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东宫案(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见连偏将李嗣业也被封为正五品,那李清到了地方上是也会成为四品的刺史么?历练几年,然后再回朝,看来李隆基确实是想将李清培养成自己的对头,既然猜透了这一点,李林甫更坚定了将李清留在朝中的想法。

    “皇上论功行赏,老臣并无意见,但老臣觉得李清一则年轻,二则没有功名,若去地方上恐怕资历和才能都不足以服众,所以老臣倒觉得应该留京更对他的发展有利,上有老臣教诲,下有能吏帮衬,做个三、五年,熟悉了官场,也建立一点人脉,再到地方上去,这样也更能得心应手。”

    按照预定计划,他只表明一个态度,剩下事宜便由宰相党其他骨干来完成,李林甫的话音刚落,左相陈希烈便出班道:“臣对李相国的建议深为赞同,地方官非比京官,它关系千万百姓的福,李清年纪尚轻,一无资历积累,二不通人(情qíng)事故,如何能治理好地方,他虽在南诏立功,皇上多加赏赐便是,却没必要去牺牲千万百姓的福,臣推荐他为甄王府长史(从四品上阶)。”

    且不说亲王府长史是个养老官,无半点职权,更重要是甄王李琬为王李琮的亲弟弟,而李清曾得罪过郯王李琮,陈希烈此举的险恶用意也就不言而喻,他要报南诏的一箭之仇。

    “两位相国实在是谬论!”

    刑部尚书韦坚忍无可忍。从朝班中一步站出,向李隆基躬(身shēn)道:“陛下,臣有话说,请陛下恩准!”

    李隆基面色(阴yīn)冷,无任何表(情qíng),只淡淡道:“讲来!”

    依韦坚地本意,李清最好能留京相助太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但他也知道不经州县不得入台省的制度,虽然这制度可以变通,比如李林甫就没做过什么地方官,但问题是既有这项制度,李林甫就可以光面堂皇地反对,所以考虑再三。从长远打算,李清还是去地方为好,而李林甫和陈希烈的目的,他也看出来了。

    得到皇上的许可,韦坚上前一步,对陈希烈道:“李清曾为义宾县主簿,后又代理义宾县县令,何谓没有经验,他带领百姓修建码头、筑路修桥、兴办官学,官誉极好。又何谓没有不能给百姓带来福,他有数万百姓所献的万民书为证。请问陈相国,难道这不是资历吗?陈相国口口声声说让李清去地方是牺牲千万百姓的福。那又有何为根据,请陈相国解释!”

    韦坚地每一句都以事实作依据,将陈希烈((逼bī)bī)得哑口无言,李林甫见陈希烈被动,心中大骂其无用,目光微微一斜,又向吏部侍郎杨慎矜使了个眼色,杨慎矜会意。便站出朝班笑道:“韦尚书休要动怒,陈相国说的资历不是指李清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而是另有他意。”

    韦坚见杨慎矜出头,心中立刻生了警惕,此人不比陈希烈空有资历,是宰相党中少有的务实派,且家世深厚,虽然隋朝灭亡已过百年,但其影响力依然在,是不可小瞧之人。

    “那杨侍郎说说,陈相国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杨慎矜并不急着回答,也同样向李隆基躬(身shēn)请示,“请陛下准臣发言!”

    李隆基一向喜欢他的高雅气质,见他要说话,(阴yīn)沉的脸上也微微露出一丝笑意,“(爱ài)卿请说!”

    杨慎矜得到许可,这才不急不缓对韦坚道:“我一直以为贫((贱jiàn)jiàn)人家也有忠义,所以我不说李清有无功名,只就说他当官一事,他是天宝二年,也就是前年才被剑南节度使章仇大人推荐为义宾县主簿,吏部备案时间是去年地一月七(日rì),是我亲自给他备的案,一直到今年上元夜皇上亲口封他为太子舍人,掐头去尾刚好一年,请问韦大人,只当过一年的小县主簿,难道不是资历不足吗?开元九年.从八品的太乐丞,而李清,他既没有功名,还做过商人,更不是什么世家子弟,这样的人竟然做了从四品的亲王府长史,难道还不是高看他吗?”

    “这.清的要害,为官资历太短。见韦坚被击倒,李林甫暗赞杨慎矜能干,为防止李隆基独授李清武职,他的另一招杀手锏也要用上了,李林甫又瞥了一眼王:].

    王:|.李清!”

