为我解了眼前之危,我方能安心睡觉。”

    王军师微微一笑:“(殿diàn)下以为何危之有?”

    “先生请坐下说话。”

    李琮亲自给王军师拉了椅子,请他坐下,这才长叹一声道:“但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东宫之变来势汹汹,现在却突然沉默了,难道又和上次一样,无疾而终?”

    “(殿diàn)下错了,这次绝不同于上次,皇上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在等待,焉不闻黎明之前最为黑暗吗?”

    “等待?”庆王不理解地摇了摇头,“太子与王忠嗣密晤被抓,这正是时机,为何还要等,我实在不明白,请先生教我。”

    王军师沉思片刻,方徐徐道:“皇上具体在等什么,我也猜不透,不过从皇上此番动作来看,他布局已久,太子今回应该是逃不出他的手心,大局已定,废太子只是时间早晚罢了,这里我倒不担心,我担心的是苏州那边,一但柜坊纵火案被李清查出,恐怕会坏了(殿diàn)下的大事,白白便宜了永王。”

    李琮正听得欢喜,可王军师的最后一句话却令他毛骨悚然,确实是这样,苏州那边传来消息,李清和永王有勾结,那章仇党极可能转向支持永王,柜坊纵火案一旦被查出,父皇岂会轻饶了自己。

    想到此,李琮不(禁jìn)暗恨李林甫,要不是他的挑唆,自己岂会干那件蠢事,最后成骑虎之势,他急忙道:“我已经命令俅儿那边暂停行动,不要打草惊蛇!”

    “不!”王军师缓缓摇头,眼睛里透出(阴yīn)(阴yīn)的笑意,“现在反而要闹出一些事端,不过不能用我们的人,(殿diàn)下懂我的意思吗?”

    李琮迟疑一下,略有点结巴道:“先生的意思可是要分散李清的注意力?”

    “这只是附带作用,老道真正的目的还是要趁乱杀了李清,永王不是在苏州也有势力吗?如果查到最后发现李清之死是永王所为,(殿diàn)下,你说最后会有什么效果?”

    来www.sdxsw.com,下载最新txt小说

    李琮呆了半晌,这才恍然大悟,他急起(身shēn)向王军师深施一礼,“先生不愧是本王的子房,先生的话本王当言听计从。”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远处隐隐有杂乱的车马声,老管家匆匆跑来,在门口禀报道:“王爷,李相国派人送了些土特产,我们是收还是不收?”

    李琮一怔,旁边的王军师却立刻反应过来,他急道:“(殿diàn)下,快命人收下,李相国必有密信在里面。”

    ps:隆重向大家推荐手~打小说网(w_w_w.s_d_x_s_w.com),全文字阅读及下载。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