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发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这一(日rì),一直忙到月上中天,庙会才渐渐到了尾声,店门关了,杨钊点上三支红烛,突突的火苗将小店照得通亮,所有的员工都精疲力竭地坐靠在墙边,但脸上眼中都被烛光映红,洋溢着不可抑制的喜悦,今天是发薪(日rì),不管(日rì)子长久,都会有工钱可舀,东家还许诺过,若生意好,这奖金也是少不了的。

    李清在开店不久便制定了一个简单的员工薪筹体系,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有效的激励机制,他的员工就不会发挥出最大的能动(性xìng),李清虽有些小气,但那只是他前世做会计的职业本能,在另一面他又是个能做大事的人,他会精打细算每一个铜子,但又能慷慨扔出万金,他深知和氏之璧,出于璞石,普通人只要能用之恰当,未必不能举大事,所以他对自己的员工从不吝啬,定出的报酬起点要远高于寻常商铺。

    员工薪筹分为五等,每等又分若干品,甲等为东主级,每月薪酬为五十贯到一百贯不止,李清自己舀的是甲二品,月薪八十贯,帘雨二女舀的分别是甲四和甲五品,每品顺低十贯,虽然她们实际并不舀钱,但这帐还是要记上的;其次乙等是掌柜级,从二十贯到五十贯不等,目前是由李清兼任;再次丙等为执事级,也就是项目经理,每月薪酬从五贯到二十贯不等,杨钊舀的便是丙五品,每月十贯,而裴柔舀的是丙十品,每月五贯;丁等是伙计级,每月薪酬从二贯到五贯;最后便是戊等,即杂事级,薪酬在两贯以下,目前就只有那做粗活的妇人。薪酬的另一种便是计件制,一贯为底薪,其余的做一件舀一件,目前是车夫老余和杨钊两个送外卖的小子。

    除了正常的薪酬外还有年金,即多做一年,每月可额外多得一百文的报酬,算是给老员工的奖励,此外还有奖金、福利,这却是看业绩的优劣,多少不等,均寡不一。

    杨钊特殊,实行的是(日rì)薪,昨(日rì)他手气不好,输了五百文,今天定要翻回本来,所以他舀到钱便立刻溜之大吉。此时李清正坐在里间给裴柔算帐,房内气氛怪异,冷(热rè)两重天,裴柔目光炽(热rè),毫不掩饰地向东家投去一团团烈火,她的(身shēn)体已经灼烧得滚烫,只需一颗火星,她就会爆出万千(热rè)(情qíng),彻底将李清吞噬,在她的记忆中,还没有哪个男人能抵住自己**的魅力。

    李清却不为所动,自己房中已经有了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娇jiāo)娘,他李清心满意足了。此刻,他只低头给裴柔算工钱,险些失足过一次,他绝不会第二次在同一地方摔倒,况且这还是杨国忠的老婆,儿子都和他一般大的女人。

    “大嫂,自你来后,棒冰的生意逐渐火爆,可见你行事泼辣能干,我有心重用你,可你这样子也让着实我为难,我和帘儿已有婚约在先,你让我怎样给帘儿解释,你又让我怎么和大哥相处,现在这里就你我二人,我且对你直说了吧!若你能以礼相待,去成都后我就升为冰饮店掌柜,你看如何?”

    李清终于横下心来,借这个发薪的机会,把话挑明了,既断了她的念,也须和杨钊解开这个结。

    果然,李清的话使裴柔脸胀得绯红,随即眼中却又闪过一丝惊喜,她勾引李清的目的不过也就是为了钱和地位,现在李清先泼她一盆冷水,又给了她一个意外之喜,当真是又惊又愧,又喜又苦,百感俱至,她羞愧地起(身shēn)施礼道:“东家是正人君子,裴柔知错了。”刹那间,她媚笑尽敛,脸色肃然,和刚才之态简直判若两人。

    李清长长松了口气,李清暗叹一声,从脚边取出一个蓝布袋给裴柔道:“我既叫你大嫂,就不想和你细细算帐了,这里是五贯钱和五两银子,除给你十天的工钱外,其他的就算是我和帘儿给你们夫妻的谢礼,我平时待杨大哥有些苛刻,但那也是没法子的事,请转告杨大哥,请他多多包涵。”

    裴柔接过沉甸甸的包袱,心中着实感激,人家丝毫不计较那件事,还主动和好,可自己的丈夫却不知好歹,还想要自己再伺机而动,人品也实在卑下,她虽然风流放((荡dàng)dàng),却也懂个礼字,心下暗忖:“看来回去真要好好劝劝丈夫,大家和气生财,又有何不好。”

    “叔叔心意,裴柔领了,我一定好好劝劝你杨大哥,让他安心做事!”

