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御驾

    <---凤舞文学网--->

    那个人”既然会找到叶德陵这笔“生意”的漏洞,而此魄力和如此实力摆了这么一个大圈子将叶德陵进去,就证明“那个人”必然是一个很熟悉叶德陵的人。--凤-舞-文-学-网--

    如果刚一开始的时候,叶德陵还怀“那个人”就是叶至迁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打消了这一个怀了。就是因为刚开始,叶德陵将怀疑的矛头对准了叶至迁,所以他才会以跟叶至迁博弈的思路来应对这一次的事件,而就是因为这样造成了现在如此被动的一个局面。

    而这也正是叶德陵现在会担心的原因。因为“那个人”不仅熟知叶德陵的所有历史和所有行事布局的手段方法,他甚至也知道叶至迁所有的历史和所有的行事布局方法。“那个人”顺利的将叶至迁这个烟雾弹明晃晃的扔出来,让叶德陵好好的接在了手里,还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是却没想到,在叶德陵自认为胜券在握的那一刹那就是他落入圈的那一瞬间。“那个人”知道该怎样的布局才会令叶至迁这颗烟雾弹确确实实达到迷惑和掩人耳目的目的。“那个人”熟知叶至迁的一切,他知道叶至迁行事若隐若现,神出鬼没的做法。他让叶至迁继续若隐若现,继续神出鬼没。而这就让叶德陵无从把握了,本来神出鬼没的叶至迁追踪和查探起来就是比较费劲的,更何况这一次还就真的是一个虚影了。

    而跟了解叶至迁一样,“那个人”也深深地了解叶德陵。他知道叶德陵在胜券在握的时候,反而会温和、“循循善”,不会一棒打死,而是慢慢的让对方自露败绩,自寻死路,直至最后永难翻。叶德陵就是因为有这样的自信,所以才会这样“雍容”这样“从容”的处理危机。而这样的“雍容”和“从容”就给足了“那个人”布局和思考的时间。

    叶德陵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在骗对方一步一步的“走棋”而自留一手,却没有想到,这一次却被对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了一把,他,叶德陵,也有一天会被别人骗着一步一步的“走棋”,却没有现对方“自留一手”。

    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叶德陵苦笑了一下。

    叶德陵知道他并没有轻敌,他只不过是太自信了。自信于自己所有地经验,自信于自己所有地成功,自信于自己所有的手下败将。可是,殊不知,这一些经验,这一些成功,这一些手下败将也成为了别人的经验,别人的成功的借鉴,别人失败地教训。

    世界展太快了,新的一代都成长起来,并在冉冉升起了。

    苦笑完了地叶德陵开始皱起眉头。因为他知道不管“那个人”到底是谁,但是“那个人”有跟叶至迁勾连那是可以肯定的事了。虽然说,一直以来叶德陵都没有将叶至迁放在眼中过,但是对于叶至迁的能力和自负还是非常了解的。他曾经尝试过以各种途径跟他和好,跟他相认,但是叶至迁的自负和固执让他们祖孙俩的关系在这辈子没有了可缓和地可能。--凤舞文学网--而知道了这个无奈的结果之后,叶德陵也想一举击破叶至迁引以为傲地势力,让他迫不得已可以回归叶家。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不管是明地里斗争,还是暗地里较量,虽然叶德陵没有失败失手过,但是叶至迁也没用真正的被摧毁过。甚至可以说,叶至迁就是在这样地艰难和挫折中一步一步更为成熟,一步一步更为稳健。感受到这一点之后,叶德陵就放慢了对付叶至迁的脚步,或说是怜惜,也或说是歉疚,只要他没有直接地跟叶家为敌,他都尽量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自负而能力卓越的叶至迁,如今却跟人合作了,而且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叶至迁似乎还是处于被指挥的那一方。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能够拉拢到叶至迁?又是怎么样的人能够指挥叶至迁?

