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失意的酒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宝五年的科举案悄悄地落幕了,各地士子们惆怅地收,开始陆续离开让他们断魂感伤的长安,有的人回去埋头苦读,以备明年再来;也有人自以为看地;但也有很多人却因此受了启发,大树下好乘凉,他们或投亲访友、或住到京兆属县,想方设法留在长安,目的是要势的后台,为将来的前程作铺垫,于是,科举案的闹剧刚刚落场,长安又兴起了无数的喜剧和荒唐剧。

    东市,千金一醉酒楼,这是一家极普通的酒楼,三层楼,两层大堂,第三层为雅室,楼面古老而破旧,百年的风吹雨淋,楼面的朱红漆早已剥落殆尽,东市里比这样好的酒楼随处可见,但生意比它兴隆的酒楼却不多,这里唯一的优势是酒,正宗的翠涛酒,正是它令无数老酒客流连忘返。

    这一天上午,酒楼刚刚开门,掌柜去催賖帐去了,柜台里坐着一个又黑又胖满(身shēn)油腻的女人,是掌柜的娘子,她脸上涂满了白粉而看不出年纪,但从她正敞着(胸xiōng)怀个伙计得意地从楼上走下,也止不住心中的恨意,缀缀道:“那个千杀的酒鬼还没走吗?”

    伙计将一块玉拍在桌上,脸上不屑地道:“这是从他帽子上摘下来的,可抵一半酒钱。”

    掌柜娘子伸出她胡萝卜一般的指头,灵巧地一勾,那块玉便落入她掌中,愤怒的脸上立刻笑逐颜开,忽然,她似想到什么,笑颜一收又问道:“王四去找他的朋友,可有消息了?”

    “应该没问题,算算时间,这会儿快回来了。”

    “那就好!”掌柜娘子将玉高举,透过阳光,只见碧玉晶莹温润,她忍不住对怀中的小娘笑道:“这块玉不错,娘就留给你了。”

    一楼大堂里稀稀寥寥地坐了十几个人,大多是在东市做生意的商人,此刻已经是四月底,空气中有些燥(热rè)起来,这些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窗通风之处,最里面晨,他们喝酒的气氛却颇为(热rè)烈,或许因为他们都是长安本地人的缘故,所以并不怕将官差引来,可以肆无忌惮地在酒店里

    “好酒啊!百杯不醉。”

    一名天生愁面的男子一口气将杯中酒喝干,将酒杯在桌上一顿,摇头晃脑唱道:“人间四月天,落英缤纷,芙蓉树下旖梦生.

    他的声音粗哑刺耳,旁边几个同伴皆鼓掌大笑,却将掌柜娘子怀中小娃吓得呛了一脸(奶nǎi)水,哇哇地哭了起来,掌柜娘子心中不满,用指关节使劲地敲打着桌面,以示抗议。

    来www.sdxsw.com,下载最新txt小说

    一名扁头士子回头一瞧,这才发现那掌柜娘子竟是敞着衣襟喂(奶nǎi),不由呆了一下,他偷偷地瞥了一眼掌柜娘子既丰满又黑腻的一对**,((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舌头笑道:“会奇兄,看你一脸兴奋,可是杨慎矜愿意收你为门生?”

    “伯明兄好没见识,难道就只知道杨慎矜么?”

    愁面男子不屑地撇了撇嘴,冷笑道:“考中科举算什么,关键是以后的授官,那才是需要门路,岂不闻我大唐最新官场行(情qíng),一清二杨三张四裴五李吗?这些人只要能*上一个,就有机会捞到油水官或实缺官。”

    扁头士子摸了摸头发稀疏的后脑勺,眼睛极迅速地再向掌柜娘子的(胸xiōng)脯盯了一眼,咽了口唾沫,用自嘲似的口气对众人笑道:“看我这记(性xìng),倒真忘了这茬!”

    “几位圣人弟子请了!”邻桌一名颇为肥胖的中年人起(身shēn)向他们拱手笑道。

    听他唤自己为圣人弟子,几个士子心中都十分受用,赶紧站起来回礼,“不敢当!请问先生有何见教?”

    中年人呵呵一笑,向前跨一步坐到他们中间,道:“在下沙州马元,来长安经商,最喜欢交朋友,今天几位的酒钱就算我是请客。”

    几个士子面面相视,素不相识便要请客,天下哪有这等好事?他必然是有事相求,他们慢慢坐了下来,目光严肃地望着这个沙州马元。

    “哦!是我有些唐突了。”马商人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解释道:“我长安虽然来了无数次,但只买了货便走,从不关心我朝的政局,适才听这位仁兄提到官场行(情qíng),什么一清二杨三张四裴五李,我就想问一下,这一清可就是我们沙州以前的父母官李清?”