    渀佛车轮战法,从李林甫、陈希烈到杨慎矜又到现在的王:宰相党地骨干全部出动,直看得百官暗暗咋舌,这个李清前世究竟造了什么孽,竟掀起如此大的波澜,前所未有,几个本想帮韦坚地太子党人,如席豫等人,见势头不妙,纷纷缩头,不敢再说说,就连预先得报的李隆基本人也暗暗心惊,若李林甫等人义正严辞、理由充分,自己倒真不好撼了群臣之意。

    王:<;话,“你要参李清何事?”

    王:#在东曾有自立为王的打算,此事事关重大,臣不敢隐瞒,这是杜有邻的证词。”

    说罢,王:|>基。

    这时大(殿diàn)里响起一片嗡嗡之声,王:...有人都看出来了,李林甫是铁了心要对付李清。

    李隆基翻了翻证词,果然如那杨钊告密一样,有步骤、有预谋,步步((逼bī)bī)近,要不是自己预先得报,不定真的便遂了他们之意。

    他扭头看了看李亨,将杜有邻的口供递给他,淡淡道:“此事皇儿怎么看?”

    李亨心中震惊不已,此事他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李清竟然要自立为东王,荒谬绝伦,却偏偏又是自己的丈人告发的,他又能说什么?李亨心里竟生出一种无能为力之感。

    李隆基见他也无话可说,又瞥了一眼李林甫,心中不(禁jìn)一阵冷笑,遂高声道:“传李清进(殿diàn)!”

    “传李清进(殿diàn)!”传话声一声声送出了大(殿diàn)。

    李林甫却吃了一惊,这种事皇上从来都不会立刻找当事人来问话,必定要先和自己商量,但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绕过了自己,难道他已经闻到什么味吗?

    按照李林甫的计划,李隆基和他商量时,他会极力为李清辩护,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在李隆基地心中却投下了一个(阴yīn)影。

    其实李林甫的这一招确实高明,帝王自古多疑,哪怕是对手下大臣有一点点不信任感,也绝对不会让他去领兵,但李林甫万万没有想到地是,杨钊竟然背叛了他,给李隆基事先打了预防针。

    片刻之后,李清在引导官的带领下,大步流星走进

    老远便左膝跪地朗声道:“臣果毅都尉李清叩见皇帝

    李隆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温和的笑意,“李将军请起!”

    他看了看王:#希望你给朕一个说法!”

    李隆基这一句话却又在百官中引来一片惊诧的目光,哪有这样问话的,明摆着,皇上根本不相信王御史的弹劾。

    朝堂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这个引发宰相党群起攻之的年轻人,

    李清虽不知道为自己封官一事朝堂上已经争得唇枪舌箭,火药味十足,但仅从王:=.

    “弹劾自己想自立为东王,亏他们想得出!”

    李清缓缓转过(身shēn),对王:#想问问王御史,此话从何听来?又什么根据?”

    “这并非是我说,而是东宫善赞大夫杜有邻指控李将军在南诏时曾对他所言。”王的心里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却想不到问题出在哪里?

    李清冷笑一声,暗暗忖道:‘杜有邻案真是个百宝箱,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竟然让杜有邻来指证自己有谋逆之心,看来自己的退让礀态,李林甫压根就不理会,自己不干涉杜有邻案,他也不领(情qíng)。一定要对自己穷追猛打,若再一味退让,势必更助长他们地气焰,一步步将自己((逼bī)bī)入死路,不让他们也尝一尝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真的以为自己是软弱好欺,罢了!富贵险中求,且豁出去了。’

    想到此。李清心中一横,转(身shēn)对李隆基高声道:“陛下请想,臣手下只有三百儿郎,而且都是羽林军,是忠心于陛下的(禁jìn)军护卫,他们会支持臣自立为东王吗?东自古是寒族的领地。他们只承认附属大唐,寒族又能容忍我来占领他们的土地吗?还有杜有邻,他压根就没有去过东,他又怎么知道我想自立为东王?难道真是我离开了东后,再象傻子一样跑去告诉他,我想自立为东王吗?他又是我什么人,能让我如此掏心窝,将谋反的话都坦然相告。陛下,无论于(情qíng)于理都解释不通此事,那杜有邻为何还要如此说呢?只有一个可能。是有人想诬陷为臣,而毒刑相((逼bī)bī)杜有邻。屈打成招作的伪证!”

