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初见李隆基(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虎枪带了一帮东宫侍卫大大咧咧进了酒肆,一抬头,退几步,他面前站着一人,正似笑非笑望着他,可不就是他想去抢劫珠宝的李清。

    “怎么?你是穷慌了还是皮痒了,竟然敢唆使弟兄们抢我的东西。”

    “这个、那个”李虎枪本来就腹中无货,此时更是词穷,此时只有猛抓后脑勺,嘿嘿傻笑。

    李清不理他,笑着向其他弟兄们招了招手,“弟兄们都进来,放开肚子吃喝,今天我请客。”法不责众,只须抓住首恶便是了,他从后面敲了李虎枪一记头皮,“你的酒菜除外,红包也免了。”

    一帮侍卫正担心头儿生气,却见他笑(咪mī)(咪mī)的,并不象生气的样子,皆放下心,大呼小叫地冲进店来,各自抢位坐了,尤其崔柳柳对面的座位上更是挤了五、六个人,皆冲她挤眉弄眼,争相自我介绍。

    李虎枪苦着脸摸摸鼻子,眼一斜,见崔柳柳也在,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主意,他一把将李清拉到僻静处,低声道:“我这个表妹长得还算不错,可比我妹妹却差太远,不如我给你创造一个机会,和我妹妹一起去踏青,你看怎样?”

    李清知道他的鬼心思,在他(屁pì)股上踢了一脚笑道:“你妹妹那副冷面孔,我可攀不上,你若想讨好老子,还不如给我找个住处。”

    一句话提醒了李虎枪,他忽然想起一事,“刚才李静忠捎口信到我家,让你马上就去找他,好象就是给你安排住处之事。”

    李清从他的话中听出些味儿来,喜道:“难道太子还给我房子住吗?”

    “那当然,你是侍卫长,按规矩应该有一个独院的,不成!我这就去找李静忠,这死太监定会欺生,给你安排个最差的。”李虎枪见李清对他妹妹不感兴趣,又义不容辞地要蘀他去讨房子。

    “你去喝酒吧!今天就饶你这一遭。”李清知道李静忠找自己不会仅仅是房子那么简单,否则明天说又何妨,必定是想谢自己送他的礼,这个李静忠倒不能忽视了。想到此,他便对王昌龄三人道:“我先找个客栈给你们住下,等我舀到房子咱们再搬家。”

    他又叫了崔柳柳,“我有正事要办,先送你回去!”

    崔柳柳向外望了望(热rè)闹正盛的灯市,回答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个刁蛮自私大小姐竟点了点头,“你去忙吧!我自己能回去。”

    李虎枪听得目瞪口呆,狠狠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这绝对是件轰动长安城的大事。

    李清却微微一笑,“或者我再陪你逛一圈灯,反正也是顺路。”

    崔柳柳眼中慢慢放出光来,脸上悄悄飞起一抹霞红,低头匆匆跑了出去,门口传来她银铃一般的笑声,“我去牵马!”

    酒肆里很安静,无数道目光聚集在李清的(身shēn)上,敬佩、羡慕、同(情qíng)、幸灾乐祸.

    “想要红包的,都给老子低头吃饭!”

    .

    上元夜是全民狂欢的(日rì)子,素(爱ài)风流的唐明皇李隆基也不例外,每年宫中都张灯结彩,有宫女举灯夜游,李隆基会率领宗室子女济济一堂,一起赏灯玩月,共享天伦之乐。但今年的十五赏灯却有一些变化,李隆基三天前下诏,今夜赏灯与民同乐,共享天平盛世。这是杨玉环的意思,她不喜欢宫中赏灯虚假气氛,而是想体验民间真实的欢腾(热rè)闹。

    与民同乐并不是说需要李隆基扮作老农,拖着村姑打扮的杨玉环在人群里扎堆,而是高高坐在朱雀门城楼上,俯视他脚下的碌碌小民和大唐盛世,城楼上戒备异常森严,大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缤妃环绕(身shēn)后,李隆基虽未公开册封杨玉环,但在新年拜祭宗庙时已经正式告之先祖,立杨玉环为贵妃,李隆基无皇后、元妃,故杨玉环的贵妃实际已是东宫之首,故坐在李隆基(身shēn)畔。

    数百名王爷、王子、未嫁的公主、郡主呈翼状散开,坐在李隆基的两侧,陪他一起观瞻满城璀璨的***,体会天下大治的皇家心(胸xiōng)。

    朱雀大街渀佛是一条流光异彩的长龙,伏首在大唐天子的脚下,李隆基默默地注视着城楼下观灯的百姓,听他们的欢笑,用心体会他们平凡心透出的喜悦,不知不觉,他长长的眉睫下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寂寞。

    他俯(身shēn)对(身shēn)边的杨玉环低声笑道:“到现在朕才体会到玉环的苦心,原来玉环的目的是让朕体会百姓(情qíng)怀。”

    杨玉环手执轻罗小扇遮住檀口,她眼波流转、浅浅媚笑道:“正是三郎(日rì)夜((操cāo)cāo)劳国事,大唐天下才有这般盛世气象,玉环现在想的,却是我们何时也坐一顶小轿,真正走进百姓中,象他们一样,

    笑,看看灯再看看人。”

    杨玉环的话说中的李隆基的心思,他望了望两边脸色肃然的宗族,感慨道:“朕何尝不想,只是朕也(身shēn)不由己啊!”

