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歉疚

    <---凤舞文学网--->

    实补充道:“百亩以上的贵族的人数由原来的四为现在的三百来名,这些人最为狡猾和摇摆不定,可以表明立场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只有百来人,另外的二百来名人都是在质和好奇,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也有一些人因为企图自保,又被前段时间福祸难料的米粮价格战吓破了肝胆而不敢轻举妄动,所以这些人要么就是躲在自己的家里望着自己的几亩薄田不再参与这些冒进的活动,要么就是在慎重又慎重的思量,而且这种思量从现在的况来看,似乎是不会那么快速就能得出结论的,他们根本就是在用缓兵之计,在拖延,也在犹豫。--凤-舞-文-学-网--而更有一些人虽然表面上亲近我们这一边,但是在这一次的调查面谈过程中因为受到了风声,所以就关起门来闭门不见客,更或者就是寻找一系列的借口不见我们的人,有说去了京城外的乡下视察农田的,又出门喝喜酒,又出远门奔丧的,理由不一而足,反正他们的况跟上一种是一样的,就是观望,既不否决也不肯定,这些人是可以争取的对象,但是争取起来需要大把的时间,而且成果不可预料,所以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应该争取?如果争取了会不会整个拖慢我们的进程?”

    叶德陵微微点了点头,仍然翻着手上的报表,听汇报是听汇报,看报表是看报表,这两者结合起来才会更具有参考价值。因为报表是死的,是冷的,是客观的,最能代表什么却也最不能代表什么,而汇报是活的,是的,也是主观,它听起来最直接也最切合实用,但也最能误人。如果听取者自己没有很好的分辨力和决策力的话么汇报者的主观观感会完全指导着听取者的思维,让你不仅仅成为了听取者也成为了赞同者。

    翻着粗粗浏览了一遍,叶德陵的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掌握了。他合上报表,看向叶实蒲,淡淡说道:“你刚刚说的那些,跟报表上的内容是基本一致的。但是你和制作报表的这位管事都犯了同样的一个失误。”

    “失误?是有什么地方不够详尽吗?”叶实蒲有些担心。

    “或者也不是失误,而是思维的漏洞。

    你看,你们将大族,中小贵族的资料都整理的相当详细了。虽然你也说了这是最新的数据,这份报表当中也呈现出了这一年的一些改变况。但是往年一样的是,有一样东西还是没有改进。--凤舞文学网--那就是有点土地的那种还算不上贵族的人,一些京城的富商豪族。或许你们认为,这些人虽然数量居多,但对我们的势力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是,我想你能够明白,即使确实是这样的况,可是这群人的向背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他们会在判断,他们也会有所选择果被我们的对手争取到了他们,他们有可能会给我们的对我们想象不到的资金上的便利。这时候,我们的优势就会不明显。而且这些散兵游寇管理起来难度大,消灭起来难度更大,是不可能能够一网成擒,一次全部消灭的。所以这些人要最大限度的争取变成我们的人。你有什么好办法?”叶德陵说完之后,看向叶实蒲。而与此同时,他自己也在想着对策。

    “这个老爷……我们跟这些人~触并不是很多,以前这些人连想进叶府大门都是不可能的。这种人应该是非常贪财的吧?那么……用利?”叶实蒲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但是虽然意见是自己说出来的可是他自己也觉得不怎么妥当,似乎这根本就是一个馊主意是暂时来说,他就只能想出这一个了。而且,叶实蒲相信,叶德陵应该会想出一个更加快捷有效的主意来的。他这是在抛砖引玉,只要能够引出玉块有多烂都是没有关系的。

    叶德陵没看着叶实蒲,因为不用听也知道个主意行不通。这些人虽然确实是贪财,但是仅仅有现成的资金来巴结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动心。在现在的阶段金放在自己手上,都没有会真正放心。

    闭目;了一会儿德陵缓缓抬头,问道:“叶家还有多少未成婚的及~闺女?不一定要直系的,旁系的旁系都没有关系,只要她姓叶,能够代表叶家就可以。”

    “据所知,老爷的堂弟家中未成婚的孩子就有八个,当初因为要给少爷物色几个侧房少,所以就去调查了一下,听说前不久嫁出去了一个,那么应该还有七个。而老爷老家舅父那边,叔父那边的叶家人家中的闺女也是不少数的。具体数字还不太清楚,但是数目肯定很大。叶家的人七姨太、八姨太的大有人在,子女的繁衍数量也是很多的。老爷问这个是想要……?”叶实蒲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是还不敢确定,所以不敢真的说出口。

