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暗器

    <---凤舞文学网--->

    过那次绑架事件以及叶至迁和陆云中联手演绎的那唱f们想要的效果完全达到了,我完全如他们所料的被陆云中感动了,从那场戏中我“知道”了陆云中并没有丢下我,反而是为了我而被打成了一个猪头样,我当场就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了,我原本就将陆家当成自己的家,将陆云中当成我的家人了,这样的事一生之后我更是将陆云中当成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亲人,而至此后,我也就将陆云中当成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感羁绊的那个人。--凤-舞-文-学-网--为了他我愿意尝试一些其实心底并不怎么愿意尝试的东西,为了他愿意放弃一些其实并不愿意放弃的东西。同样是为了他,我才真正意义上的将自己看成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我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可以再这个世界上奋斗,因为我有认识的我,我有在乎的人,我也有生活和奋斗的目的和理由。当时的我,单纯的将自己当成了一种低等动物,一切只凭直觉,一切只凭感觉,很少用自己的理来判断自己的认知是否正确,因为我潜意识里就是认为家人、亲人是最不用花理去判断的,我们天生就是一家人,我们血脉相连,我就跟一只雏鸟一样眼睛睁开时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把他当做是自己的亲人,我跟着他,我相信他,我以他的家为自己的窝,并且为了共同的窝而不顾一切。长期以来,我都用这一个来说服自己、强迫自己相信陆云中,绝对不可以怀疑,更不可以背叛陆云中,我要想尽一切办法亲善陆云中并且报答陆云中。这样家才会永远在,窝才会永远在,而我所在乎的人也就会永远在。也只有这样,在这个没有任何人认识我熟悉我的世界上才会有人也跟我所付出的一样来在乎我,关心我。因为感一般来说都是等价可以互换的,我轻易的觉得自己的不断付出已经打动了陆云中,他已经接纳了我这个人。他会容许我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并且将他并不多的关怀分一点在我的上。我不清楚,我为什么一定需要他的关心,一定需要他的认可,但是我知道只有他肯定我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才有生活着奋斗着的底气。于是,我确实这么去做了,我按照自己的想法,也确实将这一切做的很好了。

    可是,到头来又是如何呢?我这样自以为是的感羁绊,其实不过是建立在谎言和演戏基础上一个谋。而我心甘愿的陷其中,不可自拔。--凤-舞-文-学-网--陆云中看着我沦陷,他看着我付出,但是他却极有城府的默认着这一切,他一次一次的掩埋自己的内心,将我骗到团团转。这样的结果,我如何能够不心寒呢?我甚至还救下了本应流放的陆家仆人,为他们建立了一个有着美好名字的馨园,我期待那里是一个温馨美好平和有有义没有恩怨喧嚣的宁静之地。我把那里当成另一个陆家,另一个我可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和证据,所以为了那里的人可以生活的幸福安康,为了那里成为一个世外桃源,我心中的乌托邦,我拼命的敛财,我拼命的扩张势力,甚至不惜为了保全馨园而大胆的跟叶至迁做交易,正因为如此,叶至迁才会知道我的实力雄厚,也正因为是我主动跟叶至迁提出当初的那个狼和狈的合作要求,所以他才会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来调查我来跟踪我,最终咬上我,使我在劫难逃。

    从这个方面来看,我和叶至迁还真的是不折不扣的一只狼一只狈,因为当时的那个况下,相对于陆云中只是在危急关头纯粹希望留下一个好帮手目的之外,叶至迁更是达到了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当时冲动好强的我,自从那件事之后就将叶志远当成了我的敌人阵营中的领袖。我从认为他是一个无聊到只知道恶作剧的阔少,到觉得他是一个使用暴力的大恶少,这样的转变对于叶至迁来说是很希望的。而之后,叶志远所作的一切也正好合了我心中对他的大恶少的定位。

    我原本一直认为我的人生由两个人改变的,而现在看来,我的想法不仅没有出错,而且精准到令人窒息。而且,这么一番分析之后,我更是觉得叶至迁欠我更多,他才是真正将我推上无无义,眼中只有钱权的人的罪魁祸。

    不是他强行将我拉回到原来的轨道上的话,就不会是有选择的我了,不是他迫陆云中演出那样精彩绝伦的一场戏的话,我也就不可能再会遇到后面的一系列经历,我也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我。

    既然,是叶至迁和叶志远将我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是他们造就了我现在的成就,也是他们造就了现在的处境的。那么,他们就需要为这个结果负责。谁都没想要我为这个结果负责,因为该负责的不是我。

