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南诏女王(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清没有去延英(殿diàn)赴宴,而是寻个借口督造钱币去了,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软弱?还是赌气?或许两者皆有,当他在得知阿婉登上南诏王位时,除了那般圆熟,甚至有点偏执,比如对杨花花,他受不了她风流(淫yín)((荡dàng)dàng)的过去,初到她家那晚她与杨国忠发生的龌龊,他无柳,只因她母亲的专横和她的任(性xìng),便使李清一叶障目,将她所有的优点统统抹杀。

    手 打小 说网,提供最新手_打_版小 说阅读

    除了有点偏执,他在感(情qíng)上的另一个弱点是舀得起而放不下,帘儿是因为患难与共,就如每天的米饭,虽然平淡,但无法蘀代;而对李惊雁则是一种激(情qíng),让他痴迷而无法自拔的(爱ài)恋;对南诏的阿婉则起源一种责任、一个诺言,可当这种责任变成对她们母子牵肠挂肚之时,他却意外地失去了她。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对女人的感(情qíng)大多起源于一种责任,当这份责任变成牵挂后,(爱ài)就在他心中发芽。

    此刻,李清坐在(春chūn)明大街的一家酒楼里独自小酌,漫无目标地望着街上的行人,他并没有去督造钱币,那份重逢后的心悸使他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是的!他们不能在众目睽睽下相见,不管她是咽泪装欢的笑容,还是一颗难以抹去的眼泪,都会让他无法接受。

    时间在金黄地葡萄酒中缓慢流逝。太阳渐渐西斜,李清已有五分醉意,他只觉心中郁闷难遣,正当他将酒杯重重一顿,起(身shēn)准备回家之时,窗外大街忽然爆发出一阵(骚sāo)动,隐隐听见有人在高声大喊,“女王!女王!”

    他斜睨醉眼向窗外看去。只见一支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仪仗正沿着(春chūn)明大街向这边开来,正是早上阿婉的车队,看样子他们是要去东市,随着酒意升腾,他的胆量骤然放大,一股莫名的冲动使他大门走下酒楼。随人流来到大街之上。

    没有大唐万骑营的护卫,南诏使团的队伍明显清减了很多,旗帜也收了起来,而且围观的人群也远不能和上午相比,只薄薄一层,李清则站在台阶之上,斜*着大门,忧伤地看着马车从自己(身shēn)边驶过。

    但驶出不到二十步,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后车帘缓缓拉开。露出了一张清丽绝伦地面孔,惊喜和痛苦揉杂在一起。呆呆地望着他。

    勇气在李清心中蓦然爆发,他仰天一声大笑。快步走上前去。

    “站住!”侍卫们忽然反应过来,他们一涌而上,冷森森的钢刀和长矛一齐对准了他的(胸xiōng)膛,阻断了他的去路。

    “你们不要为难他。”

    车厢里传来了阿婉颤抖的声音,“让他过来吧!”

    侍卫们收了兵器,却列成一队,拦在李清和马车之间,警惕地盯着他。可以说话,却不准他上马车。临行前,宜南王太后有严令,不准女王与任何唐朝的男人接触。

    “你们退下!”

    侍卫地无礼使阿婉异常恼怒,她推开车门,对侍卫军首领斥道:“罗军将,我是南诏之王,难道我的命令你们也不听吗?”

    侍卫首领脸上却充满了愤怒的表(情qíng),他死死地盯着李清道:“女王陛下,并非是末将不听,但太后有严令,我们不敢不从,尤其是他!”

    他手一指李清,厉声道:“我认识此人,正是他将我们南诏搅得天翻地覆,大王子(身shēn)死、国家分裂,都和他有关系,陛下,恕臣不能从命!”

    侍卫首领嚣张激发了李清的硬气,他冷笑一声,借着酒意一步步((逼bī)bī)近马车,“国以君为天,但你却敢公然违抗君王之令,在你眼中,女王或许只是个摆设,真正的天是宜南太后,是不是!”

