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声春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日rì),鸿胪寺照会吐蕃特使达扎路恭,向他通报了大唐沙州都督的决定。

    李清被免职的消息象长了翅膀一般,瞬间传遍朝野,又被消息灵通人士广为宣扬,其震撼(性xìng)更胜他升职之时。

    有人扼腕叹息,担更多的却是欢欣鼓舞,大呼苍天有眼,一个无背景、无功名之人竟然能在短短一年内窜至从三品,实在让太多人眼红。

    杨国忠更是欢欣鼓舞,他从心底深恨李清的发达,自己是堂堂国舅,却反不如一个外人升得快,尤其当他知道李清抢了户部侍郎一职,这份嫉恨也就更加强烈。

    而现在,李清终于被罢免了,杨国忠恨不得冲到兴庆宫前大喊几声,“皇上圣明啊!”

    ‘冬风得意马蹄疾,’杨国忠浑(身shēn)轻快地在皇城中驰马,他嘴里哼着小曲,脑海却在回味昨晚群芳苑头牌段十娘的妙处。

    钱囊鼓了,他轻浮浪((荡dàng)dàng)的本质便暴露无疑,夜夜笙歌、骄奢无度,只恨不得见过去失去了遗憾都统统补回来。

    当然政绩还是要的,但当他的第一份极具份量的弹劾奏章抛出后,却激起了前所未有的反弹,似乎一夜间,所有人都与他为敌,也亏得新投靠的赵岳及时出谋,让他公开发表声明,这弹劾他的声音才渐渐平息,又有李林甫关照吏部,才让他有惊无险地度过此难。

    行至尚书省附近。只见前方一辆马车从署衙拐出,正不急不缓地与他同向行驶,杨果国忠认出那是左相陈希烈地马车,此刻他心(情qíng)大好,急着要找人一同分享这份喜悦,而素恨李清的陈希烈无疑是一个知音。

    杨国忠催马上前与马车并驾齐驱,他侧头向车窗笑道:“左相在新年还来朝中,不愧是百官的楷模啊!”

    车帘拉起。露出一张(阴yīn)沉的脸,但眼角的笑意尚未褪尽,可以想象他刚才在马车里是怎样喜笑颜开,。

    “杨中丞可是去丈量土地回来?”

    陈希烈冷冷讥讽道:“老夫的宅田多占了邻人两分地,杨中丞不妨将也将我放在奏折首位。”

    杨国忠不明白,明明自己只弹劾官商。为何竟带出土地问题,他虽不太懂政事,但也知土地问题敏感,碰不得。

    当下他呐呐干笑道:“左相说笑了,今(日rì)是下官当值,顾而来看看。”

    话题一转,杨国忠又精神振奋,笑道:“左相可知李清之事?”

    原以为陈希烈定会与自己相视大笑,不料陈希烈虽恨李清,也不屑与杨国忠分享他内心的得意。在他看来,杨国忠是小人之心。幸灾乐祸罢了,怎能和自己高雅(情qíng)趣相提并论。自己么,只是和李清有些政见不同,高深着呢!

    “杨中丞,岂不闻(欲yù)论人者,必先自论,同是一朝之臣,何必去落井下石。”

    他鄙夷地摇了摇头,“罢了。这是君子之言,与你说无用.

    车帘刷地拉下,渀佛破产商人(情qíng)妇的脸色,他不再理会杨国忠,催马车加速,绝尘而去.

    杨国忠碰了个大钉子,不由狠狠地盯着远去地马车,‘呸!’了一声,骂道:“狗(屁pì)君子,伪君子!”

    他郁闷地掉转马头,向自己的御史台而去,不料刚到署衙前,便见一群护卫簇拥着一辆马车正要离去。

    杨国忠顿时慌了手脚,连声大喊,“李相国,李相国留步!”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从马上冲下来,一只脚还挂在镫里,险些让他摔了个大马趴,李林甫听见杨国忠的叫喊,便命马车停下。

    虽是新年休假,但每个部寺都有人值(日rì),李林甫是中书令右相,执政事笔,维系朝廷的正常运作是他的职责,他每(日rì)巡视各部,今天到御史台,却发现里面只有几个小官在聊天,御史中丞竟一个也没有。

    李林甫见杨国忠上前,他脸色微沉,略略责备道:“杨中丞,你专司纠偏礼仪,按制应和本相一同巡视,可你非但不随我纠察诸司,反而自己来晚,我闻你夜夜宿青楼,你需检点才是,否则你有何脸面弹劾别人?”