    没错,我说过,我跟叶至迁是狼和狈可以相合为的关系,我也说过叶德陵是个可怜的牧羊人的份。但是,现在问题不能这么看了。不管他们之间的矛盾到底

    样的,我是一个自私的人,那么我就只会从我自己的t而如今我的看法就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从今往后,叶志远和叶至迁就是一个山坡上的狼和狈,而我则是一只来自异世界的老虎。老虎来了,跑不了狼也走不了狈,别看你们是亲兄弟,真正的竞争对手就是亲兄弟,一山不容二虎,一槽不栓二驴,我这个现代穿越分子客场作战,绝对要风起云涌,绝对要让你们最后被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做穿越之女人是老虎。

    等着瞧吧,而第一个要接招的,就是罪魁祸叶至迁。

    想定一切之后的我不仅双颊绯红而且眼放精光,我没有用这样激烈的眼神看向叶至迁,因为我知道内心绪太过激烈的我,这时候一些最底层的谋和算计很容易显露在面部表上。我没有像叶至迁那样强大的控制脸部表的能力,既然如此,扬长避短,我的优势在于模棱两可的语言表达功力上,那我就避开表而用花言巧语来影响叶至迁吧。

    我等待着自己过于激烈地绪稍稍稳定。然后绕过叶至迁走向这个狭小暗房间地房门。轻轻打开它。我静静等待了片刻。叶至迁并不没有上来阻止地意思。于是我就迈步走出了这个房间。走向了外面地阳光灿烂中。这个关住我地房间破落昏暗。而外面也是一样地杂草丛生。看来这里应该并不是叶至迁所拥有地一个暗点。可能是地理位置和时间地原因。叶至迁根本不方便将我移送到他地势力范围内地地方去。这个地方一看就是就近随便找地。这样地地方最容易被其他地人忽略掉。我相信如果这时候我地人和叶德陵地人正在四面八方搜索我地话。也是不太容易找到这个所在地。

    这个地方并不能引起他地好奇。我所奇怪地是这扇门门外居然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刚刚这么长地时间中这整个地方就只有我和叶至迁两个人?难道叶至迁防范自己地手下到了这样地地步。他怕其他人听到我们俩之间地谈话吗?不过也确实。我不仅手无缚鸡之力。还是一个矮个子地小女孩。叶至迁那样武功修为地人。难道还会看不住我吗?

    我走到门外。就算这个地方再破落。但是阳光是最公平地。不管这儿是富丽堂皇还是破落不堪。它都会毫无区别地普照万千。随着我走出。叶至迁也跟着走出了那个房间。我相信我地表已经一切恢复正常了。心跳也正常了。呼吸也正常了。

    于是我转过对着叶至迁说道:“叶董。如果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跟叶德陵合作。要嫁给叶志远。成为那个未来地侯爷夫人。那么你会怎么做?现在就杀人灭口?”我地手横着自己地脖子做了一个“卡”地动作。脖子一歪。舌头一伸。试探叶至迁。

    叶至迁看着我夸张地动作和搞笑地表只是淡淡地一笑。道:“如果别无选择杀人灭口当然不失为一个很好地选择。我怕地就是宣董你不认为我有杀你地能力。”

    “别妄自菲薄了。你连叶德陵都能够想杀就杀。想留就留。他边有那么多地高手护卫都被你探囊取物。我这个无手也无护卫地人当然是案上鱼任君宰割了。”

    “没错,你边是没有叶德陵那么多的护卫,但是你这个没有内力没有武功的小女子可也不是能够小瞧的。在跟无银老头合作之后,你暗器的功力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了吧?”

    我心里想着当初那一些跟无银老头研究后改良版的暴雨梨花针啊,七星透骨针啊,天魔雨啊,霹雳雷霆珠啊,袖箭啊等等等等那真的是将冷兵器中的暗器研究推上了一个台阶,可是在我的要求和无银老头的个之下,这种祸害武林的宝贝知名度仍然非常的小。能够使用和已经使用过的人也是凤毛麟角。

    好笑了,这些价值连城的宝贝我可是都是要在关键时刻在木瓜门低调而强势拍卖的,怎么可以将它随随便便的推广成为批量生产呢?我有完整的信息搜集络渠道,每当一个有实力可以购买得起我的宝贝的人出现了家庭危机或他遇到了灭顶之灾般的麻烦时,他就会神乎其技的收到我出的木瓜门招标邀请函。可谓,我的宝贝都是为了某一个顾客而量订造的,价钱当然高到最高并且刚好在那个人的可以承受并且愿意付出的程度之内。我的宝贝针对强,实用强,作简单,实在是杀人灭口,居家旅行必备之上佳暗器。我在最关键的时候投其所好,不仅每一样都不会落空而且都以预期之内的可观收入成交。

    可惜无银老头不懂得无毒之意,否则这些暗器的杀伤力和毁灭还要再上一个层楼,到时候江湖上为了这些东西说不定还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