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仪陇小摊(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这次,命运之神再没有捉弄李清,他得到了满满五瓮纯净晶白的硝,三贯钱,当他把三贯钱放在那女人的面前时,她简直把他当成了再生的菩萨,那磕头下跪、那供着哄着就不必说了,如果她再年轻二十岁,如果她脸的皱纹再少个百十道,如果她(屁pì)股后面跟着的娃再少五、六个,那、那种事的发生,恐怕真是菩萨来,也阻挡不住了,呵呵!扯远了。当下,李清雇了辆骡车,将这些发财之雪拉回了家。

    “公子,你要用这种东西做冰吗?”帘儿一脸疑惑,这些很象是在墙边灶角常见到白霜,它也能制冰?

    “能!你就相信我好了。”话虽这样说,李清却委实一点底也没有,这听的想的和自己动手((操cāo)cāo)作俨然是两回事,怎么个搭配比例,是将硝直接放进水里,还是另有它法,他也是一头雾水,李清抬头看了看一脸期望的帘儿,一咬牙道:“帘儿,你先去打两桶清水来。”

    打来的井水冰凉彻骨,他咕嘟喝了一大口,浑(身shēn)颤个激灵,冻几乎连肠子都凝固起来,半晌,他才恨恨道:“有这井水,还要做什么冰!”

    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工了,先在他的洗脚盆里倒上半桶水,帘儿本以为他要先洗盆,不料见他竟直接要放硝了。

    “公子!”她的脸微微胀红起来,“这盆不先洗洗吗?”

    “打这两桶水,你也不容易,浪费了可惜,我就先舀它做个实验。”嘴上说得温(情qíng),只是这实验若成功,他还舍不舍得再把冰扔掉,就难说了,他前世是做会计的,对他来说,一文钱也是钱啊!

    他用木勺浅浅刮起一层晶莹之雪,嘴里还念道:“这是二文钱的成本,进研制费科目。”不料会计改行做工程师,这动手能力差些,手一抖,一勺晶雪全部撒入了水中,“糟糕!”他扑在盆边,想用木勺再捞回一文钱的本来,可是水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硝粉入水,淡淡地散开,水渐渐浑浊,成了灰白色,随即水开始翻腾起来,就渀佛是生石灰进了水,盆面上冒出腾腾白气,帘儿也被这异象所吸引,目不转睛地盯着盆面,很快水不再沸腾,开始凝固起来,水面上形成了一道道冰特有的波纹。

    “哈!成功了!”李清欢呼一声,(禁jìn)不住手舞足蹈,腰肢乱扭,俨如后世(射shè)进致胜一球的拉美球员,帘儿眼睛也睁得老大,不可置信地摸摸冰面,突然也一声(娇jiāo)呼,返(身shēn)跑回厨房舀家伙去了。

    “让我来尝尝!”李清用菜刀好容易撬下一块,正要放进口中,手却停住了,倒不是他想起这脚盆未洗,而是担心这冰有毒怎么办,搞不好出师未捷(身shēn)先死,那他的宏图大业,还有他的如花美眷,都将赴之流水。

    李清瞥见门口探头探脑的大黄狗,便眼珠一转,笑(咪mī)(咪mī)地招招手,“来!你先来”,那神(情qíng)渀佛是个九世善人,舀一根大骨头,给饥寒交迫的狗儿赈灾,或许是大黄狗饿极,要不就是李清的伪善迷惑了它,它一步步走来,伸出血红的舌头添了((舔tiǎn)tiǎn)冰块,上当似的后退两步,不肯再动口。

    李清觉得添一((舔tiǎn)tiǎn)的份量似乎不够,当即将冰敲碎,抓起一把,掰开狗嘴硬塞了进去,口中犹自念道:“你死了,我就给你葬在那棵蜀树下。”

    狗儿呜咽跑开,李清哪肯放过这个青年自愿者,一路追了出去,半天,他才神采飞扬回来,不用说,那位青年自愿者自然是活蹦乱跳、健康无恙。

    进屋却见帘儿手里捧一块冰,眉头皱成一条线,李清失声叫道:“帘儿,你怎么也吃!”

    “冰倒是冰,就是太咸了些,而且颜色也难看,这、这怎么能卖得出去?”帘儿直皱眉头,担忧地问道。

    李清倒不急着回答,而是前前后后将她细细打量一番,确定无异象,这才放心下来,这狗做实验的局限(性xìng)很大,它的肠胃和人就大不相同,就算人吃了不死,但头疼脑(热rè)拉肚子的,也是件麻烦事,他本想自己亲试,不料帘儿却抢了先。

    “咸一点不是问题,刚才我硝粉放多了些,再多试几次就行了。”李清取出几百文钱递给她道:“你去买些水果和糖,对了!再去将那个黑脸铁匠叫来,我有东西要找他做。”

