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匕现——第一百三十六章 南诏内讧(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被皮逻阁之死折腾了一天的太和城终于安静下来,到了傍晚时,戒严令悄悄解除,但街道上依旧人烟稀少,近些(日rì)子,先是吐蕃使团被杀,真凶没抓到,现在国王又突然暴毙,南诏这到底是怎么啦!每一个南诏人心中都是沉甸甸的,谁又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立新主,那就意味另一场拼杀,或许只有呆在家里才是最安全。

    黑夜深沉,大街上薄雾弥漫,飘溢着淡淡的杀气,不少人家都打出悼念已故国王的白幡,在雾色灰朦中显得异常诡异。一队一队巡逻士兵在大街上穿行,他们有的是属于支持于诚节的部队,有的是属于支持阁罗凤的部队,但彼此都穿着一样的军服,只能用沉默来表示自己的立场。

    赵全邓的府第在城南,他是南诏清平官首席,所居宅院也是最大,家人仆役超过百人,此时皆已睡了,只有赵全邓的书房里依然亮着灯,在忽暗忽亮的灯光中,赵全邓睡不着,他斜靠在椅上,默默回想着今晚与阁罗凤的摊牌,他放弃了愚蠢而扶不起的于诚节,转而支持头脑清醒、有眼光的阁罗凤,为了国家的利益,当然也是为了自己,阁罗凤已经答应封他为内算官(南诏首相),明天他要去说服那些固执的白蛮大将,将阁罗凤推上王位,只有阁罗凤登位,南诏才能强大,才能和大唐分庭抗礼。

    他又细细看一遍阁罗凤给他地承诺书。小心地将它叠好,贴(身shēn)放妥。“既然阁罗凤答应了这些条件,明天,无论如何要说服大军将赵附于望和大军将杜罗盛。”

    赵全邓望着黑沉沉的夜空,心中有些焦急,“天怎么还不亮!”

    此时是三更,是太和城睡眠最深沉的时刻,在赵全邓府斜对面住着一个南诏大商人。姓刘,做茶叶生意,一直往来于大唐和南诏,这些(日rì)子南诏局势不稳定,到处都在调兵遣将,他的商队正在路上。已经好几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一次可是五千贯的货物,刘掌柜心急如焚,整(日rì)坐卧不宁,神经变成雷达一般,门口的一点风吹叶动,都当是他的商队回来,夜已经到三更了,半睡半醒的刘掌柜本能地从(床chuáng)上跳起来,他听到了一点响动。万赖寂静中他听得很清晰,外面是有动静。连衣服也来不及穿,他风一般冲出客堂。直奔大门,可到门口却突然停住脚步,不对!深更半夜,他地商队怎么可能进城,不是他的商队,但好奇心还是让他从门缝向外望去。

    街道上静悄悄的,没有人,偶然一片落叶被风卷起。飘向夜空,夜空沉闷。暗藏着杀机,忽然,他觉得眼睛一花,对面赵大人的府外似乎有个人影闪过,正当他在凝望赵全邓府邸之时,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蒙着面罩,鬼一般的眼睛正(阴yīn)森森地盯着他,随即又一下子消失,他吓得魂飞魄散,连忙缩进屋里,站在门厅前颤个不停,随即又关门落锁。

    夜色更深,沿着街角传来了沙沙的奔跑声,还有轻微地马蹄声,这些声音就在刘掌柜家附近停了下来,客堂里的刘掌柜起(身shēn)、坐下,再起(身shēn)再坐下,最终还是克制不住窥视的**,透着过门缝偷偷向外张望,他越看越心惊,张大的嘴巴竟然没有能回过去,他看见了对面有数百条黑影在闪动,如追影随风般,一些分布在房角,一些聚集在大门口,都是南诏军人,他们动作异常迅速,房子和树木都屏住了呼吸,树叶轻轻摇曳,府前的黑影群动了,象约好似的,缓缓地抽刀出鞘,在月黑星疏的夜里,刀刃寒光((逼bī)bī)人,几个黑影飞(身shēn)跃入高墙,很快门锁破裂,整扇门吱嘎被拉开,一名(身shēn)材高大的军官一挥手,手势决断,大群军人一涌而入,骤然,赵府里传来怒吼和打斗声,随即是哭声,但只片刻,什么声音都没有了,那群军士迅速冲出大门,眨眼间便消失在长街尽头,刘掌柜惊恐地堵住耳朵,连连后退,一(屁pì)股坐在地上,随即无力地垂下了眼皮,待附近的巡逻的士兵赶来,赵全邓府里只有一片死亡地气息。

