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租税

    <---凤舞文学网--->

    看着太子皱紧的眉头,虽然自己也是忧肠满腹,但肯定是比我更有切肤之痛。--凤-舞-文-学-网--所以,我放下手中的算盘和正在整算着的数据,走到他边,劝慰道:“太子,不用再忧心了。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已经尽力了。

    我们做的非常好啊,但是做得再好也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不是吗?而根据这些蛛丝马迹,让叶德陵猜想到我们的真实目的,这是必然的啊。你想想,我们已经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非常棒了。叶德陵多么自傲,多么不可挑战的人啊,可是这一次却被狠狠地耍了一次,被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才知道我们的真实目的,该觉得丢脸,该觉得担心的是他。而绝不是我们。因为,叶德陵现在已经知道的,是我们早就已经知道的。我们预料到他必然会知道,而如今他确实是知道了。这只能说,他又一次被我们料中了。不是吗?或许,叶德陵还在洋洋得意自己终于拨开云雾看清楚真相了,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个真相是我们早就知道他会看到的。如此一来,不是还是我们更早一步,更胜一步吗?太子下,是不是?”

    太子看着我,有着奇怪的深深看进了我的眼眸深处,他看了又看,看得我全都毛毛的。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看什么。我后退一步,闭了闭眼睛,刚刚被他这么盯着,我都不敢眨眼,现在眼睛都酸胀呢。

    可是,太子似乎还不放过我。他跨前一步,抓起我的双肩,继续盯着我的眼睛瞧。他瞧,他瞧还在瞧,他仔细的瞧,他到底在瞧什么?

    “那个子下……这个,您在做什么?”我有些害怕。这个样子个姿势,这个动作,都让人怕怕的,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别动,我想瞧出究竟来。”太子嘴上说着手上不放松,眼睛也是不离开我的双眸。我这才发现,这对瞧的过程中,我还眨过眼睛,可是这位仁兄,眼睛像是画上去的一样是连一眨都没眨。

    “瞧……瞧出究竟?瞧出什么究竟?”竟是想要瞧出什么啊?

    “人家不都说吗,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是不会欺骗人的。既然如此,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到底在想什么上说的不算,那么眼睛里流露的总不会不算吧?”

    “那个,太子下您想知道些什么?”我助而无辜的看向他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了什么样的岔子,露出了什么纰漏他这么抓着我要看个究竟。--凤舞文学网--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呢?”太子下仍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只是这一下他的眼睛里除了深深的探究之外了浓浓的好奇。

    “什么样地人?我就是这样地人啊。”怎了?我到底是怎么着他了?他倒是说个清楚。让我快点解脱啊。再这么对视下去。我怕眼睛充血。这儿也没有个眼药水什么地。可以缓解一下我地双眼疲劳。

    “为什么你刚刚在说那一番话时候。从你地眼睛里流露出来地是满满地真诚和实实在在地关切呢?”太子加重了他在我肩膀上地力道。

    我吃痛地皱了皱眉头。抬眼看他。不想表忠心。不想发誓赌咒。只是淡淡地说:“那就只能证明。我刚刚在说那一番话地时候。或许是真地真诚地吧。”

    “是吗?”太子放开我。终于移开了盯着我瞧地眼神。我赶紧拼命地眨眼。拍了拍自己地脸蛋。小脸都快僵硬了。

    “可是。以后可以不要流露出你那样地眼神吗?”太子突然又转过。看着我说道。

    “诶?”什么?他刚刚说什么?他地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那样的眼神会让我信以为真,而如果结果却不是真的,你知道那会有多么让人失望,多么让人心痛的。”

    “好。”我低下头轻轻吐出一个字。真是个难伺候的主。不自流露真也不被许。他一定是一个受虐狂,不喜欢人家关心他,不喜欢人家对他真心。

    不过……如果他相信我真的是关心他,真的对他是真心的,但到了最后却发现根本不是这样的话,确实是比较伤人的。原来,他只不过是不想被欺骗,他输不起,他的心输不起。呵呵,可怜的家伙啊!

    收到我的回答后,太子转过背对我,可是就在转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他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闪而过,就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失望?对我答应的这个答案失望?或许他也不确定,到底是要我阳奉违好,还是真诚以待好。因为他把握不住自己,那就一门心思的先拒绝吧。可是先拒绝了,他又心痛,因为既然提前拒绝了,就不会有挽回的可能了。呵呵,矛盾的家伙!

