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徘徊

    <---凤舞文学网--->

    德陵的预感不会错,事不会这么简单的就告终的。--凤舞文学网--这次米粮价格战的最终结果来看,对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也就是这不是利益之战,所以最终的结果也不能以有没有金钱的损失来衡量胜负得失。随着这次米粮价格战而来的事必然会很多,而且事会很大。叶德陵好好的回顾了这一整件的事,从刚一开始的灾荒就存在着问题。

    灾荒如果是人为的,这不太可能,难度也太大。但是对方能够比叶德陵更早的知道灾荒的到来,这一点就让叶德陵觉得非常不正常了。别的不说,叶德陵在整个大齐消息最灵通那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大多的事,各地驿站传递消息在送至朝廷,送至皇上的面前之前,早就已经躺在叶德陵的案头了。所以,接下来皇上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朝廷会怎么面对这件事,大多其实就已经是叶德陵的意见了。

    而这一次,叶德陵并不是第一个知道最早消息的人。那就证明了,叶德陵所掌握住的这一条消息渠道,要么已经被人渗透了,要么就是有着另外的一条消息渠道比起叶德陵的这一条更为完善,更为快捷有效。叶德陵暂时还不清楚,事实的真相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因为,就像不再调查当今皇上的真面目一般,这件事叶德陵也打定决心不再调查。他已经知道有这样的况正在发生并且已经发生过一次了,这就够了。接下来的事,就算叶德陵不花精力去调查,也会慢慢地浮出水面的。叶德陵不需要耗费这个精力,因为得不偿失,不划算。

    对方有了相当精准快捷的消息渠道是“那个人”能够打赢米粮价格战的一个必备条件。而从接下来的事来看,既然对方并不为利益而来,那就是为了比利益更大更重要的事而来。如果说利益代表着商界的话,那么比利益更大更重要的事无就代表着政界了。

    而叶德陵在政界其实是没有台面上的实际权力的,他的安国侯只是一个名号,并没有实际的职权,而叶家的所有人也都没有参与在朝堂之内的。所以,对方如果是想要在政界打击叶德陵的话。那就只能说,“那个人”不仅洞悉了叶德陵“高利贷”背后的赋税之计,还洞悉了叶德陵控制贵族以控制朝堂的内幕了。--凤-舞-文-学-网--所以说果“那个人”的目标真的是针对叶德陵的话,那么下一步他就一定会针对叶德陵所掌控的贵族,只有将这些势力从叶德陵的麾下拔除,叶德陵才会受到真正意义上的打击。

    这么一想之后,德陵就觉得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了。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方就是预想到了各种可能发生的况之后才开始布置布局的,每一步他都计算好了,也安排好了,叶德陵居然成了那样的一个木偶怎么牵,他就怎么动,最终达到了“那个人”的演出效果。

    而如,叶德陵希望况可能倒转。他预想好各种可能发生的况,他来弄明白对方的企图和可能出现的任何一种可能的动作,然后也让对方来一个措手不及,匪夷所思。

    这一切就叶德陵果断的停止一切调查,深入保住自己的贵族势力开始。

    他倒要看看,自己的这次预料是否正确,他倒要看看方有着怎么样的能耐能够将跟叶德陵完全利益和关系拴得紧紧的人从他叶德陵的边拉走。

    “马上做好计划。分步分层次地会见所有地贵族。反正大部分地贵族们都是生活在京城附近地。拥有两千亩土地以上地贵族三十五个百亩以上地贵族两百余名。百亩以上地贵族四百五十余名些人全部都要一一见面。一一详谈定出精确地人数。到底有多少个是我们地人。”叶德陵再一次强调命令。

    “是。”叶实蒲俯首应是心中却嘀咕开了。美羹都是被这帮人吃了地。最大地份额就是这帮人分掉地。可是碰到问题了呢?最会两面倒。见风使舵地也是这帮人。真是一群白眼狼。

    “注意面见时候谈话地技巧。所有人在谈话之前你先统一地好好培训一番。什么话必须说。什么话绝不可以说。一定要心中有数。嘴上有数。”

