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美羹

    <---凤舞文学网--->

    “那么,每个贵族都要逐个考查吗?”叶实蒲知道调事已经无可挽回了,心疼他自己之前的那些付出是一方面,专心于现在要做的又是另一方面,两方面不能混谈,也不能夹杂,这一点叶实蒲很明确。--凤舞文学网--

    “没错。

    ”叶德陵给了肯定的指令。

    “是要逐个见面吗?”叶实蒲再度提出自己的问。

    “是啊,所有人要逐个见面,详细的全面了解清楚,弄明白他们对于这次事件的看法,弄清楚他们的立场,弄清楚他们的坚定程度。我要确保,在我发动一些震撼的时候,能够预测出我们这一边的人数,对立方的人数以及中立方等的人数。只有确切的知道这些,从今天起,我们也要预想到各种可能发生的任何况,以在任何况下都有能主动的能力。”

    “我们也要预想到各种可能发生的况……?”叶实蒲更为惑了,什么叫做“也要”?难道说……

    “没错,有人就是预想到了各种可能发生的况,然后再布置之后的行动的,而我们……没有设想过任何的况,只是凭借着经验,人家怎么出招,我们怎么接招。这就是我们老是处于劣势的原因。”叶德陵认真的说道。

    “处于劣势?”叶实蒲更为惑了。他们处于劣势?叶家处于劣势?这是从来就没有过的况,也是不可能出现的况吧?“老爷,我们其实并没有损失啊!”叶实蒲道出了实,在米粮价格战中,虽然他们受到了一些不知名的打击,可是最终他们也没有损失啊。到了最后,因为他们都没有抛售掉手头的米粮,所以根本不存在着损失,如果说一定要有的话,那也是为了帮助那些发了昏疯狂抛售的人买米粮填仓而造成的。要不是为了这些个人,在这一次的买占卖惜中家不但没有亏损,更是小小赚了一笔。所以,根本就不存在着处于劣势这一说至少叶实蒲就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只专注于眼前的这点赚进和损失的话,那么失败马上就接踵而至了。”叶德陵叹息着说果光是应付这一次的米粮价格战的话,那就不用再辛苦筹谋了,因为米粮价格战早就以对方的胜利而华丽落幕了。--凤舞文学网--可是,紧随而至的其他事却在暗地里风起云涌着。可是,就跟米粮价格战让人觉得措手不及和匪夷所思之外。接下来的事,也无法让人揣测,至少叶德陵是承认的,他现在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因为他们已经利用灾荒发动米粮价格战加速贫困百姓的破产速度以达到自己的庞大长期的暴利很多年了直以来他们都非常的顺利,国家的财富就是在这样不知不觉,没有任何人察觉的况下渐渐渐渐地划入到了叶德陵以及参与在内的一大部分贵族的口袋中。一直以来,叶德陵都坚信,没有人能够知道其中的猫腻。因为发动天灾的是老天爷,赈灾处理这件事的人是叶德陵的人其中搞鬼顺风起点风浪的人是叶德陵本人,而参与加大这起风浪的人都是跟叶德陵同乘一条船,站在一条阵线上的。这中间的过程中,人人得利,所以这些人如果说出卖他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中间不存在出卖不出卖的问题,只有扔掉自己钱袋子的问题。叶德陵想上不可能会有这么傻的人。更何况,如果出卖了叶德陵场叶德陵想是不用话语说出来就很清楚明了的。而更为重要的是,虽然这样的一件事中参与的人非常的多是大部分的人并不清楚,他们在做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事。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到了这么大的利润,他们更不清楚,怎么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财富就在与俱增,而且家底也越来越殷实了呢?他们虽然在中间得利了,可是却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得利的。他们了解不到个人和国家之间的利益关系。他们了解不到财富转移的这种层面。他们与俱增的财富是从大量的百姓手中转移的,他们越来越殷实的财富更是从国家的财富中转移的。连这一点都认识不清楚的人,就更不要提他怎么去出卖了。大多数的人只是本着相信他叶德陵的心,拿出自己的钱,拿出自己的诚意,叶德陵说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然后到最后来分走一杯羹就可以了。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很多人根本不关心,也知道怎么关心。他们处在庙堂之高,看得见金碧辉煌,却看不到光彩背后的黑白。

