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肉靶

    <---凤舞文学网--->

    你的计算能力是跟谁学的?”太子温和笑着问道。--凤舞文学网--

    “诶?”我还兀自思考着呢,太子突然就向我问了。这一类的问题,太子基本每天都会问一些,有时候我回答,有时候我没空回答,而更多的时候,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问题,编个谎吧还都不容易编顺溜了,可要是不编谎吧,说出来的反而比谎言更假。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人家的好奇也是正常的,人家的问也是自然的。你说一小姑娘,凭空地里冒出来的,难道跟人家说自己生下来就会算术,天生就会认字,本能的就会那么多别人闻所未闻的事

    “跟我的老师学的,小时候在学堂里学的。

    ”我眼睛眨眨说了个不算是谎言也算不上真话的答案。

    “老师?学堂?上次你说是一个世外高人的。”太子也跟我眨眨眼睛,毫不留的戳破我的谎言。

    “唉……”我悲叹,明知道自己是在说谎,也明知道对方知道自己在编谎,可是还是要往下说,不为了自圆其说,只为了能够就这么顺溜下去。“上次说的不是经商之道和制器之术吗?那些这么高深和难以普及的东西,我当然是跟世外高人学的啊,这样说才会有人相信,这样说人家才会觉得你有本事嘛!至于算术嘛,那一般的账房学徒都是会的,我为什么要去跟世外高人学?当然小时候在学堂里就可以学会了啊。”

    “既然这样,那你应该说你的算术是小时候跟账房师傅学的,怎么会跑去学堂学呢?据我所知,大齐还没有哪个学堂能够教出你这种水平的算术学生来吧。”太子开始一脸坦然的笑了。

    我对他翻了翻白眼。今天他怎么回事?明知道我是在编谎地啊,我也不是第一次编谎了,以前他也会问,但是不管我说的是什么,也不管我编出了什么谎言,他都只是简简单单地一个“哦”字就这么带过了,既完结了他不可能满足的好奇心,也缓解了我的尴尬和压力。这样不是很好的吗?干什么一定要戳破,你要是这样一直戳下去,我还怎么编?当然是越编越错了,因为从一开始就是谎言先行,我都不记得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当中,哪些是真地,哪些是假的了。--凤-舞-文-学-网--基本上就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真假假,真假难辨。因为本来就难辨。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啊,知道我现在正在替他办事,一心一意,毫无选择余地,毫无留守退路的在替他办事,这不就结了吗?

    非得费这么大地劲,折腾死人了。

    我看了一眼太子坦然的笑脸,木着脸说道:“那是因为教我的那个学堂师傅是个世外高人,所以能够教出像我这样算术水平的学生,这样行了吗?”非得让我自圆其说,非得让我把谎言编顺溜了,他才开心,既然知道是谎言,那么这个谎言是可信地还是不可信的就根本不重要了嘛,本来已经知道了那是假的了。真是叫劲!

    “你遇到过地世外高人还真是多。”

    “是啊。或许我运气好吧。”运气不好。我能穿越吗?还是在喝醉酒不知道自己是出车祸飞来地。还是连人带车栽进河里淹死飘过来地。整个一个不明不白。神不知鬼不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你地那些世外高人真有其人吗?”太子突然收起有些坦然地笑容。认真地问道。

    “那当然了。如果你承认我现在地这些本事是真地。那么那些人当然就是真实存在地。要不然我地本事从哪里得来呢?”

    “那么。那些世外高人都还健在吗?他们是在云游天下。还是在某座仙山上修行?你知道他们现在都在何处吗?”

    “诶?”我有些惑了。太子明明知道我是在编谎地。那他打探这些做什么?“那些高人啊。我是不知道他们都还健不健在。但是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地。那就是太子下您是不可能看得见遇得着他们地。”

    “是吗?”太子认真的脸上突然显露出某种失望。

    我突然有些明白了太子这一系列的表变化背后的原因了。难不成,他想要招募我口中的这些“世外高人”为己效力?我赶忙补加了一句:“那些人太子下您是永远也不可能看得见遇得着的,但是叶德陵他们也是绝对不可能看得见遇得着的,就算是我自己有生之年也是不太可能可以看得见遇得着了。因为,那些人虽然真实存在过,但是却根本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全都不在,一个都不在。”他急急的将话说清楚,明明白白的,不是我不愿意拉我的那些

