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孤往

    <---凤舞文学网--->

    今皇上虽然高高在上、至尊无上,可是他傀儡般的存显不过了。--凤舞文学网--跟这样一个傀儡一般的存在说这样骇然听闻的事有用吗?或,太子下的父皇肯定是会站到自己的亲儿子太子下这一边的,但是他的能力和处境决定了,或许跟他说了之后,非但带不来该有的作用,反而会将这个傀儡一般的存在做不成傀儡。如果真的成了这样的话,那么当今皇上和未来的一国之君或许都会处在危险之中了。这不是太子下愿意看到的,也是他绝不容许生的。太子下要想办到他预谋想要办到的事,那么太子下也就和叶德陵一般需要当今皇上这般的一个傀儡的存在。

    因为同样是出于暗处的太子下和叶德陵都需要一个在台面上的人作为他们的掩护。虽然他们需要掩护的内容和真相不一样,但是实质是一样的。只要有那么一个掩护在,他们就能办自己想要做的事,而不被别人知晓,不被天下人知晓。

    这并不是有一个背黑锅的存在如此简单的事,而是一个最合法、最顺应天意和民意的存在,只有这个存在才能成就一个最大的掩护的职责。叶德陵找对了这样的一个人,同样的太子下也找对了这样的一个人。而这一个人实在是太过配合了,不管是对叶德陵还是对太子下。

    因为,如果说当今皇上对于太子下的变化,和太子下私底下默默在做的那些事一无所知的话,太子下是不会相信的。有句话叫做父子同心,很多时候同样的一个眼神的传递,其他人或许会根本看不出什么内涵和猫腻,但是作为流着同样血脉的两父子,这一个眼神的传递就有了专属他们血脉的内涵和猫腻了。但是当今皇上就算知道了,他也能做到当做不知道。而且当今皇上做到的还不仅仅是当做不知道,他根本就做到了根本就是不知道怕其实心底里他是知道的。或许是为了保全太子,自己的亲生儿子,自己后的皇位继承人。

    或许,比起太子下来说,当今皇上是另一个更为高深,更为隐晦的蛰伏。他的隐忍更强,他的表演更强,他的潜藏更强。强到了自己完全忘记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到了自己完全忘却该做什么,该懂什么该知晓什么,强到了他完全按照别人想要他成为的那个样子确确实实成为了那样的一个样子……

    将演戏深入骨髓,深入脑海,深入心底,从此本的自己就彻彻底底消失了,这样才会像样才会将戏演的成功,这样才会有一个善终的结局,这样才能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争取到可能够,可能仍然不够的时间和空间。--凤舞文学网--

    或许是从太子下知道自己的父皇的可能的真面目之后,他才真正下定决心要大干一番的。本来他觉得这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这是他的不甘心自己的。可是自从他猜测到了当今皇上可能的真面目之后,他就现了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事,这是他们大齐皇族的事是整个大齐朝廷的事,这是祖先披荆斩棘以有尺寸之地给后代的一种世代相承的一份责任。每一个皇室成员都应该以匡复大齐皇室的威信和君权而做出努力。

    既然如此叶德陵就从原先太子下的崇拜敬仰,变成了太子下所深恶痛绝的窃国。是他,就是叶德陵窃取了大齐皇室先祖的百年基业,就是叶德陵窃取了大齐皇室努力维护护的大齐子民的利益。人民生活在水深火之中还不自知,这一些都是为大齐皇室子孙的他的责任和使命。如果不能在有生之年,将大齐皇室的权力和人民的福~从叶德陵这个窃国手中夺回来的话,太子下都觉得自己无法面对列祖列宗,他也无法面对为他争取时间空间的忍辱负重的父皇。尽管,太子下自己也正在忍辱负重当中,但是太子下的这种忍辱负重是有可能终结的,只要他的计划成功,只要他能够做到他想要办到的那一些事就有可能终结了。可是比自己更为隐忍的父皇的忍辱负重却是真正一辈子的。从少不更事时登上皇位时开始,只要还活着,只要还有需要他作为傀儡,只要还需要他成为掩护的,他就必须将戏演到底,演到死。或许真的只有到了最终寿终正寝,驾崩仙逝那一刻他作为九五之尊的至高傀儡的命运才会最后终结。

    无论如何,已经知晓真相的太子下都不可能再回到原来年少无知、无忧无虑的太子下的岁月当中去了。

    筹划了这么多年,预谋了这么多年,可是对于太子下来说这些都还只不过是一个虚空的想法而已。先,他的想法还处于不可以暴露的处境,这给太子下的所有行动都带来的不便和危险。其次,他没有真正的追随和同盟。跟叶德陵作对,想要从叶德陵手中夺权这么大的事,仅凭太子下一

