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扬州立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晨,长安城外,杨柳已经发青,小小的结点凸出在枝年的倒(春chūn)寒格外漫长,空气中依然寒意十足,树干还凝着一层白霜。

    一千骑兵护卫着户部侍郎李清及一众干吏前往扬州公干,此刻他们正和送行的家人依依惜别。

    帘儿抱着孩子和小雨一起对李清仔细叮嘱,李清轻轻捏了捏孩子粉嫩的小脸,笑着一一答应,他眼一瞥,只见不远处的一株柳树下,一辆漂亮轻巧的马车正静静停在那里,车帘半开着,却看不见佳人的脸。

    帘儿见李清有些失神,便笑着推了他一把,“去和惊雁道别吧!她(情qíng)绪不好。”

    李清催马上前,车帘里还是静悄悄的,当他下马走近,车窗上蓦地露出一张清丽绝伦、满脸泪水的脸,眼睛红红的,嘴唇被寒风冻得青紫。

    她呆呆地望着李清,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清走到车窗前,笑着给她拭去脸颊上的泪水,“不要哭,笑一笑,你父王已经答应我们的婚事,等我回来我就娶你,老规矩,花轿从后门出去,前门进来。”

    他的最后一句话让李惊雁‘扑哧!’一笑,笑妍如梨花带雨,(娇jiāo)艳无比,她伸手握住自己脸颊上的手,久久舍不得放开,“昨晚我大哥一直在劝我、命我,硬((逼bī)bī)我与你分手,后来我们便吵翻了。”

    李清微微一笑。“你也别怪你大哥,他只是比较拘泥于礼法,只要面子上好看,却不大管你地婚姻是否幸福,若你不是嫁给我,想来我也会是酸溜溜的,大唐宗室第一美人,怎么会嫁给一个龌龊小子。”

    李惊雁嫣然一笑。“贫嘴!你龌龊吗?在我看来,你比谁都英雄!”

    她笑意稍敛,凝视着李清的眼睛,清澈的双眸里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决和果断:“李郎,你且放心去吧!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除了你,我谁也不嫁!”

    李清被她的坚贞所感动,他略有点粗暴地拉过她,在她唇上重重一吻,随即在她耳边郑重道:“我不准你说个死字,不管是谁也休想将你夺走!就算皇帝老子,我地刀也决不答应!”

    李惊雁目光痴迷,双手死死搂住他的脖子,略带一丝哭腔道:“李郎,我不要你走!”

    “傻丫头!只有分别的痛苦才会有相聚的甜蜜。好好照顾你帘儿姐和小雨,我去了!”

    他轻轻扳开李惊雁的手腕。大步走到战马前,翻(身shēn)上了马。微笑着向她挥了挥手,一扭头,便飞驰而去。

    一轮红(日rì)从云中喷薄而出,温暖的阳光渐渐融化了白霜,一行人向送别地家人依依告别,旌旗招展,迎着万丈金光,逶迤着向东南方向缓缓开去。

    .

    隋文帝灭陈。将六朝金陵夷为平地,改名为升州后。扬州(天宝元年改名为广陵郡,为读者不糊涂,还是叫扬州)便渐渐成为东南的重心,隋炀帝开掘运河,疏通漕运,扬州又一跃成为漕运的中心,东南半壁江山的物资便在这里集中,源源不断运往京师重地,也成就了扬州的商业盛名。

    广陵郡的锦、镜、铜器、海味;丹阳郡的绫衫段;吴郡的三破糯米、方文绫;晋阳郡的折造官端绫绣;会稽郡的铜器、罗、吴绫、绛纱;以至于海外地珠香象犀、玳瑁翡翠等奇物,无不汇集于扬州,由漕渠运往长安。

    商业的繁盛离不开农业地发达,润州丹阳一带的湖田,‘广良田五千顷,亩收一钟(一钟为十石,一百斗)’,再加之‘江都俗好商贾,不事农桑,以货茗为业,来往于淮浙间,时四方无事,广陵为歌钟之地,富商大贾,通逾百数’。

    如此种种,便出现了唐朝各大城市地商业‘扬一益二’的局面(不考虑长安),使商人云集于扬州,也带动了手工业的发展,丝织品、瓷器、纸笔,各种工坊林立,甚至出现了五百张绫机的千人工坊。

    李清一行,朝行暮宿,出了潼关,从陕州(今河南三门峡)的天宝河上船,走漕运前往扬州,行了近半个月,这一(日rì),便渐渐到了扬州地界。

    正是细雨纷飞,江南烟雨朦胧之时。

    李清换了一(身shēn)月白色软袍,低头从舱内出来,见度支员外郎第五琦立在风中,衣摆飘扬,正凝视着两岸风光,口中喃喃吟诵。

    李清走到他(身shēn)后笑道:“禹圭兄,看你一路留连山水,莫非也是第一次来扬州?”