    傅来给他效力,而是我自己也无能为力,我根本不可得到遇得着他们了,更何况,他们不会为你所用你也不用太为伤心难过啊,因为这些人也绝对不可能会为叶德陵所用。既然大家都不能用,而且谁也见不到遇不着,那这些人不就等于没有了嘛。

    真是个天大笑话,我说的这些高人,有些是我的幼儿园阿姨,有些是我的老师,有些是我的同学,有些是我的老爸老妈,有些就是教科书啊,小说啊,电视剧啊,电影啊,还有伟人传记这种我最种。当然更为重要的就是网络了,这个互联网的作用功不可没,有多少事我是在网上懂得的啊。可是,这些人怎么可能为太子所用呢?就算我搬来了我所有的书籍,他也是研究不透的,因为他并不知道那段历史,他能够知道王安石变法的历史进步和历史局限吗?他能够知道维新变法在特定时期内的作用和限制吗?他又能够知道“铁血宰相”俾斯麦的铁政策为德国走向统一带来的作用和之后效法失败的根本原因吗?他能够知道封建制代替奴隶制的必然吗?就算知道了,他又如何看待封建帝王总有一天会被资本主义,或是工人阶级甚至是农民阶级拉下龙座的这种必然结局?他看得到重农抑商对于现在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稳定带来的效益和作用,他又是否看得到正是这种效益和作用束缚住了国家的长远久治?他更不会知道,现在他们将之树为劲敌的敌国在之后的时代里可能就是自己的邻省了。

    大家同属于一个国家,大家一家亲……

    他不会知道,他更不会明白,而且这些对于他来说知道了并没有什么好处,他只需要知道当遇到敌国入侵的时候,他应该怎么做,他只需要知道当统治地区之内生了灾荒他该怎么办,他只需要知道该怎么样用人,该怎么样治理常的一些常规事物,他只需要研究他们已经经历过的那一些历史,从中汲取可以吸取的经验教训并且融会贯通就可以。其他的,多知无益,更何况我也不是知道的多少多,历史学的并不好,兵法和治国之道也没有专门的研究过,至于赚钱,我也是在实践中自己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而至于这一次的跟叶德陵的抗斗,那我也是在边学边做,能做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而已。

    “你是怎么会想到将父皇也利用的?”太子不再纠结,转而问了一个他知道我肯定会如实回答的问题。

    我轻轻的吞了吞口水,然后说道:“这个问题也是突然之间想到的。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了将叶至迁推出去当那个掩人耳目的人物,成为人靶子。但是这也是一开始的计策,随之时间的流逝,这个人靶子会越来越没有利用价值的。一方面,他已经不能再掩人耳目了,因为他已经不再神秘了,而且叶德陵也会慢慢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烟雾弹而已。另一方面嘛,是我站在了叶至迁的方面来想了想,事展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按照叶德陵的能耐和阅历他不可能会不知道,凭着叶至迁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做到现在的这个地步。那么如此一推算之后,结论就昭然若揭了,那就是叶至迁的背后有人。叶至迁是参与,但是他却不是主谋。只要叶德陵想到了这一层,他就不会再用对付叶至迁的那种方法来处理这件事了。这件事能够完成度这么高,达到现在我们所想要的这个理想状态,就是因为我们选择的这个人靶子完全正确而且够分量,够能撑场子。叶德陵把对手当成了叶至迁,所以他就一心一意的认为叶至迁是想依样画葫芦,釜底抽薪的夺取叶德陵想要的利润。只要他认定叶至迁是来抢肥的,那他就会太为担心,因为那块肥就挂在高处,谁都想得到了。叶德陵本来觉得那是他的囊中之物,可是中间冒出来了叶至迁想要凭本事跟他抢一抢那块肥,那么叶德陵就权当跟他玩一把了。因为他知道那块肥虽大虽肥,但是却是绝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可以全部吞下的。叶至迁在刚开始的强势出击和先制人是很能震撼人心,叶德陵也有些觉得出人意料。但是没关系,他有把握就算让叶至迁抢走了那块肥那又如何?他是根本吞下的,勉强吞下去只会撑死他。所以,他并不急着跟他夺,他甚至是坐等着,慢慢看着叶至迁去抢那块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