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生病

    <---凤舞文学网--->

    王公公是在我们真的根本忙不过来,算盘都要被要疯狂的时候,我想要撒手不干,求饶哭诉之后,才被筛选进来的一个帮手。--凤-舞-文-学-网--我们负责分析,他负责核算,我们负责知晓内幕,他负责将内幕细目化。

    而自从王公公加入了我们的团队之后,我对于太子下的保密措施也就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我们计算过的数字,我们书写的机密要件,在过目一遍记在心中之后,大部分都是即刻焚烧毁掉的。这一段时间来,我的记忆力受到了严重的考验,不过通过这一段时间的训练,我也现了自己的记忆能力在快速的增强,以前因为有着自己的保密库和自己的保密密码,所以我根本不担心有人会窃取自己的机密。也正因为此,所以对于这些机密的具体数字,具体内容我都是不用脑子去记的,他们都存在在一张张的文案中,他们都存在在同一个机密的保险之处。我的这种况就好比是将一台电脑件全都加了密,然后又在电脑上设好了密码,那么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往里面放文件,存数据了。因为这台电脑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才打得开,那些文件和数据表格也只有一个人可以阅读。有了这台电脑我就有了全部,而且既然已经有了电脑帮我储存文件和数据了,我当然就不会自己用脑子去记去存去储备了。而现在我也是一样的用着现代的这一办法。殊不知,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一种保险的办法。在现在,你设的再好的密码,也有人可以破解你加了密的文件也同样会有电脑高手将你破除,然后一览无余。而在这里也是同样的况啊,所以说不管是在哪个时代不管这个当下的科技是展到了哪个阶段,人的脑子才是最最保险,最最稳当的一个自然存储设备。

    太子下认清了这一点以估计他从小就这么干了。要不然,他的记忆力不可能会这么好,刚开始简直是让我瞠目结舌。那么长的数据么一叠厚厚的文件,他就这么拿着背。而且花费的时间还很短,几乎将近于过目不忘的水平了。我那个惊叹啊,有了这么强劲的一个榜样天天在你面前过目不忘着也就不能示弱了。不说达到他那样的水准,至少不能依赖于文件了。--凤-舞-文-学-网--

    听到太子下的问话,王公公站起走近到了离我们一步之远,弯腰垂手答道:“况是这样的,先从木瓜门那一边移转了大量的资料。如今,我们手头上有了近千民贵族的报仅仅是拥有土地的所有报,还有他们历朝历代的功绩和毁绩代以内的婚姻况,人脉关系近的群体,属于哪个阵营向于哪个阵营,以及他们跟邻国乃至普通百姓对于他们的观感全都一应俱全。按照宣董的要求,这一部分是地方上具有一定势力的,或在特定集团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的资料,也列好名单搜集清楚了。”

    “是吗?”太子点点头表示满意,“这个是由宣董全权负责的,在我们未公开之前,这是绝对不能泄露的机密,要做好完善的保密特别措施。”

    太子的这句话是对着王公公说的,但是我知道,这其中更重要的是在对我说。因为,王公公只知道这些数据和资料的真实况,却不知道这些个庞大复杂的数据和资料到底作何用?他就算是想要泄露,也要有一个同样在做这方面的人物来咨询问才能卖出去。否则,这些数据和资料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项增加负担的浩大记忆任务而已。

    我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也知道该怎么做了。于是承接太子的说话,开口道:“王公公,虽然知道你那里也非常的忙,但是还是有任务要吩咐。这些数据和资料的详细程度和精确程度我和太子下都有目共睹了,但是为了后用起来更方便也更有效率,我希望这些数据和资料可以分门别类,具体是这样的,土地数目相差无几的整合到一块,然后列出相关的统计数据,比如说拥有土地八百亩至一千亩的贵族或地主有多少个?分别散落在哪州哪县?他们之间有否裙带关系?他们之间的互通况如何,如果有需要补注的,希望在统计数据中列出另外一个特别的栏目注明,这样可以吗?”

    王公公皱了皱眉,弯着的腰更加弯曲了一些,然后他弓着点了点头,表示明确了。

    然后,我们又开始了数据资料的大战了。

    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我开口道:“太子下,您跟皇上的膳

    怎么供应地?”

