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反噬

    <---凤舞文学网--->

    至迁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想要从我的脸上找出我所说索。--凤舞文学网--该章节由网提供在线阅读我没有任何脸色变化的反看着他,他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也就转移了视线,等待着我继续说下去,我当然不负众望了,微笑着说道:“这是我曾经在那个黑市报交易所里买回来的一个报,你听一听,哪儿有错的话,你跟我说。”

    叶至迁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只是眼睛微微闭了一下,我知道他同意了。于是我继续说道:“还记得洛城大型矿难之后声名鹊起的那个人吗?好像叫什么阿默的吧?当时朝廷收到的奏章上对他可是大肆的表扬,说什么‘在熟知矿上事宜的阿默管事的指挥下,对遇难矿工的家属进行了恩威并施的安抚,对受伤矿工进行了及时有效的救治,使得洛城况基本稳定,及时有效的得到了控制。’此后,国主亲自下令召见这位阿默,如果却是可造之材必委以重任。后来,这个异军突起的阿默,不仅成功获得了国主的赏识担任了洛城乃至所有国有铁矿的总督管,领了三品俸禄,还因无父无母被国主赐予国姓,从此大齐出现了一个名叫齐默的新贵。这一些都是官方的报,朝廷的户部档案室里肯定也会有相关的记载,这些没有什么价值。但是黑市上卖出来的相关报就有价值多了。

    ”

    这一下,叶至迁的脸部有了明显的动容,我当然知道那个什么齐默是叶至迁顺利安插在朝廷里的重要棋子,用来抗衡叶家的政治势力的。但是叶至迁认为别人都不知道,而这一下,这个关键人物的信息居然出现了黑市的报交易所里明码标价的出售了,那么至少有一点是下周就可以肯定了的,那就是在黑市报交易所里出售这条报的人肯定是他这一边的人,也就是他边有人为了金银而胆敢出卖机密了。但是叶至迁没有很明显表示出戾气。

    所以,我还是能够笑眯眯的继续说道:“我买来的报上是这么说的,也不知道对不对,叶董帮忙听听看哦。先帝轩元三十二年,也就是十年前,这个阿默当过铁匠学徒,后因为跟师傅的女儿间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被他师父给赶了出来,之后辗转到了叶家所在的铁矿中成了一个挖矿工,因为表现良好,三个月后升为三号矿洞的小队长。之后,三号矿洞出铁数量大减,引起了上面的怀疑,结果查明之后知道有人大批量的偷运生铁卖到黑市。--凤-舞-文-学-网--而这次事件中有人栽赃陷害了阿默,无辜的阿默眼见就要成为替罪羔羊了,结果在押送途中他成功落跑,落跑途中阿默遇到了他生命中的贵人。于是阿默就跟随了那个贵人,成为了贵人边的一个贴随从,一年前阿默的师父意外死于怪病,那个曾经跟阿默有过绯闻的铁匠女儿失足落水,无人营救而淹死湖中,而阿默曾经呆过的那个铁矿生了一次小小矿难,死了将近二十人,都是曾经跟阿默共事的人。半年前,阿默突然出现在洛城铁矿上,不久洛城生大型矿难,阿默在洛城铁矿矿难中镇定指挥,运筹帷幄,因此受到朝廷表彰,并从此委以重任,直至今天。”

    “你对这个齐默有兴趣?”

    “恩。我想这么一个传奇般的人物很多人都很感兴趣的,但是那一次我运气好,所以抢先一步买下了这一个报,也不知道属实不属实,估计被人坑了也说不一定。”我做出深思并且有些痛心的样子,很假但是又很真。到底是假还是真其实叶至迁已经没有心思来观察了,他的心里想着肯定很乱。

    一是,明眼人知道,这个齐默其实是国主为了抗衡叶家而努力栽培的一个筹码。有了这个筹码,叶家可千万不要犯错,否则犯一次错国主就有借口收回一部分铁矿,总有一天叶家会慢慢被架空。而叶至迁正是利用了朝廷和叶德陵之间的这点纠葛成功的安插了这一步棋子。而事的展如叶至迁所料非常顺利,那个齐默的价值也正要慢慢体现,可是秘密潜伏的阿默现在却像是被拿出来晒的咸鱼一样,正面反面清清楚楚,甚至这条咸鱼是从哪条江那片海被打捞起来的都能够一清二楚。叶至迁很清楚,如果这个报的信息被公布,那么追根溯源难以保障这条线会不会绕到他的脖子上,如果真的被绕上了,那么齐默的可利用价值就大打折扣了,这是叶至迁所不愿意接受的。

    可是这还算是轻的,更重的是,这样机密的信息居然都在一个黑市上标着价格拿来交易出售了,那么还有什么关于他以及他的组织的报被卖掉了?这一条按照我所说的是卖给了我,那么其他还有一些他所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的信息报又卖给了谁了呢?卖了多少,卖给了什么势力的人,叶至迁根本毫不知。他必然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出那个卖报的人,可是他又不能打草惊蛇。从这个人所贩卖的报中看,这个人肯定是一个心腹之人,这样的人平时他根本没有怀疑过,但是现在出现了这种事