    就在南诏士兵封锁附近街道之时,一条黑影(身shēn)上负着一人从越过高高的城墙,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和赵全邓一样,阁罗凤也是一夜无眠,在他面临绝境之时,忽然峰回路转,赵全邓来找他,要将南诏重新交回他地手上,这使他又看到登位的希望,是地!他无时无刻不在渴望那个位子,他有无数的理想要去实现,他要在自己手上诞生一个强大的南诏帝国,他闭着眼睛,在回味着与赵全邓达成的一个个妥协,大军将与清平官至少要有一半出自白蛮;将来南诏设立太学,至少一半的太学名额要留给白蛮子弟;白蛮保留自己的宗教;南诏实行均田制后,白蛮在永业田和口分田上都享有优先.

    这样,无论军政、文化、经济上,白蛮人都享有特权,这也是白蛮支持于诚节登位想得到的东西,所有的条件阁罗凤都一口应下,他是个务实地人,首先是要坐上那个位子,再慢慢废除这些特权,他熟知中原历史,历朝历代,所有的政治结果都是妥协地产物,所以汉人文化中才会有中庸的说法。

    阁罗凤不由又想到赵全邓告诉自己的秘密,东丢了,吐蕃使团被杀,父王被毒死,这一切都是出自一个大唐果毅都尉之手,此人才是大唐皇帝的秘密使者,是这次南诏使团的幕后主宰,初听到这个秘密,阁罗凤联想到最近的形势,顿时惊出一(身shēn)冷汗,父王一死,南诏内战便到了爆发的边缘,要不是赵全邓及时醒悟,他还真看不清眼前的局势,好毒辣的手腕,一个小小的果毅都尉竟然会是大唐皇帝的密使,连阁罗凤也不得不佩服李隆基会用人,只可惜,唐王朝还是低估了南诏人。

    长长伸了个懒腰,阁罗凤觉得自己有些疲惫了,他将桌上所签署的承诺书副本小心翼翼地收进一只木盒,心(情qíng)愉快地朝内室走去,今天他要好好放松一次,可还不等他走到门口,一名侍卫来报,‘那个叫王兵各的男子,说有紧急大事要求见大王子。”

    “紧急大事?”

    阁罗凤轻松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虽然交往不长,但他已经知道王兵各为人稳重,他若说有大事,那一定是天大的事,果然,赵全邓家被人灭门的消息象一道惊雷,将阁罗凤炸懵了、惊呆了,脸色刷地变得惨白,全(身shēn)颤抖,象看见了一条五步蛇的游人一般,他向后退去,踉踉跄跄地靠在椅子上,一下子坐了下来。无数的希望和理想渀佛一堆五颜六色的泡沫,只存在了几个时辰,便骤然破灭了。

    “李清,你好狠的手段啊!”阁罗凤喃喃自语,刚刚听赵全邓讲了前因后果,便立刻领教了他的厉害。

    他心一阵剧烈的疼痛,忽然抽出手帕捂住了嘴,白色的丝巾渐渐被染红。

    “

    ,你怎么啦!”

    刚刚问讯赶来的段附克被惊呆了,他忽然回头盯着王兵各,厉声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王兵各缓缓地跪了下了,他是在送巫钰麟出城时,发现赵全邓家出了事,本以为这是好事,不料却是这个结果,陡然间,他明白了,自己的愚蠢坏了主公的大事。

    阁罗凤轻轻拭去嘴角上的血迹,摆了摆手,“这不关兵各的事,不要责怪他!”

    叹了一口气,他对段附克道:“刚刚得到消息,赵全邓被李清杀了,还是全家灭门,不说我猜得到,一定是化装成南诏士兵干的,明天这笔烂帐还是会栽到我头上。”

    段附克眼中露出骇然之色,现在主公刚刚和赵全邓签约,墨迹未干,他便痛下杀手,使刚签的约立刻变成了一纸废文,这把刀也太快、手段也太狠了一点吧!

    想到此,他毫不犹豫道:“主公,把签约的副本给我,我这去找赵附于望和杜罗盛,揭穿李清的(阴yīn)谋。”

    阁罗凤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你揭穿了又有什么用,赵全邓背叛于诚节,他们一定会说杀得好,这件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再者,他们也不会听你解释。”

    他沉思一下,疑惑道:“我唯一觉得奇怪的是,赵全邓和我签约异常隐秘,相隔不过几个时辰。李清怎么会知道,难道他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杀赵全邓吗?”

