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自由

    <---凤舞文学网--->

    赶紧回答,“不可能每次都动用国库的米粮,但是,知道了这一次的教训之后,他们知道有人会比他们更贸然更出格行为的话,今后就不会再有人轻易的囤积粮食,买占卖惜,企图用灾荒之年的米粮作为价格战来放高利贷,迫使百姓破产,国之根本动摇了。--凤舞文学网--”

    “这份霸气我很认同,但是是好是坏,现在还不能轻易下判断,这个国家的体系就是握在贵族的手中,收取赋税,维护国家管理地方的,并不是只有一个看上去高高在上的皇帝,都是由这些大大小小的贵族在真正实施。是他们组成了整个大齐的统治和管理体系,与他们结怨,今后该如何知难而上呢?不要抱侥幸的希望,认为现在的我们仍然处在暗地里,总有一天我们是要见光的,到了那个时候如果所有的贵族都对我们抱怨积深,我很好奇,也很担心,但愿到时候我们能够一如既往的顺利。”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太子的这个担忧非常正确,太子的看法已经属于高瞻远瞩了,不过有一些历史局限是不说明白他不会清楚的,我也不准备让他知道整个封建社会的后展大图,我只想要让他知道现在的贵族封建制必将被大一统的君主专政制取代就可以了。所以,我带着引导的说道:“太子,有一个问题很是疑惑,相信太子也应该会想到过。那就是叶德陵可以说是智明的,洞察万事亦超凡谋划和算计都是强中高手且行动力、指导力样样都出众,但是,为什么叶德陵真正掌权的这几十年来大齐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展?有了这样一个人民拥戴,官员信服的指导理应会带领着大齐有大展啊。但是,从最近的历史记录来看,我感觉没有什么大展嘛。跟邻国之间的关系没有变,两国之间的实力对比没有变,甚至是当初的国库亏空严重,如今的国库仍然如此。如果去民间走走的话,太子也会现除了那些高档消费的蒙人眼睛的场所之外百姓的生活不论是在哪方面都没有长足的改进。为什么会是这种局面?指导不该好好思考当中的原因吗?”

    “因为皇室的力量太弱。”太子思考了片刻,带着无奈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

    我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没错,皇室的财政确实是很弱服贵族竟然需要动用军粮,还要偷偷摸摸的运出再送回。--凤-舞-文-学-网--我们的皇室真的如同是一个婴儿般,只要有心人扼杀一下就会在摇篮里可怜的夭折。所以说,我们这一次从一方面来说是在自私的壮大皇室的财政,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我们也是在缓解百姓深受的涨价之苦。动用了军粮,虽然我无奈之举却是最佳的方法。如果不是我们及时出手的话,又会有大量的苦命百姓游离失所有更多的人倒退时代的成为奴隶,贵族的力量越来越壮大对于国家来说并不是好事那么多的百姓成为游民,成为乞丐对于国家的展更是大大的不利。所以我们的无奈之举从最后的结果来看,是完全正确的。或许,我们就想只要目的是好的,中间的过程和手段就忽略不计吧。这样想,会不会比较好过一点?”

    太子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半响之后才转头看向窗外。“没错,再怎么样,百姓的饥饿问题才是头等大事。贵族们就是因为过于贪厌才会导致百姓如此困窘。这是最不能敷衍的事,如果这次叶德陵不能做到及时回笼人心的话,也极有可能会得灾民造反。这样才是真正的在拆毁大齐的根基砖瓦。灾民得到了及时的赈粮,将灾控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稳定了国家的治安和百姓的生活,就这一点来说,我们已经功劳显赫了。”

    “没错,这一次我们赚了一大笔,而这一大笔是从各大贪得无厌的贵族手中取得的。这一次大多数人肯定是快要疯了。但是经过叶德陵的调谐,很快他们就会忘掉眼前的既已失掉的利益。因为叶德陵会让他们深刻明确一点,那就是期间既然已经获得了那么大的利益,那么就会有失去利益的时候。这一点,很多的贵族一开始不会接受,但是慢慢地也不得不接受了。但是,很快他们又会现另一点了,那就是这一次的事件那根本就不是单纯的损失的问题啊。

    太子下您请想想,马上就到了收获的季节了,到了收获的季节,自然而然就是要收取赋税了。收取赋税必然会导致某些地方爆的。到了那个时候,已经受过挫的贵族们会再一次盲目而不知所措的。虽然这次的损失,叶德陵的心中肯定不是滋味,但是目前我们都还没有正面交锋过,既然没有两军交战,就不会全胜。我们的手法和曾经跟叶德陵交手的人都截然不同,

    是因为不像过往的那种处事方式的缘故,所以我们的并不是怎么的深邃,但至少也就达到了让人不知所措的效果。接下来的可能的正面交战,我们还是要延续我们的优势,那就是不按照常理出牌,不能让人抓住我们的真正企图。只有这样,就算是有一天太子下您的幕后份被揭穿了,我们也仍然有着必胜的把握。只有一点,想知道太子下您的意见。”我恭谨请教。

    “什么?”

