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明寺偶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晨,雨已经停了,一片金黄色的阳光从高高的气窗(射shè)疲惫地从睡梦中睁开眼,(身shēn)旁佳人已不在,他心中一惊,一骨碌爬了起来,柴房里早收拾得整整齐齐,火盆和铁壶移到一旁,地上扫得干干净净,门开着,大片的阳光从门外(射shè)入。

    李清刚走到门口,却见一(身shēn)布衣荆裙的李惊雁端着(热rè)腾腾的茶饭走进屋来,她见李清目光诧异,便笑道:“我把头上的金簪子给他们了,换来这一(身shēn)衣服和茶饭,这还是她家媳妇过门时穿的。”

    见李清要接盘子,她却轻巧地让过,“这是我们女人的事,你只管坐下吃饭。”

    听到一个饭字,李清才感觉肚子早已饥肠咕噜,举起桌上的筷子便笑道:“你自小被人伺候,现在还会伺候我吗?”

    “会不会是一回事,有没有那个心则是另一回事。”

    李惊雁双手将饭端到李清面前,抿嘴笑道:“在这个家,我的地位可能连小雨都比不上,不努力点怎么行。”

    李清见饭只有一碗,菜也只是几根青菜加咸萝卜条,一颗油星不见,不(禁jìn)诧异道:“难道他们家一点多余的米都没有了吗?你给他们的可是金簪子啊!”

    李惊雁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为难道:“李郎不要怪他们,他们家就只有这点米了,其他的都换成了黍。”

    说到此。李惊雁嘻嘻笑道:“我和他们一起吃了萝卜黍饭,第一次吃,味道还不错。”

    李清摇了摇头,将饭拨了一点在菜碗中,“萝卜黍饭又苦又涩,你怎么吃得下,还是先垫垫肚子,等会儿咱们回去再吃。”停一下。李清瞥一眼她,又低声调笑道:“再说,我昨晚已经吃饱了。”

    “你这个只会欺负人地坏家伙,不准说!”李惊雁大羞,用筷子在他头上敲了一下,一抹红霞飞过脸庞。她忽然想起一事,又忧心道:“李郎,刚才我问了,我们现在就在蜀岗后山脚,上面就是大明寺,我早听人说,这大明寺(挺tǐng)灵验,我怕昨晚佛主会怪罪我们。”

    “没事,哪家夫妻没有房事,他不管的。”

    “你这登徒子。又想到哪里去了?”道:“我是说我们以天敌为媒。以火为媒,却没有想到佛主。我是担心这个。”

    “哦!你是这个意思,佛主住在西天,这天地不就包括他了吗?再说和尚不成亲.

    李清嘴上说笑,却见李惊雁一脸担忧未去,知道她其实是为昨天出家又还俗之事烦恼,怕自己生气而不好说出口,便笑了笑道:“这还不容易吗?既然山上就是大明寺,咱们等会儿上山便是。”

    吃过饭。二人收拾收拾,将马寄存在老两口这里。牵了手便向山上走去,蜀岗山势低缓,林木葱郁,连绵十几里,大明寺便位于山腰正中,扬州为江南的经济中心,佛教也随之鼎盛,蜀岗之上除大明寺外,还有大大小小十几座寺庙禅院,虽是清晨,但虔诚的香客已经络绎不绝。

    大明寺依山势而建,层层向上,庙宇极大,可供一两千僧人在此修行,李清穿得是高品官服,早有僧人看见,忙不迭地跑回去报信。

    “阿弥陀佛,大人可是户部李侍郎?”大明寺主持约五十岁,长得喜眉团脸,老远便率领数十僧笑(咪mī)(咪mī)地迎了上来。

    李清呵呵一笑,“高僧的眼睛倒(挺tǐng)明辨,老远便认出我,可是从我官服推断?”

    “阿弥陀佛,老僧法号思难,为大明寺主持,已半年未下山,并不知道扬州(情qíng)景。”

    他指了指(身shēn)后二僧,笑道:“只凭官服推断未免有失偏颇,我这两位师弟曾在长安见过李侍郎,故而知道。”

    李清见他(身shēn)后二僧都四十余岁,皆脸颊精瘦、目光坚韧,所穿袈裟也与其他僧众不同,但自己却不认识他们,便笑笑道:“请教二位高僧法号,是在长安何处见过我,我确实没印象了。”

    其中一人上前一步,答道:“贫僧荣睿,那是我师弟普照,我们曾去长安鸿胪寺办事,在皇城内见过李侍郎。”

    李清听他们口音生涩,且法号犯忌,想来不是大唐僧人,不(禁jìn)微微一笑道:“我没猜错的话,是不是二位递上法碟便被鸿胪寺官员赶出?”