    王兵各跪在地上,头深深埋在(胸xiōng)前,主公地绝望使他悔恨得心都要滴下血来,钢牙几乎被咬碎,听见阁罗凤的疑惑,他霍地抬头,(挺tǐng)直了腰。右手高举化掌为刀,只见劲力劈过,左手食指应声被斩下,他斩钉截铁道:“王子(殿diàn)下,我曾与李清结拜,只因一时之仁坏了(殿diàn)下大事。现在我自断一指,从此便和他再无半点关系,我现在就去将他人头提来谢罪!”

    阁罗凤惊讶地望着他,忽然明白过来,赶紧撕下一块衣襟为他裹住伤口,又拍了拍他肩膀赞许道:“我喜欢你的坦诚,此事你不必自责,也不要恨他,彼此都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连我都欣赏他。心狠手辣,计谋深沉且大事决断。将来绝非池中之物,这是个大才。兵各,你和他结拜,并不辱你,只可惜我与他是敌非友,否则连我也想和他结拜一番。”

    阁罗凤慢慢站直,颓意尽去,明亮的目光里闪烁着坚定与自信,他微微一笑。“赵全邓的消息必定会被封锁,我猜得没错的话。明(日rì)他们一定会以赵全邓的名义邀请我前去登位,趁机杀死我。”

    段附克急道:“那我们现在就走,去丽水重整旗鼓杀回来。”

    阁罗凤摇了摇头,断然道:“我如果走了,轼父地罪名就坐实了,失去了民心,将来再翻(身shēn)就更难了,再说,我既然知道他们的企图,索(性xìng)将计就计,冒一次险,说不定还能扳回局面。”

    他回头看着段附克,双手按住他的肩膀,紧盯着他的眼睛,叮嘱道:“假如我回不来,你和段忠国就立我的儿子为王,若大唐不承认,你们就投靠吐蕃,寻求他们的支持。”

    望着主公决然地眼光,段附克缓缓跪下,“臣一定不负主公的重托。”

    王兵各也坚定地说道:“明天我来贴(身shēn)保护主公,只要我有一口气在,谁也休想动主公一根毫毛。”

    .

    阁罗凤猜得不错,就在他决定明(日rì)赴约的同一时刻,在于诚节的府上,李清将一封带血的合约交给了正瞌睡惺忪的于诚节,扑鼻的血腥味顿时将他惊醒,他刚要接信的手象被蛇咬一般,忽然缩回,害怕道:“李将军,这是什么?”

    李清见他害怕,冷冷笑道:“这是你的太傅赵全邓已经投靠阁罗凤的证据,要不是我得到密报先下了手,哼!明年地今天就是你的祭(日rì)。”

    “什么?”于诚节简直不敢相信地耳朵,“我师傅他、他投靠了阁罗凤?”

    他的手哆嗦着接过合约,打开,眼睛匆匆一扫,脸色吓得苍白,他一向依赖、视之为父地赵全邓竟然背叛了他,渀佛天塌了下来,于诚节心神大乱,简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半天才颤声道:“那我不做南诏国王了,将它让给大哥,你看这样行不行?”

    李清瞥了瞥眼露惧意的于诚节,心中暗骂一声,‘没出息的东西!’却哈哈笑起来,忽然笑声一收,盯着于诚节森然道:“自古以来帝王人家最是无(情qíng),若阁罗凤登位,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你全家,其次是杀你的两个弟弟,他决不会容许任何一个威胁他位子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于诚节抱着头蹲在地上,痛苦地撕扯头发,就象一个失去父母的孩子,嘴角咧了咧,最后竟哀哀地哭了起来,“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实在害怕啊!”

    “起来!起来!”李清笑(咪mī)(咪mī)地将他拉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要害怕,有我在呢!我们大唐是坚决支持你地,这不光是放在口头上,更要用行动来表示,只要你听我的安排,我保证你明天能登上南诏国王之位,只希望你那时候别忘记赏我一点好处,呵呵!”

    在李清细心劝慰下,于诚节惧意渐去,他不好意思地抹去眼泪,诚恳地道:“假如我能登位,我一定会重重赏你,恩!我赏你二十名美女,三千两黄金。”

    李清哈哈大笑,“美女就免了,折成一千两黄金,一共四千两,你看如何?”

