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桥梁

    <---凤舞文学网--->

    老头正待扔下他不管不顾的时候,从酒醉的太子~出了“叶德陵”三个字。--凤舞文学网--很明显,太子下冒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口气明显不是友善的,而且似乎听上去也不像是抱怨和责怪。或许只能说抱怨和责怪都太轻太不能表达绪的。太子下喊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无银老头似乎感觉到了一种浓重的杀意。

    无银老头愣住了。他打走了屋内的所有人,只留下了无银老头自己喝太子下两个人。他开始使着当时年纪还很轻的太子下剖析自己的内心,畅谈自己的内心真实的想法。

    而或许是实在是憋的太久了,所以在酒精的刺激下,太子下迷迷糊糊乱七八糟的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其实太子下当时也没有说什么真正实质上的什么事,事实上的什么内容。但是尽管这样,无银老头还是捕捉到了一个重要的关键,那就是太子下恨叶德陵,而且是切骨之恨。或许太子下对于叶德陵的恨意丝毫不比无银老头对于叶德陵的恨意浅。

    无银老头缓缓站起,慢慢看向窗外。心里很久没有过的血翻涌。

    一国太子恨叶德陵,后最高的一个权力拥有仇恨叶德陵。这是什么概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是无银老头所熟悉的。尽管到了现在叶德陵这样一手遮天的大齐来看,是否还有原来的那样的效用不敢轻易断论了。但是从某一种程度上,这些话原则上还是成立的还是说得过去的。

    那么,如果无银头能够跟太子下合作,让原来的那些话再次挥作用,利用未来的最高权力统治来治理现在实质的最高权力统治似乎是行得通的。

    看着窗外的光线西斜,无老头似乎将夕阳看成了朝阳,那样的充满了希望,那样的充满了朝气。无银老头似乎觉得自己的一生夙愿有了实现的可能了。无银老头再回头看向太子下的时候子下已经睡着了。

    太子下刚说出的那番话都是自己酒后的醉言。所以醒来之后的太子下对于自己曾经说过些什么毫无印象,毫无记忆。但是隐隐约约的那种不好的预感,还是让太子下警戒的面对着这个看上去就怪怪的老头。

    而更人吃惊的是,无银老头毫无保留的将太子下之前说出的那些醉话原模原样,一点不漏的说回给太子下听。这当中既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添枝加叶,更没有歪曲事实和扭曲真相。--凤舞文学网--

    无老头只是将太子下真正讲过的那一些景再现的说回给了太子下来听一听。

    当场。太子下越听就越是脸色白没想到自己隐忍了这么久。自己潜藏了这么多年。却在一次醉酒之后功亏一篑面崩盘。太子下感觉到崩溃地感觉了。太子下也知道自己地末到临了。多少人在寻找一切地机会想尽办法拍叶德陵地马而争取到一丝丁点地好处啊!这个怪怪地老头住着破落地小院。蜗居在简陋地小矮房内。他当然也需要这样地一个机会。让自己在死之前好好享受人生了。哪怕这次换得地享受人生是以牺牲另外一个人为代价地。

    太子下从未如此后悔做过一件事。但是这一次他是真正后悔了。但是后悔已然没有用了。什么不该说地话。太子下都毫不保留地说了。虽然里面没有细节。但是太子下地态度和仇恨叶德陵地原因都很明确只这一些就已经相当足够了。足够去叶德陵那边领功赏了。

    可是。没有想到地是。接下来无银老头却给太子下说了一个故事。太子下听地云里雾里。不知道这个怪怪地老头是脑筋有问题。还是神经有问题。谁曾知道。到了最后。这个怪怪老头居然跟自己说。他故事里地那个仇深似海地两个人。一个就是无银老头他自己外一个人则就是和太子下一样地那一个仇人——叶德陵。

    太子下没有不相信地理由。他会说出这番话。谁都不能预料他自己都不能够。他会闯进这个怪怪地小院。遇到这个怪怪地老头更是不能预料。而这个怪怪老头跟自己有着同样地想法和仇恨就更是让人不能预料了。

    之后。两个人就结成了同盟。没有具体地形式。也没有具体地内容。只不过是让彼此知道了一下茫茫人海当中有了那么一个人是跟你有着同样地想法和同样地仇恨地。

    他们相互之间可以根本就没有互助。他们相互之间可以根本就没有联络是他们相互之间有着同样地感。就这一点就让两个人都觉得收获颇丰了。

    之后的两个人都没有怎么样的沟通和联络,甚至两个人呢之间都没有相互关注彼此的动向和成长。无银老头和太子下他们只是专注着自己该做的事专注在自己的领域里,专注在自己的势力培养上。他们两个都知道们两个人的圈子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他们互相根本就帮不上任何的忙,也不能助长

