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喂狗?

    <---凤舞文学网--->

    在我极度觉得奇怪的时候,太子下仿佛终于醒悟了:+看向他时,这个城府极深的男人的脸上已经找不到任何刚刚我所见到过的迷茫或者朦胧了他有的只有难以捉摸的面无表,以及明晃晃的直视你眼底乃至心底的锐利眼神。--凤舞文学网--我知道,他又在研究我了,他又在提防我了,而这一次不知道他在研究我的什么,仿佛并不没有研究出什么结果般的有一瞬间的恍惚。不过,已经无所谓了,不管他刚刚想了什么,迷惑了什么,此刻,太子下又已经恢复过来了。从他带着精光的眼神当中,我知道,工作该继续了,他已经调整好了状态。

    而我,在他面前不许开小差,不许工作时候心有旁骛,这一切都会引起他的怀疑和谨慎,而这一点点的心都是我在极力避免的,因为,我还想继续活着,继续展望自己的未来。

    “叶德陵单独召集了管事们?叶实单独召集了叶家旁支本家?我们的危机到来了吗?”太子下语气平淡的问道。

    我马上点了点头,然后脑袋里转了转之后,说道:“叶家拉拢旁支和本家的所有生力力量,用婚姻成事来稳定力量,我们不可能再坐视不管了。”

    “所以呢?”太子下挑了挑眉,“不耻下问”的问道。

    “现在叶德陵的法正在奏效,叶德陵的计策正在运行时候想要让叶德陵跟叶家的旁支和本家反目成仇那是不可能的。而叶德陵的这一招一出,想要把本来不怎么亲近叶德陵的那些人召集到我们这一边就比较难办了。现在不只是我们在摩拳擦掌在以防不测,叶德陵认识到事态走向的异常之后,也开始步步为营的保守行进着。”

    “是叶德陵……叶德陵要分裂们的计策啊。”太子下总结道。

    “是啊,叶实经和叶家本家和有力量的旁支单独会过面了体谈了什么虽然不得而知,但是真正目的已经昭然若揭、路人皆知了。否则,还有什么解释能够说明那些叶家本家以及有力量的旁支的女子浩浩进入叶家的安国侯府呢?”

    “但是,真正分裂的是叶陵和叶家人自己的这方阵营,难道不是吗?”太子下很难得的面露微笑,悠悠问道。--凤舞文学网--

    我了一惊,不明白的看向他。在这个信息还没有得出来之前,在这样的势下,太子下一直在暗藏不露的睡大觉,他将所有的信息查看权和处理权交给我来应付边的王公公也只是我的下手和副手。明面上,太子下仿佛是推举了我,他让方方面面都清楚了我的地位和权力,但是他自己却什么都不做来没有过的浑然大睡。我一直以为他是在养精蓄锐,或者说是因为暂时想不出应对的措施以在调整自己的状态。

    但是刚刚。我个回头。一个转却发现他在若有所思而且迷茫地盯着我看。很显然。他并不是放心了我。更不是想要把我给踹了论是哪一者现在都还不是时候。在完全胜利之前放心我是绝不可能那样地。而在完全胜利之前踹了我是绝对不可能发生地。因为经历了前期对战叶德陵地胜利之后子下应该已经知道一点了。那就是在紧要关头我地一些计策和良谋是可以再紧急状态中力挽狂澜地。这样地一种充沛而富有期待地力量不可估量不可或缺。当然不可失去。

    “看来。我们出宫一趟了。”太子下叹了一口气。然后悠悠说道。

    “出宫?”我不相信自己地耳朵。再次看向太子下。他对着我点了点头。我还是不怎么相信。

    其实。按照目前地状况来说。我和太子下早就应该出宫一趟。实地自己收集报然后亲眼观察一番地。但是。太子下一个人出宫可能效用不大。因为没有一个可以分析和商量地人在边。太子下自己一个人出去。还是要带着信息回来。然后再分析、再商量、再处理……这跟我们没有出宫其实是一样地。至少从信息地传递和反馈地效率这方面来看。就是如此。

    可是。让我跟随着太子下出宫这又不是我能够主动提出来地要求。毕竟。我是一个人质。我被扣押地是自己地劳动力和自己地智商。乃至同时被绑在我这个人上地资金和有价值地所有。所以说。我一个人系多样。乖乖被关在宫中是最为保险不过地。

    更

    太子下可从来就没有真正相信过我,我这个人质当然也还是一个人质而已。谁见过绑票的人,在赎金拿到手之前,将票放出去放风的?那还不是能看管的多紧,就看管的多紧?