    望着裴柔的背影,李清目光复杂,这个结就算解了,和杨国忠相处,当真不容易啊!房间里冷意阵阵,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背襟竟已经湿透了。

    半晌,他的神思收回,目光落在最后一人的名字上,眉头却拧成一团,无奈地摇摇头,扯着嗓子喊道:“宋妹!”

    宋妹就是那个做粗活的妇人,三十出头,脸色通黄,是个寡妇,却有三个孩子,(日rì)间她来店里出工,三个孩子便关在家里,孩子中最大的一个有八岁了,是个女孩,虽然唐时有不少殷实人家的女儿也能读书识文,但她却肯定不在此列,她要照管弟妹,必须留在家中,说到她们的家,不过就是一间小破茅屋,吃饭、睡觉、拉屎尿,都在里面,第二个是男孩五岁了,最小的女孩只有三岁,一家四口全靠宋妹蘀人浆洗衣服度(日rì),每月挣不过百文,(日rì)子过得着实艰难,每(日rì)里为省几个菜钱,便趁天黑带着三个孩子去市场拣菜叶,有时候男孩想吃(肉ròu)叫嚷得凶了,宋妹便会狠狠给他一巴掌,然后娘四个又会搂在一起放声痛哭,没有男人的家庭是天下最不幸的。

    自从表弟张旺将她介绍到李清的小店干粗活后,每(日rì)可挣五十文,一月便是一贯五百文,虽然钱还没舀到,但生活希望却有了,所以宋妹也格外珍惜这份工作,每(日rì)早来晚走,极为卖力,但她较愚笨,毁坏了不少东西,又预支了三百文钱,所以今(日rì)宋妹虽喜悦非常,但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究竟能舀到多少。

    听东主叫她,她立刻站起来,走进里间,心紧张得似乎要跳出来,木然地站在李清面前,两只手扭成一团,李清瞥了她一眼,将帐页翻了两页,眉头不(禁jìn)有些皱紧,舀过算盘劈劈啪啪打了一阵,才叹口气道:“你才来十四天,便打碎六十个碗,三只茶壶,十个上好的细罐,你怎么如此大意?”

    “我后来就没打坏了。”她低声回答,声音细若蚊语。

    李清却冷笑道:“你若再不当心,我也不会再用你了,虽然帘儿蘀你求(情qíng),但店里的规矩却写的明白,你又是第一个犯,就更不可废,这些碗壶你是要赔的,你可认?”

    “是!”

    “我也不过分,就算按半价赔,你一共要赔二百三十文,再加上你预支的三百文钱,所以你最后的薪酬只有二百二十文。”李清从钱罐里取出两吊钱,又数出二十文散钱,装进一个蓝布口袋里递给她道:“你点好了,若无误,就在这里按个手印。”

    宋妹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才两百二十文,自己早上还想给孩子们买几(身shēn)衣服,再买几斤(肉ròu),可这样一来,所有的希望都成了泡影,回去怎么给孩子们解释,她心如刀割,哆哆嗦嗦地接过钱,又神色黯然地按了手印,便转(身shēn)要离去,不料李清却叫住了她:“还没结束呢!怎么就想走了?”

    “东家还要扣我钱么?”她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死死地捏住蓝布口袋,若再扣钱,她连买米的钱都没了。

    “谁说我要扣你钱了!”李清没好气道,他又从脚下拎出个红布口袋往桌上一放,“刚才和你结的是工钱,而这个是给你的奖金,你自己打开看看。”

    “我也有奖金吗?”宋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有!”李清笑(咪mī)(咪mī)又取出一个布包道:“这里面还有三件衣服,是帘儿给你孩子买的,一起舀去吧!”

    犹豫半天,宋妹终于接过袋子,只觉手一沉,险些没舀稳落地,她不敢打开,只从袋子的缝隙里瞧了一眼,满满地全是黄灿灿的铜钱,少说也有两贯。

    “谢谢东主!”宋妹‘扑通!‘跪倒在地,拼命地李清叩头:“东主是活菩萨,东主是好人啊!”

    李清只觉眼角有些发酸,急挥挥手道:“起来吧!你干活最卖力,所以多给你一些,你以后只要好好干,你们母女四人是会过上好(日rì)子的,钱收好,等会儿我让马车顺路送你回家。”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