    第五琦摇了摇头,望着在岸上垂柳间穿行的几头水牛,感慨道:“前几年我为韦尚书的从事,在陕州疏通漕运,多次往返于扬州和洛阳,那时雄心万丈,如一支犀利的箭,不知回头,可现在一夜之间韦尚书已倒于党争,可江南秀丽依旧,让我不由生出‘魂兮归来哀江南’之叹。”

    李清缓缓走到他(身shēn)边,指着几个争相爬上牛背地牧童,道:“禹圭兄若想逍遥自在、不争世事,只管学那几个牧童便是,自古庸人无困惑,所思所想不过是口腹之(欲yù)、声色之娱罢了,大丈夫既然踏上仕途,就要一展(胸xiōng)中抱负,为国家兴盛、为天下黎民做一番事业,若患得患失,不敢作为,岂不是辜负了这数十年韶华,禹圭兄且抛去屈大夫的‘魂兮归来哀江南’,记住另一句话:‘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沧海一粟’,第五琦不由动容,是啊!人之一生,立于天地沧海之间,是何其渺小,

    新盐法的推行顾虑重重,确实是过于胆小了,他只觉开朗,豪气萌升,急忙后退两步,向李清长(身shēn)而躬,“多谢李侍郎之言,禹茅塞顿开,甘愿为犬马,为新盐法效力。”

    李清一把挽住他,讶然笑道:“你为我的副手,难道现在才决定推行新盐法么?”

    第五琦苦笑一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年轻一点的,或许与李侍郎一样有锐气,可象我这般中年之人,必然会思前想后,判断眼下形势,多少会有些顾虑。”

    李清命人舀了两把椅子,与第五琦坐下,方才问道:“那你说说,现在是什么形势?”

    第五琦看看两边无人,这才低声道:“前几年韦尚书主管漕运之时,曾查获一支私盐船队,所运私盐达万石,本来要大兴牢狱,后来才知道这是庆王的私盐,韦尚书为此密告皇上,最后宫中来人送来一份密旨,韦尚书便将这支船队放了,由此可见,今上是纵容诸子所为。

    盐、茶、酒、铁,这几样东西都有暴利,京中哪个王子不染指,其实我们这些老吏心里都清楚,李侍郎去扬州名义上是推行盐法,实际上就是和庆王、永王较量,只要控制了盐源,他们在京中再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可奈何了,他们自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此去扬州,必然有一场恶战。但是.

    说到此,第五琦有些迟疑了,眼光中流露出为难之色。

    “但是什么,说下去!”李清命道。

    “这就是我们顾虑所在。”第五琦叹了一口气,“皇上既然命李侍郎去扬州,却不给尚方天子剑,说明皇上还是有保留地。”

    李清沉吟片刻,“那禹圭兄认为我第一步该做什么?”

    “立威!”

    第五琦果断地道:“只有立威。才能激发士气,将大伙儿的心凝聚起来。”

    李清的眼中闪过一道会心的笑意,他起(身shēn)在船边走了几步,忽然回头笑道:“其实我的打算也是立威,但却比你想得更深一层,兵法云。‘示弱以(诱yòu)敌’,我这次来,早已惊得鸡飞狗跳,对方岂会没有准备?该藏的藏、该躲的躲,是不会让我有机可趁的,只有反其道行之,走一愚招示弱,打乱他们地部署,才能在乱中发现端倪。”

    他见第五琦依旧半懂不懂,便上前拍拍他肩膀笑道:“你就等着看好了。”

    .