    李清自然不会只卖纯冰水,品种繁多才是生财之道,他随后又试了几次,渐渐地也摸出些门道来,最后只有一丝淡淡地咸味,若加点糖,就是一根上好的盐水棒冰。

    随后两天,李清用水果和糖配出了冰镇酸梅汤、冰镇西瓜汁,又请木匠制了些做冰棒的木模,请铁匠打了几把硕大的铁皮水壶,再租了辆骡车,一切就绪,就等选个黄道吉(日rì)就上街大试(身shēn)手。

    这(日rì)是李清选的吉(日rì),他一不看黄历,二不问风水,只仰头看天,(日rì)头火辣辣,蒸出一(身shēn)汗,这就是他的黄道吉(日rì)。

    刚进城门就发现无数的人向城中心涌去,渀佛那里放有一块巨大的磁石,将四周的铁末粉屑都吸了过去,李清扯住一老汉笑问道:“老丈,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大家都赶去。”

    老汉正急着赶路,被他拉住,挣了两下,却没挣脱,只得缀缀盯了他一眼,又掩饰不住眼中兴奋道:“前面有摸彩的,听说昨(日rì)有人用十文钱就摸到一头牛,我今天也是去试试手气,再不济也能摸把锄头吧!”

    说完,趁李清分神,一把挣脱他的手,两步便跑得不见踪影。

    李清诧异,这王狱头好快的手脚,才几天,便开始了,转而又心中大喜,这摸奖挤出一(身shēn)臭汗,不正想喝碗冰镇酸梅汤么?

    骡车行至离别桥,只见人山人海,到处是做着发财梦的痴男痴女,空中、地上,飘舞着金光灿灿元宝形的彩票,若李清不知内(情qíng),定会当成是哪家大户出殡呢!

    骡车体积太大,很快便将路堵住,后面早有不耐烦的人吼叫起来,李清急将骡车拉到边上,寻一棵柳树摆下了摊子,天气炎(热rè),他便用后世冰棒大妈的法子,做几个双层大木箱,放进包了纸的棒冰,又用几(床chuáng)厚厚的被褥盖得严严实实。

    先安一张桌子,放上两只大铁壶,又一溜摆下二十个粗瓷碗,李清便扯着喉咙叫喊开来:“天气(热rè)得慌,来碗冰镇酸梅汤!各位!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

    有了办彩票的经历,他的脸皮也就厚了很多,但效果却不及帘儿,她只用清脆甜糯的声音轻轻叫上两声,便上来几个粗壮老农,咕嘟咕嘟,喝下几碗最便宜的盐水冰汤,几枚黄灿灿的开元通宝叮当入瓮,不一会儿,桌上粗瓷碗便换了一轮,瓮里的钱也薄薄摊上一层,不过这里面却没有一枚钱是冲着李清的面子来的。

    虽然魅力欠缺,但现代人的脑子却在,他见旁边一小童正在哭叫要糖葫芦串,眼珠一转,便取出一根红通通的西瓜棒冰凑上去,捏捏他粉都都小脸蛋笑道:“小弟弟,想要这个吗?”

    那小童立刻被这历史上的第一根棒冰吸引住了,红通通的颜色、冒着丝丝的冷气、还有淡淡的甜香,对他绝对是致命的(诱yòu)惑,小童((舔tiǎn)tiǎn)了下舌头,怯生生地仰头朝娘望去,他的娘正在对彩票,她撕掉粘住奖号的红纸,极度兴奋的眼光顿时黯淡下来,随手便将金灿灿的元宝纸扔掉,却感觉裙子似要被儿子扯下来了,急忙一巴掌朝儿子的手拍去,正好看见李清正用棒冰在勾引儿子,她手上只剩五文钱,打算再去摸一张,那有闲钱买这个,正要怒斥李清,却听他对儿子道:“这棒冰送你,不要钱,只是有人问你在哪里买的,你就叫他来找我,好不好?”

    “不要钱?”那妇人立刻笑逐颜开,一把夺过棒冰,塞进儿子嘴里,拖着他摸彩去了,李清遗憾地摇摇头暗叹:“她难道不知道么?她已经创造了历史,她儿子吃的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根棒冰。”不过,他这一招似乎有了效果,片刻功夫,就有十几个小童跑来,吵着嚷着要买那个红通通的冰块,很快,如滚雪球一般,更多的孩子跑来要买,最后人手一只,就象后世流行的气球。

    只一个时辰,李清就已经有几百文钱进帐,他和他和帘儿都喊得口干舌躁,便各取一根棒冰在口,两人相视一笑,帘儿突然想到什么,又取了一根给那赶车的骡夫,他也刚刚摸完奖回来,手气不错,五文钱便摸到把铮明瓦亮的锄头,少说也值五十文,他正(爱ài)不释手抚摸锄头,渀佛回到当年的洞房花烛夜,突见好心的小姑娘递来根棒冰,赶紧慌慌张张接了,砸巴两口笑道:“这玩意儿不错,你们怎么也不弄个摸奖什么的?”

    帘儿却笑道:“这摸奖的法子还是我家公子想出来的,公子是吧!”却没见李清答应,扭头一看,只见他直勾勾地盯着摸奖的人流,半天,才猛然一拍自己的脑门喊道:“我怎么这么蠢呢!”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