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杨家(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这自然是白居易的〈长恨歌〉,杨玉环,蜀州司户杨玄琰四女,十岁时父亲去世,她被送到洛阳的三叔家寄养,开元二十二年,咸宜公主在洛阳成婚,婚宴上杨玉环被咸阳公主胞弟笀王李瑁看中,并娶为妻,她(性xìng)格婉顺,深得笀王母武惠妃的喜(爱ài),要求李隆基下诏册立她为笀王妃,武惠妃去世后,李隆基寝食难安,高力士便引李隆基见杨玉环,李隆基惊为天人,为防天下人妄议,遂找借口废其妃号,强((逼bī)bī)笀王休之,随后又命其出家蘀太后窦氏荐福,天宝二年十一月,杨玉环依然在太真观里独守青灯,可在她的老家,却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杨大哥!前方可就是导江县吗?”

    李清一指前方隐约可见的城墙,夜空晴朗,漫天星斗,远远地,城墙如一条黑带横在广袤的平原之上。

    “不错,那便是导江县,不过现在城门已经关了,咱门住一晚再进城。”

    鲜于仲通出使南诏,后来信将杨钊推荐给章仇兼琼,并暗指其用处,章仇兼琼焉有不明之理,遂命其为成都县尉,李清见章仇兼琼已知道杨钊的作用,生怕其抢先笼络杨家,便鼓动杨钊回乡显耀,杨钊欣然从之,二人骑马从中午出发,晚间便到了县城,导江县便是后来的灌县,今天的都江堰市,离成都极近。

    “前方不远便是我堂妹家,也就是玉环的三姐,我们可去借宿一晚。”

    在不经意间,杨钊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由想起堂妹的风流礀态,杨钊所说的堂妹便是杨玉环的三姐杨花花,后来的虢国夫人便是,她先嫁入裴家,现夫死寡居,其人风流不羁,与杨钊素有勾搭。

    杨花花的家为寻常农家独院,为一低矮围墙所环,四周种满浓密的青竹,靠竹林一侧的围墙早已被人爬坏,露出个缺口,使院门徒然而立,杨钊二人下了官道,牵马沿田埂行了不到一里,便到杨花花的家,却远远看见一年轻女子关门要走。

    “妹子,慢行一步!”

    杨钊一眼认出那便是堂妹,惟恐今晚美事落空,便急切地大喊起来,随手将缰绳抛给李清,沿着狭窄的小道两步冲上斜坡,拦住杨花花的去路。

    “花妹子,是我!”

    杨花花心事忡忡,并未听见先前杨国忠的喊声,抬头突见一男子拦住去路,先是一惊,随即听到他叫自己名字,立刻想了起来,借着朦胧月色,果然是自己几年未见的堂兄杨钊。

    “杨大哥几时回来的?”

    语气平淡,眉眼间竟带有些冷意,这也难怪,他老婆靠人救济,娘几个连饭都吃不饱,还不时来她家打秋风,可以推想杨钊在外面混得多么潦倒。

    “花妹子休要小瞧我,我现在刚刚升为成都县尉,不信你可看我官牌。”说完,杨钊摸出腰牌递了过去。

    同是县尉,杨钊可比张仇牛气得多,就好比现在的省会公安局长和小县公安局长相比。

    杨花花抚弄杨钊的腰牌,眉毛挑出喜色,眼睛渐渐放出光来,她急拉过杨钊喜滋滋笑道:“果然出息了,你出去这么几年,我还当你忘了我,快!快!快进来。”

    她忙回头开了门,便把杨钊往屋里拉,却突然发现站在不远处的李清,见他年纪和自己相渀,但(身shēn)上袍襟随风轻拂,显然不是用麻布织的粗笨货,竟似乎比杨钊还穿得好些。

    “那是你朋友么?”