    根本不可能实现。

    这一切地终结是遇到了无银老头。那一次地机缘巧合让微服私出地太子下遇到了同样仇埋心底地无银老头。那一次。是太子下第一次摊开自己内心最真实想法。那一次。是太子下最大胆地一次地赌博。虽然跟当天愁肠百结地太子下喝了很多酒地缘故有关。但是也与无银老头地那种与世无争却又肯定有故事地神秘地吸引有关。

    当太子下在酒力地冲击下道出了自己地真实份和心底想法之后。对于开诚布公地太子下无银老头也说出了自己深埋心底多年地一个秘密。原来无银老头唯一地女就是死在叶德陵手上地。

    无银老头一辈子孤往怪癣。一生都以雕刻和做些新奇怪异地东西为乐。这漫长地岁月之中。除了有一大堆地木头相伴之外。就是那个可而纯洁地女儿地陪伴了。其他地妙龄女孩都活泼好动。十分地不安分让人心。可是无银老头地这个女儿因为深知自己爹爹地怪癖。所以温和乖顺。每里都是静静陪着自己地爹爹。因为深知自己爹爹表面上地孤往和贪寂寞地内心中是害怕孤独和害怕黑暗地。所以。那个乖巧地女儿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陪伴着自己年老地爹爹。希望能够以自己地花样年华煎蛋她爹爹地孤独感和对黑暗地恐慌感。

    无银老头实在是一个不善于表达地怪老头。女儿每天都给他变着花样地准备一三餐儿每天都默默承受着他因为整不出新物件而莫名其妙地暴躁脾气。那个乖巧地女儿总是微微地笑着。总是善解人意地温和承受着这个近乎变态地亲爹地怪异。毫无怨言。毫无嫌弃。毫无脾气……

    可是。就是这样银老头生死为依地女儿却在青年华之际被叶德陵疾奔地马车撞出了五米远。血泊染红大街之际。无银老头一辈子玩于股掌地刻刀居然割伤了自己地手指。无银老头奇怪地看着自己汩汩冒出鲜红血液地左手。愣愣地了一会儿呆。然后继续开始刻。直到影西斜。直到夕阳落尽到初月爬升。

    可是,女儿却还未回来。无老头无奈的十几年来第一次自己点油灯。点上一豆油灯后银老头对着昏黄的光线,继续手头的雕刻。他的神专注,他的目光深入木头的条纹根部。

    一豆油灯的苗跳跃着,无银老头的眼睛越来越痛,眼泪就这样无声的流了下来。无银老头知道女儿肯定出事了银老头知道女儿肯定出了大事了。只不过或许是自己不愿意相信,只不过或许是自己想给自己一点希望只不过或许自己只是在拖延,只不过或许自己就是在逃避……无银老头不敢面对,无银老头不敢出门,无银老头再次看向手中的木头,这根木头无意中雕成了自己女儿的形状,而造型中的女儿却是躺着的眼睛紧闭,不详的预感再次涌上心头银老头内心里血翻滚。

    终于,无银老头坐不住疯癫了一般跑了出去。在菜市场门口他看到了一辆打开着车帘的马车。马车旁边还有一个小厮坐在地上靠在车轮子上打盹睡着了。

    无银头踉跄着走过去,在马车里面见到了自己躺着的女儿个姿势和自己雕刻出来的那块木头的造型一模一样。无银老头嘴唇抽搐着,他在女儿尸的旁边看到了一张大面额的银票。无银老头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大额的银票。

    无银老头票塞进怀抱中,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女儿的尸仍然不甘的躺在叶家的马车上。那辆叶德陵专坐的马车整个京城、普天之下也只有一辆。实在是太不用辨认了,实在是太不用去查清楚了。

    之后,银老头回到自己的家中,好好的躺到上就好好的睡了一觉。伴着出而觉醒,无银老头便取出一块新的木头专心致志的雕刻着。可是,不管怎么刻,不管怎么努力忘却,最后成型的那个木头的造型都是自己女儿的模样。有时候是那么乖乖的站着微微笑着看向他,有时候是那么静静的坐着细心地帮他拨亮昏黄的油灯芯,有时候是那么默默地走着帮他张罗着吃的喝的穿的用的……

    两天之后,京城外郊出现了一座新坟。坟墓很豪华,坟前还有鲜花,看得出花了不少的银子,也看得出来盖这个坟墓的那个人很有心,极力想要将坟墓弄得尽如人心一点。从坟前留下的纸钱灰烬和飘散在坟墓四周的纸钱来看,这一方面他们也做到了尽善尽美。或许这么做,他们就会安心了吧。或许这么做也只不过是做给别人看而堵住悠悠之口的。一条生命,一条另外一个生命相依为命的生命就换来了一千两银子和一座豪华的坟墓和一地密密麻麻的纸钱。无银老头突然对着苍天大笑了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