    其实,我知道太子下也明晓,从目前的处境来看,继续将我关锁在宫内,其实我的作用和效率是会有所影响的。但是,没有把握的事太子下又绝对不会做。

    效率受到影响总比整个结局受到影响要好的多。所以说,即便他再想让我亲自出宫探查一番,当机立断做出决策,也不可能轻易让我成行。

    我就是这样半路被莫名其妙的掳回来的,宫外的我的人地毯式搜索寻找我的脚步没有停,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没有减,只要在宫外看到我一面,相信他们就能顺藤摸瓜,然后知道我的处境,知道我被什么人怎么样了。说不定,这一次不成熟的出宫就是包子打狗的一次冒险行动。说不定,我就这样一脚踏出了宫门,然后再也不回来了。不仅不回来了,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而心急火燎的投入到了叶德陵的那方阵营中寻求救助了。

    以我知道的太子下这一边的机密和信息来看,叶德陵当然是非常欢迎我的了。而其实,到那个时候,我都已经不用有什么作为了,只要我拿出一丝丁点的真凭实据证实这一次米粮价格站的幕后主脑就是太子下,那么或许一切就提早结束了,一切的对弈,一切的搏斗,都在没有分出胜负之前自然有了输赢。

    这样的局面,或是太子下做梦中经常会出现的噩梦环节。梦越真,行动越受阻限,一切冒险行动也随之越加谨慎小心的不被采取。这是此刻仍然处于劣势的太子下必然会如此做的规律。

    因为,即便我是太子下,也会这么做的。谁都不想一着走错满盘皆输,这样的失败谁都受不了。太子下当然也是了。

    可是,难道说在时机就成熟了吗?还是说,他变了,开始不那么多,转而选择大胆相信我了?我还是不太肯定,于是再次确定的问道:“太子下,您是说让我跟您一起出宫吗?”

    “怎么?你不想?”太子下有直接回答我的问,反而是反问了一句,但是就像是反问句表示的是肯定的意思一样,这个反问句同样表达了肯定的意思。我有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既然已经确定了,那也不会是我想不想就能左右的事了。

    当,我很想出宫,但是既然太子下不许,那么我就不可能活着踏出宫门一步。而如今,我还没有想过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出宫,但是既然太子下说了要我出宫,我就不可能不活着踏出宫门那一步。

    “可是,我们似还没到可以曝光的时候。就算是我们可以化了妆、易了容,但是难保我们会不会被发现,只要被叶德陵的任何眼线发现了我跟太子下您在一起的线索,那都很容易给叶德陵造成联想的可能的。只要他一联想,很容易就能发现真相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就等于是暴露了啊。”我中肯的提出自己的看法,这是我和太子下出宫前必然要考虑的问题。

    “所以,这一出宫我们既不化妆也不易容。”太子下淡淡说道。

    “什么?”难道我又听错了?“既不化妆,也不易容。难道就以这个样子出去吗?那就不用曝光了,只要我们一站在一起,那就等于是直接被揭穿了嘛。”

    “但是,如果我们不站在一起呢?”太子下难得有耐心的一次又一次为我的问解答。

    “难道……难道太子下是想要让我们单独出宫,单独出现了大众的面前?”不能说我太迟钝,实在是这个答案太过匪夷所思,一般况下,我怎么会往这个方向去想?用脚趾头想想也绝对不可能的嘛!绑票者不但放了票出去望风,还让他单独行动,自由活动。那就已经不是包子打狗了,那根本就是亲手喂狗狗吃了。狗狗怎么可能会不啃下那块送到嘴边的呢?就算那块骨头是有毒,也照吃不误啊,毕竟在吃的时候狗狗是不会发现那块骨头有毒的。

    等一下……有毒……的骨头……难道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