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罪魁

    <---凤舞文学网--->

    就是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叶至迁这个人物t在叶至迁所拥有的反叶家的势力存在的话,叶德陵所遗留和培养起来的势力佐助叶志远是完全能够保住叶志远继续坐稳叶家当家的这个位置的。--凤-舞-文-学-网--这也是叶德陵能够安心,这么多年不轻易发表意见,常年来不太有新建树的原因。可是,渐渐的,也不知道是叶至迁忍耐力到达了极限了,还是叶至迁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成熟,可以奋力一扑了。反正近段时期以来,叶德陵退居前线开始吃着老本,不再有什么新的突破,反而是叶至迁屡有建树,在各方面都风生水起,颇有成效和震撼力。

    这样的作为,这样的步步紧,叶德陵当然能够感觉到有股威胁正在近了。而按照叶德陵的能力,因为叶至迁的隐蔽和神秘,虽然不能完全确定这股危险的源头就是他,但是也不离十了,如此稍微掐算一下也能够明白,如果叶至迁不是已经成了一定的气候了,他也不会隐忍这么长时间,而偏偏这个时候发起了。叶至迁的高调其实从另一方面来看也就是对叶德陵变相的宣战。

    这个时候的叶德陵和叶至迁就是一个是曾经的无冕之王的冠军,一个是蓄势良久的挑战者,而且这个挑战者不仅有出人意料的韧和忍耐力,他也有着令人期待的挑战实力。他有着足够的能力可以跟冠军决战一番,来角逐最后的冠冕之座到底该给谁。

    很不幸,我不仅成为了他们这场冠冕之王挑战的催化剂,还成为他们挑战胜负的决定因素。如此的我,不抢手才怪,这样的我,会没有麻烦找上门才怪。

    果然,叶至迁面对我的似疑问而其实并非是真正疑问的问题不做正面回答,他只是不咸不淡的说道:“正如宣董所说,一般的女孩子都会如此想,如此做,但是宣董之所以是宣董,就在于宣董并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一般的女孩子。”

    我弯起眉角扯开话题道:“怎么,难道我不是女孩子吗?”

    “宣董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女孩子,但是却不是这个世界的普通女孩子。”

    我的心微微一惊,什么叫做不是这个世界普通的女孩子?但是转而一想,他不可能知道我魂穿的事,这种事因斯坦过来也未必能够用相对论解说清楚,我也同样的说不清道不明,那么就算我跟叶至迁说我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一般的女孩子,想必他也未必能够懂得,更别说是否能够和相信和接受呢。既然如此,我就没有任何必要需要心惊了。于是,我神色不动的接口道:“那么,在叶董的眼中和心目中,我有事怎样一个‘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普通女孩子’呢?”

    “首先,你肯定不是在大齐长大的。你的来历,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眉目,你似乎就是突然之间在建城出现的,没有任何来历,没有任何背景,没有任何可以追踪的线索,你在建城在大齐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有任何联系和关联的人。--凤舞文学网--就算是陆家的人,也是你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之后,才渐渐和他们慢慢扯上一点关系的。至于,你在陆家之前的所去所往,没有任何的踪迹。我查不出来,我相信叶德陵也肯定查不出来,可是你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从外表和行为上跟我们没有任何的不同,你也要吃也要喝,会生气也会冲动,更为伤心和犯错。从这些方面来看,你跟我们没有丝毫的不同。”

    “所以,你就排除了我是神仙,是从天上而来的可能了对吗?”我笑着打断叶至迁的话,忍不住的说道。没想到一本正经寒冰一块的叶至迁居然也这么有幽默细胞,他难道曾经认为我是神仙来着吗?他以为我是天外飞仙啊!想象力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呢。可惜啊,正如他所说的,我不仅要吃喝拉撒睡,我更是会跟一般的人一样会哭会笑,会悲哀会开心,更会像一般的凡人一样会冲动会犯错,更重要的是,我不会特异功能,我没有特别的本领,我所拥有的不过是他比较想不明白的一些特殊的思维和一些特立独行的行为方式,以及就是我这样的一个别,这样的一个年龄在这样的时间下取得的令人不可置信的成就了。但是我就算再厉害,叶至迁也知道我绝不可能是什么神仙,什么天外飞仙,如此看来,虽然他有些被我震撼到,但是他的理智还是清醒的,他还是能够理的分析的。

    “没错,”叶至迁接着说道,“但是你的所作所为,乃至你的语言和你的想法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跟你说的话吗?”

    “哦?你跟我说过什么?我只记得我跟你地第一次见面跟这一次一样。反正都是被你打晕了绑来地。”说着这话地时候。我地鼻子是带着浓浓地酸意地。想当年叶至迁多么地过分啊。什么话也不说。直接派了一个手下将我后颈处一拍。弄晕了跟扛麻布袋一样一扛一扔就完事了。当时地自己果然是没有钱权就没有人权啊。

    可是。我不管我鼻子里地酸意多么地浓烈。而叶至迁却是根本没有理会我后半句话语背后地不满之意。他眼睛都不屑于白我一眼地只是顾自己说道:“第一次见面地时候我先绑来了路云中说服他跟我合作。然后跟他联手演了一场戏给你看。成功地让你心甘愿地跟路云中合作。我当时说过‘路云中是装傻而其实极有城府。你是装胆小而其实什么都豁得出去。什么都敢干。别在我面前以为自己隐藏地很好。’当时。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当时地那句话是那么地准确。陆云中确实是在装傻而其实极有城府。只不过他地城府却用在地事事入微。这样地人很聪明很懂得揣度。但是却很难有什么大气候。事实证明了陆云中确实就是有小聪明却难成气

