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开始

    <---凤舞文学网--->

    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了叶德陵最大的弊端和最大的虚<要做的就是痛击他的弱点。--凤-舞-文-学-网--换而言之,就是利用他们原本看上去铁板一块的利益团体,分化之,然后利用之,最后击败之。”

    “但是,你说的运用国家的财产来应付叶德陵的,这个怎么能够实现?国家的财产现在其实也差不多是叶德陵的财产,任何人想要懂其中的一分一毫,都不会瞒得过叶德陵的眼睛。所以,如果我们这边有所行动的话,叶德陵的耳目早就已经知道了,如此一推算,那么我们的计划也就有可能被叶德陵所知晓。你刚刚也说了,我们的计划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我们先知先觉,知道了一些叶德陵所不知道的。但是反过来,如果叶德陵也知道了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那不是一样会被他反制吗?”

    “国库动一分一毫都会被叶德陵知道吗?”

    “那是当然。

    ”

    “既然如此,我们不能明着使用,就只有暗度陈仓了。有没有听说过世界上有一种方法叫做‘偷’?”我眼睛一眯,看向太子下,里面的光芒是狡黠的。

    “你的意思是……”

    “没错啊,你是太子下,出入一些地方总是可以的吧。有你这么一大座山作为掩护。而且试问天底下又会有谁能够想得到一国太子会去国库偷粮食呢?在不知道幕后原因的况下,这件事,说给叶德陵听,他也未必相信。而且太子下的形象,一向以来都是这么的温和和与世无争。这时候,你的小小动作,是绝对不可能入了那些有心人的眼的。但是为了以保万全,叶志迁这一步棋就要走明了。他一走明,将所有的视线都放到他的上,让他在前面遮风挡雨,挡剑挡炮地,我们在暗地里才能够更加的隐藏,更加的隐蔽。也就会更加的安全。更何况,叶德陵还想不到的就是,叶志迁他居然会跟太子下你合作。我被掳一事,已经人尽皆知,整个京城,包括我的人,叶德陵的人,还有一些利益群体都会在各个地方搜寻我。他们也可能推算出了我是被叶志迁给绑架了,所以这个时候叶志迁有所行动是顺理成章的。--凤舞文学网--但是,谁也不会想到,我会躲在皇宫内,就躲在叶德陵眼线最为密集的地方。这难道就是俗话说的,‘最危险地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好,即便能够如此。接下来呢?我们靠着国库的粮食纵了市场。之后就该怎样的持?”

    “第一步,由太子下作为掩护,我们偷出国库大量的粮食,通过前面我走来的那条暗道运送到安全的地方。第二步,由叶志迁出面整合收集我所有的流动可运转资金,这部分资金是要全部花出去买米的。只有我们手头有足够地米粮最为砝码,这一场仗,我们才会有必胜的把握。而叶志迁一旦拿着我的信物,以我的名义开始运转资金,就势必会引起叶德陵那一边人的注意。所以,接下来叶德陵只管资金,但是这笔钱是要转移的。这就需要太子下的第二个心腹左右手了,那就是刚刚我所见过的纪德,纪德此人大隐隐于市。他在我边这么长的时间我都没有现他的真实份和真实地目的,可见此人非常地善于隐藏自我。由他来真正运转这一部分资金,一来我们买米的举动可以掩人耳目,二来可以帮助叶志迁脱开嫌。叶志迁大动干戈的把我绑走,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我手头有钱,而这笔钱看样子是已经入了他的口袋了。那么叶德陵那一边的人就会做好准备,来看看叶志迁到底怎么利用这一笔钱,叶志迁只要稍有行动,就可以从行动中推算出他所要地结果,也就可以全盘知道叶志迁的计划了。但是这一回却完全不是这样,叶志迁是拿了钱,而且是拿走了我所有能够流动地钱,可是却找不到他的下一步动作了,这样叶德陵那一边地人就会猜。可是猜来猜去也没有结果的时候,他们地注意力不可能能够转移,但是又没有结果。叶志迁永远都在风口浪尖上,但是却始终不会被大浪给拍下。因为,叶德陵实在搞不懂,叶志迁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这样,我们的行动方能够更加隐秘而安全的实行。”

