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阆中(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杨钊?”李清只觉这名字隐隐有些耳熟,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过,他急忙回礼道:“杨大哥客气了,我昨晚只助你一百文,今天你却救了我一命,说起来,还是我赚了。”

    “公子,这不是用钱来衡量的。”帘儿听他商人气十足,忍不住低声劝道。

    不料杨钊哈哈大笑,拍拍李清的肩膀道:“兄弟(性xìng)(情qíng)中人,合我脾胃,千万莫虚伪了。”

    “刚才听杨大哥说是新都县县尉,可是来阆中出差?”李清已经遇到无数的官,真的要被官磨疯了,又听这杨钊也是个官,头顿时大了几分。

    “现在不是了”杨钊满脸苦笑:“我已经卸职了,混得穷困潦倒,也无颜回家,只得来阆中投靠昔(日rì)军中同僚,只是一(日rì)为客好,久住难为人啊!现在我到处借钱无门。”说到此,他眼睛微微一斜,向李清瞟去。

    他是要借钱,李清听出他的意思,一贯二贯或许行,可多了自己哪里又有?李清叹一口气,将目光转移到正在收拾东西的二女(身shēn)上:“小雨,你怎么啦?”

    “公子,东西都毁了!”小雨心疼地拾起被踩扁的壶,两颗晶莹的泪珠悄然垂落。

    “小雨,只要人没事就行,东西毁了再做一(套tào)就是,你们先收拾一下回家吧!我请杨大哥去喝杯酒。”李清心中暗忖:“授之与鱼不如授之与渔,以后自己做事会越来越大,没个帮手可真不行,这杨钊相貌堂堂,(身shēn)手也不错,更难得他头脑灵活,懂得擒贼擒王,而且看样子是穷困潦倒,此时正好收他做个帮手,只是杨钊这个名字好熟,唐朝姓杨的人是谁?杨贵妃?”

    突然,他惊得几乎要跳了起来,“杨钊不就是杨国忠吗?他就、就是站在自己眼前之人,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奸jiān)相杨国忠么?老天!老天!历史上说他曾穷困潦倒,难道就是现在吗?”

    渀佛从财神爷口袋里偷到了法宝,李清兴奋得直搓手:“呵呵!杨大哥想借钱,好说,好说,不过咱们先去喝一杯!”

    李清从杨贵妃想到了杨国忠,这才猛然记起杨钊就是杨国忠的原名,历史书上学过的,难怪觉得耳熟,他突然感觉自己象中了千万元的大奖,一时间,从天而降的元宝几乎要将他淹没,他上上下下打量这个传奇人物,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不是白脸鹰鼻三角眼,而是(身shēn)材高大,相貌堂堂,也是,若他长得龌龊,怎么可能博得极重外貌的李隆基的好感,刚才是怕他借钱,现在却是怕他不借了。

    他猜得没错,眼前的这个杨钊就是(日rì)后的杨国忠,他本是则天皇帝宠臣张易之之甥,生活浪((荡dàng)dàng),好赌好酒好色,被族人深恶,不得已,三十岁时从军,虽发奋图强,却得罪了当时的剑南节度使张宥,不被重用,退役得了个新都县县尉之职,三年任职满回家,好容易攒下一点点小钱,却在成都输个精光,还欠下一(屁pì)股赌债,想来阆州投靠故友,不料故友冷漠,用饭勺刮锅底来接待他,此时他已走到了穷途末路,昨夜酒楼受人恩惠,他认出是街头卖冰水之人,便想来再试试运气,不料正好救了李清,他嘴上说来还钱,可(身shēn)上分文皆无,只盼李清能再借给他一些。

    杨钊正不知该怎么开口借钱,却听李清要请他喝酒,借钱之事也有松动,心中大喜,二人来到附近一个小酒馆,点了几样小菜,要了两壶好酒,李清先举杯笑道:“今天多谢杨兄出手相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清,清水的清,字阳明,以后杨兄叫我李清或阳明皆可。”

    此时,李清已经从极度惊喜中冷静下来,这个杨国忠以市井的(身shēn)份慢慢爬到一人之下的位子,虽是靠裙带关系,但他本人也是极不简单之人,而且也决不是什么善类,自己可不要把他想简单了,反而被他一口吃掉,故李清也不急于提招揽之事,借钱之心也渐渐冷却,只谢他今(日rì)相助。

    杨钊将酒一口干了,细细品味一下,方才长长出一口气笑道:“李老弟客气了,昨天是你助我在先,今天只是巧合,不必放在心上。”他犹豫一下,又干笑两声试探道:“我今天才知,原来李老弟是做冰水生意的商人,这毒(日rì)头的,正值冰水需求旺季,李老弟的生意一定不错吧!。”

    他在想如果对方回答不错的话,自己就可开口借点盘缠回家,不料李清却轻描淡写答道:“今天杨兄也看到了,我昨天才出摊,今天摊就被砸了,哪里赚到什么钱,若不是杨兄帮我抢下钱罐,我们的晚饭还没有着落呢!”

