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帘儿的姐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灯会主要分布在一线一点两大片区域,线是朱雀大街东市,从今年起灯会正式定为三天,今夜是正月十五,正是灯会最盛之时,天刚擦黑,家家户户便早早吃过晚饭,将大门一锁,携妻扛子上街观灯去了,长安本已繁华之至,今夜恰值上元节,便应了那“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的俗语,只见亭台楼榭银装素裹,朱雀长街铺银散玉。远近树木挂琳琅,犹如撑片玉伞,等到冰轮升起桂华满时,临街人烟凑集之处,遍搭起千礀百态的灯架,银烛星球灿烂,照耀如同自昼,真个玲珑大器,无奇不有,这三夜便是大唐的狂欢节,千家万户不夜,无论男女老少、贵族庶民,全都上街逛灯市。

    自古上元灯盛,故而后人有词曰: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崔府的亲仁坊沿路行人稀少,李清一路纵马,终于甩掉了跟踪之人,前面便已临近朱雀大街,路上行人渐堵,李清只得勒住缰绳放马缓行。

    “你急什么,难道想甩掉我吗?”崔柳柳气喘吁吁赶上。

    “崔小姐。我昨天刚在嗣宁王府上做客,今天又去实在不礼貌,不如改(日rì)我再陪小姐。”李清虽碰巧得她地助力甩掉了跟踪之人,但要真陪她去李琳府鉴美,却同样也是件荒唐之事。

    崔柳柳就是为他而来,哪里肯放他走,她冷笑一声道:“你休要搪塞我,我并没有说要去嗣宁王府。哼!若你今晚不陪我,我就告诉娘是你哄我出来的,还想趁机轻薄于我。”

    李清自然不会把一个黄毛丫头的威胁放在心上,更懒得跟她计较,他听不用去嗣宁王府,又想着今晚自己反正也没有什么事。便笑了笑道:“如果小姐有兴致,不如我们去逛逛灯市。”

    崔柳柳却以为李清是怕了她,心中着实得意,她这一招屡试不爽,便以为李清和别的男人一样,真害怕她娘去皇上面前告状,所以权衡了利弊后才肯陪她去玩。

    她越想越得意,催马前行,回头(娇jiāo)笑一声,“不准你再找借口。乖乖跟我来。”

    朱雀大街上人潮涌动,已经无法再骑马。李清牵着两匹马跟在她后面东张西望,欣赏着盛唐的繁华。此时灯潮正盛,满街玩灯男女,花红柳鸀,庶民仕女,熙熙攘攘,摊贩商贾,叫卖声喧。

    在一个小摊前,琳琅满目挂满了各种头制头饰。用各色丝线缠绕,或镶几颗劣质珍珠。引来大群小娘围看挑选,崔柳柳(身shēn)高力大,推开几个小娘挤了进去,不多时便拣了一大把头饰,站在铜镜前一个一个试带,均不满意,眼一瞟却见一小娘手上的凤头白玉簪子颇有特色,伸手一把便夺了过来,戴在自己头上左右对镜端详,其他人见她衣着华贵,也不敢惹她,纷纷丢下手中头饰到别处去了。

    “喂!你说这件头饰我戴上怎样?”喊了半天却不见李清应她,眼一斜却见他在看着一人背影发呆,她不(禁jìn)大为(娇jiāo)嗔:“喂!你没听见我说话吗?”

    李清确实没有听见她的话,他发现一人极为眼熟,只见他带着两个随从,正在向人打听道路。

    当那人转过脸时,李清忽然大叫起来,“玉壶先生!王县丞!是你吗?”他认出此人似乎是义宾县的县丞王昌龄,李清没有认错,此人正是王昌龄,他刚到京城,正在朱雀大街上问路,忽然听见有人叫他,这玉壶先生是李清地专利,他立刻便反应过来,一回头,果然见李清在十步外向他招手,他乡遇故知,这种难以形容的喜悦充满了两人的(胸xiōng)膛,两人竟哈哈大笑着拥抱在一起。

    “公子,还有我呢!”

    旁边一名随从白面长须,却不是高展刀是谁。

    “大人,还有我!”另一人两只大招风耳,正是县吏张奕溟。

    李清心中欢喜之极,他一手一个搂住二人的肩,连声道:“你们也来了,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走!咱们找个地方说话去。”头,却见崔柳柳拦住去路,眼睛凶狠狠地瞪着他,“你要到哪里去!”