    “御膳房统一制作。然后特别供应地啊。怎么了?”太子面露惑。这是什么状况?跟他们目前在做地所有事都沾不到边啊!

    我缓了一缓还是决定说了。只听我说道:“有些事是我们无法预测地。但是我们可以做到一定地预防。叶德陵既然受到了一次难以理解地重创。他就必定会更加地小心谨慎地来部署下面地事。叶德陵既然已经要亲自出马了。我们就必须要考虑好万全之策才行。而且。要知道。叶德陵地伤势正在一步一步地好转。下一次地博弈就不会如米粮价格战这般容易过关。容易侥幸了。如果还是当做叶德陵卧病在。指导力和处理效率都大打折扣地话。那么我就危险了。在叶德陵体完全康复。具有完全地指导力之前。我们要做好我们地预防工作。那就是从今天开始。太子下以及皇上地饮食和汤药都要有专门地人负责。从今天就开始。第一可以稍稍掩人耳目一些。第二则是为了以后太子下和皇上地生命安危着想。现在叶德陵仍然不知道向他地那支箭是由我们这个方向出地。但是这个最终地知道只是时间问题。叶德陵迟早会知道。而且是知道地一清二楚。介于此。保护好自己是一项重要地任务。而提前准备则是为了临到当场不会手足无措。方寸大乱。太子下您说呢?”

    太子没有表地丝毫变化。但是我知道他已经领会我地意思了。也同意我地想法了。“那么。如何提前预备呢?”

    “这个嘛……我到底还没有想好。”我会这么一想只不过是突然想到了前世所看地那些电视连续剧里地一些节。那里面经常有一些人布置了很久。筹谋了很久。也隐忍了很久。但是却在最后关口功败垂成。这些电视连续剧在当时赚人泪。让观众扼腕叹息地同时其实也没有什么真正地实在意义了。

    但是现在突然我想到。就觉得这些个血淋淋地前车之鉴对我可就太有借鉴意义了。我想了想。有些不敢说。但是太子看着我。直直地看着我。就是在等待着我地答案。我也就大着胆子说道:“既然是要预防太子下和皇上地饮食和汤水。那么有一句话叫做‘病从口入’是不是可以参考一下?”

    “你的意思是让我和父皇前生病?”太子想要得到我具体的看法和想法。

    我也只能点点头,继续打太极道:“这么理解也是正确的。因为提前生病或许之只是生病,而且肯定是小病。但是如果是叶德陵想方设法让太子下或皇上生病的话,那就必定会大病,还有可能比生病更严重。”

    “就像叶德陵如今所得的一样,甚变本加厉?”太子突然打断我的话,问道。

    没错,如果被叶德陵道他这次差点上了黄泉路就是太子的人推他的那一把,谁都不能保证叶德陵会不会报复,会不会让对他做出这种事的人受到应有的报应。而且,我跟太子以及所有的人都知道,叶德陵完全有这个能力。只要他想做,只要他决定了这么做。

    那么,与其让叶德陵知道了相后实施报复计划,不如我们在叶德陵还不知道真相的时刻就做好防范措施,这种事不能说一定会生,但是怎么想都觉得会生的几率相当大。我想太子下会比我更明白这一点。因为当初他让叶志迁这么去做,去布置,去刺杀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了有朝一叶德陵会知道,有朝一叶德陵会还给他的。

    只不过最近太忙,大家都忘记了这件了。但是忘记了并不代表就不会生。而如今被我一提及,就又唤醒了当初他所担心的那件事

    “好吧,我会去跟父皇商量,看看到底如何办最好。”

    “那个,太子下其实只要有点小风寒,体小小的不适就可以了。而且……”

    “而且什么?”

    “如果只是太子下和皇上你们两个人生病的话,那就太过奇怪,太引人怀,太受人话柄了。如果是想要达到静悄悄,毫无声息的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的话,那就不能这么明显了。”

    “也就是这个生病的况要广泛化,扩大化?”

    “我觉得是这样,做起来有难度吗?”我看着太子下的表,有些担心的问道。

    “让我想想。”太子开始想办法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