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杨家(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裘掌柜,你们也((逼bī)bī)人太甚,我前两天刚还过,你们今天又来,这还让人活吗?”

    “前两天是五月的利息,今天是六月的利息,杨老太,这已经十一月了,年底要还一半的本钱,我能不急吗?还有你老爷子的二十贯棺材钱!”

    “什么!”老妇人声音虚弱,却出奇的愤怒,“那二十贯钱不是你们东家的心意吗?现在怎么又反口了,哼!看我女儿失势,个个乌眼鸡似的,说过的话统统当放(屁pì)!”

    “这是什么话,白纸黑字写着欠条,不用还?你当我的东家是菩萨转世吗?”

    裘掌柜是一个(身shēn)量高大的黑胖子,满脸煞气,目光凶狠,眼睛瞪得要暴出,更显得面目狰狞,他(身shēn)后站了几名彪壮大汉,几乎将小屋挤爆。

    杨母半躺在土炕上,她(身shēn)子极为瘦弱,两颊有两团病态的嫣红,一个小丫鬟蜷缩在她(身shēn)边,吓得瑟瑟发抖,杨花花则死死地搂着儿子靠在母亲(身shēn)旁,她脸色苍白,嘴唇几乎要咬得出血,在房间里角则着蹲着个少年,长得敦实憨厚,脸憋得通红,头埋在膝盖里一声不吭,他正是杨玉环的亲兄弟杨末。

    杨家四个女儿都已经出嫁,只剩一个十六岁的儿子跟着母亲过活,家里还有个小丫鬟,是个孤儿,也跟着他们过活,自杨玉环被贬,杨家便断了收入来源,只得慢慢卖掉祖宅薄田,杨母(身shēn)子弱,常年靠药养着,药材昂贵,渐渐地手中的一点积蓄也花光,不幸今年(春chūn)天又生了脾胃病,万般无奈只得去借高利贷,本想典些首饰还债,但高利贷利滚利,典来的钱连还利息都不够。

    杨母已经心力憔悴,话都快说不出来,她一指橱柜吃力道:“我这屋里什么都没了,你们若看得上眼的,只管舀好了。”

    黑胖子冷笑一声,“你以为我就没办法吗?”他一指墙角的杨末吼道:“把他带走!”

    几名大汉一拥而上,左右将杨末架起,杨末拼命挣扎,无奈人还年幼,哪里挣得脱,“娘!娘!”他又急又怕,竟大哭起来。

    杨母大惊,死命挣起(身shēn)子喊道:“快住手!你们难道不怕王法吗?”

    “王法!欠债还钱,无钱以(身shēn)为奴,这就是王法里写的。”

    杨母几乎要急疯,“求你再宽容两(日rì),我去借钱来还。”

    “借钱?”黑胖子嘲讽道:“你若能借到钱,还会问我们借吗?”他手一挥,“带走!”

    杨末被几名大汉架在半空,脚乱踢乱蹬,大声哭嚎。

    “你们不能带他走!”杨花花上前一把抓住兄弟,死活不肯放手,儿子则紧抱着她的腿哇哇大哭不止,屋子里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的从院中传来:“请等一下,他们的钱我来还。”

    李清走进屋,他拱拱手对裘掌柜道:“老哥,他们欠的钱,我来还!”

    裘掌柜倒退一步,上下打量李清,见他穿着考究,倒不敢轻视,“你是他家什么人,为何要出头?”

    “我给钱,你销帐,以后大家各走各的路,两不相欠,老哥又何必多问?”

    他左一个老哥,右一个老哥,裘掌柜脸色缓和很多,点头道:“说得也是!”

    他手一挥,“先放了!”

    杨末脱了(身shēn),跌跌撞撞跑到母亲(身shēn)边,死死拉住母亲的手再不肯松,杨母用袖子蘀他擦去脸上的眼泪鼻涕,细细端详他片刻,突然一把将他死死搂住,短短片刻,母子俩渀佛已历经生离死别。

    她泪眼朦胧,不明白此人为何要来救他们,旁边的杨花花只痴呆呆地望着李清。

    裘掌柜取出一叠单子道:“这本钱是五十五贯,加上利钱,共是八十二贯,还有十几年前的一笔老帐二十贯,东家说利就少算一点,连本带利算四十贯,这一共是一百二十二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也有杨夫人的手印,杨夫人,我算得可对?”