    那僧人诧异,“侍郎大人如何知道?我二人办师傅东渡的批文,却屡屡被拒,真不知缘故。”

    “那是当然,你的法号中带有先皇地庙号,哪个敢接待你,若不是你们非大唐僧人,还会被抓起来。”

    “等等!”李清忽然反应过来,讶道:“你们刚才说什么?师傅东渡,难道你们师傅就是鉴真大师不成?”

    “正是,我二人天宝元年从(日rì)本而来,为请鉴真大师东游兴化,已东渡失败两次。”

    他们二人忽然跪倒在李清面前,双掌合什道:“恳请侍郎大人帮帮我们,让官府同意师傅东渡。”

    “二位起来吧!”李清将他们二人扶起,笑道:“不经历几番挫折,你们孝谦天皇怎会知道鉴真大师的价值,有志者,事竞成,只要你们坚忍不拔,最终就能成功。”

    他回头又对大明寺主持道:“今天我带夫人到贵寺许愿,请主持先带我夫人前去许愿,我想拜见鉴真大师,还望主持成全。”

    “阿弥陀佛,侍郎大人有此心愿,贫僧自当成全。”

    .

    鉴真,大唐开元、天宝年间高僧,在佛经义理、戒坛讲律、焚声音乐、庙堂建筑、雕塑绘画、行医采药、书法镂刻等方面多所领悟,四十六岁时便为一方宗首、持律授戒,独秀无伦,前后授戒度人略计四万有余、泽及遐迩,道俗归心,仰为“江淮化主”。

    天宝元年,(日rì)本学问僧荣睿、普照来扬州大明寺祈请鉴真东游兴化,历时十一年,先后五次失败,双目失明,终于在天宝十

    (日rì)本国遣唐使团东渡成功,为(日rì)本律宗创始人,为(日rì)文化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此刻,鉴真刚刚经历第二次失败,返回大明寺静修。

    李清跟随主持,转过几个回廊,穿过几道山门,行约千余步,在来一座禅房前,主持进去,过了一会儿他低头出来,向李清摆一个请的礀势,“师傅有请李施主。”

    李清凝住心神,跨门而入,只见房间里光线昏黑,显得异常寂静,整个房间除二个蒲团外,再无他物,*里间的蒲团上坐有一老僧,李清刚入黑屋,一时看不清他的面容。

    黑暗中两只眸子闪着淡淡的智者之光,蕴涵着人生的智慧,李清上前缓缓跪下,“末辈李清参见大师,”

    “李施主请坐,不知(欲yù)见贫僧,不知是为何事?”他声音轻柔而平淡,如(春chūn)风化雨,让人内心平和、宁静。

    手~打~小~说,手~打~版~小说,文~字~版~小说,尽在s d x s w . c o m

    渐渐地,李清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可以看出鉴真的相貌,只见他鼻子高(挺tǐng)、颧骨前张、(身shēn)子瘦小,或许是长期坐蒲团的缘故,腿有些畸形、细若麻杆。

    李清也盘腿坐在蒲团上,双手扶着膝盖,(身shēn)子微微前倾向鉴真肃然道:“大师意志坚韧,一心东去传教、普渡众生,让人敬佩,但李清以为,(日rì)本国地域狭小,四周皆茫茫大海,生存不易,从白江口一战便可看出它地勃勃野心。这是天然的地理制约,其岛国心态也注定它后世的国策必然是向外扩张,从隋起至今,我中原国势强盛,(日rì)本国屡屡遣使前来,名为学习,实为窃取我中原的文化、制度和各种技艺,久而久之。必然是养虎为患,假以时(日rì),(日rì)本国渐渐强大,若中原动((荡dàng)dàng)之时,以它的狼子野心,岂能不趁虚而入?