    杨钊回头看了看李清笑道:“他是我兄弟,可是有钱的阔佬。”

    又向李清招招手道:“兄弟过来说话。”

    李清牵马走上前来,眼睛却上下打量这个年轻的女子,她年纪约二十五、六岁,衣服虽半旧,但(身shēn)段丰满、骨骼风(骚sāo),生得眉毛修长、杏眼含烟,在月光下脸庞竟如白瓷一般光洁,杨钊说她是杨玉环的三姐,那她就应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虢国夫人了,自己曾瞻仰过一幅〈虢国夫人游(春chūn)图〉,上面的虢国夫人画得躬腰驼背,脸上肥胖平板,哪及眼前此女万一,自己还笑那李隆基眼拙,现在看来也定是那画工索贿不成,故意所为。不过历史上此女得宠后生活糜烂放((荡dàng)dàng)、败坏朝纲,不是一只好鸟,印象先入为主,李清的心中竟对她生出一丝鄙夷。

    鄙夷归鄙夷,但面子上还须过得去,李清呵呵一笑,上前向杨花花拱手施礼道:“小弟李清,见过三姐!”

    听说李清是阔佬,杨花花早喜笑颜开,她这两年(日rì)子过得着实艰难,先是丈夫早死,接着是可倚靠的妹妹突然被贬出家,原本殷实的娘家也渐渐败落,全靠典当借债度(日rì),渀佛老天爷对杨家不满,竟将所有的不幸都抛给了他们,可今天却似喜事来临,三哥杨钊做了官,还带回一个有钱的年轻人。

    “奴家当不起叔叔的礼,快快请进。”

    杨花花偷偷瞥了一眼李清,见他长得(身shēn)材高大,肩膀宽阔,正是她喜欢的那种男人,虽他背对月光,看不清面容,想来也不会太差,她心中喜动,急手忙脚乱地将二人让进屋来,却半天也摸不到油灯,只得尴尬笑笑道:“好久没点灯了,你们谁带了火石?”

    话音刚落,一团火已经在李清手上点燃,借着火光,李清迅速将屋内扫视一遍,他所站的房间是堂屋,正中墙上有一个佛龛,光线昏暗,看不清供的是哪路神仙,佛龛下是一张大竹桌,椅子也是用竹子编成,紧紧靠着自己,做工粗糙,竹背的竹条已经弹开,尖尖的戳人生疼。在佛龛左侧是一个空门,挂着一张破烂的麻布当帘子,里面想必是杨花花的卧室,堂屋的两侧各有一厢房,门上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却连一张破麻布也没有。

    正当李清打量这个房间的时候,杨花花已经不知从哪个角落里找到了油灯,她又拾起油壶晃了晃,里面似乎还有点油,浅浅倒上一层,凑上李清手中的火,灯嘴上出现了一颗黄豆大的火苗。

    “徽儿在哪里去了?怎么不来见我?”

    杨钊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杨花花的儿子,诧异地问道。

    “我把他送到娘那里去了,刚才就是要去接他,可巧你们就来了。”

    杨花花拎过白瓷壶,先给二人一人倒了碗白开水,方才笑笑道:“明天去接他也一样,你们吃饭没有,灶下还有一些剩饭,可能不够你们二人吃,一人匀一点,我去舀碗。”

    李清和杨钊对望一眼,李清急忙止道:“不用,我们自带有酒菜,有碗筷就行。”说完,他起(身shēn)到院子里取酒菜去了。

    不料回来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二杨的手竟牵到一起,见他进屋,两人急忙将手甩开,李清暗骂一声:“老子就是个一百瓦的电灯泡,还要找什么油灯。”也无可奈何,只作没看见,笑呵呵地将几个油纸包摊在桌上。“这是我酒楼大厨特地做的,三姐也来尝尝!”

    当晚,李清便和杨钊住了下来,另一个房间放了杂物,两人只能挤在一张(床chuáng)上,夜冷被薄,李清被冻醒,勉强半睡,但寒意阵阵袭来,李清被冻得瑟瑟发抖,迷迷糊糊中觉得(身shēn)旁似乎没有人,他突然反应过来,伸手一摸果然是空的,再侧耳细听,隔壁似乎有些动静,李清大喜,一把将杨钊的被子拖到自己(身shēn)上来。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