    “没错!就是他。”

    商人还要再问,索(性xìng)蘀他将话说完,“一清指的就是唐财权的户部侍郎兼太府寺卿李清,他的手下皆是油水官,两市也归他管,你们这些商人更要去巴结他才是。”

    听说李清掌管两市,马商人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那愁面士子暗暗鄙视,又接着道:“二杨是指杨国忠和杨慎矜;三张指章仇兼琼、张筠、张倚;而四裴是指裴宽、裴遵庆、裴士淹和裴冕,其实第四个裴冕只是凑数,他能量不大,就暂不提了.

    这愁面士子如数家珍似的卖弄一通,最后也悠然神往道:“什么叫后台,巴结到这些有权有势的人才叫后台,象那些庆王、永王,名义虽是亲王,但手中的实权恐怕连一个郎中、翰林都比不上。”

    “你们的话大街上都听得到,就不要胡乱议论朝廷了,小心被官差抓了去。”

    这时,一个文弱的男子出现在门口,他的年纪约三十余岁,眼含忧郁,脸庞削瘦而苍白,高高的颧骨显示出他骨子里的傲气,额头如女人般的光洁而饱满,这又意味着他有一颗敏感而细腻的心,只见他带一方平顶巾、(身shēn)上穿着一件浆洗得发白的长衫,此人正是这次科举名落孙山的杜甫。

    杜甫自两个月前从李琳府辞职备考,本以为凭自己的实力中进士应该不成问题,不料竟冒出一桩科举案,将他的机会剥夺,使他万念皆灰,甚至产生了隐居山林的说的一个朋友已在此喝了四天四夜的酒,烂醉如泥,要自己将他领回去,凭直觉,杜甫猜想极可能是李白在此喝酒,因为李白丢官了。

    几个士子听说外面有官差,皆吓得面如土色,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杜甫见他们知错就改,笑了一下,便慢慢走近柜台,淡淡道:“我便是你们派人去找来之人,听说我有一个朋友在此喝醉了,可速带我去看看!”

    掌柜娘子忽然察觉士子中有贪婪的目光在盯着自己光溜溜的(胸xiōng)脯,脸不(禁jìn)一红,下意识地将衣襟向中间拉了拉,遮住了**,又找来一个伙计,吩咐道:“将这位爷送到那个酒鬼的房间去,要快!”伙计应了,领着杜甫向三楼走去。

    推开门,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只听一人在醉中狂笑,转而又变成低吟,声音低沉而悲怅,‘弃我去者昨(日rì)之(日rì)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rì)之(日rì)多烦忧。’

    杜甫暗暗叹了口气,果然是李白,他紧走两步,刷地将窗帘拉开,又推开了窗,大片阳光顿时(射shè)进房间,清新的晨风片刻便将房间里浑浊的酒气洗涤一空。

    房间里一片狼籍,几只酒坛子东歪西倒,盘盏杂乱、桌上和地上到处都是酒渍,一男子披头散发*在墙边,两眼和脸颊都变得赤红、目光迷乱,正端着个酒碗低吟浅唱:

    手打小说,手打版小说,文字版小说,尽在sdxsw.com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他正是李白,自牡丹亭献诗留宿兴庆宫后,李白自以为得志,行事更加放((荡dàng)dàng)形骸,恣意评论朝政,又几次三番毫无顾及地拜访永王,终于被驸马都尉张垍抓住把柄,联合一些嫉妒他才能的翰林集体上书,要求问罪于他,李隆基也顺水推舟,大呼几次遗憾、可惜后,便赐金返乡,失意几(日rì),李白就在此醉了几(日rì),眼看囊中已尽,无钱会帐,他便托店中伙计去将杜甫找来。

    “子美,老李栽了,无颜见人啊!”

    李白将碗中酒一饮而尽,发狂般笑道:“我(胸xiōng)怀天下,可他却视我为戏子,这种翰林,不当也罢!不当也罢!”

    “太白兄,我们四处寻你不见,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没想到你竟躲在这里来了,走!先到我家去。”

    杜甫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递给(身shēn)后的伙计道:“他的帐我来付!”

    那伙计迟疑着接过,忽然问道:“他、他就是那个有名的李太白么?”

    杜甫瞥了他一眼,冷冷一笑道:“他不是,他只是一个穷酸诗人。”

    说罢,他扶着李白蹒跚而去,老远还隐隐听他安慰李白,“太白兄不用惆怅,我和礼部侍郎房琯颇熟,我明天就去求他,看能不能蘀你谋个外官,实在不行,我再去找找李清,总是有办法的。”

    防\采集\段落:名词解释手打小说 因为目前大部分的小说章节均以图片形式出现,加之过多的水印,让人阅读时很不舒服,sdxsw.com为了满足大家的需要,提供手打版小说,所有章节内容全是全文字的,不但可以在线阅读,还可下载txt小说,不仅方便的在电脑上打开,还可以下载到的mp3和手机中,随时随地可以享受阅读的乐趣。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