    杨国忠满头大汗,连忙躬(身shēn)解释道:“属下本来已经早到,但被左相叫住,故而来晚了,请相国恕罪!”

    “陈希烈么?他找你做什么?“

    杨国忠随口应付,不料李林甫却要追根问底,无奈,他只得答道:“是为李清被免职一事,听说龙颜震怒,属下和左相国都颇蘀他担心。”

    李林甫微微一阵冷笑,“你们是幸灾乐祸吧!”

    他暗暗叹息,李隆基罢免李清不过是为了敷衍吐蕃,给他们一个说法罢了,什么私自出兵,没有他李隆基默许,李清敢出兵吗?什么擅杀吐蕃赞普,赤德祖赞一死,恐怕李隆基最是开心。现在朝野上传得沸沸扬扬,皆说他政治生命已经完结,竟无一人看出李清‘留京候用’这四个字的含义。

    ‘看来这户部始终是到不了自己手上’,李林甫不(禁jìn)深深忧虑,虽然李清此时能量尚小,对他构不成威胁,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若任他坐大,自己早晚会死在他手上。

    但此时李林甫暂无暇顾及李清,韦坚和皇甫惟明才是他当务之急,这可是李隆基亲自交代之事,眼看皇甫惟明已经述职结束,再过些(日rì)子他便回去了,得抓紧啊!

    李林甫望着杨国忠,知道他急于摆脱官商一案弹劾失败地不利,正焦急四处寻找功劳,此时不好好利用他,更待何时?。

    想到此,李林甫微微笑道:“今晚我有个家宴,杨中丞新年后尚未到我府上,不如一起来小饮几杯,你看如何?”

    一句话提醒了杨国忠,他竟忘了给相国拜年,他不由狠狠一拍自己脑门,急忙躬(身shēn)应道:“属下今晚一定来!一定来!”

    可惜李林甫尚不知道董延光之事,若知道,他就会判断出,皇甫惟明此时已是案板上的鱼,他便也不急了。

    .

    皇甫惟明此时真象一条置在案板上待宰的鱼,惶惶不可终(日rì),本来是半白的头发一夜之间变成雪白,自从王难得背叛,将他的私募军带走,他便知道大势已去,这一切早在李隆基的掌控之中,从命李清为陇右副使时便开始了

    走,李隆基便插进了董延光,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他每天都坐在府上,只等待着军队上门来抄家抓人,但事(情qíng)已经过了十(日rì),李隆基依然没有动静,皇甫惟明本已绝望的心竟生出一丝侥幸来,有可能是李隆基抓不到他要谋逆的证据,想想也是这样,王难得领兵却不知令,而自己所下之令是拆成三份,缺一不可,其中最关键的一份手令已经回到自己手上,仅得到另外两份手令是根本猜不出自己的真实用意。

    “难道真是这样吗?”

    案板上的鱼死命挣扎了两下,急切想跳回到水池中,不过他却不知道,李隆基迟迟不宰他,不过是想用他为饵,钓出更大的鱼罢了,他府宅周围早已经布满了暗哨。

    这天一大早,门房便赶来报告:“老爷,门外那位李公公又来了,我告诉他老爷不在家,可他就是不肯走,现在还候在那里,已经快半个时辰。”

    “李静忠又来了!”皇甫惟明一下子跳了起来,这已经是李亨第三次派李静忠来他府上了。

    “不要去管他,他(爱ài)站多久就站多久。”

    皇甫惟明三步并作两步,抢先躲到书房去了,他不想让李亨知道事(情qíng)已经失败,更不想再被他牵连,他猜得不错,李静忠确实是受太子之托来打探消息,这几天,皇甫惟明渀佛失踪了一般。音信皆无,太子李亨心急火燎,派人去咸阳和凤翔也打探不出消息,华清宫那边更是平静如昔,二万军队竟不知去向。

    李亨这下才害怕起来,他只希望是皇甫惟明是自己发现事态不对,主动撤走,这样他便可以洗掉((逼bī)bī)宫地罪名。但希望并不代表现实,到底是怎么回事,必须要找到皇甫惟明本人,可他既无口信,也无任何消息,和两万军队一起平空消失了。太子李亨陷入到深深的恐惧和担忧之中、方寸大乱,他也由此渐渐失去了理智和分寸。

    .