    “是。”叶实蒲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打起了精神。准备作战。

    接下来叶实蒲召集了叶府内所有能干地忠诚地管事、副管事进行全面地作战前培训。务必将叶德陵地思想贯彻到实处。并且收到最佳地成果

    叶实蒲在培训地时候真切地体会到了叶德陵地感受。因为当他将这次“作战”地紧迫和严密公布地时候。下面收上来地声音都是不理解和一串一串地大话。以前派给他们任务地时候。都是要么去收金。要么去封杀某个人。最次地也是搜集一些资料。调查一些人。从来没有说过要强打起精神来作战地。叶家地权势和长期立于不败之地已经让叶家地所有人膨胀并且自我意识过于优秀了。或许曾经地皇亲国戚也有过这种强烈地优越感和有恃无恐地态度吧。但是人家再怎么说也是皇亲国戚。而自己呢?区区一个叶家。不过是给皇帝打工地。叶家再怎么强大。也大不到天上去吧?叶实蒲默默地摇了摇头。他根本想不到。从他地脑袋里。从他根深蒂固地叶家忠诚支持者地脑袋里。居然会蹦出“区区叶家”这样地字眼。实在是不敢想象。不敢相信。

    可是,这种况又是真正存在的。原来不站在最高的地方是真的看不清楚很多事的。叶实蒲站在叶德陵边的时候,也觉得叶德陵有些过于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了,这种杞人忧天的想法根本不适合于叶家这样的家族。可是,现在叶实蒲站在了最高的位置上之后,他就有了切的体会,什么叫做高瞻远瞩,什么叫做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什么叫做最高领导者。

    所以,当时叶德陵怎么跟叶实蒲讲的,中心思想,语言组织,一点没有改动的,叶实蒲就怎么跟底下的诸位管事,副管事讲。不扭转这种思维,办事是不可能成功的,只能事倍功半,这时候的叶家或许真的是耗费不起了,尤其耗费不起的是时间。

    而叶实蒲在经历过这一次的想法突变之后,也深深的体会到了叶家的人必须要改变思路,改变状态了。就算世界还是没有变,就算叶家永远的无敌手,那么大家的这种想法包括自己的这种自估太高都是不好的,对于叶家来说更是不利于发展。过分的自大膨胀,只能带来被蒙双眼,昂头走路却不看脚下。这时候要是哪个光明大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坑,或许一般的人都会看到,而偏偏体壮硕,抬头看天的叶家看不到。这时候体壮硕是没有用的,只能让这具壮硕的体掉下坑中更难爬起来。

    虽然叶实蒲将该讲的话都讲了,而且还反复强调了一些大家容易忽略掉的关键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有些不放心,这种不放心是从来没有过的。叶家的人,能够坐上管事,副管事职位的人,没有一个不是能力出众,手段高超的。他们的能力毋庸置疑,他们的智慧也不会担心,可是就是这种能力和智慧会不会给这次的行动带来副作用?因为这一次的行动似乎是不需要多少自主的能力和智慧的,他只需要将叶德陵的精神和想要传达的话说清楚,然后记录清楚一些必提问题的对方的答案就可。这样简单的任务,会不会在这些能力超群的人手上变得复杂而影响了最终所想要的结果?只要事一变得复杂,那么时间就争取不到了,时间争取不到的话,那么事的变数就不可预料了。而且这容易让那些两面派多了一些考虑和徘徊的机会和时间,这样的话,对于叶家是不利的。

    叶实蒲将自己的这种担心告诉了叶德陵。正在房中静坐的叶德陵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就没有再发表什么意见了。很明显叶实蒲所会有的这种担心和不安,叶德陵早就预料在内了。虽然一直以来都是叶实蒲在直接领导着这些管事和副管事,真正办事的都是叶实蒲,但是可以说对于这些人的了解,叶德陵才是最大的权威者。这些人的最终上位,没有一个不是叶德陵亲自任命的,从十年熬出来的老精干,到破格提拔的新锐精英,都是叶德陵看中之后再按照各自擅长的所在安排管辖范围的。每一次他们行动的结果和行动的过程都有专门的人制成报表交到叶德陵的手里让其过目。

    这些人的行事风格以及优点缺点,从一开始叶德陵就非常清楚,而经过一次次的行动的历练和考察下来,叶德陵了解的就更加的透彻和明晰了。可以说,有些人的最大亮点和最大的劣根他自己都不清楚,可是叶德陵却知道。但是叶德陵不会告诉他,他只会最好的避开他的缺点,发挥他的优点,以达到他所要的结果。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