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求遇

    <---凤舞文学网--->

    陵的话非常正确,这个人到底是谁已经根本不重出了这个人也无济于事,早没有了意义。--凤舞文学网--他们应该做的是,判断这个人的下一步,不管这个人是谁,只要判断出了他的下一步,他们才会有应对之法。而想要知道对方的下一步,除了自己冷静观望之外,掌握这一整件事的生展过程更为重要。

    只有知道生,掌握展,才能推算结果。

    叶德陵撑着一口气,忍着剧痛听着叶实的报告,亲自看着这些数据显示。很快他看出了眉目。

    叶德陵吩咐道:“对所有人都不下达任何有明确指向的命令,而我们按照往年一样逐步吞进谷物,数量不变,时间不变,价格……就跟着市场走吧。”

    叶实还想要再问,但是他看到叶德陵脸色苍白,说出上面这句话已经气喘吁吁,额头冒汗了。他不忍心再让他的老爷受罪受苦,于是乎拿着这一个命令也就走出了叶德陵的寝房。不管如何,至少叶德陵对他下达了明确的指示,而有着明确指示的他也就知道接下来需要应该怎么做了。

    刚刚叶德陵寥寥几语,但是该怎么做他说的非常清楚,包括对内和对外。

    对外,是不下达任何有明确指向的命令,也就是作为整个集团的脑不能在这个时候不管大家。但是各个人最后该怎么做,不明确指示,旁敲侧击,打着擦边球让各自的人自己琢磨自己揣摩,这一点叶实自信还是能够做到的。就算是被所有人得急了,他也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偏转矛头,将事顺溜过去。

    而至于对内,叶德陵却给出了最为明确的指示,不管外面怎么样也不管所有地人怎么样,更不管这个世道,这个米粮市场怎么样,反正叶家就按照往年一样。往年在灾荒第一天吞进1袋,如今还如此,往年在整个过程中吞进5000袋,分七天进行,如今还如此。往年是市场要价多少,叶家就如实付出多少,如今还如此。

    叶实想不明白为什么叶德陵会对内下达这样的命令,但是叶德陵对于此时的米粮价格是知道的,他知道了还这么做,就一定是有很深刻的原因了。他想不明白,也不需要想明白,因为叶德陵总不会错。

    而躺在上的叶德陵确实看明白了一些事,也还没有看明白一些事,这样的命令只是一个权宜之计,只是以不变应万变地保守做法。因为不管对方怎么做,他仍然这么做,就能看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样有便于叶德陵透视整个事件。--凤-舞-文-学-网--

    谷物价格飞涨到这样地程度确实在叶德陵地意料之外。而且各个贵族将收购米粮地范围拓宽到如此之光也在叶德陵地预计之外。因为收购米粮地范围一拓广。之后地围拢封锁地范围也就跟着拓广了。这并不是一件易事。这也看出了在这个案子和计划中显现出来地。这个集团内部地分歧和裂缝。所有人都向着自己地利益而看。大家都只看到了如何能够多收购米粮。多储备一些高利贷之资。但至于之后。该如何收场。谁来擦。收拾烂摊子没人注意。也没人关心。

    这个范围已经被开拓地如此之广了。并不是叶德陵现在下一个明确严厉地命令就能够马上制止地了地。而且他也预感到了。这样地局面正是“那个人”所想要地。范围越是广。叶德陵越难控制。对于“那个人”才会越有利。既然如此。他就顺着“那个人”而走。

    “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亦不动。每当遇到危机。遇到难以捉摸地危机地时候。叶德陵都有一自己地应对方式。大动不如小动。小动不如微动。微动不如不动。不动不如一动不动。叶德陵已经打算好了他就是要一动不动地坐着看。他要一动不动地睁大眼睛就这么等着看。他打定主意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等着看“那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而更为重要地是。其实叶德陵已经推断出了。虽然这个市场上现在地米粮价格已经涨地非常疯狂。涨到了让人大吃一惊地地步。但是这样地价格还远远没有到达真正地巅峰。所以米粮地价格还会再涨。而且长居不下。而在这样失控地状态下。下面地那一些小贵族早就会扛不住而病急乱投医。胡乱作为。而“那个人”同样也会有所作为。在贵族们地慌乱之下。和“那个人”有计划地行动之下。眉目会越来越清晰。这时候就不再会胡子眉毛一把混杂了。等到胡子归胡子。眉毛归眉毛。叶德陵才会站起来。

    而如此。这只是一个开端地时期内。他会配合。他会跟着买进。完全跟着“那个人”地计划行事。

    在叶实在外面继续主持众代表会议地时刻。不断地有人进来向叶德陵汇报一些最近消息。

    有些人是来汇报叶实所主持的会议的进展和展况的,也有人专门蹲点在各个关键省市的大米粮市场上望风关注形势的,更有人是各个贵族和大富商家中的暗探,他们定时会

    些人的动向和行为。所以,会议上这些人所给出的少真实并不是那么重要,就是因为叶德陵有自己的办法能够得到最准确的数据。要了他们的数据只不过是要稳住他,也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完全安全和自主的。