    由得他不怀疑了。但是怀疑谁呢?谁都有可能,谁可能。他派任何人去查都是不合适的,因为那个被指派的人或就是那个黑心卖报之人。谁都不能信,谁都不可信,这种无力感和后脑被痛打一棒的感觉,想来叶至迁是从来都没有领受过。而这样我就成功造成了叶至迁内部人事关系的紧张了,只要叶至迁对于最上层的人产生了怀疑,他以后做起事来必然会束手束脚,而束手束脚之后那就什么事都效率减半了。叶至迁所要做的事那可不是孤作战可以完成的,有了这份疑心之后,从此他将用很多的人力精力作为内部监控和内部调查。这样一来后,叶至迁的实力虽然外面看不出来,但是其实已经被大打折扣了。什么事最能够摧残势力?那就是内耗了。就算叶至迁将这件事处理的非常好,但是因为事是针对最上层的那些人的,那些人想来也都不会是什么傻瓜笨蛋,肯定一下子就能嗅觉到这种奇怪的味道了。到时候,人人自危,草木皆兵,然后上层之间互相怀疑,互相猜忌,合作能力、团结能力减弱,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相互指认以求自保,接着就是谁都有问题了。试想,谁会没有一点问题呢?只不过这个问题本来是微不足道,不足挂齿的,可是被拎出来夸大一番,添油加醋一番那就不一样了。而事实上呢,其实从一开始是没有任何叶至迁的上层在背叛叶至迁的,因为那个阿默的报根本不是我买来的,而是我自己调查得来的。但是叶至迁只要有了疑心,他或多或少就会伸手调查,而一旦这份疑心化为了真正的行动,那么没有反叛之心的人,在风声鹤唳中就难保会不会真正反叛了。而按照叶至迁的格和处事方法,他一旦确认了那个人,那是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杀了了事的,这种上层的贴心腹可都是左膀右臂,杀一个就少一个,少一个那脱线的下层人就多一大帮,善后起来问题多了。只要误杀掉一个,那么这个人所掌管的领域就必然要分摊给其他人了,这时候其他的上层还不都过来抢?这一抢,那问题可就更大了。只要处理不好,马上就是上层之间的各立帮派,互相敌对。只要展到这一步,那就算是叶至迁他也没有办法挽救了。

    其实这一点非常的简单,以己推人就行了。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有人跟我说崔三变、苏聂中、郭药眠这些人中有一个是别人在我边的卧底潜伏,那我会怀疑谁?谁都得怀疑啊,谁也都没法怀疑啊!这一下就更糟了,此后我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信任他们所有人了,我就恨不得所有的事都自己负责,自己亲力亲为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我办的又不是个人承包户的三亩两分田,没有人根本没办法作运作啊。那就只能用另一种办法了,就是仍然跟以前一样,什么人负责什么方面仍然负责着,我也仍然纹丝不动的静静观察着,但是这时候我就需要动用另外一拨人来监控这些人了,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任何的可疑行迹就要马上上报。好了,这个上报之后,我就需要大量的精力来分析这些人的可疑事了,而且如果被他们现了,那不仅仅是打击积极的问题,那个人如果真的是个卧底的话,他肯定会在我还不能真正确定他之前,卷走更多的有利信息,然后想尽办法的金蝉脱壳。他成功逃跑了,我损失惨重无比。他如果被成功诛灭了,那我也没有什么收获啊,除了少了一个臂膀之外,多出的只是伤心和心灰意冷。

    其他不是卧底的人又会怎么看待这样的事呢?他们除了觉得世事难料,世态炎凉之外也会惶恐自己会不会也被我怀疑上了?他们也会怀疑另外的几人会不会也是卧底呢?为了不使得我怀疑他,他就要做到谨慎谨微,而越是这样越是会引起我的怀疑,于是一个人的背叛使得我有了被背叛的影,这个影效应让我多疑,看什么人都像个细,像个卧底。其他人之间的相互猜疑也会不少啊,曾经的默契度和相互信任度因为一次被欺骗而被全部榨干,谁都不相信谁,谁也都防着谁。

    而如果到最后现其实这些人中根本没有人背叛我,当初的那一个只不过是我听信谗言而被冤枉的话,我扼腕痛惜已经没有用了。其他人更会对我失去信心。

    所以,按照我们自己的设想再来揣度叶至迁现在的心理活动,我都会觉得自己的这一暗招过狠过毒了。我是将一直毒虫强行的灌入了叶至迁的心脏中,他理它这只虫子就会反噬着他,那会是相当的疼痛也相当的伤元气,而如果他忍住不去理会它,那又会奇痒无比,因为那只虫子已经存在在他的心脏之内了。除非他的境界已经到了可以内化掉那只虫子,否则虫子永远不会死,除非叶至迁先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