    所以李清想奉劝鉴真大师。宣扬佛法是好,可教化民众向善,但也须努力防止我大唐的先进文化为其所用,渐渐追赶上中原,将来涂炭我后代子孙。”

    鉴真半天没有说话,房间里一片寂静,李清见他双目微闭,渀佛没有听见自己说话似的,不(禁jìn)又追问道:“难道大师以为李清所言不值一听?”

    鉴真摇了摇头,略略睁开眼睛笑道:“人说智者可看百年。可李施主的目光又何止百年,话虽有几分道理。但所言都在假设之上,如何能让人信服。但李施主心怀天下民众之心,却让大和尚深感惭愧,我不妨送李施主一言,也算结今(日rì)之缘。”

    此结果也是在李清地意料之中,自己的进劝苍白无力,毫无事实根据,可他又能说什么呢?倭寇犯境还是七七事变,李清不(禁jìn)深感无奈。或许来见见鉴真大师也是一个目的吧!

    “大师看透人世,悉知人间善恶。李清年轻浅薄,对前路甚感迷茫,(身shēn)处朝廷乱局而不知进退,愿听大师妙揭!”

    鉴真微微一笑,“这不是((逼bī)bī)死老和尚吗?”

    “水满将溢,月盈必亏,做人存七分素心,凡事留三分退路。”鉴真言罢,再不肯睁眼。

    意思就是叫自己做得不要太过分了,道理很简单,李清也明白,可要能做到这一点,却又千难万难,官场上讲究对敌人手段狠辣,决不容(情qíng),他可能存素心吗?留三分退路倒可取,但不是现在。

    李清见鉴真已不再言,便悄悄退出,主持已经离去,外面一个人也没有,他走了几步,忽然感觉后面似有脚步声,回头却不见人,李清快跑几步,冲出院门,却猛地停住脚步,回(身shēn)笑吟吟地等着。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互相埋怨声响起,他面前赫然出现两个僧人,正是那两个(日rì)本僧,荣睿和普照,李清笑道:“你们二位还不死心吗?”

    他忽然有一点担心,自己对鉴真所言会不会被这二人听去,只见两人对望一眼,荣睿软语相求道:“我们知道侍郎大人也难办,所以只要侍郎大人送我们一艘船便可以了。”

    旁边普照接口又道:“我们也不会白要侍郎大人的船,侍郎大人不是来推行盐法吗?我们知道有个地方藏有一支船队,足有上百艘,上面载满了盐。”

    这消息确实意外,上百艘都载满的话,少说也有十几万石,“你们怎么会知道?”李清不露声色又问道。

    二人叹了口气,“我们为了弄船,扬州附近地江河湖泊都跑遍了,也是无意中发现。”

    这时,忽然听见外面一片喧闹声,李清扭头,却见第五琦、高适等一大帮人指着自己快步走来。

    “你们怎么找来的?”李清惊喜交集。

    来www.sdxsw.com,最新txt小说下载

    第五琦呵呵笑道:“我们见到你的马,知道你和郡主上山了,便一路问来,正好遇见在求佛的郡主。”

    李清闪目向后看去,只见李惊雁站在不远处,神(情qíng)扭捏且担忧,李清知道她的心思,是怕自己把昨晚之事说漏嘴。

    李清打了个哈哈,“找到了就好,我们这就回去。”

    “侍郎大人,那我们的事?”旁边两个僧人见李清要走,急忙紧张地问道。

    “放心!我不会忘记。”

    李清拉过第五琦,指着两名僧人对他笑道:“这两个和尚知道有一处地方藏有十几万石盐,想用这个消息和我们交换一艘船。”

    第五琦一怔,随即大喜,他急将李清扯到一边,在他耳边低声道:“我没来得及向你禀报,昨(日rì)我去盐仓盘库,发现就在一个月前有二十万石官盐报废,据他们说是风浪将船队掀翻,问他们伤多少人却说不出,我就怀疑其中有问题,难道这就是他们说的盐不成?”

    李清眼睛已经眯成一条缝,二十万石,好大的手笔,恐怕只有庆王或永王才舀得出手吧!他微微冷笑道:“此事休要声张,等晚上再集中人手去抓。”

    手打小说网友(情qíng)提醒:抵制不良作品 注意自我判断 请爀模渀主角 适度阅读益脑 沉迷网络伤(身shēn)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阅读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