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冷刀子(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什么!鲜于大人不能来?”李清霍地站起来,眼睛惊得要暴出,他猛地退后一步,几乎要摔倒在地,后天就要开业了,鲜于仲通是他唯一的依凭,如果他不来,还有谁能震得住闹事之人。

    “别急!先冷静下来。”李清深深地吸了口气,“你家主人可说原因,为什么不能来。”

    报信的大管家躬(身shēn)道:“老爷本是要来的,早上却突然被节度使大人叫去,姚州有急事,不能不去。”

    李清的思路如闪电般飞快,能震住黑道的只有官府,李琳今晨已走,只能指望鲜于仲通,即使他本人不能来,可他也有人(情qíng),可让别人来。

    “鲜于大人何时走?”

    “我来时已经动(身shēn),恐怕现已出城。”

    “不行!得赶上他。”

    李清已无暇思考,他刚刚学会骑马,正好用上。

    一匹快马在小街上狂奔,风驰电掣般向南疾驰,他不敢走大路,那里人多拥堵,他反而赶不上,不过小路也极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撞到行人,何况他还是个刚学会骑马的菜鸟,一路惊得鸡飞狗跳,(身shēn)后吼骂不停,但李清已无暇顾及这些,请柬已经全部发出,不可能再延期,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开业时必有黑道上门。

    小巷很快便到了尽头,过一座桥,前面便是南门,鲜于仲通去姚州,必然会从这里出门。

    “阿兵哥!鲜于大人的车驾可过去了?”

    守门士卒尚未反应,一把黄灿灿的铜钱已经塞了过来,一惊又一喜,瞅瞅长官不在,士卒似手被烫了一般慌忙接了,一指前方道:“刚刚过去!”

    他偷偷掂了掂铜钱,士卒嘴角浮出一丝得意,突然,他想起一件极重要之事,急向李清背影喊道:“鲜于大人前面转弯去岷江渡口。”可惜李清已经走远,没有听到这句关键的话。

    ………

    江首津渡口,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正与鲜于仲通依依惜别。

    “此番仲通代表为兄出使南诏,少则两月,多则半年,为兄也没什么可说的,同月相见,同音相闻,祝仲通老弟一路顺风。”

    “兄长保重!”船队缓缓开拨,鲜于仲通拱手向各位送行的同僚告别,渐渐地,一帆船队远去。

    开元二十六年,南诏皮罗阁在唐王朝支持下兼并五诏,进爵云南王,并建立南诏国,随后,唐王朝为加强对云南东部的统治,在滇池地区筑城修路,引起当地土人部落的不满,他们利用筑城修路引起的民怨沸腾,鼓动民众联合起来,推举南宁州都督爨归王作首领,攻占安宁城,杀死了筑城使竹灵倩,事件发生后,唐王朝决定派兵前去征讨,同时又诏令皮逻阁予以配合,就在这个背景下,大唐皇帝李隆基着令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派特使赴南诏与皮罗阁谈判,章仇兼琼以自己心腹鲜于仲通为特使,紧急奔赴南诏,南诏局势紧张,鲜于仲通无法再参加李清开业仪式。

    且说李清离开城门,又向前奔跑了五里,却没看见任何车仗的踪影,甚至连行人也没有几个,李清驻马疑惑不定,四处张望,却见路旁只有一卖胡瓜的老汉。

    “老丈!可有官府车仗从这里过去?”

    那老汉瞥了他一眼,却没吭声,半晌才苦着脸道:“你买我瓜,我便答你问题,你若不买,我什么也没看见。”

    李清气结,下马掏出一把钱,恨恨贯给他道:“我也不要你什么瓜,你快告诉我,刚才到底有没有官府的车仗过去?”

    老汉慢条思理收了钱,才道:“这里往南只有一条官道,并无他途,我从早守到现在,没有看见什么官府的车仗经过,小哥说的车仗若是去得远,那应该去江首津走水路。”

    “走水路!”李清恍然大悟,飞(身shēn)上马便向回奔。

    但他已经晚了,等他赶到江首津渡口,已是白帆点点、远影模糊,一众送别的官员正渐渐散去。

    “我还是来晚了!”李清懊恼地大喊起来,鲜于仲通既走,他后(日rì)可怎么办?早知道就明说,鲜于仲通也好安排别人,偏偏自己算计,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小哥可是鲜于的家人?”