    好吧,看在你既可怜又矛盾的份上。只要你不是真的威胁到我,完事之后就要取

    命的话,我就真的站到你的这一边了。反正我也没的机会了。叶德陵那一边完完全全不能去靠了,想要独善其也不会有什么机会了。靠着他,或许还会有前途。只要他不会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就。

    我跟太子下的每一次尴尬和沉默都是用工作来化解缓解的。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了。谁叫这个办法最管用,屡试不爽呢?

    太子下他会用,我,当然也会用了。

    于是,我移开算盘,将我还未完全弄好的数据拿给他,指着上面分析说明道:“这就是我先前说过的租税改革方案。划分的数据线还在计算当中,务必要找出最恰当的那一条线,这才会对我们有着最大的好处。”

    太子下没有看向我手中的租税改革方案草案,而是转过脸看向我的脸,默默叹了一口气,近乎是无奈的说道:“你啊……唉,真是的,无法看透心思啊!”然后,他拿走了我手上的租税改革方案草案,走到另一边的卧榻上,坐着仔细的看了起来。

    真是的,什么叫:我无法看透心思?腿边明明就是凳子,两外的几张纸也就在桌上,不就近坐下好好的看,非得要走几步离得远看才舒服。这不,我还得来回的给他递送纸张。看完了,还得我来拿。真是麻烦。

    “那个,叶德陵没什么动作吗?”

    “是,没什么动作。”太子下头抬,继续盯着看,嘴上随便回答着。

    “那叶实呢,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吗?”

    太子下深思片刻,起走到桌子自己拿起了下一张,然后走回来坐回去,又看了起来,片刻后好像才突然想到我正在问他话一般,懒散的回答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就是积极召见一些贵族,跟我们预料的没有什么出入。”

    “哦。”我点了点头。

    “怎么?有什么不对劲吗?”子突然抬头看向我,看到我紧锁的眉头,知道我肯定是想到了什么了。

    “也没什么不对劲的。一切都跟我们设想的那样,没有什么可忧心的。不过,我总觉得,经过上一次的米粮价格战之后,贵族阵营内部已经没有像以前那样拧成一根绳,完完全全站在他一个阵营中了。人总是这样的,当一直都是得到好处的时候,当然义无反顾的站在一起,一起图利了。但是一旦受到了打击,他对于对方的信任就会马上大打折扣。这一点是事实,而且叶德陵不可能会不知道,料想不到的。所以,再用以前的那些办法来拉拢贵族们已经效果大打折扣了,在这样的现状下,他拉拢贵族们的手段应该更加的厉害,也更加的保险。

    但是如果跟我们以前预料的有一点点出入的话,那么怎么能够达到他想要的最终保险的结果呢?”

    “你的意思是说……叶德陵在表面这么做的时候,其实底下或许还有着另外的动作?”太子突然有些紧张,他也觉得这很有道理。

    “我也不敢确定。但是这种况很有可能啊。因为我们知道的只是叶德陵正在大派人手四下的跟贵族们见面商谈。我们想的是他是跟往常一样拉拢着贵族们,但是这个拉拢到底是怎么拉拢的?他们私下里到底说的是些什么,我们一无所知啊!叶德陵的手段绝不会仅仅这一些。”

    “那么叶德陵会用什么关系呢?”太子下放下手中的租税改革方案草案,问道。

    “按照道理来说,拉拢贵族们一种就是利益关系,这是叶德陵一直以来都在做的,所有的贵族们跟他都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纠结。但是这一次的米粮价格战之后,这种剪不断的利益关系被剪断了不少。所以光光是利益关系已经不能如以前一般完全保险了。另外一种拉拢人的办法就是人脉关系了。有恩与人的,有与人的,有亲与人的,有……总归是在这一些当中了。”我说出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况。但是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况,我也还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有恩与人的话,这种况不是一下子就能弄出来的,必然是先前就有恩与人了。有与人的也是同样的况。而有亲与人更是这样,同属一个家族的,叶德陵根本就不用担心了。”太子下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这倒是哦。只有利益可以马上付给,马上成效。其他这些恩啊,这些啊,这些亲的,都不是说现在想要有就能有的。那么,叶德陵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必须要知道他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拉拢的,才能做出最佳的应对方法啊。毕竟,我们的租税改革方案就要推出了,叶德陵的手段布置不能高超到完全胜出我们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