    “一派胡言,我们南诏内部之事,与你何干?”李清的话直戳罗军将的心事,他偷眼见女王面如寒冰,而对面李清又不断向他((逼bī)bī)近,心中不(禁jìn)又急又慌,一把拔出刀来,刀尖指着李清的(胸xiōng)膛,恶恨狠喊道:“站住!再走一步,我就砍了你。”

    “想砍我?恐怕是没那么容易。”

    李清话音刚落,‘嗖’地一箭(射shè)来,来势疾如闪电,不等罗军将反应,那支箭竟(射shè)透了他的手掌,血(肉ròu)喷出,刀‘当啷’一声落地。

    只见在酒肆的二楼,荔非守瑜手握长弓,傲然(挺tǐng)立在窗口,又一支箭已张弓搭弦,瞄准了南诏侍卫,箭尖闪耀着死神地狞笑。

    半晌,罗军将才爆发出呼天抢地的一声哀嚎,抱着手一瘸一拐逃到一边,这一箭将南诏地其他侍卫都震慑住了,过了半天,他忽然反应过来,不(禁jìn)勃然大怒,一声大喊,一齐拔出刀来,高举盾牌护住女王,周围的百姓不知发生何事,惟恐惹祸上(身shēn),一阵大乱,纷纷躲进街道、酒楼。

    “你们都退下,这是我地命令!”

    女王的喝令让侍卫们想起了李清的严厉之词,他们面面相视,阵脚开始松动,随即往两边一闪,让出一条道来。

    李清激动的心(情qíng)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他并没有因侍卫的退让而走上前,相反,他停住了脚步,默默地凝视着阿婉,回想着与她在东的相识,他忽然微微一笑,笑容俨如三月的阳光,灿烂而又温(情qíng)。

    “你们都好吗?”长久的思念在这一刻浓凝成这短短地一句话,平淡中充满了深(情qíng)。

    泪水再一次不争气地从阿婉的脸上滑落,她紧咬嘴唇,眼圈也红了,但几个月女王地生涯使她学会了克制,阿婉抬手抹去眼泪,勉强展颜一笑,道:“他

    但也很调皮,长得非常象一个人,一个我一生只会请男人。”

    李清却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只希望你过得开心,太重的承诺会压垮你。”

    阿婉刚要说话,雷鸣般的马蹄声却骤然响起,唐军接到了南诏使臣在(春chūn)明大街遇袭的消息,正狂风般向这边卷来,阿婉见(情qíng)况紧急,便立刻取出一块玉牌,塞给李清道:“我明(日rì)大朝后就要去东都,直接从那里返回南诏,你今晚一定要来看我,就凭这面金牌通行。”

    这时,唐军已推进到五百步外,大街上早空无一人,李清将玉牌紧紧捏在手中,点了点头,转(身shēn)飞奔进了酒楼,在荔非守瑜和心腹亲兵的护卫下,迅速从后门离开,很快便消失在蛛网般的小巷之中。

    .

    晚饭后,李清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他静静地望着桌上的玉牌,下午和阿婉的寥寥数语使他已经有一丝明悟,有些事(情qíng)并不是逃避就能解决,心结需要用心来解开,他必须去面对这份已经没有结局的感(情qíng)。

    “李郎,你见到她了吗?”

    不知何时,妻子帘儿走到了他的(身shēn)后,她轻轻将一杯茶放在他的面前,笑容温柔恬静,南诏女王今天觐见天朝,已经轰动了长安,她虽然不大出门,但已经从生(性xìng)好(热rè)闹的小雨那里知道此事。从今天李清沉默地反常,她便猜到了一、二。

    李清轻轻握住妻子的手,温暖的气息从她手心里传来,他默默地点了点头,又道:“她要我去找她,我也想去,若不解开这个心结,我这一辈子恐怕也会不安。”

    帘儿温柔一笑。她摸了摸李清的头发,轻声道:“你的心思我明白,你就去吧!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好好安慰她,告诉她,如果她有一天愿意来我家。我会欢迎她。”

    .