    杨母茫然地点了点头,她也忘了自己究竟借了多少,至于利息该怎么算,更是糊涂,但有一点是知道的,这笔钱若不还,她的儿子就没有了。

    李清也不细算,直接应道:“这一百多贯钱我不可能带在(身shēn)上,我用银子来还,这样可好?”

    “这倒没问题!”

    李清从皮囊里掏出几镒银子,往裘掌柜面前一推,“你们是放利子的,应该知道现在的银价,黑价要高于官价,我让一点,你们也让一点,一共是六镒,一百二十两银子,就算了结这笔帐。”

    裘掌柜看了看银子下面刻的标识,见是官银,黑脸上露出一丝丑陋的笑容:“成交!”

    他又将借据交还李清,斜一眼杨母道:“有这样的亲戚,也是你们福气,此帐就此了结!”说罢带一群人扬长而去。

    目送要债的人走远,李清这才笑笑回过头来,却发现杨氏姐弟跪在地上,他急将二人扶起,又对杨花花笑道:“要跪到什么时候,若要谢我,去弄两碗饭来,我肚子可饿了。”

    杨花花脸上一红,急应了一声,跑去厨房做饭,此时杨母已经知道了李清的来历,挣扎坐起(身shēn)谢道:“李公子此番救我娘俩一命,我真不知该如何谢你。”

    她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一只玉佩,递给李清道:“这是先夫一辈子不离(身shēn)的东西,虽不值钱,但我无以为报,就把它送给公子吧!”

    李清那里肯要,接过玉佩又放回桌上,“夫人到了这个景况都不舍卖掉,可见它对夫人的意义非同寻常,给我,我也没什么用,再者一百贯钱对我不算什么,若我承担不起,也不会出头。”

    杨母见他不收,只得舀回,她叹口气道:“公子高义,我焉能不知,你出头之时,根本就不知道要还多少钱,大恩不言谢,此恩我记在心上了。”她一推儿子,“给李大哥磕个头,把恩记住。”

    杨末后退两步,‘扑通!’跪下,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头。

    “兄弟,不要这样!”李清一把将他拉起,心中却有些惭愧。

    “娘!家里米不够了,我去些买米来。”杨花花出现在门口,说是去买米,人却没动,直瞅着李清,李清突然醒悟,定是她(身shēn)上没钱了。

    他笑了笑,一把抄起爬在他(身shēn)上的裴徽,丢向空中,惹得他哈哈大笑,这才把他递还杨母,“我去帮三姐背米。”

    二人走出门,杨花花瞥了她一眼,眉花眼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

    “你没有带包,浑(身shēn)上下又没个口袋,这钱放在哪里?又见我这个有钱的冤大头在,我不信你还肯再去赊帐。”

    “你这死家伙,嘴上不能留点(情qíng)吗?”她举拳狠狠在他背上捶了两下,“就算我有这个想法,你也不能说出来,让人家面子往哪里搁呀!”

    李清嘿嘿一笑,没有吭声,心中却暗道:“你说‘圆房’的时候,怎不想想自己的面子该往哪里搁。”

    杨花花脸上潮红,(胸xiōng)脯微微起伏,又咬着唇白了他一眼,低声道:“那你今天晚上还住我家吗?”

    李(情qíng)吓了一跳,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那个,我睡觉有些认(床chuáng),你家的(床chuáng)我不适应,昨晚一夜都没睡着,弄得今天好没精神,今晚我打算和你兄弟睡一(床chuáng),就不去你家了。”

    他是随口之言,杨花花却以为他是指昨晚之事,一阵心虚,急忙岔开话题道:“我是想请李大哥晚上到我家去谈谈开客栈的事。”

    “谈客栈就不用去你家了,你那里黑灯瞎火的,就在你娘家谈,等会儿吃午饭时就谈,这事和你娘也有关系。”

    “客栈的事和我娘有什么关系?”

    “这个....,掌柜的!来五十斤米。”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