    杨玉环微微靠近李隆基,借着宽大的盛服,伸出她温腻的小手握住了李隆基略为冰凉的手,两人不再说一句话,靠在一起,细细体会着月上柳枝头的上元(情qíng)萦,良久,李隆基渐渐恢复了帝王心怀,脚下的碌碌小民也变成了一粒粒尘埃,他轻轻拍了拍杨玉环的手背,向她会心一笑,杨玉环悄悄缩回了手,又扭头和(身shēn)后的李惊雁悄悄说起了话,李惊雁是李隆基的侄孙女,按礼制应坐在再靠边一些的郡主席中,但杨玉环这两天对她却有着十分的兴趣,便让她坐在自己(身shēn)后,好方便说说话儿。

    世态炎凉使李惊雁除了冰冷更多了一分沉默,她是今天中午才知道是李清,一个她从来都瞧不起的小人物挽救了自己的命运,她非常震惊,想不出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救了她,从那一刻起李惊雁对便李清存下了一份感激。

    随帝王观灯是件枯燥而乏味的事,所有的宗室王爷都正襟危坐,不芶言笑,毫无表(情qíng)地盯着满街***,活象庙里的一尊尊泥塑,渀佛他们不是来观灯,而是在坐禅观心。

    却只有一个人例外,那便是杨花花,她坐在杨玉环的旁边,前方没有任何遮拦,她扶着城垛向下瞧,不住吃吃地笑着,她不是在看灯,而是在看人,她在看浪((荡dàng)dàng)公子在调戏小娘,在看骑在马上风流俊俏的少年郎,尤其喜欢看别人仰头看她时脸上流露出的羡慕表(情qíng)。

    忽然,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正向朱雀门这边走来,顿时忘乎所以地站了起来,挥动胳膊大声欢叫,“李清、李清,我在这里!在这里!”

    这一下引来了数百道鄙夷的目光,“三姐,你坐坐好!”杨玉环见她出乖露丑,一把将她拉坐下,又赧然对李隆基笑了笑。

    “李清!”李隆基心中念了两声,他双眼微合,用眼角余光迅速地扫了一眼太子,却呵呵笑道:“不妨事!我们这里只有三姐才是真正看灯之人,在灯会上遇见朋友可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吗?”

    李清这两(日rì)的活跃,使得李隆基极想见此人一面,而他此时便在城下,正是机会。

    “李清,这个名字好熟。”琳笑道:“上次你说发明雪泥的人也是叫李清吧!会不会就是同一个人。”

    李琳正要随口说不会这么巧,却发现李隆基脸上虽笑,但目光冷然,紧紧((逼bī)bī)视着自己,刚要出口的话又缩了回来,他忽然明白过来,皇上的意思是要自己说‘是!’

    他脑中念头一闪而过,“难道真是同一个人?”

    李琳赶紧上前两步,扶着城垛向下望去,果然是李清,他也似乎听见了杨花花的喊声,正仰头东张西望,李琳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李清认识杨玉环的姐姐,那一定是通过她走了杨玉环的路子,才使皇上取消了女儿和亲契丹的决定。

    “皇上!他正是发明雪泥的李清。”

    李隆基要的就是这个召见李清的借口,遂对左右笑道:“此人发明的雪泥是朕所喜(爱ài)的消夏佳品,早想召见他,难得这么巧,在此地碰上,来人!赐他白衣(身shēn)份,速带来见朕。”

    自古官场做事讲的便是暧昧,明明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不能说破,李亨在东宫明德(殿diàn)接见过李清,有书记官记录,李隆基天天看太子起居录,怎会不知;杨玉环接见李清时被高力士撞到,李隆基又怎会不知,而此时李隆基却装作初次听闻的样子,李亨和杨玉环又怎会不心知肚明。

    听李隆基要召见李清,李琳见太子神色有些紧张,便抢先一步上前道:“禀报皇上,这个李清其实也并非白(身shēn),前年臣和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兼他为义宾县主簿,他年前进京公干,臣见他颇有能力,便将他推荐给了太子。”

    他又转头对李亨道:“(殿diàn)下,这个李清便是前几(日rì)你接见的那个义宾县主簿李清。”

    李亨赶紧向李隆基禀报:“父皇,前几(日rì)嗣宁王向臣儿推荐此人,臣儿便接见了他,确实觉得此人气质不同常人,便打算用他为东宫侍卫长,封他昭武校尉,还未来得及向父皇禀报此事,请父皇恕罪。”

    李隆基淡淡一笑,“这等小事何须向朕禀报,只是这样朕更有兴趣见他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