    “那个人”真是越来越让叶德陵感兴趣了。

    想到这里之后。叶德陵就在脑海中搜索着所有可能成为“那个人”地人选。大齐朝廷以及官场、商界地腕儿全部在他地脑海中一个一个地排除。大齐上下所有地那些人只要是上得了台面地叶德陵都全部心里有数。一轮排除下来。他还真地没有锁定住一个可能地人物。

    于是。叶德陵将怀地目标瞄向了当今皇上。当今圣上可以说是最为懦弱和无作为地一个君王。他地父亲至少在大齐国家受到邻国入侵地时候。以千金之尊御驾亲征。在内忧外患愈来愈严重之际。也是先皇亲自找到了叶德陵。当机立断地跟叶德陵签订了一系列地条约。叶德陵看中了这是一个可以予取予夺地时刻。所以他开口下手从来不留。但是叶德陵也知道这当中地分寸。所以叶德陵提出地条件在让先皇微皱眉头之后都会几乎不犹豫地答应。

    而先皇也知道当时地叶德陵是一心向着大齐朝廷地。没有大齐朝廷作为后盾。作为支撑。叶德陵也就失去了展和壮大地舞台。所以。在叶德陵予取予夺地时候。先皇也适得时机地提出一些限制地条款。先皇也料定了叶德陵必然会答应那一些限制地条件。所以在互相算计和互相利用地同时。叶德陵也先皇也成为了患难之交和共同进退地战友。叶德陵是赞赏和追随先皇地。所以在先皇在世之际。虽然叶德陵也展地非常迅速。但是总有节制。更何况。那时候是在战争状态。叶德陵所获得地所有受益也基本都贡献给了先皇地军队中。

    而当先皇战死沙场。现在地皇帝登位于危难之际后。叶德陵地处事方法就有了循序渐进地截然不同地改变。当时地儿皇帝只是一个少年。少不更事。而且战争也并没有真正结束。所以叶德陵可以更加地予取予夺地同时。更可以变本加厉。而当时朝中无人。军中无人。库中无银。皇帝又是不能自己主事。叶德陵也就走上了一手遮天之路了。但是。当时地叶德陵还不敢如何地表现出自己地野心和占有。所以。叶德陵在一心一意帮助大

    保家卫国地同时。也在开始为自己地野心和占有着大齐地优势越来越强。叶德陵地优势也就越来越强了。而这时地皇帝呢?不读书。不习武。跟还是皇子地时候一模一样。整天嬉戏游乐。一天到晚就是跟太监们宫女们混沌终。这还不算是什么最严重地问题。因为皇上毕竟还是一个少年。贪玩总是会有地。

    但是,有一次大齐军队获得了一次转折的战略大捷,全军上下士气大增,将士们提议是不是应该让皇帝亲临战场一线,犒赏三军以作鼓励。叶德陵也觉得非常有这个必要,当然在当时,叶德陵还只是一个普通地比较富裕点的商人,没有议政的权力,但是他的影响力已经非常的大了。叶德陵也赞成了这个提议,众将士又都是这么想的,而且最重要地是,这时候作为一国之君,他的子民在为他,为国家挥血洒头颅,他确实应该亲临战场犒赏一番。

    于是,一道恳请皇上御驾亲临地奏折就八百里加急的送往京城,送往皇宫了。

    儿皇帝收到这道奏折了,他也觉得奏折里地文字真意诚,他当即准奏,准备御驾亲临。这道消息也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送回到了战争前线。正在修整地部队全军欢腾,所有人都在为了迎接皇帝的御驾而忙活开了。而皇帝的御辇也确实出了富丽堂皇的皇宫。

    可是,随之的问题也就来了。皇帝要求每走两个时辰就要休息一个时辰,理由是天气太,他的体不适。

    算了,龙体为重,随驾之人劝劝推推总不至于真的走两个时辰休息一个时辰,否则那哪里是赶路,简直就是游山玩水。

    御辇的速度本来就慢,浪费人力也拖延进度。他们是战线的大后方当然体会不到现场上的紧张况,战场前线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开战,这里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人头落地,看不到明早的出的。可是为了显示出对于皇帝的尊敬,所有人都是拿出了自己最宝贵,最值钱,最拿得出手的东西,以及他们最为宝贵的时间和休息。

    可是,随之而来的报告是如何呢?