    说到此,李清眼睛((逼bī)bī)视着王:所言,那好,能否请杜大夫到朝堂上来当面对质,我是几时给他说过这话?他既然听到,为何不向韦大人报告,不向陛下报告,倒是陛下要封赏我时,这话便冒了出来。这又是何居心?陛下,请准微臣所奏。提杜有邻上堂对质!”

    “大胆!你一个六品小官,尚无上朝资格,便敢在含元(殿diàn)当着陛下和全体朝官地面咆哮,成何体统!”

    说话的是陈希烈,他一见到李清,便想起了李林甫所言,自己在南诏受的苦都是此人干的,心中的无名烈火便腾腾燃起,又见李清言语锋利,毫不留(情qíng),心中更是恶他到了极点,便再也忍不住出言怒斥于他。

    李林甫此时却惊出了一(身shēn)冷汗,从李隆基出人意料地宣李清来对质,他便开始意识到事(情qíng)有点不妙,而此时,他更看出李清的真实目地并不仅仅是为自己辩护,竟隐隐含着为杜有邻翻案的企图,杜有邻此时已被打得遍体鳞伤,若真上朝堂说是被((逼bī)bī)供,再引出柳绩诬告之事,那自己的一番心血岂不白白流失,他刚要出面打圆场,缓和气氛,不料陈希烈却冒失插口,又给火上浇了一瓢油,再出面制止已经来不及,李林甫心中不(禁jìn)大喊糟糕。

    果然,李清斜眼看了看陈希烈,微微冷笑道:“陈相国,你如此心虚害怕,竟然抢在皇上之前来制止于我,难道是你((逼bī)bī)供杜有邻来诬告我吗?”

    陈希烈资格是老,虽列班左相,但论手腕和谋略却差李林甫太远,也正是这个原因,李林甫才选他来作自己的副手,无所为也无所错,空占个名额,此人最大的特点是见风使舵,原本是张九龄手下,后投靠李林甫,杨国忠发迹后又投靠杨国忠,最后安禄山攻占长安后,他又投降安禄山,被封伪相,助纣为虐,最后遗臭千年。

    他每(日rì)沉溺于女色,精力透支过多,又加上年老体衰,头脑自然有些糊涂,此时被李清一激,他顿时火冒三丈,竟没注意到李林甫给使的眼色,更加厉声喝道:知自省,反而想把责任推到别人(身shēn)上,你这等小人,亏我还推荐于你,真是我瞎了眼。”

    李清立刻抓住了他的话,跪下对李隆基恳切道:“陛下,连陈相国也认为臣有不轨之心,事关为臣的名誉,请陛下恩准臣的请求,提杜有邻来和为臣对质,若他真有证据证明臣说过此话,臣甘愿一死谢罪!”

    话到这个程度,太子李亨也明白了李清的意思,他心中大喜,立刻向韦坚使了个眼色,韦坚会意,立刻上前一步对李隆基道:“既然王御史言词焀焀,言杜有邻告李将军有谋反之意,臣为出使南诏地主使,更是责不可推,臣有几件事也想和杜有邻当堂确认,也请皇上恩准。”

    帝王之术的核心便在于权力平衡,自古如此,今天亦然,不仅要考虑上层贵族官僚地利益,也要解决底层百姓的民生,要平衡不同党派、不同利益集团、不同阶层地利益之争,但有一点是根本,那就是绝不许一派坐大,李隆基对杜有邻案的态度便是这样,他从李清那里知道此案是冤案,但却想利用此案来敲敲李亨,便交给李林甫严办,但昨晚李林甫的结党密会,还有刚才李林甫一党对提拔李清之事的围追堵截,朝堂之上竟无一人敢帮韦坚说话,李隆基的心态此时开始有了些转变,难怪高力士要帮太子说话,两派的力量对比确实有些过于失衡了。

    今天李林甫在杜有邻一案上的表现是有扩大的趋势,这却让李隆基心生了警惕,若真牵连过多,势必会引发太子官员大规模投靠李林甫,这又是李隆基不想看到地结果。

    而现在,李清抓住这个机会要为杜有邻案平反,权衡再三,李隆基便也决定就势收手,不再追究下去,借李清要为自己洗刷清白的机会,了掉杜有邻一案,同时也将李清彻底推入太子一党中,断了他独善其(身shēn)地念头。

    想到此,李隆基终于点了点头对李清道:“此事事关(爱ài)卿名誉,朕决定要将此事查清,还卿一个清白!”

    他脸一沉,拉长了声音道:“传朕口喻,提杜有邻上(殿diàn)!”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