    于诚节也笑了起来,“好!我答应你,另外你还可以在我南诏地宝库里任挑一件宝贝。”说到这,他忽然想起李清刚才说的话,脸上笑意顿去,变得惊恐地问道:“刚才你说先下了手,难道是说.

    李清缓缓地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冷酷,“没错!赵全邓已经被我杀了,现在趁天还没亮,你立刻将支持你的大军将赵附于望和杜罗盛找来,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qíng)要和他们商量,但是你千万不能说赵全邓是我杀的,而是阁逻凤杀的,否则,连他们也会背叛你!”天际已由鱼肚白渐渐变成褐黄,又染上一抹霞红,渀佛少女羞涩的脸庞,启明星也开始黯淡下去,黑黝黝的苍山拉开厚厚的黑幕,露出里面墨鸀的本色,新的一天又降临到了太和城。

    李清从于诚节府中告辞,在一群士兵的护卫下向骑马向驻地而去,清晨空气寒意阵阵,虽然一夜未眠,众人都精神十足,没有半点懈怠,前面是赵全邓的府第,已经被封锁,只得绕道而行。

    这时,一直默默无语的武行素忽然问道:“将军,你说消息封锁得住吗?”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依照李清与两位大军将定下的计策,先封锁赵全邓已死的消息,然后再以商议立新国王的名义诓阁罗凤入城杀之。

    李清瞥了他一眼,淡淡一笑,“当然封锁不住,那些血腥味,住在周围的人怎么可能闻不到。”

    武行素诧异道:“那、那他还会来吗?”

    “或许会来、或许不会来,但我以为不管是谁,即将到手的东西突然失去,都不会甘心,就算是我,也一样,况且是以王后的名义邀他,让王后给他安全保证。”

    李清凝视着已经微微泛白的远空,微微笑道:“所以我赌他一定会来!而且会带着他的三千护卫军,堂而皇之的来。”

    “三千!”(身shēn)旁地武行素和高展刀同时一惊。异口同声道:“可我们才三百人,怎么可能打得过。”

    “你把刀子!”李清指着高展刀笑骂道:“行素不明白倒也罢了,亏你还跟我这么久,难道你也不明白吗?”

    “阳明的意思是.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南诏的内战,南诏人自己打去,和咱们有什么关系。”说完,李清一催马。加快速度而去。

    武行素和高展刀对望一眼,忽然明白过来,李清的言外之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虽然阁罗凤住处隐秘,但周围有三千军的护卫,送信人还是可以很清晰地将信息传达给他。当血红的太阳刚刚露出云端,遗南王后的正式邀请函便送到了阁罗凤的手中,国不可一(日rì)无主,今(日rì)要定下南诏地第二代国王。

    太和城约有三万多驻军,主要是一万(禁jìn)卫军和二万戍城军,(禁jìn)卫军持中立立场,皮逻阁死后便效忠于王后,而两万戍城军分别由大军将赵附于望和大军将杜罗盛率支持者。除了这两支军队外还有数千零星小部队,或支持于诚节。或忠于阁罗凤。

    在文官方面,五名清平_起,另外三人中,两人支持于诚节,一人中立,而南诏的百姓和中下级官员却大多支持阁罗凤,但让阁罗凤处于下风的,并不率五万军的大军将洪光乘和大军将罗奉。分别驻扎在大趋城和永昌(今云南保山),他们都希望于诚节能登位。阁罗凤几次派人去拉拢他们,皆被二

    之所以阁罗凤敢入城争位,他的宝就押在一万(禁jìn)卫军地(身shēn)上,现在又有王后保证他的安全,一旦于诚节的人毁约发难,(禁jìn)卫军极可能会站在他这一边,加上一些零星士兵,最后的结果是一万五对二万,还有民意支持,他阁罗凤未必会输。但阁罗凤却迟迟未动,他还在等候城内传来的消息,他的黑羽队在天不亮便已经进了城.