    一个。而至于宣薰你。如果我当时能够料到现在地这样地话。我就不可能与你定下那个最初地合作协议了……”

    话到这里。叶至迁似乎还在不断地说话。不断地回忆。不断地分析。但是对于我来说。后面地那些话我虽然仍然张着耳朵继续在听。但是其实我地脑袋和所有地神经反馈和传输系统都已经不在认真地听了。

    那一番话中。自从叶至迁说出“先绑来了陆云中。在跟他演了一场戏给我看”这句话之后。我地脑袋就处在当机地状态下了。不是没有怀疑过。其实到后来都已经不是怀疑而是确认了。但是我一直没有跟陆云中再说起过当初地那件事。当时就算是欺骗也好。就算是被胁迫也好。反正事实已经如此发生了。我跟他都成为了叶至迁地棋子了。那就让这两颗棋子走地更远更精彩一点吧。而如今。这个我一度以为随着陆云中死亡而成为永久悬念地事。现在却在另一个当事人地亲口诉说之下。将事实地撕了开来。让我看到血淋淋地真相。

    我知道我地脸色瞬间变了。我知道现在再来纠结当年地事非常地幼稚。非常地没有必要。毕竟现在地我跟叶至迁都不是当年地人。我们都有着自己现在特有地份和地位。已经不会再跟当初一样这样随便地相互威胁。相互不留退路了。但是憋在口地那一口气却不知怎么地就是下不去。它快要把我憋成内出血了。

    我潜意识里能够预料到我道出当初的那件事,纠结在那个上面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或者原本不会如此发展的事也会因为我纠结这件事而转变了发展的轨道。但是,怎么办呢,我似乎也根本不是一个真正办大事的人,我做不到不顾一切的只想着唯一的目标前进而根本不顾及沿途的风景和经过沿途风景时的心

    回首当初的那件事,我原本从月满楼里出来,我是心灰意冷的,我知道我被陆云中无的抛弃了,我当初已经做好了离“家”出走的准备,我要离开陆云中,我要离开陆家,离开只知道恶作剧的风波四公子。可是,就在我的人生即将发生转弯的时候,我叶至迁强行的将我的人生轨迹又掰了回来。

    他派人在小弄堂里面将我打晕然后强行的将我绑了走,谁会知道就是那一绑我本该走上另一条人生之迹的道路就这样被转移了。如果事实上确实应该这样转移的,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但是这样的转移却是因为一场骗局。制造这个骗局的两个当事人,一个就是我曾经当成是我亲人和家人的陆云中,他装成被打伤,装成是为我牺牲而受伤,然后叶至迁还在旁边给这场已经非常以假乱真的戏增加了一系列的筹码。他们的效果完全达到了,我完全被陆云中感动了,我知道陆云中并没有丢下我,反而是为了我而被打成那个样子之后,我就感动的一塌糊涂了,我原本就将陆家当成自己的家,将陆云中当成我的家人了,这样的事一发生之后我更是将陆云中当成了我唯一的亲人,当成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感羁绊的那个人。我将自己当成一种动物,眼睛睁开时看到的第一个人就当做是自己的亲人,我用这个来说服自己相信陆云中,亲善陆云中并且报答陆云中。我确实这么做,我确实这么做的很好了。可是,这样的感羁绊确实建立在谎言和演戏的基础上的。我如何能够不心寒呢?

    而且相对于陆云中希望留下一个好帮手目的之外,叶至迁更是达到了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当时冲动好强的我,自从那件事之后就将叶志远当成了我的敌人阵营中的领袖。我从认为他是一个无聊到只知道恶作剧的阔少,到觉得他是一个使用暴力的大恶少,这样的转变对于叶至迁来说是很希望的。而之后,叶志远所作的一切也正好合了我心中对他的大恶少的定位。

    我原本一直认为我的人生由两个人改变的,而现在看来,我的想法不仅没有出错,而且精准到令人窒息。而且,这么一番分析之后,我更是觉得叶至迁欠我更多,他才是真正将我推上无无义,眼中只有钱权的人的罪魁祸首。

    不是他强行将我拉回到原来的轨道上的话,就不会是有选择的我了,不是他迫陆云中演出那样精彩绝伦的一场戏的话,我也就不可能再会遇到后面的一系列经历,我也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我。

    既然,是叶至迁和叶志远将我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是他们造就了我现在的成就,也是他们造就了现在的处境的。那么,他们就需要为这个结果负责。谁都没想要我为这个结果负责,因为该负责的不是我。

    没错,我说过,我跟叶至迁是狼和狈可以相合为的关系,我也说过叶德陵是个可怜的牧羊人的份。但是,现在问题不能这么看了。不管他们之间的矛盾到底是怎么样的,我是一个自私的人,那么我就只会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而如今我的看法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从今往后,叶志远和叶至迁就是一个山坡上的狼和狈,而我则是一只来自异世界的老虎。老虎来了,跑不了狼也走不了狈,别看你们是亲兄弟,真正的竞争对手就是亲兄弟,一山不容二虎,一槽不栓二驴,我这个现代穿越分子客场作战,绝对要风起云涌,绝对要让你们最后被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做穿越之女人是老虎。

    等着瞧吧,而第一个要接招的,就是罪魁祸首——叶至迁。

    ——————————————————————————————

    马上就是建国六十周年了,黄金假期也来了,祝各位国庆节快乐,每一天都轻松加愉快!!!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