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以直报怨 (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高月 书名:大唐万户侯
    “李公子,这些杂事不需你动手,我来!我来!”

    张才一把抢过李清手上的扫帚,埋怨道:“若被老爷夫人看见,又该扣我月钱了。”

    自老爷当着合府上下将西席聘书交给李清,并宣布李清享受管家待遇后,众人看他的眼神和态度便开始有了变化,羡慕、嫉妒、崇拜、巴结,不一而足。

    “不妨事,实在没什么可做的,久不动倒要生病了。”

    前世,姑且叫前世吧!李清是办公室的小弟,每天早晨第一个来,扫地、拖地、打水、给几位大伯大婶泡茶,都是他的事,到了唐朝突然不做,倒有些不自在起来。清晨他见几片枯叶在小院飘卷,便忍不住拾起了久违的扫帚。

    “小才哥,你.....”话语未出就被急促的惊惶声打断,“不!不!公子叫我阿才好了,我还小公子一岁,实在担不起。”

    李清笑笑道:“如何,我教你的法子可灵?”

    张才眼中露出一抹感激的神色,“公子教我的法子,还真灵,昨晚荷花她、她—”他脸一红,喃喃说不出口。

    上元节后,张才便开始追求荷花,荷花虽对李清的(爱ài)(情qíng)之火刚刚熄灭,但对这个看腻了眼的二等家人却委实没有兴趣,李清便教了张才一招,让他(日rì)(日rì)去山中摘梅送给荷花,十(日rì)后再突然中止,那荷花刚刚品到男人的温柔,突地失去,不(禁jìn)怅然若失,一缕相思竟绕在了张才的(身shēn)上。

    “我知道了,明儿我就给夫人说说(情qíng),让她把荷花许给你吧!”李清突然有些怜悯张才,男人若没有钱和地位,他如何留得住象荷花那种女人的心呢?

    “公子恩(情qíng),张才(日rì)后必报!”张才感激道,他也知道夫人对李清青睐有加,又歉疚于他,他去说,此事不定真的成了。

    李清却暗道:“看他的样子,不象是装的,是时候了。”便拍拍张才的肩膀诚挚道:“阿才,你真的很喜欢荷花吗?你可要想清楚,她的(性xìng)子,你受得了么?”

    张才低头无语,半晌,眼中迸出痛苦地神色,荷花的多(情qíng),让他难以承受,可他真是很喜欢她,她的从前或将来,也只能默默的忍了,所谓‘贫((贱jiàn)jiàn)夫妻百事哀’他又能如何?

    “你来!我有话对你说。”

    上元夜被辱的伤痛并没有随时间被李清淡忘,相反,它慢慢沉淀下来,在他心中酝酿,(日rì)久弥深,(日rì)久弥稠,仇恨的种子只要落根,他就一定会让它破土而出,长成参天大树。

    他象一头(欲yù)复仇的狼,用恒古不变的耐心,在寻找和等待机会,现在机会已经找到,计划也已拟好,只是还需寻找利益相关者的配合,才能更狠更准地打击共同的敌人,由此李清想到了二管家张禄,‘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为使张禄自已找上门,李清的目光便落到了张才(身shēn)上。

    李清将张才带到屋内,关上门,这才郑重道:“我有一个办法让你当上二管家,你可愿意?”

    张才一呆,他就是二管家张禄的心腹,让他夺张禄的饭碗,这、这怎么可以!李清却笑笑道:“届时张禄做了大管家,你做二管家又有何不可?”

    张才这才恍然,原来李清是想对张福下手了,自己就奇怪,吃了那么大的亏,他居然忍了,正想佩服他的气量,不料他还是不放过他们。

    “你按照我的法子去做,我保你能做上二管家的位子。”说完便在张才耳边低语几句,张才骇然,“李公子,这能行吗?若查出来是我说的,我、我—”他低头细声道:“我恐怕不行的!”

    李清脸一沉,喝道:“男儿大丈夫,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将来你还能做什么大事,象你这样子,还可能留得住荷花的心吗?去吧!去吧!我也不给夫人说了,省得将来看你可怜!”

    “我—”张才额头上青筋暴起,大吼道:“你休要辱我,此事我做就是!”

    ......