    西,既然如此相互牵绊不如彼此不见,不管,不顾。

    而这种时代的终结是叶至迁出现之后。最先现叶至迁的是无银老头。他的徒子徒孙多的盖过丐帮弟子。他的信息灵通度也盖过丐帮弟子。毕竟,丐帮弟子只会存在在每个城市乡镇的角角落落,但是丐帮弟子有一个欠缺之点,那就是他们进不了人们的家门,更别说一些权贵或江湖门户的家门了。但是无银老头的徒子徒孙们确实可以的,而且是光明正大的进入。进去之后,可以短住,可以长住,可以打听消息,也可以完成一些秘密的任务。一切都是那么的神不知鬼不觉,比起丐帮弟子更为便利,却更加的不容易被人现。

    就是这样,无银老头知道了叶德陵有着那么一个恨他入骨的亲孙子。这简直就是太传奇的新闻了。无银老头刚知道的时候本觉得不可信。

    叶德陵在外面有个私生子这很可信,叶德陵外面的那个私生子又有了私生子这也能够让人相信。但是这样的一个孙子却对自己祖父恨之入骨这就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也让人难以相信了。

    对于因为私而剩下的不被认可的私生子,有抱怨和有怨气甚至有恨意这些都属于正常的人之常。但是就因为此而对自己的祖父恨之入骨这怎么可能呢?

    但是,既然有了么一档子事,无银老头就决定要调查清楚。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和不少的精力,终于关于叶至迁的浙江事水落石出了。原来叶至迁的这种对于叶德陵的恨意是从他的父亲也就是从叶德陵的私生子那一边而来的。这种恨意本来是抽象而不固定的。但是随着自己的父亲被自己的祖父打死之后,这种恨意就有了明确的对象和依据了。这之后,叶至迁曾经在叶府生活过一段时间,本来这是消除仇恨,缓解怨意的最好的一个时机何况那时候的叶至迁还没有真正长大,很多的事在他看来还弄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的父亲没有了,而且是自己唤作祖父的这个人带着恨意打死的。这一切是他亲眼所见,他有很强的恨意,但是却还没有弄清楚这种恨意的意义。

    而之后,叶至迁在叶家所到的待遇,使得他自己滋生出一种深入骨髓的恨意。那是一种受到侮辱和亏待的恨意,这种恨意在他自己积月累的生活岁月中一点一点的滋生出来,一点一点的成长起来。这都还好是随着叶至迁的离开叶家,他在社会上受到的那些苦难才是真正使他对叶德陵的仇恨定型的一些催化剂。叶至迁将自己所受到的所有的苦难,所有的磨难,和所有的痛苦都归根于归咎于叶德陵。是他,就是他,就是叶德陵,不仅杀害了疼自己的父亲,而且还践踏了小小年纪的他的尊严,更让他在后的正常岁月中遭受了非人的待遇和无边的苦难。叶至迁总结出了一个结论,他的苦难来源于叶德陵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他的父亲就不会有他叶至迁的存在。而同样的,如果没有叶德陵,那么他和他的父亲或许是可以活的简单平凡却幸福快乐的。都是因为叶德陵,既有了叶至迁,又有了叶至迁的苦难。这一切使得叶至迁的心理扭曲他必须要有那么一个仇恨的对象,才能使得自己这么多年的苦难有了一个价值的肯定。

    有了这个~的无银老头简直是如获至宝。无银老头想法设法联系上了叶至迁银老头费尽心思跟叶至迁攀上关系。无银老头很清楚,他跟太子下的联系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的是他跟叶至迁可以合作和互助的地方就太多了,他们是可以完全相互勾连的两大势力集团。

    当然时的无银老头并没有告知叶至迁背后还有一个太子下的存在。毕竟,那个时候第一没有必要,第二也没有什么作用。

    可,叶至迁的神秘和隐匿却渐渐的给了无银老头和太子下之间建起了沟通和互通的桥梁。而就在这座桥梁变得比较稳固,比较有用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出现了,那个人就是横空出世的号称宣董的一个奇怪的女子。

    这个女子,以奇迹般的手法跟京城两商界大腕冯炎豹和皇甫惟强合作,并从这两个人的手中赚取了一大笔的钱财。这是让人觉得瞠目结舌,说出来都不太有人相信的。这之后,另无银老头更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居然通过冯炎豹的关系到了无银老头的面前来了。

    刚开始,无银老头认为这人是另外某一种势力集团中的一个代言人,她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其实真正办事的人并不是她。可是,当这个女子拿出一张又一张奇奇怪怪的草图来之后,无银老头就开始慢慢打消自己的这种想法了。而当这个女子就在无银老头的小院里,在无银老头的亲眼目睹下手画出一张一张的零件图时,无银老头就彻底相信了,这是一个令人惊奇的女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