    果然,跟叶德陵判断的一样,米粮的价格在疯涨之后还在递增,虽然势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的疯狂了,但是还是在匀速的上升,且似乎没有要停住稳盘的趋势。当价格涨到了原本市场价格的五倍之高时,叶德陵点着被褥知道,就是这个点了。

    在这个点上必须要停顿一段时间了,至少不会再往上涨了。这样的价格变动已经不像是往年一样以一为单位变动了,而是一个时辰一个价,谁都不知道下一个时辰会是什么价格。但是叶德陵却在家中上被褥之内准确无误的推断出下一个时辰的价格。每一次下面的副管事进来汇报最新价格时,都跟他推断地相差无几。

    而叶德陵知道这一个时辰,甚至下三个时辰之内,价格都不会再有什么变动了。叶德陵仍然在买进,而下面的那些不管是大贵族还是小贵族,大小商户全都因为代表在这里开会而暂停了买入和卖出。所以,在这将近五个时辰之内的整个大齐米粮市场,只有两个人还在继续动作。一个就是叶德陵本人,还有一个就是“那个人“了。但是叶德陵的动作幅度是非常小的,他吞进的数量小,而且速度非常慢,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如此看来,也就是只有一个人在那里运动了。

    就因着叶德陵知道这个棋盘的下法,所以他能够准确无误地推断出棋局的走向。而价格在疯涨之后,在原本米价的五倍价格这个坎上是不会再动了。再往上升,叶德陵都要跳起来崩盘了,“那个人”当然也不会有这样地能耐能够撑得住整个市场崩盘的压顶之势。

    这个时候,站在“那个人”的立场来看问题就非常清晰了,想要在这一场仗中得到最大的利润和收益,“那个人”就必须要在价格的巅峰之点上稳住至少三个小时地时间,这样他才能趁着这样的一段时间大量地敛财和聚集优势。他花了这么大的力气,他了这么大地精力摸透叶德陵他们也会在同一时间买进米粮只一点,其实最终目的就是这三个时辰。只要“那个人”有这样的能耐稳住市场巅峰价格三个时辰,他就能够赚个盆底满、满堂彩……

    而如果,他撑不住,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地。

    但是,叶德陵料定“那个人”必定能够撑住这三个小时。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就不揽这个瓷器活。这件事从全盘来看,不难现,“那个人”已经完全摸透了叶德陵他们的灾荒之年地“计划”和布置。所以他聚拢资金来搅和一把,想要借着大势猛赚一笔。果然是一个高明而精明的投机分子,这样地做法,都让叶德陵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看来对方倒是一个对自己非常了解,知根知底,甚至了解家背景之人,才能用叶德陵用惯的办法反设计他一把。但是叶德陵既然是这个办法的明和开创,他当然也就知道这个办法的最大好处了。

    这样的借力打力,这样的趁乱奋起,这样的见缝插针,这样的乱中财向来都是叶德陵的看家本领,如今有人化而用之,倒让叶德陵有一些欣慰和兴奋之感。

    他预感到了,“那个人”是一个高明而且值得一搏的对手,与他对弈将会有着从未有过的快感和刺激感。

    叶德陵毫不介意,让“那个人”这一次赚的盆底满贯,他更不介意下面的那些贵族这一次亏损良多,甚至破产不少。他们在这一个既定的计划中得到过那么多,就应该知道总有一天会有失去的时候。如果,这一点都看不清楚,那么破产也会破的毫无价值。

    叶德陵静静的等着,他观望着窗外的云彩。此时蓝天白,没有一丝一毫的风,天上微薄的白云纹丝不动,时间好像静止了,他知道现在的米粮市场的价格也静止了。只不过它静止在了一个悬崖之变,跳过去再下来那就是万里平川,柳暗花明。而如果跳不过去,那就是风云突变,一个翻碎骨。

    叶德陵打定主意看着“那个人”怎么过了这个悬崖,所以这时候的他不但一点不着急,反而生出了久违的闲适之心。这是一种看穿前路,看明前方的闲适之感。无论怎么走,无论走快走慢,反正他们终将到达那个点上,之后才是搏斗出招。

    所以,叶德陵竟然享受起了这样的一个时刻。这么多年来,似乎没有这样清明而令人愉悦的时刻了。

    感谢“那个人”,下了这么一步好棋,让他看穿了棋盘,看透了棋局,却仍然有着对弈的高昂绪。这真是一个可信赖而可剔除的对手。

    百年难遇,可遇不可求。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