    皇上的御驾可能要比原定时间晚一个月才能到达前线。

    一个月?

    等到皇上的御驾来到战场前线,一个月之后谁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况?也许大齐军队已经大获全胜了,也许大气军队被全军歼灭了。

    刚开始所有人还在担心,会不会是在大后方也有敌人的军队在作乱,打散了皇上的御驾行进?一些军士要求离开前线去护送皇上。可是都被否决了。

    因为根本不存在什么敌人军队的扰,皇上御驾会延迟这么久的原因只是因为皇上不会骑马,而且不愿意学骑马。因为他害怕。

    全军哗然……

    叶德陵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瞠目结舌,这真的是圣旨吗?这真的是那个皇帝真实的想法吗?

    虽说,他还只是一个少年,但是也早已经过了懂事的年龄,再过两年都可以大婚了,太学也已经就读了很多年了。更何况,他一岁之时就是太子的人选,整个国家的能人志士都以培养接班人为自己的责任,有着这么多这么好的师傅和这么优厚的条件下成长起来的皇帝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行径?这样的做法,这样的想法在当时的叶德陵来看,是完全不可思议的。

    不会骑马是事实,但是如今时间这么紧,这么多的浴血战士在翘以盼的等待着他,迎接着他。他却以一个不会骑马,不愿意骑马这样幼稚和不负责任的借口给打了。这样置生死于不顾而奋勇护国的将士们怎么想?

    全军哗然之际,叶德陵和所有的将帅花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多少精力才将军心稳定下来。

    终于,到了最后浴血奋战的战士们也没有在战场前线看到皇帝明黄色的御辇。因为御驾还在半道上的时候,战争已经全面结束了,大气军队除了必须的留守部队之外全军回撤。

    战士们的失望之是可想而知的,其实所有人也是说想得到多少的赏银,多少的封赐,他们也知道现在的朝廷因为战争消耗已经空虚的很了,他们只不过是想要得到一个肯定,一个鼓励,以告慰他们这么长时间,这么艰苦的付出。

    可是最后怎么样呢?全军回撤班师回朝,凯旋进京之际,早已在第一时间收到战胜捷报的皇帝的御驾居然还没有入京。战士们是拖着疲累之躯从遥远的战争前线千里迢迢赶回京城的,而皇帝的御驾呢?本来就还在半道上,他只需要掉转马头沿原路返回就可以了,可是只有一半路程的皇帝御驾居然还赶不上军队的速度。要知道几乎所有的将士那都是步行回京的,有些人还需要背着或抬着自己受伤的战友,这样的行进速度是可想而知的。可是他还是比皇帝的御驾来得快。

    将帅们对于皇帝御驾的行踪是对下面的士兵保密的,因为怕再一次引起哗变。所以在入京之际,叶德陵就不得已的拿出自己的银两以皇帝的名义犒赏三军,才得以将这个消息完整的掩藏起来。

    而从那次之后,叶德陵也觉得他对于这个皇帝有了一些深刻的认识了。之后的皇帝的所有的表现也确实如刚开始他给叶德陵的印象一样,说上多么的昏庸,但是总不可能是清明的。

    既然如此,叶德陵也就一步一步的加快了自己原先就想好的那一系列的战略步骤了。皇帝配合的相当默契,甚至于是想要什么就给什么的地步。但是叶德陵不会随之飘飘然,他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循序渐进,只不过适时的提快了一些速度,拓宽了一些广度,也挖深了一些深度而已。

    叶德陵跟先皇签订的所有条约,这个皇帝看都不看全部承认,他自己跟叶德陵签订的一系列的条款更是非常的守信诺,不需要叶德陵刻意提醒,总是能够达到叶德陵想要的那一些。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