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小心

    <---凤舞文学网--->

    造故事是我的强项,我可以张口就来,不带打什么是那是对象的问题,面对小朋友,编个童话故事那就是信手拈来,面对一些不知道我背景的人,我也是可以胡乱的说,不用担心会被揭穿,同样的,对于叶志迁乃至苏聂中甚至无银老头他们我也是编造过很多的故事的。--凤舞文学网--<>面对着这些人我好像并没有什么压力,而且当时编造故事不过是为了更好的给自己开脱。不让他们对于我的奇思妙想和一些古怪的行动产生过分的好奇心。但是这一次可不同,我面对的可是叶德陵,而且在我失踪的这段时间之内,我相信叶德陵在找寻我这一方面也是下注了一定的精力的,所以,我想要对他编故事本就具有一定的难度。更何况,我这一次的编造故事,目的还变得不那么单纯了。

    那么我该怎么编造我这段时间的经历呢?

    这个头疼的问题如果想明白了,我担心天斗已经亮了。居然还跟我说让我好好休息,就这么一个大包袱扔给我,我还怎么好好休息啊?

    想不明白的我已经不打算一切靠自己了,既然有着问,我跟太子下又是合作的伙伴关系,那么凭什么这个问题要我一个人想,到最后我想出来的并不完善的计划的后果又要我一个人来背?

    我还不如把自己的问说出来,让太子下帮我参谋参谋,这样一来,我也算是跟太子下商量了,就算最后的结果令人不那么满意,那也就说明了可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

    想当初,太子就是拿这一招来对付我的。什么问题都有意没意的说出来,摆在我的面前,明摆着让我表意见。好了,一旦我表了意见,那我就必须要跟太子下责任共担了。这是两个人商量之后的结果啊能怪得了谁,只能说当时的我并没有看透看穿太子下的谋诡计现在我自己也要使这一招了,我才现,原来这当中也有着它自己的学问呢。真是,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成长啊,只要努力的现上到处都是学问,到处都是值得效法的方法。就看你到底有没有遇到这样的事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一把拉住已经想要走出这个留给我休息的办公卧室的太子下,摆出一副不耻下问,并且非常诚恳求教的模样,露出比较无辜而且非常纯洁善良的眼神,轻声问道:“那个,太子下儿个咱们出宫。--凤-舞-文-学-网--我们分开之后,我可以去见我以前的那些手下吗?”

    “我自主活动了,想不想见是你自己的事啊。”太子下同样露出了无辜并且和善的表了等于没答的说道。

    我在心底无奈的翻了白眼,心想这算是白问了。这就知道扔有毒骨头的太子下还真是耐得住子是要将我检验到底,一点点风声和通融都不放给我。好,我忍。我就自己决定给你看。

    但是,有一个问题,总该帮我参谋参谋了吧?这个问题搞不好是要关系到我们这么长时间筹划的密谋的结果的。

    于是。吞了吞口水。非常耐心地继续维持自己诚恳地表和好问地神。再次开口咨询问道:“那么。明天出了宫之后。如果我不小心。我是说假如我不够小心。然后我就碰到了叶德陵。那么如果他问我一些比较敏感地问题地话。你说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呢?”

    “我相信你会小心地。”太子下也非常耐心并且诚恳地劝慰我说道。那口气风淡云轻地像是说你知道左手和右手地区别地吧?

    我这一次不再在心里翻白眼了。我直接翻白眼给太子下看。已经忍不住地没有好脾气地说道:“我当然会小心啊。但是如果还是不够小心呢?你也是知道地。我在京城市面上可不是无名之辈。很多人见过我。还有很多人认识我。我再小心也还是有可能有差错地啊。”

    “这样啊……”太子下故意拖长了音。

    我再次翻白眼。虽然说。刚开始说出这一串气话地时候。我是有所后悔地。毕竟这不是未来地臣子对于未来地君王该有地那种态度。而且我一向都比较内敛和善于控制绪。这一次真地有些失控。这都是因为太子下有别于平时地行为方式给刺激地。要是从开始到现在。太子下都是这一副德行地话。我相信这段时间内。我就不会那么辛苦。这么战战兢兢了。

    但是。当听到太子阳怪气地一声“这样啊……”之后。我就完全不后悔刚刚地那一串话。我都觉得自己说地不够严重。说地不够直接。真是地。要说在京城大街上地知名度。说不定我这一个女企业家还大过他这一个堂堂一国太子呢。到底谁比谁横啊?居然这么应付我。敷衍我……惹毛了我。我也是不管后果。不计代价

    下又不是我的天下,失败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失败,到落地或其他什么不得好死什么什么的,我相信都会有一群的人给我垫底的,我怕什么呀。什么都没有带来过,带不走任何东西我也没有什么损失,搞不定我这一乱来,还把自己给弄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去了呢?你们这儿世界的阎罗王估计都不敢收我,怎么滴?

