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高人

    <---凤舞文学网--->

    班?

    哼,对我来说不仅是小意思,更像是在奖励。--凤舞文学网--至少在领导看来,同学们看来我都是相当的厉害,毕业才短短几年时间,不仅工资涨得不见顶,而且更是深得领导的信任,他们想要托我办个事,我跟领导一说,那都是不离十的。他们完全知道,我在我们领导面前有一定的言权,说出来的话也有着一定的分量。很多同学和同事,也一度认为我或许是跟领导有一腿或有一手的,但是只要他们看到过一次我的拼命和我的舍命陪君子,他们就会打消自己的想法了。如果是有了那么一腿,或那么一手的话,那么还需要这么拼命吗?完全不可能,完全不必要。所以,久而久之的,那些人就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了。之后,他们看我的眼神,崇敬也好,讥笑也罢,我都当做看不出来,因为当时的我自认为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觉得我是在用自己的学识,自己的能力为自己开道铺路,我觉得我是在用自己并不长的青为自己博取一个灿烂辉煌的天。那样的天里,鲜花要有,面包也要有,而在鲜花和面包之上,我也还需要有自己的精神世界和理想王国。那里是自己的事业,也自己的追求,是自己能够做到的,可以达到的高度,是自己的成就感,是自己所有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所学所练的实验基地。

    如果没有大学毕业后工作时的这种拼命付出,拼命挥。当时的我会想不明白,那么为什么从小学时爸爸妈妈、老师亲戚都告诉我要好好学习?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时候干好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那么为什么当自己已经在好好学习时,妈妈还要说要更努力的学习,要更用功的学习,要更加好的成绩,要更加的分数,这样才会为自己地未来买上更有保障的保险。我想我是个乖宝宝,从来都听话,所以我都做到了,重点初中,重点高中,重点大学……一切的一切都达到了边所有人的要求,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了边人的他们边人吹嘘的一个成本。自己边的所有人都因为有着一个我而说话大声,而说话带着大笑,而说话不顾别人脸色。

    既然被推上了这样地一条“重点”的道路,那么我只能精益求精,既然成为了边所有人吹嘘的资本,那么我只能成为更大的资本,更有保障的资本,而且是会升值地,是会保值的资本。--凤-舞-文-学-网--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暂时将自己放在了一个角落里。我知道那个自己会有一天复活,但是不清楚是在哪一天。我还曾想过,或许有一天那个自己会在角落中被自己活生生的闷死,从此不再做声,从此也不会再有声地机会。

    而就在我并不确定那个自己有没有被闷死之前,我就出事了,我就穿越了。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之后,我并没有庆幸,我并没有高兴。因为在当时的那个世界里,我的自己虽然是被封闭地,但是我觉得值得,我很心甘愿,我自己习惯了。我习惯了,老爸老妈时不时的叮咛和嘱咐,我习惯了我常年以往的报喜不报忧,我习惯了在灯红酒绿之中穿梭而行,我更习惯了那样紧张而高速度的急速旋转生活。一旦一切都停了,一旦一切都安静了,那么我不知道我还是不是我了。

    果然,到了这里之后,我马上就懵了,马上就迷茫了。我为了找到另外一个使得我紧张而高速度急速旋转生活的“边人”而费尽心思。结果,这样的边人或许是一种奢求,不是天生而来地,或许就是寻找不来的。

    太子看着我陷入沉思地脸,有些好奇,在他面前我经常走神,经常游神。有些时候,我在深思自己,有些时候,我在深思事况,而更有的时候,我在想空白,那是一种虚无,就是什么都没有。好像靠近了一个悬崖边上,你往上看什么都没有,雾蒙蒙一片,你往下看也是什么都没有,雾茫茫一片,前后左右你四面八方去看好了,仍然是什么都没有,那种虚空简直能折磨死人。

    我到了这个世界才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有时候有一个你为他而活地人,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幸福。或,那个人是你地亲人,或,那个人是你的人,也有可能,那个人是你的孩子。总之,你会为了他做很多的事,你的一生或许都是在为了他而活,你一辈子都为了这么一个人在那样的团团打转。在当时你会抱怨,你会计较,你总是在付出,你是在为了他而放弃了很多,甚至是放弃了自己。但是,当你真的失去了这么一个人的时候,你才会现,原来不只是你一直在付出,原来你口中抱怨的为了他的放弃根本就是心甘愿,如果不是心甘愿,你不会只是抱怨,如果不是心甘愿,你不会还会这样一边抱怨着一边仍然一如既往的做下去。正是有着那样的一个人,在你放弃了自己

    ,你也成就了另外一个自己。人说来说去在为别人其实有哪个人是真的在为别人而过的?不管你嘴上的说的怎么样,你的一生还是你自己一路走过来的,并没有一个人在中间代过劳,吃苦是你自己吃的,付出是你自己付的,选择的那个人是自己,抱怨的那个也是自己,那么有何来的别人呢?