    次(日rì),张府里便有传言起,说那张福与他的表妹,也就是二夫人,自幼定亲,只因她贪图富贵,才撇了张福嫁给老爷。又过了几天,这件风流韵事愈演愈烈,说张福至今未婚,就是难忘旧(情qíng),还有人看见上元夜张福偷偷进了二夫人的房,呆了两个时辰才出来,而且衣服也穿反了,说得活灵活现,宛如亲见。

    此话后来也传到张福的耳里,他暴跳如雷,连查了几天,也查不出这谣言的源头,直到连夫人的丫鬟也开始打趣他,他才开始惶恐起来,急找老爷想解释清楚此事,不料张员外只冷冷一笑,一语不发,张福更加害怕,不知该如何是好,好在只几天后,此谣言便息了,他才长长松了口气。

    这天夜里,一道黑影从李清窗前闪过,随即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门没锁,请进!”黑影闪了进来,又返(身shēn)将门锁了,李清淡淡道:“二管家,我等你多时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灯点亮了,昏黄的光影里现出张禄团团的胖脸。

    “我以为你昨天就该来,不料却多等了一天。”

    “我昨天正好有事。”张禄的眼睛突然紧紧((逼bī)bī)视着李清,冷冷道:“这么说,那些谣言果真是你炮制的?”

    “此话问得多余”李清笑了笑:“如果张才不告诉你,你会找到我吗?”

    “你怎么知道张才会告诉我?”张禄一脸诧异。

    “自然,他想做二管家,没有你的支持怎么行,来!请坐下说话,你站在那里,我不舒服。”

    张禄拉把椅子坐下,盯着李清浅浅的笑容,他心中极为震惊,此人为了报复张福,便以荷花为(诱yòu)饵,引张才蘀他卖命,但他用张才的真正目的,却是要将自己请来,心计之深,是他首次遇到。

    “你怎么能给张才许二管家的位子,这能办到吗?”

    李清却摇摇头道:“你以为张福一走,你真能做总管家吗?如果你这样想就错了,张福迟迟不走,就是因为老爷一直护着,只有张福在,老爷才有一点说话的余地,而这次若让张福走了,夫人必会给老爷一个面子,再挑一个管家顶上,这时候你若想法子不让张才上去,难道还想再等一个对头来吗?”

    张禄一凛,确实,若不能让自己人来做,那必然是老爷现在管庄园的张笀上来,此人心黑手辣,比那张福更坏几分,而且和自己的关系也极僵。

    想到这,他急问道:“那我去求求夫人,让张才做二管家,张才的父亲也是夫人陪嫁来的,应该没问题。”

    不料李清却冷笑一声道:“你去求,只怕张才更没有希望,不管是夫人还是老爷,都不愿一个管家独掌大权,最好两个管家互不买帐,才能平衡这管家之权,若不是张福引来二夫人,夫人还真不想赶走他,你们相处了十几年,连这点都看不出吗?”

    制造手下人的矛盾,是做领导基本艺术,这门学问,李清在他的办公室天天耳闻目染,从古至今,无不亦然。

    或许是当局者迷的缘故,张禄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他呆住了,那感觉,渀佛猛喝一大口浓浓的苦丁茶,先入口苦涩不堪,随即慢慢地被他品出味儿来,说得太对了,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吗?这十几年来,夫人用他、贬他,不断制造他的张福的矛盾,原来竟然是这个缘故。张禄突然觉得自己象一具玩偶,被人牵着线((荡dàng)dàng)了十几年,他长长叹了口气,神(情qíng)忧郁落寞。

    “二管家也不必太放在心上”李清微微一笑,他的目的是要牵住张禄的鼻子,他才肯完全配合自己的计划,又细细劝道:“其实,二管家也没有什么损失,真到有事了,夫人还是会偏向你,毕竟你是她从娘家带来的,忠心不二!”

    “忠心不二!”张禄点点头,说得不错,如今他能占上风的,就是凭他对夫人的忠心不二,一个激灵,张禄突然如梦方醒,他有些吃惊地望着李清,渀佛到今天才认识他,他、他才来多久,竟把这件事看得如此透彻。

    李清笑笑道:“二管家不必多想我怎么会知道,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若你不是当局人,也会明白,至于张才之事我来说,夫人会听的,只是—”

    李清笑容突敛,((逼bī)bī)视张禄的眼睛,压低声音一字一句道:“只是我们需先联手赶走张福”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万户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