    哼哼……但是想是这么想,但是最终我也没有这么说出来,这么去做。

    我只是脸色已经不太好的接口道:“对啊,就是这样,太子下您看,怎么样最好呢?”

    “如果你要我表达意见的话,那么,我觉得还是什么都不说的比较好。”太子下收起阳怪气的声音,但是神还是比较慵懒。

    这样的太子下让我非常的不习惯,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说道:“太子下的意思是,如果被现了,如果被叶德陵追问,问了很多有限制的问题的话,我还是保持缄默比较好,是吗?”我似乎抓住了太子下说话的重点和倾向了。

    “但是我还是觉你会小心的。”太子下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就留下一个背影对我招招手,然后就这样给走了。

    我留在原地点了点头,如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我想我应该是明白了太子下的那些不明不白的那些话的内在含义了。

    太子下说“我相信你会小心的……”,其实言下之意就是让我尽量小心不要被叶德陵的人现我的行踪,这句话再往下推一点就可以得出了,也就是在目前的形势下,我的份和仍然安然无恙的存活这个秘密还不能在这个时候曝光。如果还要往下推一下的话,那就是太子下跟我分开的那个活动肯定也是跟叶德陵有关的,如果我不小心就这么暴露的话,可能会连累或影响到他那一边的计划的行事。所以,他才会说“要我小心”。其实,太子下说的那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要务必小心,要是坏了我的计划,回来有你好看。”

    我想着想着又点了点,没错,没错,就是这样的。太子下就是这个意思。可是,太子下从来都不是一个下命令含含糊糊的人啊。

    那么,一次太子下是怎么了?他这么吞吞吐吐背后想的是什么?难道说,他怕提前把话说明了,说绝了,而我却没有做到的话,我们都比较难下台?

    这有能,但是可能不大。太子下如果是一个这么替别人着想的人的话,我可真的要谢天谢地,遇到良主了。但是很明显的,太子下绝不可能会是这样的人。就算他是,他也不会对我这样,毕竟我是他防范和利用的对象。我们之间如果一定要有感的话,那也是朝夕相对的生意伙伴的那种感。除此之外,就算是有了别的什么感,我也相信太子下会在最开始的时候掐灭它。太子下就是理的表率,太子下就是无的代言人。

    而可怜而又可悲的是,或在太子下的心目中,印象里,我可能才是理的表率,我才是那个无的代言人。正因为此,所以我们才能够如此合作默契,正因为此,所以我们才能够如此如此一致的没命玩命的不用相互督促的工作。也正因为此,我们才会成为相互提防,相互警惕的对象。我们都太理,也太冷血,都是为了目的而会无所不用其极的人。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为了同一件事共同奋斗的时候,我们是最佳拍档,我们是相互信赖的智囊和无敌精力作战器。可是,这样的两个人也很容易相互猜忌,毕竟大家都不是省油的灯,大家都对对方无形的产生了很大的压力乃至威胁。这是一个可以随时威胁自己的存在。我心里常常这样想,以己推人,我就知道,太子下也肯定会常常这样想我了。

    而既然太子下要我小心行事,那我就一定会小心行事了,毕竟我现在的小命完全不由自己掌控,更何况,从心底里来说,我也真的是把太子下当做自己的合作伙伴来看待了。

    既然独善其已经完全不可能了,那么脚踏两只船像根芦苇草一样摇摆不定倒不如趁现在就给自己选择一条明确的道路,然后用自己的能力将这条路铺平了,铺光明宽敞了。我自己其实早很长时间就已经下定了这一个决心了,但是我知道太子下并不知道,或说知道了也并不一定会相信。所以,我需要靠这一次的这个检验过程来证明自己。

    因此,我务必小心。至于真的小心不足还是被叶德陵逮到个正着,那也已经有了太子下隐晦的暗示了。那就是一问三不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