    如果,真的没有了别人,那么你自己呢?你还会在吗?

    至少。我现在就想着那些别人了。那些边人。我从来就没有让你们失望过。我从来都表现出了自己最好地一面。我说为了你们地虚荣而放弃了自己地快乐。但是放弃快乐地那个人也是我自己。为了成全你们虚荣地那个人也是我自己。那么。该抱怨地也是我自己。

    可是。谁又能给我这样地一个后悔地权力呢?

    没有人吧。回不去了。也不能重新来过了。而在这个世界中。我又一次陷入了这样地一个轮回之中。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可以回过头来看现在生活地机会。我相信我又会后悔。后悔自己现在地看不通。后悔自己现在地不知道好好生活。但是。我现在真地是看不明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这样做地结果会是什么。我唯一知道地就是我现在只能这么做。而且这么做地时候。现在地我不后悔。

    “你地计算能力是跟谁学地?”太子温和笑着问道。

    “诶?”我还兀自思考着呢。太子突然就向我问了。这一类地问题。太子基本每天都会问一些。有时候我回答。有时候我没空回答。而更多地时候。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问题。编个谎吧还都不容易编顺溜了。可要是不编谎吧。说出来地反而比谎言更假。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人家地好奇也是正常地。人家地疑问也是自然地。你说一小姑娘。凭空地里冒出来地。难道跟人家说自己生下来就会算术。天生就会认字。本能地就会那么多别人闻所未闻地事

    “跟我地老师学地。小时候在学堂里学地。”我眼睛眨眨说了个不算是谎言也算不上真话地答案。

    “老师?学堂?上次你说是一个世外高人的。”太子也跟我眨眨眼睛,毫不留的戳破我的谎言。

    “唉……”我悲叹,明知道自己是在说谎,也明知道对方知道自己在编谎,可是还是要往下说,不为了自圆其说,只为了能够就这么顺溜下去。“上次说地不是经商之道和制器之术吗?那些这么高深和难以普及的东西,我当然是跟世外高人学地啊,这样说才会有人相信,这样说人家才会觉得你有本事嘛!至于算术嘛,那一般的账房学徒都是会地,我为什么要去跟世外高人学?当然小时候在学堂里就可以学会了啊。”

    “既然这样,那你应该说你的算术是小时候跟账房师傅学地,怎么会跑去学堂学呢?据我所知,大齐还没有哪个学堂能够教出你这种水平的算术学生来吧。”太子开始一脸坦然的笑了。

    我对他翻了翻白眼。今天他怎么回事?明知道我是在编谎的啊,我也不是第一次编谎了,以前他也会问,但是不管我说的是什么,也不管我编出了什么谎言,他都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哦”字就这么带过了,既完结了他不可能满足的好奇心,也缓解了我的尴尬和压力。这样不是很好的吗?干什么一定要戳破,你要是这样一直戳下去,我还怎么编?当然是越编越错了,因为从一开始就是谎言先行,我都不记得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当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了。基本上就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真假假,真假难辨。因为本来就难辨。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啊,知道我现在正在替他办事,一心一意,毫无选择余地,毫无留守退路的在替他办事,这不就结了吗?

    非得费这么大的劲,折腾死人了。

    我看了一眼太子坦然的笑脸,木着脸说道:“那是因为教我的那个学堂师傅是个世外高人,所以能够教出像我这样算术水平的学生,这样行了吗?”非得让我自圆其说,非得让我把谎言编顺溜了,他才开心,既然知道是谎言,那么这个谎言是可信的还是不可信的就根本不重要了嘛,本来已经知道了那是假的了。真是叫劲!

    “你遇到过的世外高人还真是多。”

    “是啊。或许我运气好吧。”运气不好,我能穿越吗?还是在喝醉酒不知道自己是出车祸飞来的,还是连人带车栽进河里淹死飘过来的,整个一个不明不白,神不知鬼不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你的那些世外高人真有其人吗?”太子突然收起有些坦然的笑容,认真的问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