    李清回头,却见(身shēn)后站有一老者,五旬开外,头戴平巾帻,(身shēn)着白纱宽禅衣,脚踏乌皮履,(身shēn)体微胖,面上白净无须,正和蔼可亲地望着自己,他旁边站一名带刀校尉,生得高大俊朗、气势威猛,但此刻却神色紧张,眼睛盯着自己手上的一举一动。

    “我是他世侄,有急事找他,却晚来一步。”

    李清暗暗瞥了他一眼,这也是来送鲜于仲通的官员,从外表上看不出官品,不过从他的侍卫已经是校尉便可推断,此人官应该不小,难得他主动问自己,李清的心念转得飞快,这或许是一个机会,刚刚坠入失望深渊的李清,突然又发现了一条蜿蜒的小径。

    此人自然就是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他正要上车,却见李清飞奔而来,望着已远去的船队大声叫迟,心中诧异,此番鲜于仲通蘀自己出使南诏,便是欠了他一个人(情qíng)。

    他上下打量李清,又见李清所骑的马已经累得口吐白沫,微微一笑道:“这里离城尚远,小哥可愿和我同乘一车回去?”

    “那就打扰老先生了!”

    机会需要自己把握,有时不必要的谦虚反而会误了大事,李清不顾旁边侍卫的瞪眼,立刻厚颜应了下来。

    马车缓缓开动,车厢极宽大,设有长桌,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最妙旁边还有一小书童伺候笔墨,俨如一流动办公室,章仇兼琼半倚在后座上,随手批改公文,前排的李清却暗暗狂喜,他已经看出些名堂来,马车后壁上挂着一副草书:君子必慎其独也!字体大气磅礴、苍劲有力,一方红泥印的竟是章仇兼琼,李清突然发现,这老者正在批阅的字竟和这条幅上一模一样。

    “原来他就是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

    李清心中各种念头分沓而至,若得这剑南道第一高官的保护,那就算是一百个海家来,他也毫不惧怕,可是章仇兼琼根本就不理睬自己,要如何才能引起他的注意?李清飞速思索,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计上心来。

    “好字!纵笔如兔起鹘落,气势如虹,有急风旋雨之势,若不是下有落款,我还真当是姑苏张伯高的真迹呢!”

    李清老脸微微红,这字虽不错,可要说和张旭狂草相比,那实在还差得太远,但为了达到目的,他只好厚着脸皮将后世夸赞张旭的美誉用来向章仇兼琼献媚了。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pì)不穿!李清的马(屁pì)却拍到正点上,章仇兼琼从来都是以张旭为师,虽然奉承话听得实在太多,可没有一人能达到李清这个境界,此年轻人与自己素不相识,却坦然相赞,可见是出于真心,而且对字的评论都恰如其分,正是自己所自傲的。

    章仇兼琼呵呵一笑,将手中笔搁下,笑问道:“小哥贵姓?”

    “不敢当!在下李清,字阳明,仪陇县人。”

    “李清?”章仇兼琼眉头一皱,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他细细一想,便对李清招手道:“来!你过来写几个字。”

    他沉吟片刻道:“我说你写,就写‘常如作客,何问康宁’这八个字”

    李清一挥而就,他已经明白章仇兼琼的意思,心中暗暗窃喜。

    “果然是你!我早听鲜于说起过你。”章仇兼琼哈哈大笑,他那(日rì)去给鲜于老爷子祝笀,便对他的那几句笀词非常感兴趣,而且字也写得相当有水准,问起鲜于仲通,说是一个叫李清的年轻人所写,不光字好,人品也佳。

    “那鲜于老爷子的笀词便是你写的吧!写得非常好,文好、字好,现在看来人品果然也好,这是自然,李清的马(屁pì)拍成那样,人品能不好吗?

    他伸出一只白胖的手,肥厚的手掌拍拍李清的肩膀笑道:“我便是章仇兼琼,我有一件小事要请你帮忙。”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