    可是,就是这样保险的买卖,就在今年出现了意外。就像这一次的灾害在叶德陵的意料之外一样,随着意料之外而来的米粮

    也让叶德陵感到非常地意外。如果不是真实地见证陵根本不会相信有这样地事发生。

    叶德陵地预感不会错。事不会这么简单地就告终地。因为从这次米粮价格战地最终结果来看。对方地目地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也就是这不是利益之战。所以最终地结果也不能以有没有金钱地损失来衡量胜负得失。随着这次米粮价格战而来地事必然会很多。而且事会很大。叶德陵好好地回顾了这一整件地事。从刚一开始地灾荒就存在着问题。

    灾荒如果是人为地。这不太可能。难度也太大。但是对方能够比叶德陵更早地知道灾荒地到来。这一点就让叶德陵觉得非常不正常了。别地不说。叶德陵在整个大齐消息最灵通那是毋庸置疑地。因为大多地事。各地驿站传递消息在送至朝廷。送至皇上地面前之前。早就已经躺在叶德陵地案头了。所以。接下来皇上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朝廷会怎么面对这件事。大多其实就已经是叶德陵地意见了。

    而这一次。叶德陵并不是第一个知道最早消息地人。那就证明了。叶德陵所掌握住地这一条消息渠道。要么已经被人渗透了。要么就是有着另外地一条消息渠道比起叶德陵地这一条更为完善。更为快捷有效。叶德陵暂时还不清楚。事实地真相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因为。就像不再调查当今皇上地真面目一般。这件事叶德陵也打定决心不再调查。他已经知道有这样地况正在发生。并且已经发生过一次了。这就够了。接下来地事。就算叶德陵不花精力去调查。也会慢慢地浮出水面地。叶德陵不需要耗费这个精力。因为得不偿失。不划算。

    对方有了相当精准快捷地消息渠道。这是“那个人”能够打赢米粮价格战地一个必备条件。而从接下来地事来看。既然对方并不为利益而来。那就是为了比利益更大更重要地事而来。如果说利益代表着商界地话。那么比利益更大更重要地事无就代表着政界了。

    而叶德陵在政其实是没有台面上地实际权力地。他地安国侯只是一个名号。并没有实际地职权。而叶家地所有人也都没有参与在朝堂之内地。所以。对方如果是想要在政界打击叶德陵地话。那就只能说。“那个人”不仅洞悉了叶德陵“高利贷”背后地赋税之计。还洞悉了叶德陵控制贵族以控制朝堂地内幕了。所以说。如果“那个人”地目标真地是针对叶德陵地话。那么下一步他就一定会针对叶德陵所掌控地贵族。只有将这些势力从叶德陵地麾下拔除。叶德陵才会受到真正意义上地打击。

    这么一想之后,叶德陵就觉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了。

    正如他:己所说的那样,对方就是预想到了各种可能发生的况之后才开始布置布局的,每一步他都计算好了,也安排好了,叶德陵居然成了那样的一个木偶,线怎么牵,他就怎么动,最终达到了“那个人”的演出效果。

    而如今,叶德陵希望况可能倒转。他想好各种可能发生的况,他来弄明白对方的企图和可能出现的任何一种可能的动作,然后也让对方来一个措手不及,匪夷所思。这一切就从叶德陵果断的停止一切调查,深入保住自己的贵族势力开始。

    他倒要看看,:己的这一次预料是否正确,他倒要看看,对方有着怎么样的能耐能够将跟叶德陵完全利益和关系拴得紧紧的人从他叶德陵的边拉走。

    “马上做好计划,分步骤分次的会见所有的贵族。反正大部分的贵族们都是生活在京城附近的,拥有两千亩土地以上的贵族三十五个,三百亩以上的贵族两百余名,百亩以上的贵族四百五十余名,这些人全部都要一一见面,一一详谈,确定出精确的人数,到底有多少个是我们的人。”叶德陵再一次强调命令。

    “是。”叶实蒲俯首答应,可心中却嘀咕开了,美羹都是被这帮人吃了的,最大的份额就是这帮人分掉的,可是碰到问题了呢?最会两面倒,见风使舵的也是这帮人,真是一群白眼狼。

    “注意面见时候谈话的技巧,所有人在谈话之前你先统一的好好培训一番,什么话必须说,什么话绝不可以说,一定要心中有数,嘴上有数。”

    “是。”叶实蒲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打起了精神,准备作战。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