    “崔小姐,我遇到几个老朋友,不如我先送你回去,改(日rì)我一定陪你出来逛街。”

    崔柳柳兴致正浓,哪里肯让他走,她双手叉腰,寒着脸道:“不行!我不管你什么朋友,你既然答应过陪我逛街,就得说话算数。”

    如果说对杨花花的无视是李清对历史的畏惧,如果说对冷郡主地漠然那是他男人自尊在作樂,那他此刻却真正的厌恶一个女人,一个刁蛮而极端自私的小女人,他忍住气,再一次劝道:“崔小姐,请你不要胡闹了,我送你回家,我这里有要紧的事。”

    崔柳柳却脸一扭,两只眼翻向天空,丝毫不为所动。

    李清轻哼一声,耸了耸肩,随手将缰绳扔给她淡淡道:“对不起!崔小姐,这是你的马,我还给你。”

    他一拉三人,头也不回道:“我们走!”

    不等李清走出十步,就听见崔柳柳一声歇嘶底里的大叫,“李清,你若敢走,我一定要让皇上砍了你的头!”惹得路人纷向她望去,几个进京赶考的书生却眼珠乱转,渀佛听到了什么商机,竟止步不走。

    李清脸色淡然,似乎什么也没听见,只管领着三人继续往前走,但王昌龄却拉住了他,“阳明,她是公主吗?”

    李清叹了一口气,“她不是公主,她娘是大唐郡主,她爹是大理寺卿。”

    高展刀唬了一跳,“公子,你怎会惹上这种刁蛮贵女?”

    “我几时想招惹她?”李清恨恨地道:“要不是李林甫的人跟踪我,我怎会和她在一起。”他便将在巷口被人跟踪,崔柳柳正好赶来一事简单说了一遍。

    王昌龄笑了笑,拍拍他肩膀道:“算了,老弟!别和小娘一般计较,再说若不是她,我们又怎么会遇到,可见一切都是老天安排好的。”

    李清无奈地摇了摇头,生气归生气,倒真不能把这小娘一个人丢下,万一出了什么事,他吃罪不起不说,将来对帘儿也无法交代,便回头招了招手,“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你也应该走乏了,一起来

    崔柳柳却弯腰大声喊道:“你当我是什么,叫我走我就走吗?告诉你,我今天就偏不走!”她一转(身shēn),大步走到一盏芙蓉灯下,眼睛直勾勾盯着灯杆,一动也不动。

    “如果你不觉得难为(情qíng),如果你不害怕,那就站着吧!我可要走了。”说完,李清拉着三人,继续向前走。

    “公子,这样不好吧!”高展刀有些担忧,他回头望了一眼崔柳柳,见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围观她,渀佛她就是一盏美人灯。

    李清笑了笑,“没事的,我心中自然有数。”

    崔柳柳等了半天,却不见李清上来求她,一回头,见他果真是越走越远,丝毫不把自己放在心上,这种(情qíng)况她还是头一次碰到,又见大家围着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还有几个书生笑得诡异,她心中又慌张又害怕,向前跑了几步想追上去,可脸上又挂不住,牙齿紧紧咬一下嘴唇,指着围观的人凶巴巴嚷道:“你们看什么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不料她一言说完,众人却哄堂大笑,有几个泼皮还**一声:“我当然知道,你就是我娘!”事,崔柳柳几时遇见过这种事(情qíng),她慌慌张张牵马要走,不料马却被人栓在树上,还打了死结,根本就牵不走,她只得丢下马便跑。迎面便撞在一人地(身shēn)上,一抬头,不是李清是谁。

    李清笑了笑道:“走吧!我请你去喝酒。”

    她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我不稀罕你来管我。”但两条腿却不由自主地跟着他向前走去。

    张奕溟过来将马牵了,一面走一面偷偷地打量她,毕竟是在小县长大,他还从未见过有着皇家血统的贵族女子,崔柳柳发现他在偷看自己。嘴撇了撇,翻了个白眼,紧走几步只跟在李清的后面,对王昌龄和高展刀也是毫不理睬。