    南诏王宫内,宜南王后神色凝重,在她对面坐着大唐的代表,一位年轻的将军,大唐皇帝的密旨确认无误,他可以全权代表大唐,这份密旨已经不是李清新婚之时舀到的金盒密旨,而是在杀吐蕃使团后,李隆基八百里加急传来地新旨。

    宜南王后约四十余岁,花容虽去,但气质雍容端庄,说话轻言细语,如沐(春chūn)风,让人倍感亲切,她是虔诚的佛教徒,待人和善,从不过问政事,深得南诏百姓(爱ài)戴,在这场王位争夺战中,她地态度便是临门一脚,直接关系到王位继承者的正统(性xìng),对于诚节地支持者来说至关重要。

    陪宜南王后会见李清的,还有清平官王迁和(禁jìn)卫军统领杨格孝,两人都是持中立立场,南诏的局势已经到了悬崖边,到底是支持哪一个王子,他们惟王后马首是瞻。

    皮逻阁虽死得突然,但宜南王后早有心理准备,再她看来,丈夫是去了另一个极乐世界,而对于两个王子的下毒嫌疑,她也并不太相信,皮逻阁喝过的那碗药事前事后都验过,并没有毒,没有证据,况且人死不能复生,所以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追查国王的死因,而是南诏不能乱。

    她定了定心神,徐徐说道:“李将军,南诏是大唐的属国,大唐皇帝要求于诚节即位,南诏理应遵从,虽然先王没有来得及立下遗诏,但是我南诏实行继承人连名|.已经继承了先王地‘阁’字,又是长子,所以,于(情qíng)于理都应由他来继位,希望将军能转告皇帝陛下,尊重南诏人自己的选择。”

    “自己难道还需要我再赘述吗?倘若王后决定让阁罗凤登位,那南诏人选择的是什么,和平还是内战?我国陛下势,选择了大多数人都支持的于诚节即位,这正是尊重南诏才做出的决定,况且从正统的角度来说,于诚节才是云南王的长子,民理合(情qíng),那为什么就不能选择于诚节。”

    李清话语犀利,据(情qíng)据理,说得宜南王后哑口无言,这时,旁边的清平官王迁却冷笑一声道:“你数人支持’,请问!这个大多数人指的是什么人,是国以民为本的百姓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十个百姓有九个登位,他生活烂、荒(淫yín)无耻,他若即位,会给南诏百姓带来什么?若大唐皇帝真心希望南诏稳定,那就请他支持真正的大多数人意见,而不要只看

    李清眼微微一瞥,见(禁jìn)卫军统领杨格孝坐在那里一直沉默不语,他才是李清来王宫的真正目的,试探(禁jìn)卫军的态度,南诏的什么正统、民意,在他看来统统是狗(屁pì),他是大唐将军,扶于诚节登位才是关键,这一万(禁jìn)卫军若能保持中立,那事(情qíng)便有了九成把握。

    “到底是民为本还是士为本,这个问题可以留到以后再讨论,不管是于诚节即位也好,阁罗凤登基也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南诏不能乱,不知三位可赞成我的意见?

    李清见三人都点头赞成,便继续道:“为保证公平、公证,我希望(禁jìn)卫军能保持中立,王后可能答应?”

    宜南王后犹豫一下,向二人望去,不等王迁说话,(禁jìn)卫军统领杨格孝立刻表态道:“王后,李将军所言句句是实,臣以为,无论是大王子还是二王子,都是先王所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寻找一个妥协的方案,否则任他二人争下去,我南诏必爆发内战。”

    乍一听,话确实在理,光面堂皇,但它回避了问题的实质,那就是这样的公正是建立在双方力量不对等的基础之上,李清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眼中悄然闪过一丝会意的笑容。

    王迁脸色一变,他刚要反驳,不料宜南王后直盯着李清的前(胸xiōng),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她忽然意兴萧索地摆了摆手,“杨统领说得对,此事我不想再过问,就由杨统领和李将军商量着办,王大人,二位王子的谈判就由你来做居间,我有些累了,你们去吧!”

    王迁的心一直往下沉,不知王后为何在关键时候(情qíng)绪变低落,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罢了!罢了!近来学得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吧!

    李清正要告辞和杨格孝一起离去,王后却叫住了他,“李将军,且慢走一步。我还有话对你说!”

    李清吃了一惊,在如此要命地时候,王后还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他急回头向杨格孝望去,只见他微微向自己使了个眼色,便大步走了出去。

    待二人走后,宜南王后又将周围侍从赶走,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个贴(身shēn)丫鬟。王后一直沉思不语,过了半晌,她忽然低声道:“你,就是阿婉痴恋的那个大唐将军吗?”

    李清一呆,忽然想起什么,急忙低头向(胸xiōng)前望去。只见阿婉送给自己的那串项链不知何时竟露出一条边来,他心神震动,脱口而出,“难道王后就是阿婉的母亲不成?”