    “将这些未成婚地孩子连成魂脉。”叶德还是说出了这个想法。

    “老爷……真地要这么做吗?”叶蒲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叶德陵有了片刻地迟。但

    他就坚定了下来:“是啊。即便就算是用这种办法们变成我们地人。而且是确定站到我们这一边地那一种。。

    只有这样。他们地立场才会坚定。才不会轻易地就会有所转变。虽然这种办法地最终保险。我们都不能真地料定。但是怎么想来都觉得这个办法是目前来说。最有效。最快捷。也最稳妥地办法了。”

    叶实示赞同地点了点头。虽然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让一直稳如泰山地叶德陵呈现出这种如临大敌地表。但是以他对叶德陵地了解。他非常清楚。如果不是真地又这样地况发生。而且叶德陵站在了所有人地前沿先一步发现了这样地危机地话。以叶德陵地个和处事风格他是不可能这样地来下达命令地。

    叶实有着深深的内疚,这么多年来叶德陵都非常的相信他,将这个叶家如此庞大的家业和众多纷杂的事都让叶实可以一手处理,只要不是叶实解决不了的事多的事叶实都是不用汇报就有最高的指挥权和决策力的。虽然叶实也知道,很多的事叶德陵都是在背后监控着的,但是即便叶实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的,叶德陵也是召见他单独提出一些他个人的建议给叶实参考。叶实非常清楚,每当叶德陵这么说的时候,肯定是自己有什么没有做好,甚至是做错的。但是叶德陵都是非常保全叶实面子的,他绝不会说叶实是做错了,或者说办事不利,他总是以提出自己个人意见的方式出一些独到的见解给叶实参考。如此一番之后,每次跟叶德陵的这种谈话都能给叶实指点迷津,而且能够及时的拨乱反正,而且其实改正和解决的方法,在叶德陵的个人意见中也已经给的非常的明确了。叶实在这时候需要做的就是按部就班,叶德陵怎么说,他怎么去做,怎么去弥补。从来,只要叶实按照叶德陵的个人建议去做是能够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的。很多的时候还能有一些意外的惊喜。叶德陵就是这样不动声色的在培养着他,却并不直接说明,叶德陵就是这样不动声色的在原谅着他,可是他却从来不会说出来。

    但是叶实知道,他全都知道。所以,他就会更加的卖命,而且也会做到及时的跟叶德陵的沟通。虽然有时候他处理的已经很好了,但是他也已经习惯了跟叶德陵汇报了。可是说叶实是那只指挥的手,而叶德陵才是指挥手的手臂,手臂往哪里神手自然而然就会往哪里伸了。

    而这一次,很明显的叶实没有做到很好的跟叶德陵的沟通。虽然当中有叶德陵重伤未愈不想让他心的成分在内是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叶实的过分自信而导致的。叶实认为自己跟着叶德陵这么长的时间了,什么样的事都经历过了,什么样的危机都亲自处理过了,什么样的大场面也都见识过了。以他的经验和才干他相信完全能够处理好这样的意见刚开始表面上看上去并不是特别的突发事件。

    刚开始叶实是抱着让叶德陵可以安心、可以清静养病的想法而对他有所隐瞒实的,可是到了后来之后实是好胜心也被这一次的突发事件给激发出来了。他没想到这样一件已经做了这么多年,有了这么多成功经验的事还能跳出什么离奇的的况来。叶实要用自己的所学好好解决这一件事虽然在过程中叶实也跟叶德陵有过汇报,有过商量有过沟通,但是很明显的他是有所隐瞒的方的况,他自己的想法,自己这一边的现状,以及当下的局面的法杖状况,每一项他在跟叶德陵汇报、交流、沟通和商量的时候,都有了一定程度上的隐瞒,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叶实搞不明白当初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这一辈子对于叶德陵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别说故意隐瞒况不报,就是他说的任何一个命令,他都不会有任何的耽搁,而是在最快的时间之内办到妥妥当当的,叶德陵有了放松的表,对于叶实来说,就是最大的成就感了。

    可是在这一次的事件处理上,叶实居然觉得让叶德陵放松已经不是自己的终极目标了,叶德陵那样放松的表或许一直以来都不是自己成就感的来源。他每次看到他轻松的表就会有成就感,不过是通过叶德陵放松的表来证实了自己的能力。其实自己的能力得到了肯定,得到了验证或许才是他有成就感的真正原因。

    这样的发现让叶实不安,但是在当时,这样的不安被纷至沓来的事件给冲淡了。叶实没有过多的精力和时间来窥探自己的内线那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只是凭着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去做了,却没有好好的回过头来看一看,自己跟着内心而做的事好吗?妥当吗?精密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