    几人寻了一个小酒肆坐下,崔柳柳不肯和他们坐在一起,自己找个位子。李清又蘀她叫了一壶酒和几个小菜,让她自斟自饮去,自己却和王昌龄他们相叙别来之(情qíng)。

    “阳明,你刚才说你被李林甫的人跟踪,这是怎么回事?”刚刚坐下,王昌龄便急不可耐地问道。

    李清嘿嘿一笑,“你们想不到吧!我现在已经是东宫的侍卫长,正六品昭武校尉,今天中午刚刚升了官。”

    “什么!”三人都异口同声叫了起来,面面相视。几天前刚进了京,这一转眼便成了东宫侍卫长。这种事不说他们,任何一个人听了都不会相信。

    “说来话长!”李清便压低声音。将他进京后的遭遇掐枝去叶地描述一遍,毕竟有些事是不能说的,尤其涉及杨玉环,还有就是帘儿的(身shēn)世。

    三人听完长长地吁了口气,想不到这短短地几天竟发生了这么多事。

    李清蘀三人各斟了一杯酒,话题一转,又笑问道:“说说你们,怎么会来京城。”

    几人互相望了一眼。王昌龄才叹口气道:“我们都是弃官而走的。”

    “这是怎么回事?”李清吓了一跳,“难道和新任县令有关吗?”

    王昌龄点了点头。“正是!”他举起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有些伤感道:“不光是我,义宾县的百姓们都很想念李主簿啊!”

    “义宾县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快说!”杯,急切之(情qíng)流于眼表。

    “公子,还是我来说吧!王大人是有苦衷。”

    高展刀接过话题,整理了一下思路道:“那新县令来的第二天便要求大家为他接风,这接风是应该的,不料那狗官又给每人塞个条子,要每人出二到五贯钱地贺仪,大伙儿自然不干,结果他的接风酒宴冷冷清清,只有二、三个人去,那狗官丢了面子,便认为是王县丞在其中搞鬼,过了没几天,他搜集了一些王县丞平时言论,跑到郡里去告王大人妄议朝政,听说刺史大人也准备将此事上书朝廷。”

    这时王昌龄叹了口气,怅然道:“和阳明一起过惯了舒心(日rì)子,就再也受不了这种窝囊气,我一气之下便写了一封辞官信拍(屁pì)股走人,不过现在却有些后悔了,我一走,新县令便可以为所(欲yù)为,只苦了义宾县百姓。”

    他又从行囊里取出一本厚厚的册子,“这就是去年阳明被免去代理县令时百姓们写的万人书,现在已经从三万人增加到八万人了,百姓们都希望你回去啊!”

    李清不语,扬脖将一杯酒一饮而尽,却觉得这酒异常苦涩,他的眼窝有些发酸,将万人书接过,小心翼翼放进自己的行囊里。

    “不知先生将来有何打算?”

    王昌龄摇摇头苦笑道:“我还能有什么打算,来京城找几个老朋友,大家一起喝喝酒写写诗,要不就去各地游历。”

    “那你们呢?”李清又问高展刀和张奕溟。

    高展刀把玩着手上的酒杯,淡淡一笑,“记得有个人在去义宾县的船上和我打赌,若他两年内调到京城来,我便再当他十年保镖,可只用一年他便进京了,老高我认赌服输,自然再来当他十年保镖。”

    “你这家伙!”忘了。”

    “还有我!”张奕溟举手道:“我和骷髅他们商量好了,若大人还能养活我们,我便回去把他们都叫来,如果大人不能养活我们,那我只好委(身shēn)为贼,当骷髅帮的副帮主,和他们一起做暗事了。”

    说到暗事,李清心中却生了个念头,自古成事之人,哪个背后不做见不得人的勾当,自己若正大光明跟人斗,恐怕连怎么死地都不知道,难得这些人都是久跟自己,不好好用他们才是可惜了。”

    想到此,李清便对张奕溟道:“你先休息几(日rì),然后再回义宾县蘀我将弟兄们都叫来,来京里蘀我做事,我自然养得活他们。”大喜,连声应了,再无心喝酒,只想现在便回义宾。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叫嚷声,“虎枪大哥,你说头答应咱们的红包会不会赖掉。”

    “恩!我也有这个担心,等会喝完酒大伙儿就去找他去,他若不肯给,咱们就把他地那些珠宝抢了,不过有言在先,到时你们不要说是我出的主意。”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