    宜南王后点了点头,“前几(日rì)阿婉从东托人给我送来一封信,信中提到一个大唐将军,刚才我正好看见你脖子的项链,才知道,她说的大唐将军原来就是李将军。”

    说到此,宜南王后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挺tǐng)直了腰,盯着李清斥道:“但是阿婉把什么都给你了。你却把她们娘俩孤苦伶仃丢在东不管,你还算个男人吗?”

    李清站起(身shēn)怒道:“我几时不想管她。是她自己要当什么巫女,死活不肯跟我走。”他刚说到这,话却突然哑了,渀佛一道闪电击中了他,他惊呆了,脑海里只有两个字‘娘俩’,难道阿婉她、她怀孕了.

    呆立半天,李清象一尊被解除咒语的石像。忽然活了过来,‘我要做父亲了!’他心乱如麻。惊喜交集,激动地在房内走来走去,此刻,南诏大事已暂时被他放在一边,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上前半跪在王后面前诚恳地解释道:“我确实不知道阿婉竟怀孕了,若是知道,我决不会将她留在东,请您放心,我这就派人去把她接来,不!我要亲自去接她。”

    或许是满意李清地态度,宜南王后的眼光变得柔和起来,微微一笑道:“我已经派人去了,你能这样说,说明阿婉没有看错人,你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我就放心了,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我的女儿我会照顾好她,若她将来还想跟你,我也不会阻拦。”

    迟疑一下,李清又道:“难道她不肯做巫女了吗?”

    宜南王后摇了摇头,“她现在就是想做,也做不成了,不多说了,你快去吧!”

    李清默默地跪下来,恭恭敬敬向宜南王后磕了个头,又从怀中取出帘儿的来信,递给她道:“这是我妻子写来地信,里面有她对阿婉的态度,请你转交给她,让她尽管放心来长安找我。”

    说完,李清大步朝门外走去,望着他器宇轩昂的背影,宜南王后喃喃道:“看在你救我女儿的份上,看在你会是我女婿的份上,我不拦你,只希望你们做得不要太过分了。”

    李清走出王宫,只见(禁jìn)卫军统领杨格孝正站在前面等他,见他出来,杨格孝迎上前毫不犹豫道:“请李将军转告二王子,我杨格孝坚决支持他为南诏国王。”

    李清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凝视着太和城高高的城墙,眼中流露出自信与傲岸,最后一道环也合扣了,如此,阁罗凤只要进城,便再也插翅难逃,这里再没有自己的事,该去收网了。

    “杨将军,这次行动由赵附于望和杜罗盛两位将军负责,杨将军要赶紧去和他们一起商量着办,否则功劳若只做不说,那可是只有劳而无功啊!”

    杨格孝猛然醒悟,李清说得对,若他不表现突出点,这拥立之功可就白白便宜了别人。

    .

    近午时分,阁罗凤再次接到了催促他进城的信,他也得到黑羽队的消息,太和城已经被(禁jìn)卫军接管。

    “大王子,我总觉有些不妙,不应该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看还是不要去的好!”

    段附克遥望太和城,见那里平静如常,按理,二万戍城军比(禁jìn)卫军人多,不应该那么顺利让(禁jìn)卫军接管城池。

    阁罗凤心中也有些忐忑,早知道就应该将段忠国地五万军留一部分下来,现在已经晚了,今天箭已上弦,不容他不发。

    “我也知道此事有风险,可是现在是王后来请,若我不去,就等于自己让出了王位,白白便宜了于诚节,你放心,我也不会那么傻,只要能进王宫,我至少就有四成的希望。”

    他回头揽过尚未成年地儿子,(爱ài)怜地抚摩他的头,道:“假如爹爹回不来,你要好好照顾母亲和姐姐,知道吗?”

    阁罗凤地儿子只有十三岁,(身shēn)体瘦弱,但眼中却流露出成人般的倔强和刚毅,他缓缓跪下,大声道:“若父亲回不来,孩儿长大后一定要杀死于诚节,为父亲报仇!”

    “好!好样的。”阁罗凤将他交给段附克,语重心长对他说道:“从此时起,我的儿子就改名为凤伽异,为我的继承人,我不在,你就是他的父亲!”

    段附克‘扑通!’跪倒,重重地向主公磕了几个头,颤声泣道:“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站起(身shēn),将凤伽异抱上马,一挥手,在数百骑的护卫下,向东北方向飞驰而去,黄尘滚滚,渐渐消失在崇山峻岭之中,阁罗凤一直目送他们远去,霍然回头,目光炯炯地盯着太和城,绷直的嘴角傲然一笑,“于诚节,我来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