    “那么。叶志迁是不是也应该有所动作呢。否则。时间一长。叶德陵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一个掩人耳目之计地。”

    “没错。所以接下来我地木瓜门也会相应地开始动作起来。我会以木瓜门门主地名义广请帖。一些新设

    些新报都会在叶志迁站在风头之时也随之跟上。会来参加我地木瓜门大会。他们会收到我地最新设计。但是木关门地传统就是每个人都会收到请帖。但是相互之间却不知道到底有哪些人也同时到达了现场。这样。本来是我用来自保和掌控他们地。但是展到了后面。也就变成了木关门地会员们之间自保地一项制度。每个人到了木瓜门来。都不是带着单纯目地地。他们想要买地东西。基本上都会用在不光明地地方。这时候自然也就没人会想要让别人知道。自己到底买了什么。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但是在这个圈子里混得久了。大家就算不知道确切地哪一次。哪一个。但是有哪些人也混迹在木瓜门那是有所了解地。这一次。我大批量地召集人。而且展出非常多一些曾经地保密之作。肯定能够吸引绝大部分地会员前来参加。这个事件就是一个造势之作。我会将所有人地胃口都吊起来。但是最后我却会将所有地展出品都以天价卖给叶志迁。而最后。叶志迁付给木瓜门地钱几乎就等同于他从我那个名头上所取走地钱了。如此一来。叶志迁所拿走地钱地去向也就明确了。而事实上。这些只是一些数字游戏。钱还是我地钱。从来都是我地钱。经过了叶志迁地一个拿走付出之后。其实还是在我地名下。只不过。接下来它们都要交给纪德变成米粮了而已。

    ”

    “如何才能做到掩人耳目?”

    “这就是太子应该考虑和思考地问题地。我比较擅长于出谋划策和出鬼点子。至于最后地实施过程和一些细节地布置。我并不擅长。所以。我自己地那一些产业和一些事。也都是我掌控整个事地展。至于中间过程当中。到底是如何运作和怎么样进展地。我并不十分熟悉。但是我运气比较好地是。都能够找到相应地人选来做这一系列地事。所以才能有今天地成就。所以说如果把这件事地具体作过程交给我地话。太子下也就是所托非人了。”

    “好,我知道了。”

    接下来,太子就叫进来了叶志迁。我知趣的退到了整个房间的一个角落当中。我看着窗外的景色。这个太子下的屋外跟屋内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致,想必他是将韬光养晦进行到底了。这种做法跟我印象当中的那个隋炀帝有些相似,他在成为皇帝之前,也是如此,非常的节俭,非常的孝顺,可是谁又能够料到这全部都是他的伪装。他成功的将自己的哥哥从太子之位拉下马后,本也就一点一点开始暴露了。

    而现在同样有着这样蛰伏之人,他不会变成第二个隋炀帝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就真正的站错了阵营了。虽然说,叶德陵不是国家的主人,虽然说他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范围和自己的资金利益会做一些不得已的自私行为。但总体上来说,他也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和一个成功的政治家,不管是从收买民心,稳定国内,还是从他给大齐造成的社会财富和人民福~来看,他都是值得称赞的。他的不足只是因为他份的局限才会造成的。他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在某些方面无所不用其极。这正是有利才有的弊。

    目前来看,叶德陵领导并掌控的大齐国家,虽说不可能有大步的迈进,但是却不会生什么大错误,有叶德陵压着台面,有一些想要蠢蠢动之人也会非常的收敛。而叶德陵虽然占有和控制非常强,但是他却是没有谋逆之心的,如果皇后有皇子的话,他是会不遗余力的想方设法让皇后的皇子继位。但是现在皇后并没有皇子,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造反政变,更没有想过要让大齐易主。因为他其实就是一个最最本分的商人,他只知道大范围大面积的敛财,至于不义之事,不是没有人跟他提过,但是他不会同意。这跟商人的本质是不相符合的。

    可是,这个太子呢?从目前的状况来说,他比叶德陵更适合于成为未来的大齐之主。但是他现在所变现出来的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他现在还不得势,他现在必须要降低姿态的笼络一部分人,他现在的本是肯定被掩藏起来的。所以他的温和是假的,很假的假。而他的乖戾和喜怒无常也许也是假装。因为一个格不好的人,会让人忽略他的腹黑和城府。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