    扬州以下共领七县。七万七千户,常籍人口四十六万人。中国自古以来的统计都只算常住人口,比如毗邻香港的某某市高呼人均gdp过万美元。傲立于发达国家之列,可是这个人均万美元就将几百万流动人口的贡献给剥夺了。

    所以天宝五年的扬州实际人口,还应加上外来的商人、脚夫、驻军,还有大量无籍地黑户、奴隶,少说也超过六十万。

    江都县为州治所在,扬州大都督府也设在此处,武唐以后,国家军事重心逐渐移到边州。再加上府兵制衰落,扬州的军事职能已大大降低。大都督府徒有虚名,但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富庶的江淮地区又成为各军阀窥视的重点。

    风渐渐大了起来,河水卷着白色的泡沫拍打着岸边,李清的官船到了江都外围后便堵塞了,七、八条长长的船队停滞在河渠中,一眼望不到头,人可以在各船间跳跃,行到对岸去,岸上只见数十名官兵在跳脚大骂,命民船让路,民船里不断传来男人咒骂声、女人的埋怨声和孩子的哭声。

    李清坐在窗前,看见了这幅(情qíng)景,眉头不(禁jìn)一皱,吩咐手下亲兵,“去给我问问旁边船上之人,为何这样堵塞!”亲兵领命去了。

    他又回头问第五琦,“以前你来扬州,也是这样堵吗?”

    “我每次都很顺利,从未遇到这样堵过。”

    这时,旁边站起一小官,约三十岁上下,他向李清施一礼道:“属下倒知道一二。”

    李清认得他便是韦见素推荐给自己的能吏,金部司下主事刘晏,历史上刘晏在代宗年间为相,大力改革财政,也是从盐铁入手,将第五琦在盐铁专卖法中实行地官府统购统销该为官府统购,再分销给盐商,减少中间环节的**,缓和被打压地商业,被后世誉为财相。

    李清饶有兴趣地看了看他,道:“那你说说,这是什么回事?”

    刘宴走到李清面前,躬(身shēn)道:“这种(情qíng)况,如果在夏秋则不会存在,(春chūn)汛未至,河水吃水尚浅,一般不准重船行使,但属下听说,从前年起,各地漕吏为多抽税,便默许重船行使,使得冬(春chūn)两季大船搁浅之事时有发生,从而严重影响了漕运,今天这(情qíng)况,估计就是这样。”

    不一会儿,亲兵问明(情qíng)况而来,向李清禀报道:“属下已问清,听说起前方十里处,有两艘运铁船搁浅了,押船之人拒绝卸货,所以导致堵塞。”

    ‘拒绝卸货!’

    李清冷笑一声,这种(情qíng)况一般民船是不敢的,不用说,一定是京中哪个权贵地私船,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连连冷笑不止。

    又过了片刻,几艘引导船推开民船,硬清出一条水道来。

    首船船头站着一人,四十不到,眉目清朗、气质倜傥,(身shēn)着六品官服,整了整仪容,向李清座船高声拱手道:“下官江都县县令柳随风奉刺史大人之命,前来恭迎户部右侍郎。”

    清缓步从船舱走出,负手站在船头,斜望着柳随风似:“柳县令,人生何处不相逢,别来无恙乎?”

    手打小说,手打版小说,文字版小说,尽在sdxsw.com

    这柳随风便是当年仪陇县县令,曾将李清下狱,后走了上层路线,被调到富庶的江都为县令,听到户部侍郎话中有话,他不由一愣,将眼睛擦了擦再仔细看去,只觉有些眼熟,但在哪里见过却忘了。

    “卑下糊涂,忘了在哪里见过侍郎大人,请提醒一二。”

    李清淡淡一笑,“忘记就算了,辛苦柳县令,前面带路吧!”

    柳随风拼命在回忆中挣扎,这位侍郎大人说不定是自己娘子的什么远房亲戚,若认了亲这便是一条升官之路,可无论他怎样折腾,李清在他脑海中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实在想不起来了,他不由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嘴巴,以示惩罚。

    二十几条官船在一条窄窄的水道中穿行,两旁的船只挤得活象八十年代的沙丁鱼罐头,行了约十里水路,李清的官船经过案发现场,只见两条搁浅的大船横在运河中,船头站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十几个家丁雁列(身shēn)后,正狐疑地望着官船队从仅留的一条小水道里擦岸而过。

    “你们庆王府还是永王府之人?”

    那管家听出第五琦的口音也是来自长安,他不敢不理,脸一扬,傲然道:“我们是庆王府之人。”

    “失敬了!”

    第五琦敷衍他一句。官船便穿出了水道,前方水面豁然开阔,巍巍地江都县城已经遥遥可望。

    .

