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十七章:倾斜

    <---凤舞文学网--->

    就我刚刚所说的,同样是掌握了报,而如何筛报了。--凤舞文学网--//同样的数据,不同的报分析员可以从中读出不同的结论和分析思路。而作为这些报分析员的领导和上司也正是从他们的结论和思路中寻找设计灵感和布局思路的。换句话来说,就是如果报分析员不能掌握到报的精髓和关键的话,他的上一级也有可能错过最佳的应对方案。就拿这一个拥有土地的报来看,太子下也知道了数据了,那么有什么针对这一个的布局吗?”

    “对于土地?”

    “或换句话,针对叶德陵掌握了大多数官僚的跟从权之后,太子下准备怎样来应对?”

    “分而间之,逐个击破。”

    “没错,就是分而间之,但是不是逐个击破。”

    “你的意思是……”

    “分而间之,然后化敌为友。我们商界有一句话叫做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唯有永远的利益。这一句话,在政界一定程度上也是一句真理。而且多一个朋友也就少了一个敌人了。”

    “你好像意有所指?”太子突两只眉眼都抬了起来,两道锐利的目光进我的眼中。我抖了一下,真是不敢再造次了,我不就相当隐晦的想要告诉他,不要把我当敌人,应该当友人一样来优待吗?难道这个要求过分吗?真的过分吗?真是气死我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连叶志迁都乖乖的在他的麾下充当一个副手了,我还能够怎么样?用自己聪明的脑袋瓜子拼命保住自己的这颗脑袋瓜子吧。

    “奴婢不敢!”我马跪倒了。

    “你好像真的不怕我?”没想到我马屈服,也没能换来他对我的一点点好感,就是这么地刁难我。

    我俯在地。“奴婢惶恐。”

    “你不用跟我打马虎眼实话实说。”

    实实说?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是想我说实话。还是需要我来阿谀奉承?真是伤脑筋啊。原来伴君如伴虎就是这样来地啊。他还不是君呢。还指不定能不能上那个龙椅呢。就算坐上了。也还不知道是能够君临天下还是充当傀儡呢。

    这时候。住我这样地。不是应该表现地礼贤下士。求贤若渴吗?至少表面上要做出贤王一样地样子来引得下面地人为他献。为他拼命啊。至于后地卸磨杀驴。过河拆桥那都是后他得权得势之后了。--凤舞文学网--更何况。我现在在做什么?我是在给他出谋划策。在给他指点迷津啊。刚说到关键部分呢。他怎么就能够因为这样地“小问题”而打断我。难道我说地不够清楚。不够人?没有将他地注意力完全吸引住?真是太伤害我地自尊心了。真是太不给我面子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地。难不成他就是在故弄玄虚。其实已经非常地奇了。但是为了表示他地不在乎。他地高高在上。所以就故意装作并不在意。他知道我不可能会不往下说。他也知道至少现在而言他能够完完全全地掌握住我。所以就这样地对付我?真是想不明白。真是看不透啊。

    “怎么不说?”脑袋上方冒出一股子凉气。我浑一哆嗦。

    眼睛一闭。我也就出去了。

    “回禀太子,奴婢并不害怕太子,但是害怕自己无故被害。”

    “哦?”

    我没有抬头,不知道现在的太子面部表是怎么样地,但是这时候我也在跟自己打赌,我就押上了自己的宝贵价值,这是在叶志迁口中都独一无二地那种特殊的价值,我就不信了这个什么破太子地现在敢杀我,会舍得杀我。他会听从叶志迁的禀报,这样冒险地将我掳来就证明了他们现在正处在迷雾之中,杀了叶德陵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杀了叶家所有的人也不见得有什么奇效,更何况他们也不一定就能够杀得掉,而且他们会养杀手,你以为叶德陵是吃素撞钟的吗?说不定他们还没来得及派出人来,叶德陵他们已经先下手为强了。但是,大家都是在暗地里较劲的,更何况叶志迁处于的是半明半暗~态,而太子却是完全处于暗处,一旦他暴露在明处,让叶德陵那一方知道了他才是叶志迁背后的那个主谋,哼哼,不用怎么说,他登上九五之尊宝座之路就会多很多的阻碍了。

    就是因为这一点,这个太子才会选择这样一条韬光养晦之路啊。因为,说实在的,这个太子他手上能掌握什么啊?亲近的大官没几个,军队的指挥官也似乎没几个靠近他这一边的,至于国库的储备怎么比得上叶德陵的小金库?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要军事能力的也没有,他有什么啊?他不过就是有了一个大义的名头?这个大义的名头现在可是掌握在人家的手心里把着玩儿呢。

    现在,他就牛成这样了?要是后他真的成了皇帝,要是再以后他真的弄垮了叶德陵,他还不

    无人了?