    夜色深沉,一轮圆月在云彩间穿行,李清在几个亲兵的护卫下,借着黑夜的掩护来到鸿胪寺迎宾驿,这里戒备森严,南诏侍卫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将驿馆围得跟铁桶一般。

    凭着手上地玉牌,李清穿过了三道侍卫防线,在离驿馆还有百步之地,他停住了脚步。黑暗中,他隐隐看见有几个人向他走来。

    “李郎。是你吗?”来人竟然是阿婉。

    李清按住心中的激动,沉声道:“阿婉。是我!”

    话音刚落,一阵香风扑面而来,温软的玉体扑入他的怀抱,阿婉张开双臂死命地抱着他的腰,泪水汹涌而出,湿透了他(胸xiōng)前的衣襟,佳人无声地哭泣让李清所有的顾虑和担忧都统统抛到九宵云外,他紧紧地搂住她。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一定要留下来。

    “走!你跟我走。”

    阿婉拉住李清的手。坚定地向驿馆内走去,侍卫们都惊呆了,他们似乎明白了什么,纷纷让开一条道路,这一对饱经相思之苦的(爱ài)人,渐渐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次(日rì),当灰蒙蒙的天空将天亮的信息悄悄投在窗纸之上,李清已经穿好了衣服,他轻轻地在阿婉唇上一吻,无奈而又不舍地道:“天亮了,我该走了。”

    阿婉跪在(床chuáng)上,一(身shēn)洁白的睡袍将她美妙的(身shēn)躯呈现得格外(诱yòu)人,她呆呆地望着李清,对他的亲吻似乎无动于衷,忽然,她伸出白玉一般的双臂紧紧地搂住他地脖子,几乎是狂野地回应他的亲吻,一夜地缠绵使她升入天堂,但眼前的离别又让她心如刀绞。

    “李郎,我一定会来找你地。”

    阿婉一把扶正他的脸,盯着(爱ài)郎的眼睛,神(情qíng)坚毅地说道:“我母亲答应过我,等我们的孩儿七岁时,他便可以登基,那时我就自由了,我一定会回来找你,永远留在你(身shēn)旁,这是我曾经对你的承诺。”

    说到此,阿婉缓缓将衣服脱掉,白玉般的(身shēn)躯散发出洁白无暇的光晕,她指着自己(胸xiōng)口,毫不犹豫地对李清说道:“我遇罗婉虽是南诏人,但也知道忠于自己的(爱ài)人,自从我与你跳舞地那天晚上,我便发过誓,此(身shēn)只属于你一人,我们南诏人诺重于山,言出必行,从前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七年啊!”

    李清既感动又内疚,他抱住阿婉(身shēn)体,在她耳边喃喃道:“我自己妻妾满堂,却又不想让别的男人碰你,阿婉,我真是太自私了。”

    阿婉轻轻蘀他脱去衣服,亲了亲他地(胸xiōng)口,扬起俏脸笑道:“金风玉露一相逢,却胜却人间无数,李郎,这是你在东给我念过的诗,还有牛郎织女的故事,我都记得,就让我们也做一对牛郎织女,每年的今天,我们在成都望江酒楼相逢,好吗?”

    “我答应你!”

    李清点了点头,他回头看看已经变红的窗纸,有一点担忧道:“可是今天上午是你递交国书的(日rì)子,时辰快到了。”

    阿婉坚决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在我心中,你比唐朝要重要得多,我要永远将今天记住,就让你们的皇帝在那里等吧!”

    .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手打sdxsw.com小说网,提供最新文字版小说阅读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qíng)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qíng)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手打小说网友(情qíng)提醒:抵制不良作品 注意自我判断 请爀模渀主角 适度阅读益脑 沉迷网络伤(身shēn)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阅读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