    午后,天空变得无声无息,令人恐怖的寂静,大片浓密的黑云早先便横在遥远的天边,象铅色的幕布一样,现在它开始扩大,而且出现在树梢上,很快,整个长安城迅速地(阴yīn)暗下来。天空渀佛泼了墨汁一样,这是夏(日rì)里常见的大暴雨来临前征兆。可它在冬(日rì)里出现,实在太不寻常了。

    只短短地一刻钟。天空便完全被黑暗吞噬了,李清站在窗前,凝望着这个不寻常的冬(日rì),他渀佛已经听到了远方有隆隆地雷声,声音越来越近,忽然,一道闪电将天边的黑暗撕破,紧接着。头顶上一声天崩地裂般的炸响,他的耳朵都似乎被震聋。

    “这是今年的第一声(春chūn)雷。”

    李琳走进房内。他也略略诧异道:“只是惊蛰还有几天,(春chūn)雷反倒先至了。”

    李清将窗户关上,雷声立刻便减弱了,他歉意地笑了笑道:“到今天才给世叔拜年,实在是太晚了些。”

    “来了便好,先坐下说话。”李琳拉了两把椅子,请李清坐下。

    他沉思一下道:“这次贤侄被免职,我也觉得其中颇为蹊跷,贤侄不妨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重新返京了。”

    李清面容带一丝苦笑,早知道沙州都督当不了半年,他又何苦让帘儿去受那个颠簸之罪呢?难怪李隆基准他带家属走,他端起茶杯细细品了一口,又笑道:“世叔可了解皇上的布局。”

    “最近废太子之事扑朔迷离,有人说要废,有人说只做做样子,帝王心术,谁又能看得透?”

    停一停,李琳眼光忽然变得异常惊讶,“难道贤侄知道?”

    李清点了点头,“知道谈不上,只是略略猜到一二。”

    “那.

    李琳很想知道,在朝廷地一次次权力变局中,只有料到先机,说白了,只有先猜到皇上的心思,仕途才可能平坦,但这种话又极为敏感,李清肯告诉他吗?他目光迟疑而又满含希望,紧紧地盯着李清。

    李清却淡淡一笑,他今天到李琳府上来一个目的,就是想让他支持章仇兼琼,昨(日rì)章仇兼琼又来找他,很坦白地告诉李清,皇上已经决定让他进京,任门下侍中,也就是左相,现在陈希烈的位子,陈希烈则迁尚书左仆(射shè),让出门下省,而李清则任户部右侍郎并判度支使(若不加实衔,侍郎也是有名无权)。

    李隆基的布局已经很明显了,就是用章仇兼琼来牵制李林甫一党独大,他之所以用章仇兼琼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资历和能力,更重要是章仇兼琼与太子李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能够很容易地接收太子党旧人,再铲掉皇甫惟明、韦坚等铁杆,就算太子暂时不倒,他也完全被架空,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

    李隆基心机之深、手段之巧妙,实在让李清叹为观止,但他也隐隐猜出李隆基的另一层意思,让章仇兼琼来缓解越来越尖锐的土地和财政矛盾,李清知道,这也是造成安史之乱地根源,若想避免安史之乱,就必须迎难而上,尽最大的力量去缓解这两个人人避之地问题,‘户部右侍郎’这五个字的深刻含义,他又岂能不明白。

    “皇上要任命章仇兼琼为左相,我为户部右侍郎兼度支使,以平衡相国党。”尽管他语气轻描淡写,但李琳还是被震惊了,这无疑是一个重大地权力格局变化,章仇兼琼为左相也就意味着一新党派的兴起,随即会产生一系列的人事变动,那自己呢?自己又该站在哪一面?

    不等他说话,李清就渀佛看穿他的心思似的,随即郑重说道:“我来找世叔就是想请世叔也站到我们一边。”

    李琳沉默不语,过了半晌,他才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我女儿都跟你走了,我还有选择吗?”

    .

    天空又一声雷响,雨开始哗哗地下了,带着初(春chūn)的寒意,洗尽冬(日rì)的最后一场残雪,远方雾茫茫一片,随着第一声(春chūn)雷到来,天宝五年的(春chūn)天开始走近,或许还有(春chūn)寒料峭,但(春chūn)意已经沛不可挡,它惊醒了万物、催鸀了大地,昂首阔步地走来。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