    一席话听得杨钊大失所望,连脸上沮丧的神(情qíng)都无法掩饰,他低头不语,只管一口口喝着闷酒,李请见火候已到,又给他满上一杯酒笑道:“不知杨兄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哪有什么打算?老婆儿子没钱养活,靠人接济度(日rì),我潦倒如此,还奢谈什么打算,走一步混一步看了。”杨钊高高举起酒杯,眼中隐隐现出泪花,仰天叹道:“我年轻时不更事,但我已悔改,为何老天就不给我机会,还要惩罚我到几时?”

    他借酒抒怀,早引得周围的食客侧目,李清将他手按在桌上,盯着他的眼睛肃然道:“机会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怨天有何用?”

    “可是—”

    李清一摆手止住他的话头继续道:“我倒有个机会,不知杨兄可愿意?”

    杨钊大喜,“李老弟请说!”

    李清背靠回椅子,这才笑道:“我的摊子虽然砸了,但我想重新开始,而且要做大的,正好我人手不够,如果杨兄愿意的话,就来帮我一个夏天,我一个月开杨兄十贯钱,杨兄可愿意?”李清虽知他奇货可居,但此时却不能将他喂饱了,得牵着他的胃口,才能将他掌控在手中,自己将来要做大买卖,官场上没有人怎么行,但他却忘了,刚才还说自己没钱吃饭,可现在又想做大的。

    果然,杨钊听说一个月可舀到十贯,就算将他老婆再送回((妓jì)jì)院也挣不了这么多,哪有不肯干之理,又怕李清反悔,立刻轰然应道:“如此,我今晚上就将行李搬来与李兄弟同住。”这却是因为他实在受不了别人的白眼。

    李清吓了一跳,这杨钊品行不端,好赌好色,怎能让他搬来与自己同住,就算他不会偷走自己的秘方,但帘儿和小雨是两个年轻女孩,更要防着他,就凭这一点,李清也绝不会吝啬多开一份房租钱,想到此,他急道:“我以后想租房开店,聘杨兄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让杨兄住在店里,维护小店安全,这样,杨兄再忍两天,我明儿就去租门面,再买些橱柜家什,最迟后天杨兄就可以搬来,届时我将店里的地址放在这个小店掌柜这里,杨兄直接问他要就是。”

    和杨国忠分手,一轮昏黄的弯月已经悄然挂上树梢,在云中时隐时现,要下雨了,借着惨淡的月色,李清快步朝家走去,他依旧心潮起伏,今天竟遇到了杨国忠,现在是天宝二年,再过几年杨国忠就开始在京中走红,这绝对是一张至尊牌,有这个后台,自己将来绝对富可敌国,别墅、宝马招之即来。

    他越想越美,渀佛看见自己躺在美人堆里,说不尽的风流快活,说不定还可混个官做做,脸一板,惊堂木重拍:来人,将孙举人、柳随风拖下去打二十、不!一百大板!呵呵....

    今天的际遇不亚于战国时吕不韦遇到子楚,奇货可居啊!可杨国忠又如何进京,李清却一点头绪都没有,应该是杨贵妃的关系,或许是随杨贵妃的两个姐姐一起进京的,或许是杨国忠主动去投靠,直想得李清的头大了起来,“管他娘的,只要牢牢将他撰在手心,以后的事就顺其自然。”他暗暗打定了主意,思路又转到眼前上来,早晨的遭遇让他下定决心,要想不被别人模渀,就必须有自己的独创,而且要提高产品档次,提高品牌,才可能获取高额利润,租房开店是一方面,但高档冰品,他想到了冰淇淋和刨冰,可以做个蛋筒冰淇淋,做蛋筒是很容易的,他原来住的新村门口就天天有人摆个摊做蛋卷,但刨冰暂不能做,极易被人学去,他的棒冰也就完了,李清的心开始(热rè)起来,加快脚步朝家里走去。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