    ‘*岸喽!’稍公一声高呼,二十几条官船一溜缓缓*向江都县的驳岸,岸上顿时锣声齐鸣、鼓声震天,舞狮耍龙者一浪高过一浪,数十名地方官员在刺史李成式的率领下,前来码头欢迎京城高官的到来。

    从两侧的随船先下来数百名士兵。清理路障、摒退闲杂人员,随后,一块船板搭上堤岸,开国侯、户部侍郎、盐铁副使、江淮转运使、御史大夫,带着一连串眩目光环的李清踏着方步,在一百多名大小京官的簇拥下。慢慢步下座船。

    “呵呵!李侍郎一路辛苦了。”刺史李成式老远便笑呵呵迎了上来,扬州是上州,上州刺史是从三品衔,况且李成式还是李唐宗室,若不是李清是皇上派出之使,他的户部侍郎品阶还在李成式之下。

    李清却似乎有些傲慢,只向他拱了拱手,便(阴yīn)沉着脸道:“本官受陛下之托,来扬州推行盐法、整顿漕运,但在江都县外只数里之遥便发生漕运堵塞之事。已有两(日rì)两夜未通,张刺史既为一州之长。为何却听之任之,视而不见?”

    手打小说网,提供最新手打版小说阅读

    李成式是庆王之人。半个多月前便得到他地命令,要千方百计破坏新盐法推行,早在李清刚刚离京,他便安排部署完毕,今天李清抵达扬州,面子上异常隆重,以掩饰他心中之虚。

    但李清见面的第一句话,不是和他亲(热rè)寒暄。而象愣头青似的见面便问责,他瞥了一眼李清。估算了一下他的年纪,尚不到三十岁,资历也极浅,李成式不(禁jìn)暗暗鄙视,‘难怪他的沙州都督当了不到一年便被撤职,果然是不懂为官之道,难道天下之事,就是当了两天兵之人就能统统解决的吗?’

    他心中一阵冷笑,面子上依然呵呵笑道:“大概李侍郎没到江淮一带做过官,这漕运并非下官地职责,而是李侍郎的江淮转运使所管,李侍郎问我,就象问吏部之人为何租税收不上来一般,我哪里知道?”说罢,他双手左右一摊,向(身shēn)后官员看了一眼,众人一阵大笑,皆附和道:“是啊!是啊!定是李侍郎第一次来扬州,所以搞错了!”

    李清心中微微冷笑一声,面上却佯装出一丝尴尬之色,随手挠了挠头皮,“哦!原来是本官搞错了,得罪!得罪!”他左右看了看,有点恼羞成怒地问道:“那负责扬州漕运之官可在?”

    这时,从人群中挤出一人,来到李清面前惶恐道:“在下扬州漕运判官,见过转运使大人。”

    李清见此人约六十岁,头发灰白,长有一通红的酒糟鼻,便厉声道:“你既主管漕运,运河堵了两(日rì)两夜,你却不闻不问,该当何罪!”

    那漕运判官吓得‘扑通!’跪倒在地,颤声道:“属下不是不想管,而是、是.

    “是什么?”李清((逼bī)bī)视着他,森然道:“难道因为是庆王的船就可以听之任之,置大唐的律法于脑后吗?”

    他眼皮微微一抬,飞快扫过,只见李成式袖着手,(身shēn)子侧到一边,两眼望天不语,李清心中暗暗冷笑,又高喝一声,“来人!”

    他手指漕运判官,“给我狠打五十棒,即刻起革去漕运判官一职。”

    旁边冲上来十几个士兵,按住他抡棍便打。

    望着红黑大棍翻飞,旁边的柳随风若有所悟,他又仔细看了看李清,忽然记起来了,童生、五十两银子、抽奖、大牢,这个侍郎大人不就是那个张家的西席李清吗?

    他惊得脸色煞白,只觉两眼一阵发黑,连连后退,‘咕咚’一声,栽下了运河。

    防采集段落:名词解释手打版小说 因为目前绝大部分的小说章节均以图片形式出现,加之过多的水印,让人阅读时很不舒服,手打小说网为了满足大家的需要,提供手打版小说,所有章节内容全是全文字的,不但可以在线阅读,还可下载txt小说,不仅方便的在电脑上打开,还可以下载到的mp3和手机中,随时随地可以享受阅读的乐趣。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