    “对于我们拉拢地贵族们。我们要告诉他们真相吗?”

    “真相吗?”太子沉吟了一下。开始进入思考。

    我静静地等着。看着他些微细小地变化。我现在开始能够从太子看似面无表地脸上找出蛛丝马迹。提前知道他地决定了。这也是因为每一次他做出决定地时候。我都离他太近地关系。我们地距离近到我可以一点一点慢慢地数他地眼睫毛地数目。我们地距离近到他哪怕再微小地一个表变化也会让我尽收眼底。这个时候。如果我能够费心思好好研究一下地话。那是必然会有研究成果地。而如今。我就是在验收自己地研究成果。刚开始地时候还会有一些偏差。但是观察地再细致入微一些。再吸取一些失败地经验之后。我现在已经差不多能够不离十了。

    每一次。太子地变化中最为让人容易忽略而实际最特别地。那就是他地眉毛。每一次他开始思考地时候眉头都会微微轻皱。然后像是害怕被人现一般。他地眉头会渐渐舒缓地展开。速度很快。如果不是仔细地观察根本不会现。但是眉头舒展了并不代表太子已经想好问题了。这只是他进入问题地开始。在这个过程当中。太子就不会有任何地表变化了。等到再一次速度很快地眉头轻皱就是问题即将出现答案地时候。

    而在这一个眉头轻皱一而过地时候。如果微抬眼眸看你一眼地话。那就是赞成你地观点了。而如果他微微一闭眼地话。那就是他并不赞成你地观点。这时候你就要思考怎么替自己自圆其说。并努力做到符合他地想法了。

    而这一次。前地全都一致。眉头轻皱。然后瞬间舒展。过了半响之后眉头再一轻皱。接下来地是。他微微一闭眼。

    然后,我就了然于了。并不赞成我的观点,他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也就马上开始不赞成自己的观点了,我开始想他会有怎么样的想法,我怎么说才能自然而然的将自己的话语引向他期望的和中意的想法中去。

    太微微一闭眼之后,就抬眼对我说道:“不妥。用真实管理贵族们其实不妥。贵族们不会把这个真相当做骄傲,反而的,他们会把真实当做一种负担,希望是想要逃避,沟通并不能带来我想要的结果。你给了他们真相,他们反而会踌躇不前,百般猜测你的想法。这些贪得无厌的贵族们都是务实的,他们只知道该怎么按照你告诉他们的去做,他们也只关心按照你所说的那样去做之后,会有怎么的回报。真相?告诉他们的真相,他们永远不会当做真相来看待。说出来的真相反而会变成假象。你觉得呢?”太子抬眼直勾勾的看向我。

    如果我观察太子是暗地里偷偷的、旷持久的话,那么太子观察我就是光明正大、单刀直入,从一开始就这么直接盯着我观察的。

    所以,在他的面前我根本就没有藏自己表的时间,他的眼神很快,也很锐利,总是在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就将我的表收入眼底了。知道了这一点之后,我也就练会了不改变面部表的能力。因为如果他一看向我,我就表隐藏的话,那就是盖弥彰了,这一点我很清楚。虽然有时候我的一些真实表会被看走,但是只要是不会危及太子的,他也就不会点破了。我不敢去猜想,他会不会知道我给自己留的退路,也也不敢去设想,我现在努力收集的关于他的证据会不会有朝一被他现成为了我的催命符。但是这是我的习惯了,我每做一件事的时候,都会想好自己的未来,想好自己的退路,似乎只有这样我才会有安全感,似乎只有这样我才会觉得自己与对方是平等的。我受制于人,但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其实对方也受制于我。这种平衡不知道为什么成为了我内心的一种必须。

    于是我便毫无原则的附和道:“没错,有些人给了自由反而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所以,对于这种人的做法就是不必给他莫须有的自由,规定了他怎么走,往哪儿走,走向何方,或许才是最佳的办法。”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