    不对,他现在已经目中无人了。

    想到这里,我也就收起了自己那种卑低下的神态,原本这些就是我假装的,太子他也知道我在伪装,既然这样的伪装他都要揭破,那就破吧,还真的是谁怕谁啊。

    叶德陵我都不怕,叶志迁我也不怕,他摆出一张腹黑的样子我就要怕你了?姑这时候是在跟你搞合作,而不是在卖求荣。

    “很好。”然,太子冒出了这么一句。

    我抬起眼直视他,我倒要看看他接下来会怎么说。

    宣董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才是叶志迁口中说的一个宣董。”

    “诶?”又是叶志?这家伙到底在这小子面前说了一些我什么啊?怎么老觉得自己被剥光了,在冷风里吹,在冷水里泡着呢?

    “他说你在滔滔不绝,神谦恭的候就该小心了,你一定是在想尽办法给人下。”

    “诶?”叶志迁连这个也说?:,他掌握了我跟冯炎豹和皇甫惟强他们之间的所有曾经和经过,他当然也知道我是怎么一步一步的将这两大商界巨腕上手的。“叶志迁是在污蔑我。

    ”这候我当然要给自己正名了,要不然不是默认,不打自招了?

    “难道你;说,你刚没有在给我下?”

    “我有什么可以给你下的?我……”

    “难道你在一心一意的给我出?难道你是全心全意地在帮助我?”

    “我……”我居然没办法睁眼说瞎话。

    唉……失败,从一开始就失败了。也不想想我是什么位置,我是一个被绑架地囚犯,就算是一个囚犯他再有自觉,再有奴,也不可能马上就我这样的“投怀送抱”,这么积极的马上贡献自己的计策。这个样子一看就像是一个有着企图地人。是我自己过于兴奋,是我自己陷在了自己的糊弄和忽悠当中了,而太子他却非常的冷静,尽管我说地内容,他也很感兴趣,但是他一直将自己拔高来看待整件事。天上不会随便就掉馅饼的,就算是掉了,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掉到了你的脚边。他是冷静看待地,他是冷眼旁观的,所以他没有被我糊弄住。我说的再天花乱坠,我说的再惑十足,他仍然是抗拒的,因为没有把握住我,也就不可能把握住我的所有计策。

    即使把握住了,那也可能是个圈

    这一下,我看向太子地神就真的有些变化了。

    就是因为这样,就是因为他地冷静,他的全局观念,使得叶志迁会跟随他吗?

    如果一定要陷入这一场纷争中,难道跟从他会比跟随叶德陵更好吗?

    其实,我已经是在自欺欺人了,走到了这一步,我早已经不可能独善其,脱其外了。这件事已经不由任何人地意识为转移了,大家都处在同一个漩涡当中,不奋力的往外游,只会被这个漩涡吞没。而这一个旋涡中,有些人是注定要对立而成为敌人地。我一直想要保持这一个中立的立场,但是事实证明了,我这个理想化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和不实际。在叶志迁想要跟我合作,或更早的时候,我想要找叶志迁合作的时候,这个中立的立场就已经不存在了。

    而当叶德陵开始默默关注我,并且这种默默关注入了叶志迁的眼,再由叶志迁让太子也知晓了这件事之后,我的中立的立场就彻底被倾斜了。所以这时候,我再怎么想要明哲保,那都是不可能的了。

    那么,既然脚踏两只船是一定会沉船淹没的,我就必须要给自己选择一条船来乘坐了。

    叶志迁、叶德陵、太子……到底我应该怎么选择,怎么做?

    “怎么样才能让你全心全意?”

    我看向太子,这种感觉让我有些惶恐,现在的他跟刚开始的温和弱雅不同,跟刚刚的刚愎威严也不同,他近乎是在真心实意的询问我。我看着他,那里面是满满的诚意,可是我却不敢轻易的相信,毕竟刚开始他怎么对我,而且先前他又是如何刁难我的,我不可能这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的。

    “怎么样才能让你真心实意的站到这一边来?”

    太子又问了一遍,我又看了他一遍。确定那里面没有虚假意。

    “我不属于任何人,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势力,想要我倾斜自己的立场站到任何一边,都只有一个方法。”

    “说说看。”

    “以心换心。想要我全心全意,那么你是不是值得我全心全意呢?只要能够让我认可你值得我全心付出,那么我将不遗余力,并且不会有二心。在这之前,我们还是谈钱,谈利益和厉害吧。这样,双方面都比较安心,不是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